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伸出一根手指,將一小團靈氣團打入燒火童子體內。

說完,伸出一根手指,將一小團靈氣團打入燒火童子體內。

燒火童子心中一驚:「這不會又是什麼折磨人的禁制吧?上一次,在鳴鳳仙子的手上可是吃了大虧!別看這個道士滿口天官賜福,其實是一肚子花花腸子,但是自己在他面前,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不太情願,但是並沒有進行無謂的反抗。

道士對燒火童子的表現非常滿意,笑著說道:「往前數百里就是荒古巨人所統治的區域了,貧道就在這裡等你,你一有消息,馬上回來找我。」

三眼道士一張嘴,吐出一個白色的氣泡,包裹住燒火童子的身體,飛了起來。

雖然速度沒有遁術那麼快,但是比走路可要快多了,燒火童子還是頭一次乘坐這樣的飛行法器,感覺非常有趣。

飛在空中,能夠清楚地俯視下方的美景,看著山川河流從腳下一掠而過,心情一下子輕鬆許多。

一陣大風刮過,頓時飛沙走石,下面的景色也一下子變得模糊起來,氣泡的速度突然加快,風馳電掣般向前飛去。

大約飛行了一個時辰,前方隱約出現了三座高山,仔細看時,那輪廓竟然是人的形狀,有身體,有眼睛,有鼻子還有一張大大的嘴巴!

一個巨人彷彿是正站立在那裡,竟有數百丈高大,其他兩個的姿勢像是正在盤膝打坐,也有幾十丈高。

「難道那就是所說的荒古巨人?」燒火童子不由得緊張起來

這時候,那個氣泡突然發出「噗」的一聲輕響,破裂了。

燒火童子一下子從半空中墜落下來,一頭掉進一個圓形的山谷里。

「臭道士給我的是什麼狗屁法器!差一點沒把老子摔死!」燒火童子嘴裡罵道,撣了撣頭上的塵土,從地上爬了起來。

用神識一掃,這裡是一個橢圓形的山谷,山谷四周全是光滑的石壁,山谷里長有許多不知名的綠色的植物,上面靈氣盎然。

試著運轉一下身上的靈力,渾身的法力運轉自如,這讓他放心不少。

手掐法訣,想要御風飛出這個山谷,可是一連試了幾次,身體都不能飛離地面,御風之術竟然在這裡不靈了,把燒火童子急得滿頭大汗。

「沒有用的,這裡是荒古巨人吃飯的石碗,我們落入到了他們的石碗中了。」

一個聲音突然在燒火童子的身後響起,燒火童子頓時被嚇了一跳,禁不住回頭看去,頓時驚呆在那裡! 燒火童子回頭望去,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出來一名白衣袖士,此人三十多歲的年紀,面白無須,大袖飄飄,一副仙風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樣。

白衣袖士看見燒火童子望過來,面露笑容說道:「小傢伙!這裡是荒古巨人吃飯用的石碗,此物有很強的吸力,任何活的物體只要進入它的百丈範圍,都會被吸進這個石碗里!休想再逃出去。」

「難道你也是被石碗吸進來的?」燒火童子不禁好奇起來。

「正是!正是!我也是不小心被石碗吸進來的,已經一月有餘了。」白衣袖士輕嘆了一口氣,面露憂鬱之色。

「我猜你是金禪子的徒弟吧?你師傅讓你來此幹什麼?」白衣袖士忽然面露喜色,驚呼出聲。

此人竟然認識那個三眼道士,燒火童子頓時警覺起來。

用神識一掃此人的修為,發現此人身上的靈壓十分強大,竟然是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不禁暗吃一驚,又多加了幾分小心。

「閣下是什麼人?怎麼會認識我師傅?」燒火童子就坡下驢說道,看其神情應該是三眼道士的朋友,暫時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危險。

「小傢伙!別誤會!我是你師傅的朋友,叫百變神君!和你師傅一樣,都是修蛇魔尊手下五百逍遙使者中的一員,可都不是外人,論起來,你應該稱呼我一聲師叔才對。」

白衣袖士娓娓道來,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此人也是修蛇妖的走狗,都不是好東西!」燒火童子暗暗罵了一句。

「原來是師叔啊!小侄兒這廂有禮了!家師讓我進入此地為他尋找一樣東西!」燒火童子急忙躬身施禮。

「哈哈!小傢伙!不要客氣!」白衣袖士端起一副長者風範說道。

「師叔是如何認出我的?你怎麼會來在這裡?」燒火童子不禁好奇地問道。

「這有何難!你的身上有你師傅種下的『金剛印』標記,這種功法只有你師傅金禪子會使,別人又怎麼會使用這種功法?況且,你身上還沾有他的一絲氣息,想來是剛分別不久,我說的對不對啊?」

