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原諒我的語無倫次,你們用了就知道納米遙感衛星跟無人機結合有多厲害了。

請原諒我的語無倫次,你們用了就知道納米遙感衛星跟無人機結合有多厲害了。

反正一句話:媽媽再也不怕我「炸雞」了。

有人可能發現多了一顆星。

是的,我把機身的一顆星還給了天義,要不然我怕自己良心會痛。

動力系統:最大水平飛行速度120公里/小時,單軸3.5KG推力,16.3寸漿,續航1小時05分(掛雲台),巡航2小時27分;

評分:無

評語:你們沒看錯,時速是120公里,續航1小時05分(普通30分鐘),巡航2小時11分;

早在2017年為達疆光系列做測評時我就曾預言過,憑感測器的光譜響應速度,一旦天義涉足太陽能電池,我們將迎來電池領域的一個里程碑式發展。

如今我的預言成真了。

屬於太陽能電池的時代終於來臨了。

我們專家組基本是懷著朝聖的心情做測評的。

愛上單細胞男人 至於不給評分是因為,我們覺得沒有資格對這樣一款劃時代的產品指手畫腳!

處理和存儲:光麒麟7.4K/8GBPS+光影錄製,光騰影像處理系統,雙雲台穩定系統,機身內置SSD存儲模塊組;

評分:★★★★★★

評語:你們沒看錯,依然是六顆星,我把我的心都交給了它!

作為大師級影像處理公司,天義在無人機上的表現可謂是驚艷了時空,相信玩過達疆光系列的航友都深有體會!

智能飛行:★★★★★

遙控圖傳系統:★★★★★

感測器解析能力:★★★★★

總結語:跪著寫的測評報告!

……

無人機之家的測評報告出來后,網上一下炸鍋了,很多人紛紛表示不相信。

「真假的,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達疆巡航時間不過才40分鐘。 萬萬里地山河 你們2小時?怕不是活在夢裡吧!」

「國產的系統怎麼樣我不評價,不過光騰圖像的高清圖像壓縮技術真得非常好用。」

「……」

不過很快中國航拍,無人機那點事,大鬧天空等一些無人機專業網站,都給出了積極回復,全部用震驚來表示自己的心情。

很快,那些之前購買了無人機的網友,也紛紛貼出了航拍影像。

那一幕幕高清畫面,以及高幀數圖像,瞬間點燃了航拍愛好者的熱情。

不過相比於這些業餘愛好者,影視基地的採購才是大頭子。

岑少的枕上甜妻 在測評報告出來的當天下午,專業級無人機銷量迎來了一個井噴。

國內50多家影視公司相繼打來電話。

銷量從原來的127台猛增到450台,而且訂單持續增加中。

銷售額從原來的不足一千萬,一個禮拜突破了億元大關。

……

溫柔鄉,英雄冢。

林慧兒從身到心無微不至的伺候,把韓義之前剛昂揚起的鬥志,給消磨殆盡。

就在深城的家裡,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是真得抽筋了。

一滴精十滴血,儘管每天林慧兒都變著花樣給他做滋補品,但是韓義還是感覺每天早上起來腿軟。

倒是林慧兒被滋潤的容光煥發,一張臉每天都是白裡透紅。

端午節前一天,林慧兒在深南路的「中德大廈」頂層租了一整層,作為私家菜館的營業地址。

錢是韓義私人腰包掏的,連租金加裝修等,又給了林慧兒500萬。

晚上吃飯時,林慧兒有些無精打採的。

韓義明天早上要回金陵了。

雖然這些日子兩人大多都是體液交流,很少有思想上的碰撞,但是她卻感覺日子非常充實。

現在他突然要走,就像身體里某樣東西被抽離了一樣,感覺空落落的,渾身一絲力氣都提不起來。

「你……什麼時候過來啊~」

「嗯……」韓義佇著筷子想了下說:「等你開業吧!」

連裝修加招聘人員,怎麼著也要一個月啊!

想到韓義要走一個月,林慧兒心裡有些失落;

舀了一勺子海馬燉花椒放到韓義面前的盅碗里,「你多吃點……」

……

飯後林慧兒把碗堆到了洗碗池裡,轉身上了樓。

當晚林慧兒千般風情,萬種嫵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韓義也是深入淺出,扶搖直上,傾囊相授;

房間里如怨如訴的曖昧聲,一直響到凌晨一點…… 「什麼,你們要結婚了?」

韓義剛回到金陵,王小虎就打電話過來,說他要跟翁倩結婚了。

「這麼快啊?」

「嗯……嗯!」電話里王小虎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道:「就是……我媽他們一直催著……小倩她也同意了,然後就定下來了。」

「什麼時候啊……算了,你在哪呢,咱們見面聊。」

半個小時后,韓義跟王小虎在珠江路的清吧里見面了,同來的還有翁倩。

王小虎比過去成熟了很多,條紋襯衫黑西褲。

板寸頭根根如鋼針;娃娃臉瘦了些,也黑了些,不過倒是多了股爺們的味道。

翁倩也變了很多,沒有過去那麼鋒芒畢露了,不過依然很漂亮,穿著身綁帶一字領公主裙,成熟而性感。

兩個人站一起,一雙璧人。

「來來來,喝酒!」

三個人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韓義把杯子放下,笑說:「說實話,我沒想到你們倆能走到一起。」

