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曦和舞舜粲「友好」的抱過之後,還再次大加讚賞舜粲好眼光!倒是把那對弄得一頭霧水。尤其是赫連曦問藍若昕的名字就問了三四遍了。

赫連曦和舞舜粲「友好」的抱過之後,還再次大加讚賞舜粲好眼光!倒是把那對弄得一頭霧水。尤其是赫連曦問藍若昕的名字就問了三四遍了。

赫連曦還很識趣的說,「不打擾你們了,估計昨天也沒和弟妹好好相處,看來要加油啊!」這小子哪會一大早去驛館等著他們啊,看來昨天出師不利。

可是…

「舜粲哥哥,為什麼這個太子要一直盯著我家木葵看呢?」藍若昕點著下巴問道,她可不認為這個北國太子對木葵一見鍾情了,畢竟這兩個應該是不認識呀,奇怪,真是奇怪!她家木葵可不是會讓人一見鍾情的人,至少大半數男人不會,漂亮但是這性子…能考進幾步就不錯了。

舞舜粲修長的手指撥弄著藍若昕的頭上的步搖,若昕的頭上沒多少飾物,不過這根步搖很精緻很適合她,「不用叫太子和我喊名字就好了。還有下次他喊你…」弟妹的時候說是嫂子。可惜這後半句沒說出口,畢竟若昕雖然沉穩但是臉皮也是薄的。還是等等吧。

「喊我什麼?」

「沒什麼。」

「你坐一會吧,我還要點點東西,你先坐一會吧。」藍若昕拿起手上的本子,走到大門內側的邊上幾箱東西邊。但是舞舜粲哪裡會依她,跟屁蟲似的跟著,「我可是要點很長時間的,很無聊的。」

「你不是掌柜嗎?這種事情還要你做?」他比較想去外面一起去划個小船,散散河邊這種的,也不知道這一字閣的閣主是誰,改明就得套個黑袋子胖揍一頓。

某閣主無辜的在洗水台那裡結結實實地打個噴嚏,「不會吧,木薇的口水病毒這麼厲害,這麼快就打噴嚏了。不行不行再消消毒。」

「沒有,是我不放心,再次檢查一遍也好,省得到時候不對麻煩。」藍若昕邊記邊說。

舞舜粲捏上了藍若昕的臉蛋,「哎,我的若昕就是這麼穩重。」認真的樣子真是好看。一把拿過來她手裡面的賬簿,「你來點,我來記。」

「額……」她搶也搶不過來,「那你就來吧,可得給我記好了。」拗也拗不過算了,反正兩個人一起做事感覺還是不錯的。

這邊琴瑟和諧,婦唱夫隨。

隔壁櫃檯就有點不對了。

藍若昕那邊說赫連曦一點都不誇張而是謙虛了。在木葵看來這哪是看,簡直一個性騷擾!

「我說,赫連太子,要不你去那邊坐坐。」她實在是忍受不了了,剛剛開始她也就不在意了,她做她的,基本上沒有人會影響的。

但是自從這個男的開了口就消停不了了,就她的名字她已經問了不下十遍了:

「你好我叫赫連曦,請問你的名字是什麼?」和舞舜粲他們一說完倆個彎都不轉的就順到了木葵的對面。

「木葵。」基於和大家都認識她也就禮貌性地回答了。

「這樣啊,不過你能夠再說一遍嗎?」他想要確認。

木葵沒有抬眼,頓了幾秒又說道,「木葵。」

「是不是木葵,我又沒有聽錯啊,要不你再說一遍?」赫連曦總覺得自己說一遍和她說一遍差別很大,想要再聽一遍她親口說。

「木葵。」這次木葵依舊沒有抬頭,眉頭也緊了緊,這傢伙…不生氣,她不是受情緒控制的人,淡定。

「木葵,那你可不可以說一下是哪個木哪個葵啊?」

「是不是樹木的木,向日葵的葵啊?」

「還有就是,你是不是叫做木葵啊?」

……

「啪嗒!」有些粗糲的折斷聲,是木葵手中的毛筆。這個時候木葵不得不抬頭了,平靜的很,看不出喜怒,只見木葵合上賬簿,拿起斷掉的毛筆,走到前面的垃圾桶。

赫連曦以為她要和他近一點說話,很是配合的也跟著近了一點,也走到了垃圾桶邊,赫連曦是北國那種英俊豪氣的男子,笑的不太恰當不免有時會有一種憨厚的傻氣。這不,笑的本是英俊迷人的卻流露出一股子令人心動的傻氣。

木葵抬起的腳硬生生地有些愣住,但是一看到這張嘴巴準備開始要說話了,果斷地放了下去。呼~解氣!

