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天天這話剛落下,他的身子就猛地一聲響,旋即便見剛才呆萌可愛的小包子已經化為了一隻銀色狐狸,委委屈屈的躺在地上。

誰知道天天這話剛落下,他的身子就猛地一聲響,旋即便見剛才呆萌可愛的小包子已經化為了一隻銀色狐狸,委委屈屈的躺在地上。

本書來自 第1987章白衣女子(一)

「我……餓。」

他有些有氣無力的說道。

姬清歌忍不住笑出了聲,她低下身子,手掌輕輕的摸了摸天天的小腦袋。

「終於知道餓了?王后不讓你貪吃,只是怕你的胃臟承受不住罷了,可沒有讓你一直不用膳,走吧,我帶你去找吃的。」

她抬手將小狐狸從地上拎了起來,抱在懷中,清秀的臉上帶著淺淺的弧度。

那弧度淡到幾乎不可見。

在離開前,姬清歌又回頭望了眼小靈兒離開的方向,眼底深處滿是擔憂。

若是王后不回來,怕是公主就無法恢復以往的神采,可也不知道王后與王到底何時才會歸來……

……

妖界出動了無數人去尋找白顏與帝蒼的下落,卻整整尋找了兩年,都不曾找到他們的存在,就連與她契約了的四獸都無法感受的到她的氣息。

而此刻的白顏,依然在黑暗中飄蕩著,她能聽得到帝蒼與白小晨的聲音,但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睜開眼……

為何?

為何她的身子會無法動彈?又為何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若是再這樣下去,也許此生她都只能在黑暗中飄蕩一生。

不!

不行!

她必須離開這裡,靈兒與天天這兩個小傢伙還在家裡等著她。

就在她拚命的想要挪動身子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響起,貫徹入她的靈魂,讓她渾身一震。

「你來了?」

白顏的心都顫了一下,她無法尋找到聲音的來源,只能在心裡問了一句:「你是誰?」

陡然,一道白色的光芒從黑暗中傳了出來,白顏這才發現她已經站在這片白色的光芒之中,原先在她身邊的帝蒼與白小晨都已然消失不見。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白衣女子。

這女子的容貌絕美,可用傾國傾城來形容,就連她的一顰一笑都能讓山水倒流。

「其實,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白衣女子緩步向著白顏走去,笑得張狂,「我當年投胎轉世之前,我就已經算過了,我將會有三次轉世的機會,若是我沒有猜錯,我能見到的……便是第三世的你?」

三世轉生?

白顏眯起雙眼,在她的眼前,白衣女子的模樣也逐漸熟悉了起來,熟悉到讓她的心臟都在顫抖。

總裁的完美甜心 「我曾經見過一些雕像,雕像最前方的座椅之上,所坐著的是一名女子,她下首處跪著一群妖獸,同樣的,前不久,這些雕像上所描繪的場景,我在一座山洞的壁畫上也看到了,且得到了那位姑娘留下來的傳承,我若沒有猜錯的話,你便是她?」

白衣女子淺笑著望向白顏:「不,我已經不存在這個世上了,我只是留下了一道殘魂,為了讓你能有機會步入我曾經的巔峰。也正因為我留下這道殘魂的緣故,致使第二世的我沒有能讓我滿意的天賦與智商,直到第三世……我才能夠恢復過來。」

惹上律政女王 「所以,你便是我的第三世,」女子已經從光芒中走到了白顏的面前,笑意盈盈,「因此,那些雕像上所刻繪的人物也不應該是我,而是你。」 因此,那些雕像所刻繪的人物也不應該是我,而是你……

女子的話再白顏的腦海里一遍遍的響起,如雷聲轟響,炸得她腦子嗡的一聲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你是我?」白顏一怔,又繼續問道,「你是不是和妖界有仇?」

白衣女子轉頭看了眼白顏,低聲輕笑道:「妖界?你說的是妖族吧?現在妖族改名為妖界了?,我和妖族確實有仇,不,應該說……這是人類與妖族的戰爭罷了,這些事現在與我也沒有關係,我早不存在這個世,如今我還能留下殘魂,僅是為了讓你成為真神罷了。品書網(.VoDt.coM)」

