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瓦悖現了原形,然後一圈一圈的盤踞起來,將上半身高高的昂起,然後張大了嘴,瞪著一雙眼睛呈預備攻擊的姿態。

說著,瓦悖現了原形,然後一圈一圈的盤踞起來,將上半身高高的昂起,然後張大了嘴,瞪著一雙眼睛呈預備攻擊的姿態。

顧萌萌看看瓦悖,再看看那座山,然後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你還別說,真有那麼一點像。不過蛇不都長這樣?要是斯內勀在的話,盤起來搞不好更像……」

瓦悖幻化回人形,搖頭,眉頭緊皺道:「不,那就是我……」

「你?」顧萌萌疑惑不解,但看著瓦悖又不像是在開玩笑,沉默了片刻,顧萌萌問:「小屎,你對墨托山脈有印象么?以前來過?」

瓦悖搖頭,道:「我出生之後的印象完全沒有,記得的一切事情都是從斯內勀開始的,按說蛇類有傳承記憶,可是我對父輩以及以前的一切……毫無印象,就好像我的人生是從跟斯內勀離開麥加沙漠到了蛇王谷才開始的。」

這一點,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顧萌萌拍了拍瓦悖的肩膀,道:「沒關係,即然覺得那麼好奇,就一起進去看看吧。如果你凍僵了,小娘就扛著你走,除非小娘在裡邊咽了氣,不然怎麼把你帶進去的,就怎麼把你帶出來。」

瓦悖一梗脖子,輕蔑一笑道:「老子是雄性,用你扛?!」

只有真正的好朋友才會知道,這樣挑釁又輕蔑的笑容背後,有怎麼樣的彼此信任。

他知道,別說是凍僵了,就算他在裡面基因突變成了哥斯拉,顧萌萌也會把他敲暈了帶出來而不會不管他。

就像他當初無論多怕顧萌萌,一聽到她出事了就能克服一切恐懼衝到她面前來護她一二,是一樣的。 最後的結果,是奧力汀一個人留在這裡原地等待。

奧力汀不是一個魯莽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哪裡,所以並不覺得全員都進去了他一個人在外面是件丟臉的事情。

做自己能做到的,不在關鍵時刻給別人添麻煩本身,就是一種成熟。

因為爾維斯、萊亞和瓦悖明顯是上不了山的,所以他們兵分兩路。

格瑞翂背著顧萌萌直衝墨托山脈的山頂,而爾維斯、萊亞和瓦悖則趟雪前行。

所謂望山跪死馬,就是說明明看著在眼前,但你跑上大半天,卻覺得好像一點也沒有靠近。再加上雪中前行本就困難重重,速度自然受限。

爾維斯和萊亞都捨不得顧萌萌跟著他們在地上走,吃那些無謂的苦,所以自然是贊成了格瑞翂的意見,由格瑞翂背著顧萌萌直接上山頂。

如果顧萌萌取了天空之戀之後他們還沒走到墨托山脈也沒關係,反正格瑞翂眼神好,返回的路上一定能發現他們。

之前上格瑞翂的背顧萌萌還是很有心裡負擔的,怕耽誤人家格瑞翂以後找媳婦。

不過現在,名份已經訂了,不耽誤也已經耽誤了,顧萌萌也就不矯情了,直接趴在了格瑞翂的後背上,囑咐了爾維斯和萊亞好好照顧瓦悖,別讓他死在墨托山脈的風雪中。

瓦悖難得沒炸鱗,一雙眼睛只是死死的盯著那座山。

格瑞翂的本體體型巨大,顧萌萌趴在他的背上,會被他外部的羽毛覆蓋住,整個身體被貼著他皮膚表面的絨毛包裹著,由他的體溫暖著她,不受寒風侵襲。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顧萌萌覺得格瑞翂的背比上次他帶她來墨托山脈的時候更寬也更溫暖了許多,振翅時肌肉的擠壓和拉伸變得更明顯,顧萌萌感受著他的動作,心都不由得跟著跳了起來。