「啊!」赫連曦猝不及防地叫出了聲。今個在場的顧客只想知道,今天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尖叫聲?

「還你的。別客氣。」木葵迴轉之間搖曳著裙擺,優雅極了。

有個性!他喜歡!「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要問,哎哎哎,你別跑啊…」我去,這是有夠疼的,感覺踩的是和上次一個地方。單腳的赫連曦窮追不捨地跟著木葵。

木葵一聽還要問,頭真的大!真是有夠煩人的,可沒見過這麼難搞的人。急忙地走向一樓的後面的房間,趕緊躲一躲。從昨天遇見心緒就沒安寧過…她不是這樣的,她需要安靜…

一字閣面積很大,尤其是一樓這裡東西更是多雜,東西琳琅滿目遍布全場,人來人往的找個人不容易的,對於不熟悉的人來說不簡單。

赫連曦不是善茬,像木葵這種追蹤小兒科,做得成太子起碼樣樣精通否則別說是嫡親皇子,照樣也得拉下馬。他看得出木葵應該是會點武功的而且稱得上不錯,不過可惜遇上一個高手。不熟悉的地兒,赫連曦也是輕輕鬆鬆地找到路跡。

「筱柔,幾天你想要買什麼?」有些甜膩膩的少女聲音傳進了一字閣。

「沒想好。」這一聲倒是沒有上一位膩膩的聲音,也聽得出應該是一位溫柔的人,但是對於有些人來說就是有些說不出來的不喜歡了。

「芊芊你呢?」

「我也沒想好,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品吧。」這個叫做芊芊的較說話來說顯得氣勢弱了些,很是嬌弱的感覺。

「我想要買一副耳墜,上次剛買的弄丟了一隻。」這說話的姑娘倒是給人一種,一種這姑娘是不是有點缺心眼?不錯是沒說什麼話,但是就是給人這麼一種感覺。

這進門的是葉家的葉筱柔。慕家的慕思思還有一位是林家的林芊芊,這最後一個就是姚家的姚晴兒。

「藍家小姐你好!」問候的是林芊芊,「你好。林小姐。」藍若昕禮貌地回道,要說這幾個人她是沒什麼好感的,除了這個林芊芊倒是好一些之外,其他真的就是,╮(╯▽╰)╭哎~

「芊芊,別亂稱呼,現在人家可是掌柜可不是什麼大小姐,再說了你也是親王之女,是個郡主怎麼說也是人家向你問候啊!」說這話就是打臉,藍若昕就是覺得這姚晴兒就是缺心眼的不行,她都說了她是掌柜了,還這麼說,真是沒腦子!

哼,待會,不賣這姚晴兒貴一點她都虧了!因為補不了她的心眼!

「是啊,林小姐,既然來到一字閣就是客人,現在只有你是客我是主,原是我該問候你的。」

「今天晚上是結花節,想來幾位應該都是來買幾樣飾物或是衣裙的,最近新品不多,大家要是有看上的趕緊買吧,今天有不少的年輕姑娘來買的。我讓人領幾位去最新的的展示出,那邊還是沒有多少看過的。」

「小乙,這幾位貴賓交給你負責招待了。」藍若昕對來的這位姑娘說道,「好好招待,可別怠慢了。」小乙帶她們去貴价區,別手軟,本掌柜看好你!

小乙重重地點頭,「是掌柜,小乙明白。幾位小姐請隨小乙來這邊。」掌柜的,小乙一定會好好地宰肥羊的,記得和木葵大大說記得給個獎金。

舞舜粲看了看他家的小姑娘,完全得心應手,讓那幾個人完全沒有反擊之力,說話回嘴的餘地都沒有了。眼波之間流露的算計,可謂是正大光明地很,「若昕啊,突然好想儘快把你娶回家。」明明是算計卻說得好像是她給了人情一樣。

輕貼在耳邊的喃喃細語,而且說得這麼的動聽,剛剛還是掌握大局的藍若昕立馬嬌羞成小鳥了,「舜粲哥哥~」大庭廣眾之下就敢這麼說話。

撒嬌的味道引得舞舜粲更是驕傲,看來他家若昕真是不經逗,不過這話以後他可不願意在這裡說了。他眼睛一掃就看見幾個男人的眼光直直地盯著他家的人兒,這可不好,非常不好!側著身子擋住藍若昕的臉,隨手抄起毛筆,往幾個方向甩了幾下。

