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故意拉長一個「哦」,似有所悟道:「我記起來了,你還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啊,不過連我們這些沒見識的下人都知道,你一個天生絕脈的廢物,還有什麼臉娶我家小姐。」

說著他故意拉長一個「哦」,似有所悟道:「我記起來了,你還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啊,不過連我們這些沒見識的下人都知道,你一個天生絕脈的廢物,還有什麼臉娶我家小姐。」

莫東眉毛跳動,這時候秋家下人忽然恍然大悟,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秘密,看著莫東的眼神也微妙起來。

秋家守門頭領則舉起拳頭,微微獰笑道:「以前沒有機會和莫少爺較量,現在我想要試試莫少爺這個廢人有什麼令人驚奇的地方。」

說著便主動朝莫東一拳打去,真氣浮於拳頭上,這秋家是雲水城三家族之一,守門頭領也有著修為。

一陣驚呼聲傳來,誰都沒有想到秋家下人居然對莫東出手。

在雲水城人眼中,莫東無法修鍊,雖然秋家下人只有真武一重,但一拳打死一頭牛都很輕鬆。

就在一道道不忍憐憫的目光下,秋家下人發現自己的胸口一痛,巨力湧入體內,翻江倒海時他撞在身後大門上。

這讓他震驚和驚恐,在很多人看來,莫東無法開脈那麼只能和普通人一樣,但卻不知,莫東的體魄強度連真武一重的人都比不上。

「賤奴。」

莫東一拳收拾了此人,冷冷的掃了一眼想要過來阻攔他的其他秋家下人,打開了大門。

這時候,門剛開,迎面走來一位紅光滿面的中年人,他掃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下人,目光微不可查的閃爍以下,笑著走來:「賢侄,你也是來為曼晴祝賀的。」

莫不聞直接道:「宣叔,我要見曼晴。」

秋宣有些為難道:「你也知道曼晴開了三脈,現在很關鍵,正在穩固境界,好為今後修鍊做準備。」

莫東輕嘆一聲:「我真的見不到她嗎。」

秋宣這時候語重心長的勸慰道:「賢侄雖然天生絕脈,一生不能修鍊,但是做人要想遠一點,也要想清楚一點,不要有過高的期望,以莫家的財力做一個普通人也是很好的。」

一種心寒的滋味第一次降臨他的心中,他淡淡笑道:「宣叔,你不是告訴我不要放棄修鍊嗎,總有一天奇迹會出現。」

秋宣嘆道:「奇迹?這世間怎麼可能有那麼多奇迹,還是要看眼前,我走過的路比你吃的鹽多,自然清楚。」

莫東突然冷笑:「看眼前?秋家主你還是明說了吧,你想要讓我有自知之明離開你女兒嗎,是覺得你女兒成為三道靈脈成為天才,我就配不上她嗎……我要見秋曼晴!」

他本在來的時候,還準備告知秋家他有把握破出體內絕脈禁制,從而靈道開脈,但是秋家心寒的做法,讓他覺得沒必要了。

可他還是不願意相信這一切,他想要見見秋曼晴,親自去問問她,為什麼!

「我可沒有這麼說,好了,今天秋家不見客,來人送莫少爺回府。」秋宣掃了一眼聚過來的人,淡淡說道。

莫東的每句質問都如利劍戳在他心上,秋宣心中也有鬼,雖然修為已是真武巔峰,但此時卻不敢看莫東。

「不必了,我自己會走。」

莫東心知今天沒辦法見到秋曼晴了,心情黯淡,將背上的禮盒隨便扔到地上,不理臉色微變的秋宣,然後轉身對著看熱鬧的人們說道:「今天,我莫東在這裡宣布,我以莫家少主的名義,從此和秋家再無半點關係!」

「轟。」

這宛如一個地震,莫東和秋曼晴是雲水城知名的金童玉女,是許多人羨慕看好的未婚夫妻,此時莫東忽然拒婚,可想而人們心中在想什麼。

重生蜜寵之王爺,我們不熟 「站住。」秋宣眼神變冷了,他淡淡道:「兩家婚事可不是你這小兒隨意更改的,我知你心有怨氣,但是你這樣做等同於當面打我秋家的臉面,小輩容不得你放肆。」

一股強大的氣息蔓延開來,秋宣身上彷彿升騰起火焰般的真氣,真氣威壓對莫東滾滾而去。

「噗。」莫東體魄是強過真武一重,但在真武巔峰境界的秋宣面前,連這威壓都扛不住倒退三步,吐出一口鮮血。

而這威壓還讓他的腰,讓他的膝蓋彎曲,然而任大山般的力量壓迫在他身上,莫東依然站的很穩。

他大笑:「惱羞成怒了嗎,有種你就在這裡殺了我。」話音一落,他身軀一挺,居然挺過威壓站直了身體。

他就這樣筆直站著,如一顆蒼松般,不懼任何的壓力,神情有些狂的目視秋家家主,這個雲水城最強者之一。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秋宣聲音平淡,但眼底卻有一抹殺機閃過,他向前一步,地面都是一顫,手掌上的火焰真氣似乎隨時要撲向莫東。