「真神?」白顏冷笑一聲,諷刺的揚唇,「你當初既然身為真神如此強大,那你也是因何而隕落?」

白衣女子一愣,她的目光有些尷尬的轉過了頭:「這個……這個原因你日後會清楚,我現在暫且不方便說。」

白顏看到白衣女子並不說出她隕落的真相,也不再刨根究底的追問,她沉吟了半響,問道:「那你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你為何將殘魂留在此處。」

「這裡是能讓時間停止的空間,你若是在這個地方,無論過去多少年,你的年齡都不會變化,哪怕是個沒有修鍊的嬰兒在此,等過個千年之後,它依然是尚且在襁褓的嬰兒,不會有任何變化,這也是為何我用此處保留殘魂的緣故,若是在其他地方,我的殘魂必然消失,也無法再等到你……」

白衣女子輕嘆了一聲。

或許是只留下一道殘魂的緣故,白衣女子沒有她在雕像所見的傲然,眉目間則是一片平和。

「我該如何到達真神?」

白顏揚頭望向白衣女子,聲音倒是沒有最初的淡然。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她的腦海驀然回想起了遺迹內的那片桃花林……

當初那片桃花林之所以存在,僅是因為當年的妖族族長為她所種下。

若是這個女子便是她的前生,也是說,曾經的妖族族長……是帝蒼?

對於這件事,白顏有很多的疑問,從雕像她能看出,這白衣女子的目的便是踩在妖族頭。

但為何……妖族的族長為了祭奠她,種下了一片的桃樹林,並且更是為了她捨去真神之身,追隨她前去輪迴?

「你想要到達真神,依然需要一步步的前往,我留下的力量不多了,頂多幫助你突破到領主級,接下來還需要你自己努力……」白衣女子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等你到達領主高級之後,前去尋找一樣東西,那樣東西是個火焰珠子,你若是找到了她,自然有辦法突破到真神……」

火焰珠?

白顏愣住了,這火焰珠……難不成是小靈兒心臟內的那個?

「至於這裡你不用擔心,我會用我最後的力量幫你破開她,另外,你也別怪我讓你等了這麼久才出現,這個地方雖然時間已經停止了,但是這方領土同樣很大,我找到你花了這麼多的時間……」

本書來自 「等等!」

白顏眼見女子將要消失,急忙想要追問火焰珠的事情。

她的話未能問出口,白衣女子就化為一道光芒,沒入了她的身體之內……

……

黑暗中。

帝蒼始終緊緊的抱著白顏的身體,他低垂下的眼眸凝視著懷中的女子。

縱然這黑暗裡伸手不見五指,但他只要感受到她的存在,他的心就能變得很是平靜。

忽然……

一道光芒從女子的身體內散發出來,瞬間化為光柱湧入上方,照亮了整片黑暗。

「父王,」白小晨緊張的抓著白顏的衣袖,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娘親她……」

帝蒼輕皺著眉不曾開口,目光卻依舊不曾從她的身上移開。

領主低階,領主中階……

那一股突破的力量,直接讓白顏從玄神高階到達了領主中階,但她身上的光芒未曾散去,緊閉著的雙眸亦是在此時緩緩睜開。

「帝蒼,晨兒……」

她淺淺的勾唇,望向身邊這一大一小兩人,笑容漸漸便深。

隨後,白顏抬手,緊緊的摟著帝蒼的脖子,她的手很用力,就生怕他會離開她一樣。

「顏兒……你回來了……」

帝蒼的大手逐漸放在白顏的背上,輕輕的安撫著她。

這些日子,帝蒼知道白顏還在他的身邊,他還能感受到她的氣息,但他明白,白顏的靈魂並沒有隨著他們,她應該是去了另一個地方,所以,才無法給他們任何回應……

「娘親。」

白小晨滿臉欣喜,小手輕輕的拽著白顏的衣袖,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她:「你之前怎麼了?晨兒和你說話,你一直都不理會,差點嚇死晨兒了。」