「啊,我的眼…」

「哪裡來的墨水?」

「誰有手帕,手帕快借我,快點…」

…… 171

「那個人是不是北國來的使者,叫做舞舜粲的。那個北國舞相的長子。」慕思思盯著說。

緋聞新娘,翻身吧! 葉筱柔好奇地看一眼慕思思。

姚晴兒接茬道,「是,思思,你記得好清楚。」她知道這個人是北國的使臣,畢竟昨天來的人中他算是耀眼的一位,但是說到再詳細一點就不知道了。

慕思思想著,當然了,她自然記得清楚了。

「你好,我是慕府的慕思思,請問你是不是大約十一年前來過錦國?」慕思思很肯定是這個人,不會錯的。

舞舜粲看了看藍若昕,藍若昕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她怎麼知道的,「你怎麼知道的?」他的確十一年前來過錦國京都是和父母來的一起探望藍家人的,因為全家一起來的時間只有十一年前所以他們都記得比較清楚的,但是父親似乎不想讓多少人知道他們回來了,所以也就沒有聲張也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

「你記不記得那一年你幫過一個小女孩免於欺負?」慕思思滿眼的希冀,不過這眼神倒是讓藍若昕不舒服的很。

舞舜粲稍微潤了潤記憶便記起來了,不過…

藍若昕和舞舜粲還算是站在一排的,那四個大小姐則是站在前面的,除了慕思思稍微近點之外都離得較遠。藍若昕知道舞舜粲記憶好,想了一小會兒之後眼睛也稍稍變了這大概是記起來了。

這傢伙這種事倒是還記得清楚得很!

伸出邪惡的小手,悄悄地探到舞舜粲的腰間,一把擰上去!英雄救美這種事倒是記得清楚,看起來是不是長幹這種事兒?壞蛋,明明剛剛這些人找她麻煩,他也不解個圍。讓你出風頭,擰啊擰…

這丫頭還真是下的了手,這麼狠。雖然比不過男人的手勁,但是這擰的是最容易受傷的腰部啊,怎麼也不會不痛啊?

這惹得舞舜粲倒吸一口氣,這丫頭醋勁可真是大!呵,這面上裝得還真是若無其事,那他就索性將計就計了。

「舞公子,你沒事吧?」看起來他好像不對勁,慕思思關切的問道。

哼,裝得像,怎麼不直接叫出來!藍若昕可是不會被騙的。這眼白翻得可是夠大。

「沒什麼,只是想起來了那件事。」舞舜粲說道。

慕思思一聽可開心了,立馬又近了一步,不過可惜她沒發現舞舜粲退了一些,「舞公子,很謝謝你當年的援助不然我就慘了。」想起來當時她遇上幾個平民孩子,炫耀自己的新裙子和飾物,當時慕思思也是驕縱的很,說的話也不是很入耳,孩子們也是憑著感覺處理事情的,受到了侮辱自然不會罷休,朝著慕思思就要拳打腳踢的,在沒打上幾下時候就出現了舞舜粲,順手救下了她。

六零俏軍媳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慕姑娘客氣了。」舞舜粲客氣道,但是眼睛就瞄向了藍若昕,怎麼一副沒所謂的樣子?不能夠啊?突然他又瞥見了小魔手又出現了,果然!

舞舜粲倒是掛上少見的邪魅的笑容,果然他家若昕還是很在意的!(只是這吃醋的方式能不能換一個,何必為難他呢?哎,若愚啊,哥也算是理解你的痛了!)

舞舜粲現在還覺得腰部那裡火辣辣的,趕緊移了一步,呼,總算是躲過了。

這一移吧就和慕思思離得很近了,兩人不過半步的距離了,慕思思的臉上揚起了讓藍若昕很刺眼的笑容。慕思思覺得近看之下這個舞公子真是人中龍鳳,高大帥氣,而且她聽說這個舞公子在北國是很有名的,有才有名,慕思思覺得她一定要把這個男人拿下。

舞舜粲是慶幸躲過一劫,但是藍若昕可是黑了臉,好啊!這不退反進是吧!跟著拿過舞舜粲手裡的記賬本,跨過眾人就要走。

不巧的是,這姚晴兒又開始放話了,「原來他就是你說的恩人哥哥啊,真是緣分。一個在北國一個在錦國,這麼遠的距離都能遇見,你們還真是有緣分。」

這話說的藍若昕覺得這個姑娘真的真的是不會說話,缺心眼缺到家了。

慕思思可謂是大姑娘家經不得調侃,這含羞帶臊的,這掩帕遮面的表情,哪裡看不出她的想法啊。眼睛還不時地看向面前的男子,算是傻子也懂了吧。(舞依炫:這是湊不要臉!藍若昕:你要給我主持公道啊!)

