說不湖東河現在的心態是什麼。

說不湖東河現在的心態是什麼。

他至今不肯相信,那樣一篇漏洞百出的論文,竟然會成為真正的有價值的論據。

湖東河回想當初看到論文的第一個念頭,他覺得,就算重新回頭,時間倒流,讓他重新選擇,他也沒有辦法相信這篇論文的準確性,然後像尤梁一樣,真跑去驗證。

湖東河並沒有感到後悔。

但是,在他博士學習時的導師,再次聯繫他,諮詢關於他們雜誌發布的蜂毒研究論文時,一時也說不出多少話來。

許多實驗室的結果還在驗證中,而昆蟲應用研究的主編在拿到不足三分之一實驗成功的時候,早就等不及了。

由於論文的篇幅和補充說明資料太長,無法直接刊登在雜誌上,尤梁的頂頭上司,乾脆決定隨刊出一份副刊。

一份比雜誌厚了三倍的副刊。

實際上應該稱為專著的書籍。

沉浸在修鍊中的秦旭,可不知道,老秦師父隨手將讓人恐怖的財富,全都往外推走。

老秦師父自己私人擁有一台手機。由於打字速度比秦旭這傢伙快多了,手機的網路也不錯,所以他的私人郵件,已經不麻煩秦旭,而是他自己回復。

所以,只知道老秦師父天天用速錄機打字的秦旭,只知道老秦師父似乎第二篇論文快要出來了,還為其他人回答了大量的問題,並不太清楚,在研究者的領域中,蜂毒利用已經成為了爆炸式的話題。

老秦師父也並不太在意尤梁提到的內容,在得知新的刊物已經發布,並且根據他這篇論文,所進行的研究性實驗的相關論文,也會在加發的增刊中發表,老秦師父還挺高興地把第二篇的論文發送給尤梁。

「蜂蜜的綜合利用」

老秦師父的標題,一如既往的淳樸簡單,又涵蓋豐富。 京城市醫科大學研究所,是華國骨科研究領域研究的頂尖團隊。

宗國利老教授是華國知名的骨科專家,他年過七旬,依然保持著一周兩次的門診會診時間,同時,還帶領一批學生,進行醫學臨床治療的實驗研究。

這天,宗國利收到了一份藥物材料,來自他以前的一位學生譚超。

譚超畢業之後,並沒有在臨床工作,而是進入屬於藥物企業的研究所。

譚超昨天打電話聯繫宗國利,請求見一面。

「宗老師,這是我們研究所剛剛製作出的一種藥物膏貼,對老年骨骼的生長,有非常優秀的激發和促進效果。」

宗國利在成為醫院和學校骨科研究骨幹以及領頭人之後,這種說辭聽過不計其數。

儘管譚超曾經是他的學生,但別說只是學生,就算是他兒子跑來跟他說這些話,他都要認真甄別。

在某個領域所站的位置越高,越容易成為別人扯大旗披虎皮利用的對象,一個不慎,就被牽連名聲。

「是中藥膏貼嗎?」宗國利捋了捋銀白色的鬢角,抿著嘴唇問道。

「是從蜂毒中提煉出來的物質,我們剛剛進行了實驗,能明確膏貼效果很好。」譚超在研究生階段,是在宗國利手下學習,因此知道這位老師的脾氣,所以並沒有解釋過多,而是直接把整理出來的臨床實驗詳細資料,遞給宗國利。

宗國利點點頭,戴上老花鏡,認認真真看起了手中這份資料。

看著看著,他皺起眉頭。

資料里所提供的患者治療效果,反常良好。應該說,好的過頭了。

他審視的目光,透過老花鏡上方,看了一眼譚超,又落回到資料上。

他不能夠確定手中資料的真實性,所以對譚超的話,暫時不給出自己的評價。

譚超並沒有指望僅僅通過手中這份臨床記錄,就讓宗國利對這份藥膏另眼相看。

對於宗國利這樣性格嚴謹的人來說,最好的辦法,當然是讓他自己親自驗證。

他拿出一個普通牛奶箱大小的塑料保溫盒,放到宗國利的辦公桌前,恭敬地說道:「宗老師,這種藥膏一個療程用量是三天,每隔三個小時一貼,三天之後,不能再用。我這裡面是十個病人的用量。」