翁倩看了眼王小虎,笑得很開心,「他天天給我刷禮物,我怕再刷下去把他老婆本都刷沒了,所以就乾脆嫁給他,幫他管錢包嘍。」

韓義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小虎幫韓義杯子斟滿,笑說:「小倩愛憎分明,我挺喜歡她性格的。既然確定了,也沒什麼好猶豫的。」

「蠻好!」說著韓義端起杯子,「來,哥祝你們倆白頭到老,早生貴子!」

「謝謝哥~」

之後便是喝酒聊天,兩個人日子已經定下來了,就在下月28號。

……

喝完酒已是下午兩點多,韓義坐車去翡翠園。

路過金師大紫金園時,遠遠看到清河嘉苑,便讓賀建東開了過去。

自從知道聶娟有人格分裂症后,他已經有大半年沒到這邊來了。

小區還是老樣子,路兩邊的景觀樹葉被火辣辣的太陽炙烤得耷拉下了腦袋,林間的夏蟬在拚命的吱吱叫著;

路上偶有撐著遮陽傘像學生的行人,腳步匆匆。

來到11號樓,半掩的門禁後面不知誰家亂丟的垃圾,餿掉的西瓜汁水從敞開的垃圾袋口流出,蒼蠅繞著上面飛來飛去。

賀建東留在車裡,韓義帶著毀滅者上了樓。

來到1203室,一摸口袋,忘帶鑰匙了。

試探著敲敲門,沒想到人在家。

「誰啊——」防盜門後面傳來聶娟的聲音。

「是我~」

防盜門開了,聶娟驚喜且膽怯的站在門后,「哥……你……你怎麼來啦!」

韓義看看她,長高了一些,臉也比過去圓潤了很多,肉呼呼的,穿著白T恤,印花藍色牛仔褲,看著就像一個鄰家女孩。

進屋后韓義四處看了看,家裡還是老樣子,一切井然有序,桌椅板凳地面擦拭的一塵不染,光可鑒人。

走到沙發上坐下,聶娟到廚房幫他倒了杯水,然後站在茶几旁等著他問話。

韓義拍拍沙發,「坐下說~」

「噢~」聶娟在他旁邊坐下。

「你現在怎麼樣了?」問過之後,韓義盯著她看。

聶娟接受心理治療有半年多,但一直沒見什麼起色,據那位醫生說,聶娟的隱性人格已經定型了,靠心理疏導根本沒用。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她在正常的環境下生活,讓顯性人格慢慢壯大,壓制隱性人格。至於最終能不能消滅,那要看她自己了。

聶娟略微靦腆說:「很好啊。對了哥,我已經提前結業了,等拿到結業證書,我就去找工作。」

韓義分辨了好一會,也沒看出破綻。

抬頭朝聶娟房間看了眼,問道:「我能進去看看嗎?」

「啊……」聶娟楞了一下,輕輕點點頭,「嗯!你看啊。」

韓義一直在看她,確定她臉上的表情只是一時錯愕后,起身朝正對面房間走去。

聶娟房間還是一如過去,並沒有太多東西,清清爽爽。

走到電腦桌旁邊拿起花瓶顛了顛,沒東西;

然後又移開壁櫥看了看,空無一物;

韓義心裡輕鬆了不少。

伸手指指床,「下面有沒有?」

聶娟搖搖頭,「我……我不知道,我從來沒看過。」

聶娟已經知道自己有隱性人格,並且有偷竊的怪癖。

韓義手搭到床墊上準備掀開,想到什麼時又放棄了揭開的念頭。

「我相信你!」韓義一語雙關到。

回到客廳里,兩人又聊了好一會,臨走前韓義說:「你先別急著找工作,回頭我幫你看看。」

「謝謝哥~」

離開清河嘉苑,韓義給林慧兒打了個電話。

私房菜館剛好缺一個西點師,再加上林慧兒身邊也沒有什麼信得過的人幫她,聶娟算是趕上了。

接通后,韓義把聶娟的情況詳細跟林慧兒講了遍,包括有雙重人格徵兆也沒有隱瞞。

「那……讓她住家裡嗎?」林慧兒遲疑了一下問到。

「少跟我玩小心眼,皮又癢是吧?」韓義笑說了句,「回頭你租幾個套間,讓她住員工宿舍吧!」

「我知道了~」林慧兒的口氣變得輕鬆了起來。

她還以為韓義派人貼身監視她來了呢!

……

翡翠園,9號樓。

何瀟瀟已經放假了,此刻正窩在客廳沙發里看書。

大貓小貓追著機器貓滿地滾,然後兩兄妹又為了爭搶機器貓「扭打」到一起。

大貓搶不過小貓,還被打了個鳳眼拳,然後「哇」的一聲哭了,走到何瀟瀟身邊,拽著她的褲腿哭喊,「媽媽——」

「幹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