身份上有了轉變,心情就會跟著不同。

就算明知道他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顧萌萌還是羞恥的臉紅了。

顧萌萌的視線受阻,是看不到外面的情況的,只是覺得原本飛得平穩的格瑞翂似乎忽然調整的角度直衝向天。

顧萌萌下意識的抓近了他的羽毛,嚇得驚呼了一聲。

格瑞翂回以鳴叫,顧萌萌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莫明的覺得心安,想著大概是「不要怕,就算你掉下去我也會接住你」之類的安慰的話吧。

顧萌萌輕笑,也是,天空是格瑞翂的地盤,她怎麼跳騰都不會出問題的。

心情漸漸平復下來,顧萌萌才發現自己這一把抓得有點狠,格瑞翂的羽毛根源都出現血斑了,於是小聲問道:「疼不疼啊?我不是故意的……剛才嚇著了……」

格瑞翂沒有回她,估計是明白反正回了她也聽不懂,索性省了力氣直接向上繼續沖。

顧萌萌對氣流的感知一向遲鈍,就連以前坐飛機的時候廣播說氣流顛簸,顧萌萌也沒太大感覺,就覺得只不過想汽車在不太平整的路上顛兩下而已,沒啥感覺。但這次,她卻明顯的感覺到了氣流的涌動,那是一種巨大而不可抗拒的力氣,就算有格瑞翂的羽毛護著,她都覺得空氣就像海水一樣壓了過來,幾乎將她溺斃。 氧氣越發的稀薄,這樣的速度讓顧萌萌的身體不堪負荷,強撐著死死的抓住格瑞翂的羽毛,臉色因缺氧而變得慘白。

意識漸漸遊離,最終顧萌萌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身體無意識的下滑,格瑞翂感到後背上的異動條件反射地猛然掉頭向下俯衝,然後穩穩的接住顧萌萌。

所自己尖銳的爪子弄傷了她,他只能用後背平飛著將她接住。

直接向上是最簡單快捷的方法,可是她現在已經暈了過去,顯然無法再抓著他怕羽毛固定自己的身體,於是格瑞翂只好採取迂迴飛行盤亘上升的方法來飛,這樣的飛法比直接上升難度高很多,飛行距離的增加因環境關係直接導致危險係數和疲勞指數成倍的上升。

可格瑞翂就是寧願自己在寒風中咬牙前行,也不願用爪子去抓著顧萌萌直線向上。

噬天狂尊 因為如果抓著她飛,一側力道稍有偏頗她就會受傷。二則沒有他的羽毛保護,她就會袒露在寒風中。

那刀子一樣的風割在他的身上都生疼,要是割在她的身上……他想都不敢想。

原來捨不得,就是這樣一種情緒。

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願她傷著一根頭髮。

哪怕,已經昏厥的她,根本不知道他受了什麼樣的苦遭了什麼樣的罪。

誠如格瑞翂自己所說,飛禽有飛禽的驕傲,他會向她展示強大的自己,讓她因為他是一個優秀的雄性而接納他,但不會去展示自己的悲慘以博取同情。

他要展開自己的翅膀替她擋去一切風雪,讓她的世界,只有晴天。

顧萌萌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他們停在一處寬敞的洞穴內,格瑞翂正用一個冰盞盛著水餵給顧萌萌喝。

看到顧萌萌睜了眼,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道:「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么?」