「殺吧殺吧,你敢動我一根指頭,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秋家的祭日!」

「終有一天,你會為今天所做的事情後悔的!」

「呵呵,秋家,我能為你們創造一個三脈天才,也能毀掉!」

莫東毫無懼色,反而冷冷一笑,不顧秋宣越發冷冽卻又忌憚的眼神,留下一道傲然卻又有些孤寂的背影離去。

而秋家門前卻在這一刻轟動了,當日莫東和秋家的事情傳遍了整個雲水城。

尤其,莫東的最後一句話引人無數遐想。

莫東在雲水城風雲變幻的時候,悄悄返回族中,將自己關在屋子裡。

「廢物!」莫東臉上露出笑容,似乎在自嘲,但卻有些冷漠。

隨即他眼中出現一絲複雜,一道巍峨神秘的大門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第三章通天門

此門看起來和常門一般大小,但卻給人一種能把天地裝進去的感受。

「通天門!」

門上並無字,但奇怪的是在莫東第一次見到此物的時候,一個彷彿是從他腦海深處層層記憶中掙脫出來的名字出現了。

這正是莫東兩年前墜入水井之後的奇遇,也正是因為此,他對自己的修鍊有了信心!

走入通天門,出現的是一條由青雲鋪墊的大道,寬不知多少,似沉浮在無邊虛空上……

而青雲道盡頭則是一座石門,石門呈烏黑色,古仆無光,也不光滑。

莫東站在青雲大道上,忽然快速跑動起來,然後竟然狠狠撞擊在石門上。

「咚。」

很難以想象,人的身體和石門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莫東橫飛出去,石門的反彈出乎人的意料,他這一摔,身上就有青腫。

他低聲咆哮一聲,再次撞去。

一次,兩次,三次……直到已經數不清楚多少次,莫東似乎在發泄著什麼。

「好爽。」

隱居在娛樂圈 明明筋疲力盡,滿身青腫和狼狽他卻躺在青雲道上這樣大呼。

然後驚奇的一幕出現了,他身上的青腫肉眼可見的消去,而他沒有吃任何東西。

這就是石門的神奇之處,石門能鍛煉體魄,而方法就是撞擊石門。

在撞擊石門后,力度越大遭到的反震越強,但是在承受住反震后,便有一種清涼之氣進入體內,使人精氣神頃刻達到巔峰。

第一次發現石門神奇后,石門便成為了莫東鍛煉體魄的器具,這也是為何他的體魄連真武第一重都比不上。

至於推開石門……

莫東站了起來,雙掌抵在石門上,雙臂的肌肉彷彿遊動了起來,他大喝一聲。

沉重的石門響動響起,石門開了五分之一,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從石門內湧出一股白氣。

這就是被莫東稱作洗髓之氣的白氣。

洗髓之氣,能讓莫東枯死堵塞的經脈有活動之感的氣體,時至今天,莫東還記得第一次碰到洗髓之氣,經脈異動,他差點激動到哭泣的場景。

在感靈石測試的時候,體內的那團氣不是洗髓之氣但也和此氣脫不了關係。

而洗髓之氣隨著他打開石門的程度越發濃郁,也對他的經脈產生的影響越大。

某刻,他終於推開了石門,頓時一股浩瀚力量將他淹沒,他也是昏迷過去。

「我的經脈。」

似乎只過去一瞬間,莫東悠悠醒來,臉色頓時一怔,臉上似喜似狂。

因為阻撓他無法修鍊,以及困擾他數年的絕脈消失了。

「好爽。」

一時之間,莫東有種再世為人之感,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原來正常的身體是這樣的舒服,好似全身清澈無垢,以前身體總有種不流暢阻塞,此時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接下來,他慢慢體會身體,發現自己的絕脈問題解決不說,整個身體發生了一次蛻變。

筋骨竟如玉般有光澤,五臟六腑彷彿新生最健康的模樣,血液似乎透露著奇異的香氣。

「接下來,我該開闢屬於自己的靈脈!」

開脈,意在打通能夠修鍊的十二條靈脈,只要能開一條,便可修鍊靈功吸收靈氣為己用,成為一名修士。

對於開脈,莫東不陌生,事實上他幫助七八個人開脈過,他梳理過的開脈方法更是使很多學生受惠,所以要說開脈,他的基礎很牢固。

而開脈之前,便是要感靈,能感覺靈氣,才可以開脈,這是修鍊常識。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已經對開脈不再陌生,可莫東此時卻有點緊張,幫別人開脈的鎮定完全沒有。

輕吸一口氣,莫東沉浸心神,身體放鬆,去想靈氣,去用感知尋找空氣中的靈氣。

「這……」

然後,他震驚了,因為看過別人開脈過,他知道第一步感靈,普通人需要半個小時以上的引導,一般資質的需要兩個小時,資質好些的一個小時,而他剛剛一感應就看到了空氣的不同。