宗國利接過藥膏,沉吟片刻,點了點頭。

譚超看到宗國利點頭,內心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宗國利時間安排很緊湊,就沒有打擾,起身告辭。

藥物審批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起注射類和服用類的藥物,外用藥膏類的藥物,各類手續就簡單多了。

以宗國利在臨床骨科治療中的地位,給病患使用一些膏藥貼,並不是個事情。

有些醫院,還會自己調配一些效果良好的外用膏藥,出售給病人。

宗國利看著眼前的保溫箱,剛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給自己帶的博士生打電話,讓他安排這種膏藥貼的臨床實驗。

還沒找到學生的電話,一個熟悉的人名閃爍出現在屏幕上。

密戀中校 「老趙?」是宗國利在京城骨科醫院的一位老朋友,趙工忻。

趙工忻年齡比宗國利還要年長兩歲,一直在臨床一線工作,他不像宗國利那樣,喜歡帶學生,搞研究。

趙工忻目前七十三歲,依然保持每天半天的門診治療工作。

「老宗,」趙工忻的聲音洪亮爽朗,還不等宗國利問話,就單刀直入的問道,「你最近聽說過一種蜂毒膏貼嗎,對治療骨裂骨折,骨頭壞死等骨頭損傷疾病,有良好的治療效果。」

宗國利盯著桌面上保溫箱,清咳了一聲,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據說一個療程三天,每三個小時一貼。能激發患者的骨骼癒合速度,對老年人的效果尤為驚人。我剛剛看到過相關的臨床實驗記錄,一位八十多歲的骨裂患者,癒合速度,居然跟幼童相差無幾。說實話,我是不太相信。」

「老宗,我已經試過了,龍湖醫藥公司給我送過來的藥膏,而我試用的患者已經九十歲了,是老病患,有一次在家摔了,粉碎性骨折,來來去去已經折騰兩年多了。我給他試用了這種膏藥,實話實話,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老年人大概是骨科醫生最頭痛的患者類型了。

他們自我修復的能力弱,骨頭鈣質流失很大,非常脆弱,特別是這種八九十歲的老年人,一旦出現骨頭問題,有些數年之內都只能卧床修養。

不是他們治療不盡心,也不是藥物無效,而是人衰老的肉體,是目前人類醫學暫時無法攻克的難題。

宗國利聽到老朋友的話,覺得很奇怪。

他所說的龍湖醫藥公司,與譚超所在的山峰醫藥公司,是市場上的競爭對手,怎麼兩家公司同時推出這種蜂毒治療藥膏呢?

一般只訂閱醫學類核心期刊的宗國利和趙工忻,並不知道國內一份專門介紹昆蟲研究的雜誌,扔爆米花似地,在雜誌內刊登了多種蜂毒在醫療領域的利用方式。

因為蜂毒的特性,以及老秦師父研究方向,讓醫療領域成為蜂毒利用的最大贏家。

宗國利與趙工忻簡單地聊了幾句,主要是趙工忻在講述自己那位年過九旬老病患在使用蜂毒膏藥治療之後的良好反饋效果。

譚超說的話,宗國利沒有完全相信,但趙工忻的話分量卻不同。

他們兩人相交數十年,宗國利知道趙工忻是極其愛惜羽毛的人,對金錢財富的看中程度,甚至比自己還低,如果不是親自驗證,是萬萬不會為了某種利益違心說謊的人。

掛掉電話之後,宗國利放棄了讓自己學生去進行膏藥實驗的打算。

他準備自己盯著這件事情。

這短短的兩三周時間裡,全國各大醫院,尤其是京城市的頂尖醫院權威專家,都收到了某種蜂毒產品的藥物。

涉及領域,從內科到外科,從耳鼻喉科到牙科,都有相關治療藥物的出現。

這些蜂毒產品,大多是膏藥,滴劑,噴霧,推拿藥酒,口服的藥物很少,而注射類的更是一個都沒有。

似乎他們所知道的大大小小的實驗室,都有一兩種關於蜂毒的特效產品推出。

不得不說,蜂毒的實驗研究,之所以迅速蔓延,與尤梁的東一鎚頭,西一鋤頭的驗證方式,有很大關係。

蜂毒綜合應用這篇論文發表之後,第一個跑去購買這份超過原本定價四倍華國昆蟲應用研究,就是這些早早從尤梁口中知道點風聲的研究所。 等到研究所出成品之後,醫療臨床等領域,才接到了他們實驗獲得的成品,進行臨床研究。

