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越覺得難忍,就在他剛準備問問段海能否也上去一起修鍊或者哪裡能學一些武技時,外面卻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越想越覺得難忍,就在他剛準備問問段海能否也上去一起修鍊或者哪裡能學一些武技時,外面卻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喲,今兒還真是巧,沒想到在這裡又遇到我們的大少爺,怎得小雨妹妹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只見段恆帶著幾個人,從演武場大門之外走了進來,一襲青色勁裝到是顯得有些威武,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段海身旁的段情,忍不住說道。

「怎麼?我們大少爺這是想要修武嗎?不過,我記得以前族內進行練武天賦測試,你似乎從來沒通過吧。」見段情認認真真在一旁觀摩,段恆忍不住嘲諷道。

他還在為昨天的事耿耿於懷,見小雨不在怎麼會錯過這個好機會。

我是關隴老秦人 「恆兄,幹嘛要跟這種傢伙廢話,他不過是一個不能修武的廢物,切莫有失身份。」一個與段恆年紀相仿的華衣青年不耐的說道。

「就是,三少爺可是煉體五段的強者,未來的段家家主,沒必要跟這等人說這麼多。」段恆身後的馬三再次跳出來拍馬屁,同時不忘損一下段情。

「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不記得昨天自己扇自己巴掌了?」

而段情眯著眼睛,冷冷的看勒一眼這群人,突然開口嘲諷道。

對方昨天才吃癟,今天就跑過來找回場子,雖然不知道為何在這裡遇到他們,但是可見來者不善。

不過仔細想想也明白對方為什麼老是針對自己,說白了還是自己這個大少爺的身份,跟他未來家主的名號有關。

家主之選都是以實力來決出,若不是因為自己沒什麼修武的天賦,也沒什麼實力,作為段家大少爺的他家主之位是十拿九穩。

「段恆也來了啊,今天不是我們段家武技閣一個月一次的閱覽的日子嗎?你不在那挑選合適的武技,怎麼有空跑到我這來。」見到段恆來到演武場,段海立馬快步走上前親切的問道,完全比見到段情的態度要熱切許多。

雖然也沒有嘲笑段情,但是兩者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段海很清楚該如何站隊,段恆可是家主的有力競爭者,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煉體五段,將來若是當上家主自己也能得到不少好處。

不過段情也沒有明說,對方的選擇是處於自己的考慮,無可厚非,總的來說今天來演武場收穫頗豐,他將小雨和段海的一些話結合起來,對成為武者充滿自信。

天賦?有問仙戒這等神物在手,還怕沒有機會?

再者,自己怎麼說也是曾經段家家主,創出『煙雨劍法』和『斷情劍』,跟血月的殺手還有侯爺都交過手,天賦也不可能會差。雖然那是問仙戒給予的力量,不過在段情看來侯爺的實力估摸著應該比之段恆和段海更強一些。

想到這裡,段情也不禁啞然,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大了嗎?

「口舌之利說了沒用,段海叔,今天我來是跟你說一聲,再過半年就到我們段家的年祭,老爹準備讓你來主持這場年祭,不過,這次年祭跟以往有所不同,會進行小輩的比試,而且趙家還有北家也會到場,聽說,這次的勝者會有機會送往純陽宗,成為門下弟子。」

隨即段恆轉頭對著段情說道:「身為大公子的你,這場年祭也應該表現表現了,我也很想看看,你如何從一個不能習武的人,練出些門道,可別到時候鬧出笑話丟我們段家的臉。」

聞言,段情臉色微沉,這分明是拐了彎在貶低自己,為了一個家主之位,連親兄弟的情誼都不夠了么?

「光憑一個年祭雖然看不出什麼,但我若不參加莫不是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失望至極?我會參加年祭,到時只希望某些人別嚇得不敢出面,那就很無趣了。」

「可以,半年後,我會親自挑戰你,到那時段家上下都會知道,只有我段恆才有資格繼承家主之位,而你,不過是一個配角罷了。」段恆一臉篾然,下一刻又變成了一副笑臉,對著有些獃滯的段海說道:「「話已帶到,我這邊也就不打擾段海叔操練了,告辭。」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又傲氣無比的離去。

而那群操練的段家少年也停了下來,面面相覷。

二公子公然揚言要在年祭上挑戰大公子,這可是聞所聞問的事情。

段恆是何人,雖算不上決定天才,但也是段家甚至落雨鎮有名的天才,而段情只是掛著一個大公子的名號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紈絝子弟。

這樣的實力完全不對等的兩人,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約戰。

這其中的意味,耐人尋味。

段情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大門,真以為自己沒有勝算才吃定自己?

