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拿食指在羅陽的額頭輕輕戳了一下。

說著,拿食指在羅陽的額頭輕輕戳了一下。

「陳姐,你能讓我先說清楚嗎?」羅陽無奈笑道。

「說嘛。」她不屑道。

跟干姐談論大姨媽,這確實很尷尬。

可是不說下去,又講不清真正想要說的問題。

羅陽自己笑了一會,便先點燃一支香煙,抽煙等同於喝酒壯膽。

「來嘛,接著玩。噴進我口裡。」陳潔又張開了嘴。

「陳姐,先聽我說哈。」

抽了一口煙,頭腦思路清晰多了,膽量似乎也蓄滿了,是時候講出要說的話了。

陳潔夾手奪過香煙,二指夾煙的姿勢很優美,嘴角吸煙,很老練,帶著些許風塵味道。

「快說嘛。」她噴了一口煙氣在羅陽臉上。

「陳姐,那你告訴我,你這兩天有沒有來大姨媽?」羅陽壯著膽問。

未及回答,陳潔先笑了。

煙氣從她的嘴裡溢出來,冬天呵出的熱氣似的。

她一笑,羅陽只得牢牢捧住她的臀。

等她笑完,她才反問道:「誒,你知道挺多的嘛。女人來大姨媽的時候,是不能幹那事的哦。」

被她這麼一說,羅陽只覺有一團熱騰騰的氣流裹住了臉面,從頭至頸熱哄哄的。

「陳姐,我……,我……,不是那種意思。我是想……」

「嘻嘻,就說你想要了!還不承認。」

說畢,陳潔快速吸了一大口煙,對著羅陽的嘴就噴過去。

羅陽眯著眼睛,苦笑道:「陳姐,你告訴我有沒有?」

見他打破沙鍋問到底,陳潔冷笑道:「這可能是上天的安排,我是來大姨媽了。是不是失望了?」

羅陽臉上**辣的,笑道:「陳姐,我問你大姨媽來了沒,是為了確定一件事。」

一面說,一面輕輕碰了碰陳潔說痛的胸。

「來大姨媽時,因激素影響,你這兒是會痛的。等大姨媽走了,自然就會恢復了。」羅陽解釋道。

至此,陳潔才知他並非想向她要,俏臉也更紅了。

「你不早說嘛。」陳潔用力將煙氣噴了過來。

「我要說,你不讓我說啊。」羅陽別過頭去。

二人都有些尷尬。

於是陳潔不住地吸煙噴羅陽的臉面,跟他玩耍。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手機,看來電顯示,是施隆打來的。

在羅陽接聽電話時,陳潔還不放過他,依然無聲笑著朝他噴煙氣。

羅陽只得閉著眼睛接電話,問道:「怎麼了?」

只聽施隆焦急道:「師父,你還在縣城嗎?」

一聽這話,便知不是好事。

收了他為徒,也不能當他是透明的。

羅陽應道:「在。」

又聽施隆說道:「師父,有人要打我,你現在能來電大嗎?」

聊了兩句,才知施隆不想再去上學,便要到電大去搬東西回家。

結果仇家攔住了他和他的夥伴,雙方要開戰。

「你在那等我。」羅陽叮囑道。

等羅陽掛了機,陳潔問是什麼事,羅陽如實說了。

不看施隆的面子,也要看在施楠的份上。

陳潔叼著香煙道:「要我去嗎?」

她確實能叫來不少幫手。

不過,她的腳剛好,胸又還疼。

羅陽關懷道:「陳姐,我能擺平。你好好休息。對了,在大姨媽期間,別喝那麼多酒和冷飲,多吃羊肉,栗子,菠菜,胡蘿蔔等食物。」

陳潔向羅陽臉面溫柔地呼出一口煙氣,含笑道:「你挺關心我的嘛,應該有些想法吧?」

干姐不關心,那怎麼行?

羅陽其實真的只是很純潔的關心,聽了她的反問,倒不能鎮定了。

見羅陽臉面更紅了,陳潔嘻嘻嬌笑起來。

「陳姐,我抱你回房裡哈。」

於是羅陽便打橫抱起陳潔,走進她的房間,將她抱放在床上。

彼時陳潔雙手還吊在羅陽脖子上,身子雖躺到床上了,卻不肯鬆手,嘴裡還銜著香煙。

「晚上我睡不著覺,怎麼辦嘛?」她問道。

「數星星。」羅陽笑道。

陳潔也笑了。

「你的香煙,快拿回去。」她嘴裡的香煙還有一半。

當羅陽伸手要去取時,陳潔不讓。

「老方法,用嘴。」陳潔要求道。

她雙手依然還摟住他的脖子,使他彎下腰下。

「陳姐,我趕時間。」羅陽找了個借口。

可是陳潔執意要他用嘴去取煙。

隨即羅陽俯下去,先對著她的嘴,迎了上去。

陳潔便用舌頭將香煙頂了出來。

這麼一來,煙頭便處於二人的嘴唇之間。

羅陽再用上下唇抿住煙嘴,但還是容易掉下去,只得改用上下門牙咬住香煙。

順利地將香煙移交到羅陽的嘴裡之後,陳潔嘻嘻地笑了,才鬆開了雙手。

羅陽拿起被單蓋在她身上,辭別道:「陳姐,我走了哈。」

陳潔一把抓住羅陽的手臂,說道:「咱們開酒吧的事,你什麼時候給我答覆?」

其實羅陽還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做,並不想這麼快開酒吧。

但陳潔想要開,他可以考慮考慮。

「明天。」羅陽說道。

「出去幫我關好門。」陳潔提醒道。 秦昊看著孿生兄弟同時殺了過來,眉頭緊蹙,但是很快便鬆開了,此二老修為不差,就算秦昊此刻逃跑依然會被二老跟上,所以秦昊的辦法便是快速的斬殺二老,快速的離開此地。