而現在,對剛剛獲得主編提拔的尤梁來說,除了半夜三更再次在郵箱里發現劉景懷新的一篇論文之外,還有一件大事,就是他在市場上,再也買不到蜂毒了。

無論是義大利蜂的蜂毒,還是中華蜜蜂的蜂毒,更不用說稀少的馬蜂和虎頭蜂的蜂毒了。

他最早從蜂農手中訂購原料蜂毒,每克價格是三百元,幸好他家老太太讓他訂購了五萬元一大批。

原本賣他蜂毒的蜂農告訴他,無論是中華蜜蜂,還是義大利蜂的蜂毒,市場價每日都在往上漲。

價格不僅在狂飆,而且還有價無市。原本採集蜂毒的蜂農數量就不多,少量的產出,早就被預定一空。

就算以往不從事蜂毒採集的普通蜂農,購買者甚至提出直接幫助其改造蜂箱,將普通蜂箱變為可收集蜂毒的微電流蜂箱。

這種蜂箱在蜜蜂進巢時通過微電流的刺激,讓蜜蜂將尾針上的毒素釋放出來,但卻不會傷害到蜜蜂的生命,是一種安全可靠的蜂毒採集裝置。

這也是目前大多數蜂農採集蜂毒的辦法。

出售蜂毒帶來的高收益,已經帶動起蜜蜂養殖的發展。

關於我愛你這件事 就說尤梁購買蜂毒的那位蜂農。他在海西省的山林中養中華蜜蜂,本來連著兩年天時不好,采蜜季節下雨連綿,連著兩年沒採集到夏季的荔枝龍眼蜜。

中華蜜蜂不像義大利蜂那樣,還有蜂膠蜂皇漿的收入。所以,這些年養土蜂是越來越不賺錢了。

原本打算逐漸縮小規模,慢慢放棄這一行當,沒想到突然遇到蜂毒價格暴漲。

這麼一算,這位蜂農發現自己依靠賣中華蜜蜂的蜂毒原料,都能略有盈餘,於是不再放棄蜜蜂養殖,反而盤算著將自己買蜂毒的錢,用來擴建蜂箱,爭取今年春季分蜂的時候,多繁殖一批蜜蜂。