等著吧,我會讓你們所有人都徹底沒話說。

「段海叔,我還有些事情,就不打擾你了,等有空再來演武場請教。」從記憶碎片中找到了一些關於武技閣信息,段情也不再久留,跟段海告辭了一聲,無視段海等人緩步離開了演武場。

他必須抓緊時間,半年後的年祭已經迫在眉睫,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 尤其是唐母高興的嘴巴都要裂開了,就跟無臉男那樣咧開嘴笑的那麼開心。

至於新婚夫婦敬茶這事情她早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一心只想著報孫子。

看著兒子在房間好一會才出來,心裡更是樂開了花,這不正好隨了她的願嗎?在心中狂笑不止啊,願天下的女人都能遇見這樣好的婆婆。

出來的琪琪怪不好意思的,趕忙端茶倒水。

按照禮數手捧著茶杯,正要下跪。

唐媽媽一把拉住她說道:「琪琪,茶給我和你爸喝就好了。」

「阿姨,您喝茶。」

在座的各位都忍俊不禁。唐庸用嘴型提示她。

琪琪才恍然大悟。

「媽,您喝茶。」

「艾,琪琪拿好紅包。」說完一個快要把紅包撐爆的龐然大物出現在琪琪面前。

琪琪回頭看了唐庸一眼,唐庸示意她收下。

轉而琪琪收下了紅包說了句謝謝媽。

「爸,您喝茶。」

「好,你媽呀俗氣的很,爸給你準備實在一點的。」說完一把鑰匙和一本房產證出現在琪琪面前。

琪琪趕忙推脫不要。

「收下!爸媽別的沒有要求,早點給我唐家開枝散葉,我老兩口呀做夢都得笑醒。」

其實啊這東西完全是唐媽媽的心意唐爸爸他一個男人,哪裡有那麼周全的想法。

唐庸拍了拍琪琪的肩膀。

「那,謝謝爸媽,我會努力不讓你們失望的。」說完臉已經是那煮的熟透的小龍蝦了。

一家人都樂樂呵呵的,這一刻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琪琪說完趕緊坐在對面沙發上去了。

唐媽媽怕琪琪多想又說道:「有了你我和他爸就放心了,以前唐庸根本不談這個事情,一天到晚見不到人,我和他爸一開始還抱著希望,後來也慢慢淡了思想,也接受他不談女朋友,不結婚的事實。現在有你我們就放心了。沒有強加壓力給你,我和他爸爸就是太開心了。」

