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銳不會做廣告,也不會打什麼悲情牌,從開書以來,今天是說的最多的一次。

貓銳不會做廣告,也不會打什麼悲情牌,從開書以來,今天是說的最多的一次。

希望大家支持一下,多些擴散、書評、收藏;多些訂閱、月票,別讓此書撲街,貓銳不勝之感激,在此鞠躬謝過!

另外,若要與貓銳溝通故事情節,可加qq群不,332979130

註:以上文字不算在正文里。) 眾人都驚呆了,這個煉丹師到底是誰?

看太上玄天聖地少主夜離陌的樣子,似乎也怕極了此人。

天啊……這世上居然有讓太上玄天聖地懼怕的人!

眾人不由得想起了一個修真界的傳說,那就是太上玄天聖地在五千年之前,曾經差點被大羅天界外星域一個修真門派所滅。

只因他們在擴張的過程中,滅了一個名叫青雲宗的小派,不曾想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小門派,卻是外星域留在秦洲大陸的一個分支。

當日,神虹貫日,強盛氣勢帶著無盡殺伐氣機從蒼穹覆蓋而下,將太上玄天聖地的所在定住。

這是一場驚天大對決!

若不是太上玄天聖地底蘊深厚,最後動用了一件半仙帝器,以摧毀萬物之力,演化出了黑洞,將橫掃天下的殺伐氣機皆淹沒在了裡面,太上玄天聖地就差點被徹底抹滅,永世翻不過身來。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是瞞不了人。

自此以後,秦洲大陸修真界對那些在歷史淵源上與外星域有聯繫的門派敬而遠之,從不主動去招惹他們。

大羅天界諸星域有秦洲大陸修真難以仰望的境界……這個說法一直流傳到至今。

現在看來,這個說法合情合理。

從這位煉丹師所煉製的「九品龍涎金丹」的用料上看——「龍涎」,除了在外星域能找到,在秦洲大陸如果能找到一滴,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由此判斷,這個煉丹師背後所依託的勢力,肯定與外星域修真門派有關!

這樣的人誰能惹得起?

「哼!」夜離陌哼一聲,他也沒想到「九品龍涎金丹」竟然能牽涉出這麼個人來,雖然只是猜測,但他也不敢造次。

他的臉皮抽搐了幾下,變得很難看,沉聲道:「就算你背景深厚,是九品龍涎金丹之主,那又如何?這丹藥是放在天寶閣拍賣,又沒有從你兜里直接搶,我等是『有償購買』,你又奈我何?此丹我買定了!」

韓星瞥了一眼臉色慘白的夜離陌,輕剔著指甲,冷笑道:「我是不能把你怎樣,但我按照拍賣行的規矩,在有人不按套路出牌時,我有權收回『九品龍涎金丹』,而且我保證,這二顆金丹,我分文不收,全部用在你太上玄天聖地的對頭身上,我想,靠金丹造出二個大能並不難!」

「這就是褻瀆我的神丹的下場!」韓星的口氣淡然無波。

他明確無誤的告訴對方,「九品龍涎金丹」能助你勢力永固,也能讓你在頃刻間覆滅!

聽著韓星這深含損意的話,夜離陌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但臉上冷汗卻涔涔而下……

若是當真那樣,只怕是自己這個聖地的少主也當的不會太久了!

「你……你這是在挑釁我太上玄天聖地!」夜離陌顫抖著聲音,色里內茬的喝道。

「是你挑釁我在前,這三顆神丹與其被人褻瀆,還不如將它作用到褻瀆他的人身上,這樣他才知道九品龍涎金丹價值!我不光要挑釁,我還要傾盡全力,用丹藥扶植你的死敵,最終把你太上玄天聖地吞併!」韓星陰冷的笑道。

所有人瞬時瞠目結舌!

這貨貌似是一個超級丹師,但似乎也是一個狠人啊……

非但是個狠人,而且還是狠人裡面超級的滾刀肉啊。

你不讓我好過,你也別想安穩,誰怕誰呀?