白衣袖士眯起眼,望著燒火童子,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

「說得太對了!師叔真是得道的高人,小侄兒佩服的五體投地,我再給您磕一個頭。」說完,趴在地上「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響頭,演戲嘛,做得越逼真越好。

白衣袖士頓時心花怒放,臉上的憂色一掃而光,攙扶起燒火童子說道:「既然你叫一聲師叔,那也不能讓你白叫,師叔我最擅長變化之術,一會兒就教給你幾手,當作見面之禮!」

「什麼什麼?變化之術?不是說只有金仙期的高人才會此術嗎?難道師叔您老也會?」燒火童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語無倫次地問道。

「小傢伙!別忘了我可是叫做百變神君!當然會變化之術!」白衣袖士挺了挺胸膛,擺出一副傲人的架勢。

燒火童子頓時有些欣喜若狂,變身術那可是修仙界里的大神通啊!只有進入到金仙期或者是地魔期,才能修習此功法,自己要是能夠精通此術,就又多了一種保命的手段,於是又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頭。

「好了!不用如此多禮!這種秘術只有到了金仙期才能修鍊,我們現在修習此術,必須要藉助外力才行,而且有很大的局限性。

不能像金仙期前輩那樣可以變化百丈高大,只能變成和自己一般大小的物體,而且還有時間限制。」白衣袖士開口解釋道。

「那就不錯了!」燒火童子連連點頭,神情極為恭順,好像一名門下的弟子,遇到了門中的長輩一樣。

「我先演示一遍,你要看清楚了!」百變神君說完,忽然身上放出點點靈光,變成了一塊青石。

燒火童子用神識掃去,竟然與普通的青石沒有什麼區別,不禁嘖嘖稱奇!

接著,青石上靈光閃爍,原地又出現一棵古樹,有一人粗細,上面樹皮皸裂,虯枝盤曲,和真的古樹一般無二。

燒火童子被深深震撼了一把,張大了嘴巴,苶獃獃傻站在那裡。

古樹上靈光閃了兩閃,又變回白衣袖士的模樣,站在那裡,洋洋得意。

「師叔果然是道法驚奇,怪不得我師傅經常在我面前稱讚你。」燒火童子大拍馬屁。

白衣袖士聞聽此言很是受用,哈哈笑道:「是你小子自己說的吧?金禪子那個傢伙可是驕傲的很,怎麼會在背後誇讚我?不過師叔我愛聽你這麼說話,一會兒就教給你幾手,作為咱爺倆的見面禮。」

「多謝師叔美意!傳藝之德必當重報!」燒火童子躬身施禮道。

「師侄啊!變化之術就是要善於欺騙對方和隱藏自己,平時多注意觀察,用的時候才能得心應手。」

白衣袖士說完,搖身一變,竟然變成了三眼道士的模樣,無論是外貌還是言談舉止,都是相像極了。

白衣袖士看見燒火童子目瞪口呆的吃驚樣子,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靈光一閃又恢復了本來的面目。

「師叔的法術真是精奇,就連師侄也無法分辨真假,還以為是師傅他老人家到了哪!」燒火童子給此位灌起了迷魂湯,對其讚不絕口。

白衣袖士聞言非常高興,說道:「這種變幻人形的法術只是一種小術,只要略微改變一下外形就可以了。

最難的要算是變化山石樹木,飛鳥蟲魚,這些變化不但要改變骨骼的形狀,而且還要改變顏色,真是艱難無比,師叔我也只是掌握了一個大概。

可是以後就不同了,如果讓我抓到那隻千年的變形獸,得到它的內丹,以後就可以隨意變化,而不被人認出來了。」

白衣袖士說出了石破天驚的話語,然後發出了一陣得意的大笑。

「變形獸?難道此獸也在這裡?」燒火童子驚異地朝四下望了望說道。

「小傢伙!師叔我當日就是為了追趕這隻變形獸,才不小心被荒古巨人的石碗給吸進來的,如今這隻變形獸也一同被陷在這裡,你要幫我捉住此獸,就當是報答我的教導之恩了。」

「變形獸真的在這裡?」燒火童子急忙放出神識仔細尋找。

「沒用的,此獸變形后,能阻斷神識探查,找不到的,不要白白消耗法力。」

整個山谷也就幾十丈的範圍,燒火童子用神識掃視了好幾遍,也沒有什麼發現,只得收回了神識,暗想:「這隻變形獸的隱匿之術還真是神妙啊!用神識根本發現不了,不知道此獸長得什麼模樣。」

