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沖皇宮一禮,「吾皇!」

說著,他沖皇宮一禮,「吾皇!」

「准!」

聲音隆隆,言出法隨,帝都之上,萬丈長的氣運金龍垂下一根龍鬚,金光搖曳,宛若通天巨柱,落在神液之中。

「開闢神源,凝練神土,才算踏入道途。」秦羽轉過身來,看著古風嚴肅道,「神源乃是根本,神土乃是潛能,不知你能不能凝練出至尊紫金神土?」

「師尊,你也太看不起你這個弟子了!」

古風神秘一笑,盤坐在一海神液之中,閉上雙目。

秦羽一愣,兩眼爆發出無盡的金光,隨之無聲的笑了。

秦戰站在一旁,神色更加複雜了,卻沒有打擾。

這一刻,古風萬民注目。

這一刻,帝都無數神王、神皇、甚至至尊老祖都在關注。

這一刻,大秦皇宮,高高在上的秦皇坐在龍椅中默默的看著。

這一刻,大秦禁地,無數老祖探出了神念,等待著蛻變。

是真正的風雲匯聚,乾坤化龍,還是只一腔熱血豪情,空歡喜一場?

大秦帝都上空,戰擂之上,不但彙集了大量強者的目光,就是四海八荒,通過種種手段得知消息,一些強大的勢力也在看著。(未完待續)

ps:連續兩更6000+,夠意思吧!

感謝nian少輕狂再次打賞1888幣。

呼籲:本書訂閱不多,看盜版的兄弟若有條件,還請正版訂閱,花費不多,卻能支持老李繼續更努力的創作下去。

拜謝了! 「你快點過來啊!」林北望現在都不太敢隨便喊陸寒徹的名字,怕一不小心陸寒徹的靈魂就又寄宿在了林北望的體內。

林北望指著一個旋轉木馬,「我們去坐那個!我要那隻飛馬的。你坐那個公主馬車好不好?」

陸寒徹看了一眼旋轉木馬,這完全就是小朋友坐的吧。果斷的搖了搖頭。

林北望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陸寒徹,今天就是要讓他這種沒有童年的男性青年,感受下幼稚兒童歡樂多這件事啊!總做一個事事都要做好的老大人得多累啊!

林北望勾過陸寒徹的小手指,嘟著嘴,「坐嘛,坐嘛。就當陪我了啦!你看你現在也是魂體啦,沒有人能看的見你的,不要有偶像包袱的嘛!」

陸寒徹翻了個白眼,臉上不情願,腳卻跟著林北望走了過去。

大白天的遊樂場沒有什麼人,林北望就這麼一個旋轉木馬,挨只小馬都坐了一遍過去。

陸寒徹已經一臉黑的看著林北望在那瞎造次。

這是誰家的熊孩子,給放出來了……

坐完旋轉木馬的林北望又拉著陸寒徹坐過山車。魂體陸寒徹根本沒法綁安全帶,林北望明明自己怕的要命,卻還是假意保護陸寒徹硬要伸手拉陸寒徹的手。又惹的陸寒徹翻了個白眼,心裡只想笑,魂體需要保護嗎?一眼看穿林北望的小心思。

他嘴角淺笑,環抱胸口的雙手,假意不情願慢慢的伸出了一隻手遞給了林北望,林北望一把抓過,也不管這是魂體還是實體,只要還是個有意識的就行。

過山車車上林北望一路閉著眼睛尖叫,更是緊緊的抓著陸寒徹的手,雖然那是虛空的。

下了過山車的林北望臉色有些難看彎著腰。

陸寒徹皺著眉頭看著林北望,「林北望你幹嘛這麼折騰?」印象里那個女孩不都是上考古學比什麼都感興趣的嗎?怎麼這會會翹著課來到這遊樂場熱鬧的地方。

乾嘔完的林北望抬起頭看向陸寒徹,神情極為認真的說到,「我是一個比較無聊的人,平時生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我想把我不燦爛的平生分享給你。雖然你的世界里現在只剩下我,但我也想努力為你增添一絲特別的記憶,供你漫漫餘生回憶。」

「林北望你對誰都這樣嗎?」

鳳凰樹下,林北望還未來得及回答,陸寒徹一把拉過林北望的後腦勺,捧起林北望的臉吻了下去。

這明明是個虛空的吻,林北望卻感覺真切無比,被吻的天旋地轉了起來。火熱到讓人窒息,滾燙的讓人心口處小鹿亂撞,原來情動時會聽見滿樹鳳凰花花開的聲音。



「漂亮的女孩,你真的在這裡!」

正被陸寒徹吻著的林北望睜開眼,看到了站在她跟前看著她的厲千陽,厲千陽正順著女孩剛才閉眼仰頭的方向看,十分納悶,「你剛才在幹什麼?」

林北望喉嚨滾動了下,一時覺得十分的尷尬,身子一旁還站著陸寒徹,餘光瞥到陸寒徹的表情,顯然也是和林北望一樣一臉尷尬。 ?地涌金蓮,仙花天墜,道祖傳法,佛陀誦經,佛光照耀,紫氣橫空,演化出三千異象,鋪天蓋地,籠罩高空。