顧萌萌搖了搖頭,其實還是很虛弱。

前額和雙顳部跳痛,疲倦,而且呼吸困難,這是典型的高原反應。

自己不適應這個高度才會如此,一般人三到十天會好轉,她的體內有斯內勀的實力撐著,可能熬個一兩天適應一下就好了。

只是爾維斯和萊亞都不在,顧萌萌對著格瑞翂……矯情不起來。

怎麼說呢,格瑞翂現在雖然名分上是自己的家族成員了,但是顧萌萌真的沒辦法把他當伴侶來看。

有些矯情,只能在爾維斯和萊亞面前表現。

這麼說吧,爾維斯和萊亞在的時候,顧萌萌是一個連礦泉水瓶蓋都擰不開的「柔弱女子」,但是他倆不在的時候,顧萌萌能扛著桶裝水上三樓,腰不酸氣不喘……

墨托山脈上雖然有雌性,但做為有「婚約」的族長,格瑞翂幾乎沒有跟雌性打交到的經驗,第一次下山就栽在了顧萌萌手裡,所以他的戀愛經驗值等於零。

他沒有斯內勀那種傳承來的記憶,甚至沒有爾維斯和萊亞那種司空見慣和耳濡目染,所以她不懂如何取悅雌性,但他懂得一件事……顧萌萌不願意依賴他。

------題外話------

顧萌萌:最近大家都在說我又矯情又愛作妖,脾氣這麼壞到底是誰慣的……這個問題吧,我覺得你們得去問爾維斯和萊亞。 「不舒服就不舒服,沒必要逞強。」格瑞翂皺著眉,明明只是一個三級獸人,但說話的語氣卻老道得讓顧萌萌想喊一句「師尊教訓得是。」

顧萌萌笑了笑,道:「只是不習慣這個高度,所以沒什麼力氣而已,真的沒事,忍忍就過去了……」

格瑞翂沒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顧萌萌。

他記得的,在斯奧得的時候她喝一口比較燙的水,都會可憐兮兮的伸著舌頭跟萊亞撒嬌喊疼。惹得萊亞抱著她又是吹氣又是哄,可是要好好安撫一番的。

拿著樹藤編蒲團的時候不小心被帶刺的枝蔓扎傷了手,流了一滴血,毫不誇張,就一滴,還是她自己說怕有刺順著血管划進身體里硬擠出來的,結果爾維斯一皺眉,剛要罵她,她就先發制人的一通假哭,聳著肩膀伸著手指頭喊疼,明明一滴眼淚都沒有,爾維斯卻也心疼的不行,只好抱著她先哄了一番,所有要罵她的話全卡在了喉嚨里,最後變成了每一根顧萌萌要用的樹藤都是爾維斯徒手擼了八遍保證一根刺都沒有了才進的顧萌萌手裡。

這樣的顧萌萌,現在跟他說「忍忍就過去了」。

將顧萌萌放下,格瑞翂展翅飛進了風雪裡。

顧萌萌不知道格瑞翂是怎麼了,她已經盡量不給他添麻煩了,他怎麼還是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

哎,所謂一家人,也還是需要時間來慢慢磨合的。

顧萌萌實在沒什麼精神,格瑞翂走了以後她也就不強撐著了,索性趴回火堆邊上又睡了起來。

其實,格瑞翂還是挺細心的。

山洞裡升了火,火堆上加了石鍋,鍋里燒著熱水,不用說,這是萊亞教他的。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因為顧萌萌容易流鼻血,所以升火的時候火上必須燒著水,用蒸汽滋潤空氣,保持濕潤度。

火堆旁鋪了厚實的獸皮,距離拿捏的剛剛好,即不會太靠近導致危險,又不會太遠讓顧萌萌凍著。

洞口的位置碼了一排一排的冰盞,顧萌萌只要將鍋里的熱水盛出來倒進冰盞里,就可以立刻喝到溫水了。

而且那冰盞取的都是墨托山脈上極凈的冰,帶著凌冽的清甜,不怕冷的話,嚼著吃都有一點冰糖的感覺,只是顧萌萌現在不想吃涼的,只想睡覺。

爾維斯和萊亞都不在,第一次親手照顧顧萌萌的格瑞翂卻半點也沒讓她受了委屈。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感覺到有人在輕輕拍她,顧萌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格瑞翂用一個比較大的冰盞盛了一盞雪靈果,遞給顧萌萌,道:「你愛吃的果子,外面只有寒季才有,但墨托山脈上卻多得是。吃一點,看看會不會比較舒服?」

顧萌萌點了點頭,伸手去接冰盞,格瑞翂卻是往後一躲,沒上顧萌萌自己拿,而是坐到了顧萌萌身側後方,將她摟在懷裡讓她倚在自己的胸口,然後用獸皮將她的身體都蓋起來,只露出一張小臉,修長而有力的手臂環過顧萌萌的肩膀,從冰盞中摘了一粒雪靈果遞到顧萌萌嘴邊,道:「我喂你。」 顧萌萌想拒絕,她覺得這樣的姿勢太曖昧了。