「有用到小侄兒之處,師叔只管吩咐就是,」燒火童子施禮道。

「嗯!不錯!如果本神君沒有看錯的話,你修鍊的是火屬性功法吧?變形獸最怕火焰,一會兒,你放出火焰將此獸逼到一角,師叔我好動手擒它。」白衣袖士吩咐道。

「師叔果然是慧眼如炬!小侄兒修鍊的正是火系功法,師叔只管吩咐就是。」

於是,白衣袖士傳音吩咐了幾句,燒火童子連連點頭。

在這個石碗里,除了不能飛行之外,別的法術一點都不受影響,燒火童子放出一個大大的火圈,然後從石碗的四周朝著中間慢慢縮小。

當火焰燒到一株綠色植物的附近,那棵植物忽然動了起來,變成一隻渾身碧綠的怪獸,其形狀好像一隻巨大的蜥蜴,有長長的尾巴和四隻腳爪。

那怪獸被圍在火圈裡發出「吱吱」的怪鳴!聲音如同金屬摩擦般鼓噪難聽。

白衣袖士一見,心中大喜,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張青色巨網當頭罩下。

那怪獸無處躲避,朝著空中噴出一股綠色液體,形成一個防護法罩,頓時阻擋住了巨網的下落之勢。

白衣袖士一見,急忙咬破舌尖,朝著巨網噴出一口鮮血,巨網上頓時青光大盛,衝破綠液的防護,快速落下,怪獸的身體一下子被青色巨網罩住,怪獸口中發出一陣刺耳的尖鳴之音。

燒火童子怕燒壞巨網,急忙收了火焰,用雙手捂住耳朵,抵抗怪獸的音波攻擊。

白衣袖士收緊巨網,那隻怪獸便蜷縮身體,趴伏在巨網裡。

白衣袖士口中噴出一口巴掌大的白色小劍,一下子洞穿了怪獸的胸膛。

怪獸慘叫一聲,蹬了蹬腿,頓時絕氣身亡,身上的毛皮靈光閃動,不再是綠色了,而是變化成了青、黃、赤、白、黑五種顏色,詭異至極。

白衣袖士收起青色巨網,然後用小劍劃開怪獸的胸膛,伸手從裡面取出一顆五色的內丹出來,立刻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本神君苦苦追尋此獸數年之久,今日總算得到變形獸的內丹,有了此物,我就可以變化自如,隨心所欲了。」

「恭喜師叔得寶!等師叔修鍊成神功,就再也沒有敵手了。」

「師侄啊!既然此獸是你我兩個人共同所得,其身上的靈皮靈骨就都歸你了,那也是十分難得的寶物,本神君修鍊過《百變秘籍》,用不上這些東西。

你把靈骨煉化掉,就能縮展身形;靈皮煉化了,能改變顏色,變化之術就算完成了一半,我這就將變形的口訣傳授給你。」

說完,嘴唇微動,馬上傳音過去,燒火童子將口訣牢牢記在心裡。

燒火童子非常高興,這可是天地變化的大神通啊!自己又多了一種保命用的手段!以後看誰還敢欺負自己! 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震天的怒吼!震得大地微微顫抖!燒火童子立刻變了顏色,往遠處望去。

「小傢伙!別怕!是那個護法值班的巨人發出來的吼聲,咱們這隻石碗的主人還在沉睡!」

「這裡有三個荒古巨人,難道也有三隻石碗嗎?」燒火童子忍不住問道。

「我想應該是這樣的,巨人的食量是很大的,不會三個人只用一隻碗吧!」白衣袖士想了想回答道。

燒火童子心想:「這下可糟了!不知道那隻死烏龜藏在哪裡?難道自己每隻碗都要進去一次嗎?這一隻碗都出不去,就別說三隻石碗了,看來此行是凶多吉少啊!」

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一臉無奈之色。

「他這一叫,會不會把這個巨人給吵醒了?」燒火童子有些擔心地問道。

「不好說!隨時都有蘇醒的可能!但是,巨人修鍊也是有一定規律的,沒有完成修鍊,一般是不會半途而廢的,除非遇到了什麼特殊情況。」

白衣袖士臉上閃過一絲憂慮,一閃即逝,馬上又恢復了正常。

燒火童子終於忍不住問道:「師叔!咱們還能從這裡逃出去嗎?是不是會被巨人給吃掉啊?」

白衣袖士聞言,臉露凝重之色,回答道:「本神君已經試過多次,都沒有辦法逃出去,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等巨人蘇醒以後,盡量避開他的牙齒,然後從他的鼻孔里逃出升天,再沒有別的出路了。」

燒火童子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這不是要被巨人吃進嘴裡然後才能逃生嗎?這裡的變數也太大了!