如此景象,驚呆了帝國所有的強者。

「不可能,哪怕大帝也弄不出這等景象吧?」

一旁的秦戰呆了。

「這、這等異象……!」

哪怕秦羽也哆嗦了,駭然了,震驚了,他反應過來,連忙喝道:「八大戰將,護法!」

縱橫無敵等八人飛到高空,鎮壓八方,只是他們臉上也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這只是開闢神源,能不這樣嚇人嗎?

皇宮之中,端坐龍椅的秦皇也露出震驚之色,「三千異象?萬法隨身?怎麼可能?即使大帝轉世,也不會有這等恐怖的異象吧?他到底什麼來歷?」

「護法!」

秦皇吩咐,立即有一股股隱晦的氣息鎖定虛空,鎮壓蒼穹。

嘩啦啦!

古風閉目盤坐,對外面的情況不聞不問,一心一意的進行突破,他身下的神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降低著。

眼看神液就要消耗完,氣運金龍垂下的一根龍鬚,湧出一股股神液,這些神液竟然散發出浩大的氣息。

「這是神王源液?」

秦戰震驚的高呼,作為大秦皇室子弟,天才中的天才,自然眼力非俗,對於這種神液他了解的太清楚了。這是絕世神王強者淬鍊出的最精純的神力,等級非常高,當初他開闢神源都沒有這種待遇。

「這種異象……!」

隨之苦笑,有種羨慕嫉妒恨的感覺,秦戰搖頭,「突破之後。恐怕……!」

轟隆隆!

古風的頭頂再次顯現異象,那是一片空間,十分浩大的空間。裡面涌動著神力,飛速的凝聚著。轉瞬變成了神土。

「他的神源,怎麼這麼大?還是虛空扭曲造成的假象?」秦羽震驚了,他記得,當初他開闢神源時,空間初成也不過方圓千米罷了,然而和古風的一比,卻如池塘和江海之別,可他又疑惑了。「神源空間這麼大,為何神土只是最低級別的黃土?難道潛能都用來開闢神源上了……!」

剛想到了這裡,他神色又一震,嘴巴張大了。

黃色神土,變成了黑鐵神土,還在飛速的蛻變。

「不可能!」秦戰驚呼,「神土初成,幾乎定型,雖還能進化,卻十分困難。可、可、可他……!」

秦羽已經笑了:「也許,正如他所說,化不可能為可能!神土有分級。每級別又有上中下三品之說,每一品之間,都有巨大的差距,每一級之間,都有不可跨越的鴻溝,級別越高,神力越純粹,越浩大,潛能也越強。最低級別為黃色神土。之上黑鐵神土,銅級神土。銀級神土,金級神土。至尊紫金神土,不知他能達到哪一個級別?」

「皇叔,至少能達到金級神土吧?」

秦戰猜測道。

秦羽只是搖頭,看著上空,這一會兒工夫,神土已經演化到了金色級別,可蛻變的速度依然沒有減慢。

嗡……!

紫金色的光芒亮起,並飛速的沉澱著,光芒也濃郁著,彈指間,已經達到紫金的極限。下一刻,神土光芒一閃,紫金消散,竟然出現了三種顏色。

「三色神土?」

秦戰高呼,哆嗦了,「怎麼可能,三色神土不是傳說嗎,怎麼會出現?」

「因為三色神土,擁有真正的成帝底蘊。」秦羽顫抖了,「三色神土啊,只要一直成長下去,至少也是至尊,稍微努力,就能成就半帝之位,更有很大的可能衝擊帝位。這是真正的成就大帝的神土!」

「帝位?」

秦戰哆嗦了。

這一刻,八大戰將震驚了,帝都萬千老祖震驚了,皇宮之中的龍椅之上,秦皇陡然站了起來,觀看著這一幕的大勢力,一個個臉色狂變。

傳說,歷史上,成就大帝之位的,有六成都擁有三色神土。

「這是真正的帝儲!」

秦羽嘴角咧開了,發出無聲的狂笑,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獃滯了。

三色蛻變,六色出現!

六色隱沒,九色綻放!

九色神土!