沒有在感靈中,是看不到空氣中的靈氣,此時莫東能看到一層似綠似白的淡氣體被空氣包裹著。

他倒是聽說過,北望境宗門天才,有的未感靈便可以看到空氣中的靈氣,這種人出生就是天之驕子。

「我也成為了千中無一的天才了嗎。」

莫東搖頭,應該是洗髓之液真正程度上的給了他一次蛻變,這讓他再次感嘆通天門的神秘,以及兩年堅持不懈的努力沒有白費。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座通天門內大有可能與外面天地想通,否則這裡怎麼會只存在於大世界的靈氣呢。

收斂心神,莫東試著運轉開脈秘術,果然第一次靈氣就根據他的指引進入體內。

靈脈存在人體經脈之中,可以說靈脈其實就是由靈氣改變的經脈,而靈脈在哪裡,是通過開脈秘術引來的靈氣自己選擇,而不是人選靈脈。

因此,能開幾道靈脈,就看個人的先天資質。

不過事也有例外,比如秋曼晴的第三脈,便是莫東通過一年時間,根據自己對開脈的了解,還有莫家秘術找到的一種後天靈脈。

能成功一方面有他的努力,一方面秋曼晴的第三條靈脈是存在的,但只能算是剛冒頭,莫東算是將其助長起來,還有另一方便是運氣了。

所以說,莫家的秘術並不是無敵,並不是為每個人都可以增加開脈數量。

靈氣進入的胸膛部位的一條經脈,似乎選擇了這一條,隨之更多的靈氣湧入這裡,那裡頓時感覺鼓脹。

然後,一種玄妙之氣浮現,當恢復正常的時候,只見這條經脈和其他經脈相比不同了,變得更粗了,且經脈仿若水晶。

一條經脈只是開始。

接連三份光芒在莫東身上亮起,有三條經脈同時由靈氣湧入,時間流逝,莫東只來得及拚命的運轉開脈引導術。

等四道靈脈成型,莫東大吐一口氣,臉上滿是喜色,他本想著自己能開出三道靈脈,卻沒有想到能開第四道。

三道靈脈,在雲水城已是百年難遇,四道雲水城歷史上沒有出現過,在更大的城市也很難遇到,就是宗門中都是稀有的天才。

「這是……」

突然,心中一緊,因為剛才他便要放棄引導術的時候,周圍空氣似絮亂起來,體內中未被靈脈吸收的靈氣也亂了起來。

「難道,還沒有完。」

莫東趕忙運轉引導術,就有靈氣進入體內,在體內亂串,看這樣子,似乎還要選擇。

果然,靈氣進入一條經脈,鼓脹感傳來,第五道靈脈成型。

莫東腦袋有些暈,這出乎他的意料啊,如果四道靈脈在宗門內都稀有,那麼五道靈脈便是數百年不出的天才。

然而,他思維停止的是,五道靈脈還沒有停止,還有靈氣進入體內,看樣子還能開第六道。

他施展家族秘術,靈氣漩渦在家族秘術下,像是鑽頭一樣打破靈脈之口。

第六道靈脈成形了! 第四章家族恥辱

莫東笑了,笑的很暢快,六道靈脈,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那麼他會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而秋家三道靈脈自認為從此一飛衝天,不把他莫東放在眼中,卻不知他莫東能開脈,還能開六道靈脈。

「過去終究是過去式了。」莫東說道。

開靈脈后,經過靈氣洗滌過,人會發生特殊的改變,氣質更加突出了,而若再修鍊了靈功,那麼改變的感受更大。

並且,以靈氣洗滌以後,人的精氣神都得到一種升華。

莫東打破了天生絕脈,此次又開六道靈脈,不再是人人鄙夷的廢物,也不會是短命鬼。

雖然,他開脈比像他堂哥等人要晚不少,但憑藉六道靈脈,他自信修為上自己很快就能趕超上來。

靜靜的感受靈脈塑造後身體的變化,感知著空氣中的靈氣,絲絲縷縷的會進入體內,而進入靈脈以後這樣的靈氣就直接消散了。

「看來要修鍊功法了。」莫東想道。

以前他修鍊的《九煅功》只對未開脈的人有作用,而開脈以後只有修鍊功法,才可以真正步入修鍊一道,成為真武層次的修士。

像現在他的身體無意識的進入靈氣,是因為靈脈對靈氣的吸引,但靈氣進入體內以後無法存留而是直接消散。

若修鍊功法以後,就可以將靈氣轉為真氣存於體內,塑造自己的身體,使自身強大。

莫東所在的莫家有一門真武層次上等的功法《青葉功》,不過修鍊此功,必須是莫家嫡系,而且還要得到莫家各長老的認可。

他之前連感靈都失敗,自然沒有接觸《青葉功》,就算他爺爺再疼愛他,也不可能將家族鎮族功法讓他隨便翻閱。

深吸了一口氣,莫東就感覺到與以往完全不同的感受,清涼的氣體進入口中,順著身體散開,使人很是精神。

「該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