不行就鬥起來看,大不了是個魚死網破,誰也別想佔便宜!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夜離陌臉色鐵青:「你不要太囂張了,我太上玄天聖地你也未必就招惹得起!今日本少主要把你……」似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聲音說得頗大。

「是嗎?就憑你……」韓星摸了摸下巴,打斷他的話,滿不在乎的道:「你除了倚仗是太上玄天聖地的少主出來胡吹大氣外,在我看來什麼也不是,殺你猶如屠狗宰豬,拔草摘葉,易如反掌!」

「不信你就就上試試……」韓星身上霎時間散發出滔天的戰意,如淵似海。

這股戰意被韓星凝成一線,別人感受不到,卻直衝夜離陌而去。

無以倫比的恐怖威壓,如海嘯一樣在洶湧。

「你現在有兩種選擇,你自己決定。」韓星十指交叉,放在身前,道:「若是誠心競拍,就按規矩來,價高者得!丹,你自然能拿走。若再以勢壓人,丹藥我即可收回,拍賣停止!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與我戰一場!」

夜離陌震撼了,他的臉龐之上冷汗頓時流了下來,顧不得搽拭。

他一臉地尷尬,暗自道:「此人修為,絕對在我之上,怎麼戰?可若是不將此丹拍下,就是聖主那裡也交代不過去。哼哼,我先暫退一步,待拍賣會結束,便小心尾隨,好虎也架不住一群狼,說不定他身上還有比『九品龍涎金丹』價值更高的丹藥。」

他的眼睛不由得梭巡到了那幾位陪同自己一同前來的長老身上,見那他們手按劍柄,殺機滿盈的盯著韓星,不由得嘿嘿笑了起來。

小不忍則亂大謀,出了天寶閣再找你算賬!

到現在,夜離陌也的確是死心了。

以對方剛才瞬間外放的恐怖實力看,自己根本就沒有和他講條件的資格。

就算是自己有幫手,在拍賣行里也絕對不能對他做什麼!

否則以後天下所有的拍賣行,都會對太上玄天聖地關上大門。

夜離陌思量其中的利弊后,強笑道:「兩虎相鬥必有一傷,閣下只怕誤會了,強買強賣的事情,豈是我太上玄天聖地所能幹的出來的……」

所有的人都愕然……

卧槽,剛才還是一身的流氓惡霸作風,怎麼咋眼間就變成了正人君子的典範代表了?

他無視全場人對著自己投來鄙視的眼神,隨即無所謂的聳聳肩道:「當然,不管競拍任何東西,買家都希望以最底價購進,這就談不上褻瀆神丹了!」

夜離陌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愴然地搖著頭,滿臉儘是苦笑:「其實,我剛才拋出價后,已經有心理準備,若是有競爭的,我當然還要加價,這等堪比仙丹的丹藥,若是當真以百億的價格成交,那也不叫仙丹了,非但褻瀆仙丹,也有辱我的身份……」

韓星卻知道,他越這樣說,內心裡的陰險毒辣,同樣也是達到了極點,只怕出了拍賣行的門,第一個向自己拔刀相向的就是他。

他臉上有些訕訕的,沉吟了一下,才又開口說道:「為了解除別人對我以勢壓人的誤會,那麼我就在閣下出價的基礎上,再次出價……」

這一口氣,終究是忍了下來。

以後再找你算賬。

安靜持續了許久,全場所有人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夜離陌的忍讓固然大失顏面,但也給自己留下了後路,更給大家留下了機會。

「一千五百億靈石!」夜離陌的臉色終於正色起來,說話也不像之前那麼輕飄飄了。

一粒神丹,也許就能讓自己的門派就此崛起,這樣的機會誰也不願錯過,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咳,我出兩千億!」紫霄宗長門萬長山雖然滿臉菜色,但還是咬著牙跺著腳報出了價。

「兩千二百億!」夜離陌皺了皺眉,氣急敗壞的再度出價。

「西域姜家出價兩千五百億靈石……」

韓星沒再作聲,而是從包間內拉了一把椅子出來,堵著門口,大馬金刀的坐下。

大供奉蔡得利,眼見韓星將拍賣的劣勢又挽了回來,嘴角自是流露出一絲慶幸的意味。

他又開始得瑟起來……口沫四濺,把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各位,過去的已經過去了,輝煌就在你一張口之間,一丹在手,家族崛起,你便是功不可沒!必將千秋萬載讓後代子孫敬仰!」

一時間,氣氛熱烈空前,九品龍涎金丹驟飆到了三千億一顆……

而且,價格還在持續攀升,競價還在繼續……

最終,夜離陌以四千八百萬的天價,拿下了第一顆丹。

天價啊!十足的天價!

對於這個成交價格,在場所有人都是嚇了一跳,嘴巴都張成了河馬一般。

夜離陌差一點就要傾家蕩產了,他張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韓星,慢慢地,上半身傾斜了下來,緩緩落到地上。

其實,半途他想退出競拍認輸,但是他發現自己張不開嘴,若是現在自己退出,太上玄天聖地就會成為整個修真界的笑柄!