「晨兒,你說的那些話,娘親都有聽見,只是無法給你回應。」

白顏歉疚的摸了摸白小晨的小腦袋。

這段時日,確實是讓這小傢伙擔心了……

黑暗中的光芒越來越盛,擴散在每個角落之中,將原先的黑暗所替代,讓整個世界都變得一片光明。

啪嗒!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落入了三人的耳中。

白顏心裡一緊,緊緊的摟著白小晨的小身子,視線警惕的環視著四周。

這一刻,白顏的神色愣住了。

因為……頭頂雪白的天空,就像是一塊破碎的布,產生了一道裂痕。

短短的一刻鐘內,那些裂痕越來越大,將整個雪白的天空都撕扯了下來,露出了那一片純藍的天際。

「娘親!」白小晨的小臉上布滿了驚喜,「我們是終於可以離開了嗎?」

一品農門女 「嗯,」白顏低頭,輕撫著白小晨的小腦袋,「只可惜,我們在這個地方並不存在時間概念,也不知道外面到底過去了多久,若是百八十年,那靈兒他們……」

白顏的心都顫抖了一下,不敢再往深處去想。

白小晨卻因她的話愣住了,愣愣的轉頭望向白顏:「娘親,你這話什麼意思,晨兒怎麼有點聽不明白?」

聽到這話,白顏這才恍然,白小晨還不知道他們所來的到底什麼地方,因此便將白衣女子告訴她的信息逐一說出。 她話音剛落,白小晨的小臉都白了,委屈的差點哭了出來。

「娘親,若是真的過去了百八十年該怎麼辦?靈兒妹妹年齡都會超過我了,以後我是喊姐姐還是妹妹?萬一有小混蛋趁著我不在搶走了靈兒妹妹怎麼辦?」

一想到他回到妖界之後,一群小屁孩圍繞過來喊他大舅的場景,他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他絕對接受不了這種事!

「我們先回去看看,」白顏皺眉沉思,「往最好的方向想,也許我們只在這裡呆了幾個月呢?」

「真的嗎?」

白小晨可憐兮兮的轉頭,淚眼汪汪的。

「等我回去之後,妹妹還是個小蘿蔔頭,屁顛屁顛的過來喊我哥哥嗎?天天還是一個貪吃的小毛孩子,什麼變化都沒有?」

「走吧。」

白顏沒有回答白小晨的話,她的心情很是沉重。

她生怕真的已經過去了八百十年,若是如此……她的心該有多痛?

她怎能放著靈兒與天天獨自生活如此久?她不再的日子,他們該怎麼度過?

「放心吧,」帝蒼抬手摟住了白顏的肩膀,聲音帶著輕笑,「相信我,我們在這空間里沒有待太久。」

白顏嘴角勉強的勾了勾:「但願如此。」

否則,她恐怕真的有些承受不住……

幾年的變化就已經足夠劇烈,何況是百八十年?

白小晨偷偷擦去了眼角的淚水,唇角勉強的露出一抹笑容:「父王,娘親,我們回家吧,我想念靈兒與天天了,還有小姑姑和龍兒,不知道他們回來了沒有……」

「好,回家。」

白顏與帝蒼相視一眼,看向這片大陸熟悉的天空,心裡已然沒有了最初離開時的喜悅。

因為他們不清楚,在外面的時間裡,到底過去了多久……

……

神界。

神宮之外,密密麻麻的人群從虛空降落,穩穩噹噹的落在門口。

那幾個守門的侍衛看到如此多人之後被嚇蒙了,尤其是,那些人的身上都帶著強大的力量,威震四方。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侍衛拿著長劍的手都在不停的顫抖,他們的身子往後方退去,驚慌的望向眼前的眾人。

「殺!」

為首的老者揮了揮手,冷冽的聲音響起,頓時間,身後的人快速的往門口衝去……

……

烏雲籠罩的天空之下,鮮血染紅了神宮門楣,那些侍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命嗚呼。

「尹長老,天炎的肉體應該就在這神宮的祭壇之內,」一名青年走到了尹長老的面前,畢恭畢敬的說道,「只是這些人估計也不知道神宮的祭壇到底藏了什麼,問他們問不出一句話來,所以……神宮所有的人是不是全都殺了?」

尹長老冷笑著勾唇:「這些人本就不配活著,因此,一個都不必要留下來。」

「是,長老。」

聞言,尹長老身後的那群人皆是不再留手,讓血液在神宮內化為了長流,不停的流淌下來。

白顏之前沒有誅殺神宮所有人,僅是將罪魁禍首給滅了罷了,畢竟如今神宮內所存留的侍衛丫鬟,皆是不知道千年前的爭鋒。 是以,神宮眾人皆是以為自己能躲過一劫,卻未曾料到,依然逃不過全軍覆沒的命運……

尹長老始終冷漠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那些哭喊撕裂的聲音都無法讓他有一絲的動容。

他抬起腳,邁過層層屍體,往祭壇的方向走去。

……

神宮祭壇,為神界最為神秘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