巨人吼叫兩聲后就停止了,一切又都恢復了平靜。

「還是別想那麼多了,生死乃是命中注定的事兒,只要現在還活著,該幹什麼就幹什麼!」白衣袖士平靜地說道,此人倒是十分洒脫。

燒火童子盤膝打坐了一會兒,平靜一下起伏的心情,天道本無常,危險來臨之際,怕也沒用,還不如淡然處之,否則就先被自己嚇死了!想明白這點,也就不怎麼害怕了。

打坐了一會兒,燒火童子站起身,向白衣袖士借了一把小刀,將變形獸的靈皮剝下來,搭在一旁晾曬。

把肢體進行分解,骨肉分離開來,然後將肉放在手上炙烤,畢竟變形獸的血肉也不能白白浪費掉。

功夫不大,一股烤肉的香味就飄進了口鼻,那股香味好聞極了,惹得老腸老肚全都發出抗議之聲,「咕咕」鳴叫個不停。

「師叔!您也吃一塊吧!」燒火童子將一塊烤好的獸肉遞了過去。

白衣袖士正在一旁打坐,聞言,伸手剛要去接,這時候,驚變突起,一隻遮天蔽日的毛茸茸大手忽然伸了過來。

原來是那個巨人此時走了過來,竟有數百丈高大,伸出一隻毛茸茸的大手,朝著石碗抓來。

燒火童子和白衣袖士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急忙鑽進一叢綠色植物里,躲藏起來。

白衣袖士變化成一株綠樹,燒火童子則把那張靈皮頂在頭上。

就看見那隻遮天大手伸出兩隻巨大的手指抓起烤肉,送進了巨人的大嘴裡,接著傳來一陣「嗡嗡」的吼聲,不知道巨人在說什麼,可能是在稱讚烤肉好吃!

原來巨人也喜歡吃烤肉啊!是烤肉的香味把那個護法值班的巨人吸引過來的。

巨人在石碗旁邊停留了一會兒,沒有再找到別的烤肉,才慢慢轉身離開了。

燒火童子和白衣袖士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從藏身之處走了出來。

「好險!好險!師侄啊!你這也太冒失了一點啊!幸虧我們逃得快,否則就被巨人給抓住,當成點心給吃掉了。」

白衣袖士用手摸著起伏的胸口,埋怨道。

「都怪我一時大意,還請師叔恕罪!」燒火童子急忙躬身賠禮道。

「算了!算了!你還是先把變形獸的靈骨煉化了吧!到時候好能保住一條小命。」

燒火童子依言,在剛才藏身之處盤膝坐下,先把獸皮披在頭頂,防備巨人再次過來,然後將變形獸的靈骨收進體內,用丹火開始慢慢煉化。

三日之後,燒火童子睜開了眼睛,靈骨已經全部煉化了,被融入到他的骨骼里。

燒火童子又將變形獸的靈皮做成一件衣服,穿在外面,然後根據口訣開始修鍊變身術,如此又過去了三日,總算將變身術逐漸熟練,徹底掌握了,這才結束這次修鍊。

如今的燒火童子已經能變化成幾種簡單的物體。

白衣袖士一直在他的旁邊耐心指點,儼然一副慈師模樣。

燒火童子心想:「此老人還不錯!要是以後能勸其離開魔道,也有可能免去一場干戈!」

「師叔!您老怎麼不把變形獸的內丹煉化了?」燒火童子禁不住開口問道。

「變形獸的內丹不能馬上煉化,因為此獸臨死時,會生出一股戾氣,需要放上一年左右時間,才能將其清除乾淨,否則極易走火入魔。」白衣袖士耐心解說道。

「是不是得到的所有內丹都要放上一年才能服用啊?」燒火童子忍不住問道,畢竟眼前放著一位免費的老師,不問白不問,決不能放過這次難得的學習機會。

「嗯!應該如此!內丹的主人被殺時,同樣會生出一股怨戾之氣,只有放上一年左右,這股怨戾之氣才會慢慢消散,否則,就會欲速不達!」

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燒火童子又把許多修鍊上不懂得地方逐一請教了一遍,白衣袖士全都耐心地作出解答,兩個人在這裡,倒也不覺得寂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