蜂毒採集的收入,可比蜂蜜收入穩定多了。

尤梁以前從來沒參加炒股炒幣之類的活動,沒想到幫老母親買藥酒的材料,居然大賺了一筆。

按市場價算了算,尤梁手機囤的這批蜂毒,如果現在出售,價格已經是原來兩倍多了。

當然,尤梁也只是在腦子裡想一想而已,他自然不可能把手上的蜂毒賣掉。

賣掉容易,想再買到同等數量的蜂毒,那可就太不容易了。

已經有不少他聯絡過的老同學,又再次反過來給他打電話,尋找購買蜂毒的途徑。

尤梁敢把手上的蜂毒賣出去,一定會被剛剛嘗到蜂毒藥酒甜頭的老母親,給抽飛的。

錢多少都可以賺,而自家老娘的身體健康,是多少錢也無法換回來了。

尤梁揉了揉眼睛,起身給自己泡了一壺濃濃的咖啡,繼續坐回電腦前。

屏幕上,一個七萬字的文檔,正顯示在目錄頁面上。

這幾周都在審核研究劉景懷的論文,最初覺得有點怪異的語言風格,尤梁已經修鍊習慣。

現在看劉景懷先生的第二篇論文,倒是挺流暢順眼,沒有最早時斷斷續續的困難。

第二篇關於蜜蜂綜合利用的文章,字數明顯比第一篇少了幾萬字。

而從內容上看,蜂蜜在醫療領域上的應用,不像蜂毒那麼廣泛。

關於蜂蜜的利用研究,很多是介紹使用蜂蜜,對某些小型昆蟲和植物進行的培育上。

這個角度,相當新穎。

從古至今,人們對蜂蜜的利用,大部分是怎樣送入自己口中,剩下一些,就是它並不明顯的藥用價值。

熬吧,當編輯一輩子,碰上這樣一個作者,實在太不容易了,他還是繼續啃這塊骨頭吧。

尤梁有預感,上一期剛剛被蜜蜂蜂毒佔據了全部內容的華國生物應用研究,很快又會重現上一期的效果。

——

——

秦旭並不知道,自己剛剛與億萬富翁擦肩而過。

他正面帶微笑,背脊挺直,坐在東城區人民政府的大會議廳中,接受表彰獎勵。

他左邊坐著是一位東城區的先進教師,右邊坐著消防兄弟的英勇消防員,而台上東城區的行政領導,慷慨激昂,為今年東城區的發展陳詞總結。

潮海市電視台記者扛著攝像機,在會場內跑來跑去,將表彰大會的過程記錄下來。

與身邊目光有些遊離渙散的聽眾不同,秦旭表情看起來真誠高興,明顯聽得津津有味。

「老朽已經參加了數百年的仙獸門弟子考核大會,掌門講話最愛啰嗦,但好像還沒有上面這個傢伙那麼能說。」

「每年,修行進步最大的弟子,都會受到嘉獎。每一次境界進階,當年都會收到門內提供的獎勵。 前妻,不可欺 唉!可憐老朽天賦不佳,只數百年中,只在晉級築基期時,接受過一次表彰。」

秦旭樂呵呵地聽著老秦師父講述仙獸門表彰大會的八卦。

參加了數百年大會的老秦師父,肚子里的八卦張口就來。

某某名下弟子天資卓絕,剛進仙獸門第一年,修行突飛猛進,連連受賞,真是羨煞旁人。可惜此人心性不堅,最後修行誤入歧途,最後被逐出仙獸門。

某某外門弟子,因修行緩慢,遭其他師兄弟排擠,憤而外出歷練修行,偶獲機緣,修真境界一舉超越其他師兄弟,最終揚眉吐氣,獲得門派嘉獎,最終拜師仙獸門內修為精深的長老。

秦旭剛剛開始修鍊時,老秦師父是不願與他多說仙獸門內人與人的紛爭江湖事。

這段時間,見秦旭修行主動性很強,並無懈怠,才會偶爾跟秦旭聊他五百年所見的八卦內容。

反正秦旭開會一個下午,除了自己上台接受表彰嘉獎的幾分鐘時間,將注意力從老秦師父的八卦中抽出來,其餘時間,可是聽得不亦樂乎。

這可是真正的修仙故事,比凡人的幻想小說更有趣離奇。

秦旭堂而皇之開了一個下午的小差,等表彰大會結束,別人是終於鬆了一口氣,而他倒是覺得會議時間太短,老秦師父的八卦還沒聽過癮。

平常自己忙著修鍊,老秦師父忙著自己的寫寫看看,能專門找個閑工夫閑談仙獸門的故事八卦,可不容易。

秦旭拿著手裡的表彰證書,意猶未盡地對老秦師父說:「剛才說,你那位書獃子師侄,福緣深厚,竟然得到一隻仙鳥,作為本命獸,那仙鳥與其他異獸靈獸,有什麼區別嗎?」 秦旭對仙獸門弟子重要的修鍊夥伴本命獸的存在十分好奇。

他經常看到老秦師父身上冒出一對毛絨絨的長耳朵。那隻肥嘟嘟,渾身都是軟肉的雜毛兔子,是老秦師父的本命獸老黃。

據說,是在他幼年時,誤食延壽仙果之前遇到,成為他的本命獸。

是一隻跟著老秦活了五百年的老兔子。

仙獸門弟子戰鬥能力與培育的異獸息息相關。因此,隨著能力的提升,在早期培育的異獸無法給自己更好的輔助時,勢必要放棄它們,選擇培育能力更強的異獸。

這也是老秦師父說,鐵打的弟子,流水的異獸真正原因。

但本命獸的地位則不然。

對於找到本命獸的仙獸門弟子而言,本命獸的存在,是比朋友妻兒父母,甚至自己肉體更牢靠,更密不可分的關係。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都不足以形容仙獸門弟子與本命獸的關係。

用一生俱生,一死俱死更為貼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