藍若昕看這傢伙動也不動更加生氣了,這下沒停住了,大步快過就走。

舞舜粲一看知道玩過火了,這丫頭肯定是誤會了!她這一黑著臉靜的不得了,就覺得讓他想到幾年前的事情,那可算是耽誤了他們倆不少時間。忙不迭地拉住藍若昕,「若昕,不是還沒有點完嗎?你要去哪?」

慕思思一看這兩人,稱呼都不對,直覺就覺得他們關係不一般,「舞公子你和藍小姐是?」

舞舜粲瞬間覺得這女的煩人至極,剛剛只是有一點,現在是真是想要一腳踢。沒等他開口或是怎麼樣,若昕倒是說了起來,「我們是表兄妹。」接著就拂了舞舜粲的手。她好像都忘記了他們有這麼一層關係了,眼睛不由得黯淡不少。

「是嗎?」慕思思算是安心一點,畢竟在錦國來說表兄妹在一起這種事情很少有甚至是禁止的。笑嘻嘻地對著舞舜粲說,「舞公子,今日重逢,不如讓思思做東請你吃飯以謝當年之恩。」

「我們和藍小姐也算是熟識,不如藍家小姐也和我們一起如何,就在一字閣的五樓如何?」葉筱柔也是看了半天的戲了,她很清楚慕思思的想法,既然是朋友一場相助一臂之力又何妨?

姚晴兒也附和著,「是啊,舞公子難得和思思如此有緣分。」

緣分,是啊,他們也是有緣分的!藍若昕突然發現她忽略了很重要的事情,她和舜粲哥哥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什麼緣分?」拔高的聲調嚇了幾個女子一跳,(一樓的顧客再次被小驚嚇,他們什麼時候才能不再聽到這突然拔高或者尖叫聲?)舞舜粲強勢地再次拉回藍若昕,「這就是我舞舜粲最大的緣分。」明明聲音突然就低了下來,可是藍若昕卻覺得這話要比前一句來得更家有氣勢。

「你…」

「如果我說的不明白我就再說幾句,我告訴你,你是我舞舜粲一個人的,今生今世只會是我唯一的妻。」

「你是我從你出生起就定下的人,你是我看著長大的人,你是我的緣分。」

「所以,不要生悶氣,任何的不滿都可以說出來,我不想因為不相干的人對你我帶來任何不必要的影響。再像上次一樣一別幾年,我怕我會瘋掉的。這次是我不好,我不該逗弄你的,我錯了。」

舞舜粲說的不小,但是只容得藍若昕一人聽見,但若是你離得太近了也不是聽不見,比如正在氣的微微發抖的慕思思。

「怎麼還不明白,要我再說幾句?」舞舜粲發現這丫頭怎麼像是傻了,如果不是眼睛還會眨個兩下他還真以為這丫頭傻了。

「不不不,不用說了,很明白。」藍若昕已經聽得快要飄起來了,哪裡還能在聽下去?藍若昕看了看四周,還好不是太多人盯著他們看,但是只是幾個人她也是不大習慣的,拉著舞舜粲進了後面的房間。

留下一眾傻眼的群眾。

葉筱柔上前安撫慕思思說,「我記得藍家家主是有個妹妹的,嫁到了北國,十有八九這個舞舜粲就是藍若昕的親表哥,而在京都近親是不可能結婚的,何況是嫡親的表兄妹?」

慕思思這麼一聽,一早狠刺進手掌的指甲慢慢地抽了出來,「知道了。」

姚晴兒也對慕思思鼓勵說,「彆氣餒,藍家現在的實力比不上慕家的,他們要過父母之言看來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把握機會就行了。」