到了這個時候,異象卻陡然消散,高空寂然,古風依然靜靜的盤坐著,吸收無盡的神王源液,不知是在鞏固,還是在隱藏著什麼。

可即使如此,滿城寂靜,萬千老祖獃滯。

哪怕秦皇也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屁股坐在龍椅上。

秦羽更呆了,腦筋有些轉不過圈來。

「九、九色神土?」秦戰哆嗦道,「皇、皇叔,有這種級別的神土嗎?」

秦羽好似沒聽到,可心中卻翻起了滔天巨浪:「九色神土啊,只存在真正的傳說中,九色一現,必成大帝……大帝之位啊,我還想著衝擊呢,可我這個徒弟……我是該喜還是該悲……嗚呼,他到底是什麼來歷,怎麼有這麼深厚的底蘊,這樣逆天的資質,難道真是大帝轉世不成?」

他凌亂了,徹底凌亂了。

帝都的所有老祖也抓狂了,特別那些有著巨大野心的天才,看到九色神土,是真的絕望了。

九色一現,必成帝位!

可觀看這一幕的其它大勢力,震驚之中,卻發出了咆哮。

「不能讓大秦再出現一個大帝,絕對不能,絕對不允許!」

在某個古老的地方,傳出了陰森的咆哮。

不管外界如何動靜,古風依然平靜,靜靜的盤坐著,靜靜的吸收著神王原液,其實在蛻變成九色神土之後,古風就利用系統之能,隱匿了最後的蛻變。

神源之內,已經成就玄黃神土。

他不知道,也是從今天起。他成了真正的帝儲,未來的大帝,一位剛剛開闢神源。就有著毫無爭議的、最熱門的下一位大帝人選。

然而古風帶來的衝擊還沒有落下,就被另一件震撼世間的大事給掩蓋了。哪怕古風是未來的大帝,也沒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巨大。

西方大地。

佛土之廣,無邊無際,佔地何止千萬里,越往西地勢越高,佛之氣息也越濃郁。這裡完全是佛的統治,居民全部都是佛子。

這一天,斗戰勝佛帶著劫來到了佛土。正往佛土極西的高原而去的途中,被一個羅漢攔了下來。

「聖佛,佛主讓你速去!」

羅漢中年模樣,低眉順眼,顯得很憨厚。

「哦,那老佛有什麼事,讓俺老孫這麼急?」

斗戰勝佛問道。

「不知!」

羅漢回答。

斗戰勝佛眼珠轉了轉,卻沒有頭緒,將劫扔給了羅漢道,「這是我的弟子。帶到我的住處!」

交代一聲,就化作一道流光,轉瞬而逝。

「這個師傅。還真是……!」

劫苦笑搖頭,看著羅漢道,「見過前輩。」

「跟我來!」羅漢點點頭,將劫抓到他的祥雲上,笑眯眯道,「我這就帶你過去。」

「你看,正西之極,佛光通天,那是我佛聖地。大雷音寺,佛主居住之地!」

「你在看。西北之處,乃是我佛禁地。那裡有我佛隱修的絕世強者。」

這位羅漢指指點點,為劫介紹,顯得很和氣。

可劫眸子眯了起來,只是不停的點頭,他忽然道:「前輩,這個方向,是西北禁地啊,莫非我師父居住之所在禁地之中?」

「阿彌陀佛!」羅漢道了一聲佛號,笑眯眯道,「禁地之外,是魔窟,那裡鎮壓著域外妖魔,而聖佛就居住在那裡,鎮壓著魔窟,功德無量。」

「可剛才師父跟我說,他的住所在大雷音寺旁邊,可不是這裡。」

劫艱難道。

「現在不是,總有一天會是的!你也看到了,那個猴兒,沒有一點慧根,滿身的煞氣,與妖魔何異?不,他就是一個妖魔,魔窟才是他應該呆的地方。當然,你這個弟子也應該!」

羅漢依然笑眯眯。

可劫心中滿是寒意,「我師父可是斗戰勝佛,你這樣對我,就不怕他將你宰了。」

「一個還沒有馴化的野猴兒,真以為可以在佛地無法無天了?呵呵呵,只不過我佛慈悲罷了,養著這頭刁猴兒,是讓他咬外人的,不是在佛地耍橫。」羅漢和氣的解釋道,「當然,你是妖魔所化,自動進入魔窟的,他若不信可以進去瞧瞧嘛!」

劫一陣顫抖,「不要害我,要不,我、我拜你為師怎麼樣?反正你也比那猴子厲害!」

羅漢一愣,笑了:「你們這些土著啊,就是會見風使舵,不過土著就是土著,被圈養的一群豬玀罷了。」

他細聲細語,不急不緩,可說出來的話,卻讓劫心寒到了頂點。

很快,他們來到了目的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