除了萊亞和爾維斯,她接受不了別人這樣抱著她,真的,特別彆扭。

格瑞翂看出她想掙扎,沒有強迫,只是淡淡的說:「這裡的氣溫比地面低很多,你不蓋著獸皮會凍傷的。爾維斯和萊亞不在,我雖然只是一個守護獸,但也有保護你和照顧你的義務,只是喂你吃幾個果子而已,不必這麼排斥我,我也可以認清自己的位置。」

顧萌萌其實沒想那麼多,所有的舉動只是出於本能而已。被格瑞翂這樣一提,倒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敗了人家的名聲,毀了人家一輩子,原想著要對他好一點,可卻忘了,在獸世「不給別人添麻煩」根本不是美德。

只有不停的作,玩命似的矯情,有事沒事的無理取鬧,把男人當傭人使喚,還得變本加厲的不講理,雄性才會有安全感,然後覺得很幸福,笑眯眯的說「看啊,我的雌性多依賴我,她給我這麼多機會證明我愛她啊……」

嘆一口氣,顧萌萌張嘴接了格瑞翂手裡的雪靈果,然後笑笑的說了一句:「謝謝。」

格瑞翂淡笑著嘆息了一聲,自言自語似地問:「你對萊亞和爾維斯,也會說謝謝么?」

顧萌萌想了想,搖頭,道:「以前也會,後來慢慢就習慣了……這樣想想,也真的很久沒再跟他們說過謝謝了。」

這個答案讓格瑞翂心裡好受了一些。

她對他說謝謝不是因為疏離,只是還不習慣他的照顧。

如果,他有很長的時間和很多的機會照顧她,或許她也會像在萊亞和爾維斯身邊一樣接受的理所當然吧?

「再吃一個吧。」說著,格瑞翂又摘了一粒雪靈果遞給顧萌萌,看她咽了下去之後才問:「吃點東西之後,覺得好些了么?」

顧萌萌點了點頭,懶洋洋的依在格瑞翂的胸口,道:「就是沒力氣,不過這雪靈果真爽口,吃完就沒那麼噁心了,還挺舒服的。」

格瑞翂因顧萌萌的話而笑了笑,道:「你若喜歡,我每天摘新鮮的給你。但一次不能吃多,不然太寒涼,胃會不舒服。」

顧萌萌想說不必麻煩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如果頂風冒雪的去摘果子回來給她吃能讓他覺得幸福,那就做吧。

畢竟,顧萌萌對著只有十歲的格瑞翂,實在做不出對著爾維斯和萊亞的那種矯情的花樣作妖。

她避開了桑迪,卻沒避開格瑞翂,到底還是淪為了一個怪阿姨,唉,這催悲的命運啊。

「我剛才出去看了一下,天空之戀周圍的風力已經小了很多,預計七天之後就會是風停雪融的日子。不過你只有半天的時間,拿完之後立刻離開墨托山脈,知道了么?」

顧萌萌回頭看著格瑞翂,不解道:「為什麼要立刻離開?」

格瑞翂低頭輕笑,道:「天空之戀是墨托山脈的鎮山之寶,千年來沒有人知道沒了天空之戀的墨托山脈會變成什麼樣子。以防萬一,你拿了就走,不管任何理由都別回頭,知道了么?」 顧萌萌想了想,或許就像孫悟空拿了定海神針一樣,顧萌萌拿了天空之戀以後,墨托山脈也會地動山搖什麼的吧?