這幾個都是對慕思思鼓勵去爭取,但是這林家千金倒是沒有多說什麼,柳葉彎眉也緊了緊,嘴巴也是抿了抿,她是聽見了剛才那個舞公子對藍家小姐說的幾句話的。

「好了,去看看東西吧,今天不是結花節嗎?這個北國使臣應該是也會去的吧。好打扮自己才好。」葉筱柔說道,「清帶路吧。」

小乙也是在一邊停了好一會,因為是客人的原因所以離得很遠,不過這可是掌柜「要求好好對待的人」,離得遠怎麼打探敵情!看來這個慕家小姐是要和她家掌柜搶男人了,唉~,這位姑娘看來是白費功夫了,她雖然只在這幾日見過這位舞公子但是對她家掌柜的情意只要不是瞎子估計都看得出來吧。

不過這表兄妹的關係還真是個棘手的事情了。唉~不過不管怎麼樣她還是要正在掌柜一邊的,就她來看,她家掌柜不論相貌還是氣質都是不輸的,論人品更是好的沒話說。

「好,請各位小姐這邊請。」小乙帶著幾個人去了一樓的新品飾物處。

「哎呀呀,總算是洗好了,,恩~香噴噴的。」舞依炫展開小手聞了聞,啊呀好好聞。洗乾淨了,都不打噴嚏了。

「小舞你這個手洗的還真是不短啊!」慕容澈抱著月忘咬牙切齒道。看來他之前的選擇是正確的,沒有接觸太多的一字閣的人真的是正確的。他早該想到的,有舞依炫這樣的前車之鑒他早該想到的。

「慕容公子,你還有什麼想要看的嗎?我給你看看我設計的衣服怎麼樣?我有設計男裝的哦,要不要看看啊,這邊這邊,讓他們下樓吧,咱們就去三樓吧。」有個事情侶套裝的來著她一直放在其他衣服後面的,因為,因為…大家都懂的。哎呀好害羞啊!

害羞個毛線啊,這一把抓住人家慕容澈的手就往三樓拖得表現果然「很害羞」!

舞依炫本想著這兩人要是能在一起的話似乎也挺般配的,但是她離開這麼久,慕容澈還是一副抗拒的樣子看來是不成了,只希望木薇這次也只是欣賞慕容澈的長相。「你就和她去一下吧,不然不會罷休的。」這是真話。

「小舞,你就…」慕容澈表示很受傷。

舞依炫抱過月忘,「月忘給我吧,你就好好在這裡和木薇逛逛吧,放心吧,我家木薇不會把你吃了的。」

月忘一看能跑掉,立馬就跳進了舞依炫的懷裡,(*^__^*)嘻嘻……心愛的珠寶們,喵喵來了。喵~

這傢伙!「小舞…」

「是啊,走吧走吧,我帶你看看。娜娜說要挑幾件好看的飾物,還是要小舞介紹帶路的。就別妨礙了。」木薇說完就拖走了慕容澈。 172

「娜娜,我們走吧。」舞依炫沒看見人卻看見鳳沐英指著另外一邊。

只見赫連娜還坐在甜品展示台那邊埋頭苦幹,鳳沐英失笑道,「看來這個公主真的很喜歡吃甜點。」舞依炫贊同的點點頭。

「小舞妹妹,我可以和你把這些點心都買下來嗎?」雖然赫連娜吃相真的還是那麼優雅,但是你要是看看她旁邊的盤子就不會那麼想了。她是坐著的,但是疊起來的盤子快和她一般高了。

赫連娜覺得自己吃得有點狠了,她想著反正有人付錢但是不知不覺就…嘿嘿,很是不好意思憨厚的笑了。不過還是想要吃,她還是覺得不能有失身份,還是全部買下來吧!

「全部?」舞依炫也很能吃,但是及不上玉無雙,今天看來又是遇到了一位高手,望塵莫及。「買就不用了,朋友一場,今天的點心就算是請你的吧,作為見面禮吧。怎麼說來到錦國一字閣你也是客,我也該招待招待你的。何況你這麼喜歡我們店的點心甚是高興。」

赫連娜可算是開心極了,對著旁邊的小二說,「那麻煩你從這邊到這邊的點心全部包起來,這一份也裝好吧不過就別喝其他的裝在一起了,我拿著吃。」

小二也是醉了,看了看舞依炫,「小舞,這麼做,掌柜同意嗎?」畢竟一字閣的員工除了那幾個沒人知道小舞就是真正的老闆,雖然知道小舞說的話很有分量但是這種事還是要問一下。

「對啊,小舞,你這麼做會不會越級了?你說的好像你是這家店的老闆似的。」赫連娜也覺得奇怪,剛剛她那話說的真的好像她就是一字閣的主人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