「殺」

秦昊已冰冷的低吼了一聲,一瞬間,左右兩拳同時轟出,與二老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

「彭!」

三人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一股強大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開來,周圍觀戰之人修為並沒有多強,被三人碰撞的波動直接擊飛了出去。

「爆!」

一聲巨大的爆炸,周圍的空氣盡數爆炸開來,三人同時倒退。

「沒有想到,清風島居然來了你這樣的強者」

二老看著秦昊臉色凝重了下來說道,他們二人同時出手就算天級九段之人都不可能是兩人的對手,雖然兩人看不出秦昊的具體修為,但是卻並不相信秦昊已經達到了小仙境界。

「但是你讓我兩人沒有退路,所以你必須死」

二老很快畫風一轉,臉色冰冷陰沉,一股滔天的冰寒之氣,從兩人的身上擴來開來,最終影響到了整個天地之間的力量,只見兩位老人快速的溝通天地之力。

「殺」

溝通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便看見了兩人低吼了一聲,雙掌合為了一掌,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數百丈巨大的手掌,朝著秦昊拍了下去,秦昊在如此巨大的手掌之下,螻蟻都不如。

「哼,這個小子居然敢殺了島主大人,一定會被二位長老直接滅掉」

很快觀看之人,看見了這一幕,臉上出現了興奮的神色,已經預感到了秦昊會被這一掌直接滅掉,到時候秦昊會被壓成一個肉餅。

「小子,你試試這一招」

二老臉上帶著陰冷的笑容,看向了秦昊,冰冷的喝道,聲音如驚雷一般擴撒在這座島嶼之上。

「哼,不堪一擊」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只見他低吼了一聲,便看見了秦昊一步踏出,全身雷霆環繞,身後雷龍顯化,只見雷龍仰天咆哮了一聲,天地之間的力量快速的凝聚,秦昊的右拳不斷的被雷霆包裹著。

「爆!」

只見秦昊一拳轟出,一道數百丈巨大的拳頭出現,直接震得空間都在爆炸,崩潰朝著二老的巨掌殺了過去。

「嘶!」

這一道雷霆巨拳的出現,讓的觀看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都沒有猜測得到,秦昊居然能夠使用如此強大的一拳,這一拳可是完全不弱於二老的巨掌。

「嗯?」

二老看見了這一道雷霆巨拳,臉色已瞬間凝固了下來,他們已沒有猜測得到秦昊居然能夠使用如此強大的力量,完全不敢相信,但是箭已經出鞘了,不能夠收回來了。

「彭!」

一拳,一掌瞬間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只見天地之間的力量瞬間在空中爆炸開來、

「轟」

狂暴的勁力不斷的朝著四周不斷的擴散,勁力讓的整個城市都好似在顫抖一樣,天地都在顫抖,崩塌,一些距離比較近,修為低下之人直接被兩人的勁力滅掉。

「嘩啦啦!」 在陳潔放開手那一瞬間,羅陽將嘴裡的香煙噴在她臉上,便腳底抹油也似的溜出房間。

陳潔氣的坐起來,指著羅陽的背影,笑道:「好嘛!你死定了,下次我將一包煙都噴進你的嘴裡。」

此時羅陽已出到客廳了。

「陳姐,我戒煙了。」羅陽笑道。

「休想,我跟你沒完沒了。」陳潔嬌嗔道。

出了單元,關好門,下樓上車,羅陽要先去接洪佳欣。

現今是非常時期,要多留在洪佳欣身邊。

在路上,還打了個電話給施隆,問知他還算安全。

開車回到華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辦公室里,雙喬和洪佳欣都好奇地打量羅陽,似乎是第一日認識他。

「怎麼了?」羅陽查看衣服,沒有異樣的跡象。

從洪佳欣嘴角勾出的鄙夷神色表明,她確實看到了什麼能引起她情緒變化的東西。

「大喬姐,小喬姐,班長,你們怎麼了?」羅陽問道。

正常情況下,她們的眼神不會那麼的疑惑。

喬在水揶揄道:「又去哪兒偷吃了?」

偷吃?

羅陽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笑道:「偷吃什麼?」

其實偷吃這個詞的意思,羅陽還是有點兒懂的。

可是她們知道他去陳潔的家,並沒有偷偷摸摸的意思。

3位美人笑而不語。

「班長,到底怎麼了?」羅陽問。

「別靠近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