不過好在這裡住的都是飛禽,應該不至於被活埋了才是。

老爹也說了,她拿了天空之戀之後,她就成了飛禽之主,所有飛禽都會跟在她的身邊。

這樣想著,顧萌萌跟格瑞翂商量道:「我老爹……就是獸神大人,他跟我說,我取了天空之戀之後,飛禽族就會認我為主然後在我身邊跟隨我。所以我在想,咱們到時候帶著墨托山脈上的飛禽去聖納澤定居怎麼樣?雖然斯奧得的領地比較大,但說真的,那裡已經有狼族、狐族和十六部三方勢力了,局面亂的要命,你們這些隱世多年的飛禽摻和進去搞不好就變炮灰了。還是跟我回聖納澤好一些,我始終覺得,聖納澤的人才是最好相處的人。」

咱們……

這個關鍵詞足以說服格瑞翂去做任何事。

微笑著點頭,格瑞翂道:「你是一家之主,我自然什麼都聽你的。」

傷感情的話,顧萌萌沒有說。

「七天啊……七天……」顧萌萌依在格瑞翂的懷裡,漸漸的又睡了過去。

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

格瑞翂正在烤著一隻野兔子,是他昨天半夜飛出墨托山脈去找奧力汀拿的,同時帶回來的還有其他獵物,不過在半路上扔給了爾維斯他們三個,自己只帶了兩隻兔子回來給顧萌萌吃。

顧萌萌用冰盞盛著水洗漱之後,就蹦躂到格瑞翂身邊坐下,雙手托腮看著正在烤兔子的格瑞翂,笑眯眯道:「你學得真快啊,在烹飪這方面你跟萊亞一樣有天賦。爾維斯就不行,他和斯內勀屬於廚房殺手,任何新鮮的食材都能做成黑暗料理……斯內勀有一次烤肉給我吃,差點沒吃死我。」

格瑞翂聽著顧萌萌的喋喋不休,忽然就笑了。

顧萌萌很少見格瑞翂笑,他大多數時候總是一副師尊式的禁慾臉,就算是笑,也不過就是微微抿一抿唇而已。所以這一笑,倒是少見的。

「笑什麼?」顧萌萌也跟著笑了起來,滿眼好奇的追問。

格瑞翂回望著顧萌萌,道:「笑你真吵。」

顧萌萌一緊鼻子,道:「你這是在誇我么?怎麼聽著不像啊?你要是嫌我吵,那我就少說兩句……」

格瑞翂搖頭,道:「不,你吵得很好。」

「誒?」顧萌萌不理解格瑞翂的腦迴路。

格瑞翂將手上烤好的兔子撕下一個腿遞給顧萌萌讓她先吃著,然後一邊將水架回火堆上,一邊說:「以前這墨托山脈上,只有風在吹,雪在落的聲音,我習慣了這樣的安靜,從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也以為自己是喜歡這樣的安靜的。可是……」

格瑞翂的目光落在顧萌萌的臉上,那原該銳利的眸子里滿是溫柔,他說:「聽你在我耳邊鼓噪個不停,我卻不覺得煩,反而心曠神怡,覺得溫暖又安逸。好像,這才是活著的樣子……這才發現,我不是習慣安靜,我只是不知道這世界原本可以這麼熱鬧。」 「你喜歡熱鬧啊?那我下次帶你回聖納澤,十六金釵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去,那場面,簡直堪比大型農批市場。」顧萌萌嘿嘿的笑著說道。

格瑞翂笑著點了點頭,道了一個:「好。」

他沒有告訴顧萌萌,其實他還是習慣安靜的,可是她鬧的時候他就覺得很好。

除了她以外的喧鬧,他並不喜歡。

吃過早餐,格瑞翂將今天新摘的雪靈果拿了十顆給顧萌萌。

大清早就吃烤肉對顧萌萌來說也確實是油膩了些,吃幾個果子正好清口。

「你下次摘果子帶我一起去吧,我想好好欣賞一下墨托山脈上的風光。」顧萌萌一吃一邊說。

格瑞翂想了想,搖頭拒絕,道:「外面風太大,你會棟壞的。」

看她皺眉,有些心疼,於是又補充道:「六天之後,墨托山脈不是有半天無風無雪么?那個時候你可以好好欣賞風景。」

格瑞翂這樣說,顧萌萌對六天之後就變得更加期待了。

取了天空之戀就可以回家生小狐狸了,她的家庭會變得越來越熱鬧,珂德四兄弟長的太快,現在已經不會陪她玩了,她要抓緊再生一窩萌包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