他不得不多花許多靈石砸下這個面子,不過這個面子的價也實在是高得有些離譜了。

付完款收下丹藥后,夜離陌嘴角露出冰冷笑意,隨即拱手道:「我太上玄天聖地今日還有許多要事要辦,便先行一步,告辭。」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說罷朝大供奉拱拱手,轉身向外便行。

「大供奉,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等幾人也身有要事,告辭!,」一名老者白髮如銀,目光銳利,不著痕迹看了一眼六十九號包間,轉眼間便沒了蹤影。

包間門前,韓星面沉如水,盯著那幾個退場而去人的背影,良久之後,冷冷一笑。

他從來都是一個膽大包天的存在,心中從未有過一個「怕」字,今日也是如此!

「拍賣繼續進行!」蔡得利高聲宣布。

這些人走後,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這是最後一粒丹藥,花落誰家,就要各憑本事了……自然紛紛出價!

「一千八百億。」

「二千六百億。」

「三千七億……」

「……」

競拍價格一路攀升,到了襄陽劍派出價五千二百億靈石時,終於拍錘落了下來。

拍賣會落下帷幕後,韓星便轉入後台算賬,當他再度的出來時,他已經是秦洲大陸最年輕的富豪了……

「出了此門,免不了有一場生死搏殺!」韓星自言自語,隨即冷笑一聲。

他與殷天祥耳語了幾句,讓師傳帶著其它人先回「神丹堂」,他自己出了拍賣行,遁光中直奔城外而去。

隨著拍賣會修士散開,這個消息瞬間引爆全城!

一時間,城中上空遁光如潮,呼嘯中紛紛向城外電射而去!

(求書評、月票,訂閱、推薦、收藏,貓銳謝過!) 咸陽皇宮「太極殿」。

太陽已經落山,往昔戒備鬆懈的「太極殿」今日突然緊張了起來。

專門負責太子安全的百戰精銳侍衛親軍,一掃懶散的作風,人人都像上了發條的時鐘,警惕的觀察周圍情況,巡視太子府的安全。。

他們往日頹墜委靡己全然不見,人人都覺得精神百倍,渾身熱血沸騰。

讓這些鐵血男兒再次化身為無畏軍士的原因只有一個……

太子秦騰昊重新崛起。

太子生平大起大落,從意氣風發到被二皇子秦騰雲打壓的抬不起頭,這些事對這些侍衛而言,自然比誰清楚。

本以為太子府將永無翻身之日,卻從沒想到傳國玉璽—-金印,會落到太子手上。

當天子在沖霄樓身穿朝服,氣度雍容,手捧金印說出一句:「自今日起,傳國玉璽在握,朕登天子之位,才是真正明正言順、受命於天,!賜太子重掌軍權,不得有誤!」

讓太子重掌軍權,直接將二皇子的權力分散!

如此安排,看來天子是大有深意!

所有人都明白了,太子從今天起,重新又取得了皇帝的信任!

皇帝又直奔主題:「太子總領軍機大臣,二皇子專司『鐵衛堂』」。

明眼人都能看出,前期皇帝對太子冷淡,將他的權力一削再削,是出於朝堂之上的壓力。

這種壓力的根源卻是直接來之於二皇子。

當年,二皇子打壓太子成功,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己是功高震主,狼子野心己是昭然若揭……篡位是遲早的事。

這一點皇帝又焉能看不透?只是他年事已高,手中的權力又被架空,已是無可奈何。

想重新起用太子,卻沒有充分的理由。

現在機會來了……

獻傳國玉璽—–金印,這可是天大的功勞!

為了防止二皇子掌握的「鐵衛堂」對帝都形成威脅,皇帝又不露聲色的做了安排,理由是……

對於太子往昔的秉公執法,不畏強權深感欣賞!

翻滾吧!皇宮 眾所皆知,咸陽城皇親國戚,高官家眷遍地皆是,故此需要一個剛正不阿的人坐鎮咸陽,維護政權。

所以,決定加封太子為監國,提轄地方,直接向皇帝稟奏地方事務!

皇帝授權太子,若發現有結黨營私者,貶官罷職,永不錄用。

重者,推出午門斬首。

自從大秦帝國定都咸陽后,經過萬年發展,人口己十分密集,商業發達,三教九流,諸子百家,俱都雲集於此。

一時間使得城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

豪門公子,紈絝少爺仗著家族勢力,欺男霸女,明火執仗的事情也是屢見不鮮。

更有甚者,朝中皇子大臣結黨營私,天長日久少不得摩擦毆鬥,陷害暗殺,殺人滅口更是成了家常便飯。

時不時的就有這種奏摺送到了皇帝龍案上。

為君者,最恨的就是臣子們結黨營私。

而且這種事,在皇子之間,尤為嚴重!

事情已經不是僅僅是骨肉相殘那麼簡單了,而是直接影響到了朝廷安危,皇位的穩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