天底下這麼好的婆婆哪裡找啊!比起之前田心陽那個摔起支票對她的婆婆,這是她這輩子另修的福氣把。

琪琪在一旁拚命地點頭。

「媽,您和爸放心我和唐庸會好好的。」

「恩恩,那就好。」

站在一旁的唐庸跟個外人似的看著這婆媳倆,甚至有點想笑。

「媽,你們等會要回公司嗎?」

「要,九點還有個會議要開,我和你爸先走了。」說完起身就想走。

琪琪看著他們要走連忙說道:「爸,媽等我和唐庸回來我們一起吃中飯吧。」

唐庸媽媽拉著媳婦的手拍了拍說著:「好,你們兩個先把事情辦好,吃飯不著急。我們走了。」

一路上老兩口說的都是要去看看嬰兒用品。

唐庸和琪琪這邊也在去方亮家的路上。

「唐庸,你媽媽給了一套房子給我,怎麼辦啊。我剛才還看了一下名字只有我一個。」

「傻妞,還能怎麼辦,要唄,反正他們的東西都是我們倆的,哈哈不要白不要。給你你就收下。」

「可是壓力有點大,我看你爸媽說要孫子都要留口水了,那急切地眼神啊,我都不敢看。」

「一切順其自然,我們感情這麼好,孩子是遲早的事。」

琪琪聽聞也不管正在開車的唐庸,就把手拉住了他的手。

唐庸順勢一wen,琪琪一個激靈,此時的她,不知道為什麼莫明的覺得失落,好像前世過得很辛苦一樣。

心裡想著又把手緊了緊,似乎害怕幸福是夢幻一樣會溜走。

兩個人像心有靈犀一樣,唐庸感覺到了她的不安。還以為他是怕生小孩的事情。故安慰道:「我爸媽著急,咱不著急啊。」

琪琪看著她欲言又止。

「我希望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和我說,我的事情你不問我都會說。」

「沒有什麼事情,就是太幸福了,有點患得患失,腦子裡好像有什麼在閃現。」

唐庸一個慢慢剎車,把車子開到安全地帶。

「怎麼了,是不是記起來什麼了。」

「沒有,就是腦子裡出現一些零零碎碎的畫面,又不是太清晰。」

唐庸由剛才的急切才轉回平靜,在心裡默默地鬆了一口氣。

「我今天帶你去見我的朋友,老朋友雖然我們之間有誤會,但是還是兄弟。」

「我忘了問,到底什麼事情啊。」

「也沒什麼事情,就是帶你去走一走朋友,讓大家看看我這個萬年光棍也有人要。」

被唐庸這麼一逗,琪琪捧腹大笑,完全忘了剛才的情緒。

兩個人順利的到了方亮家,果然有錢人結識的都是有錢人。

一棟獨院別墅,那麼大的花園和噴泉,琪琪心裡想著打理起來一定很難吧。

門口站著的還有一個小孩,高高瘦瘦白白凈凈的,看起來大概有十來歲左右。

只是身為唐庸的朋友,他的眼神好奇怪哦。琪琪心想。

方亮現在就是七上八下,看著兒子一直盯著那個女人的臉。

「走,趕緊進屋。」方亮對著這對新婚夫妻說道。

那個小男孩卻是一聲不吭的跟在後面,安靜的像個玩偶。

家裡的裝飾自然是不必說。琪琪打量了一下,作為一個客人還是不要四處張望地好。

規規矩矩的在主人的招呼下坐直了身體。

唐庸和方亮聊著公司,工作上的事情。琪琪和小孩就在一旁默默地聽著。

「君君是不是不認識叔叔了。」唐庸笑著說道。

方亮接話道:「可能吧,這孩子從小沉默寡言。跟個小大人一樣。」

琪琪聽聞這麼久,也不見小孩的媽媽出來說幾句話,連個傭人都沒有。

琪琪她哪裡知道,方亮為了說話方便早把傭人打發走了。

就是因為小孩不太喜歡去陌生的地方故約在家裡。

方亮一想到這些,心裡就覺得對不起孩子,這些年也是一個人帶著孩子還要開公司。

「他比較喜歡在家裡,看看書玩玩樂高什麼的。」

「爸爸,那我可以先去玩了嗎?」

方亮看著兒子。

「你看我和你叔叔還有事情要說,你要不要帶阿姨四處看看。」

琪琪一看這小孩臉上平靜的就是一個大人模樣,以為他不願意趕緊打圓場:「我沒事的,我一個人也可以走走。」

方亮用祈求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小孩,昨天晚上不是已經說好了嗎?怎麼今天就變掛了。

君君雖然不願意,但是想著這個阿姨看起來似曾相識,也就答應了。

「那我隨便逛逛,我等會要去玩樂高,您隨意。」

「好,我隨便,你做你的事情,開心就好。」

君君看了他一眼,眼神犀利。

開心?他不知道什麼是開心了,已經很久沒有碰過這個詞了。 ?他要去的地方乃是段家武技閣

武技閣,顧名思義就是存放各類不同等級的武技的地方,而段家武技閣距離段家主府並不算太遠,在這座鎮上也是人盡皆知的地方,不一會兒段情打聽了一番后,就找到了武技閣的位置。

在武技閣中能夠選擇合適自己的武技,段情自己記憶中有煙雨劍法這類對身法提升比較高的武功,所以現在急需一本煉體和攻擊類的武技,來印證自己的猜想。

根據記憶碎片的一些信息,段家武技閣高約十丈,一共七層,剛好對應煉體一段到七段。

至於更高深的武技,不會放在這武技閣中,到了那種程度,是不會隨便借人閱覽的。

「人還挺多。」看著門口出出進進的人群,段情有些哭笑不得,看來都是趕著今兒一窩蜂的全來了,不過今天是一個月一次的閱覽日也不奇怪。這些段家子弟,也想來挑選適合自己的武技。

搖了搖頭,順著人群走進武技閣,一眼望去雖然人挺多,但是空間也很寬敞,並不會覺得太擁擠。

這第一層大多都是一段武技,威力也不錯,大多一段武者大部分會在這裡挑選,而段情同樣如此。

「哎,站住。」見段情獨自一人走進武技閣,一個年齡稍小,卻一臉高傲的守閣少年攔住了去路。

「有事嗎?」段情並沒有因為對方無禮的舉動而動怒,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一個普通人,是不能進武技閣的,難道您不知道段家的規矩嗎?要想入武技閣,最起碼也要煉體一段。」說完,用略帶鄙夷的眼光看了看段情,他一眼就看出,這個陌生的人就是段家的大少爺,雖沒見過,但光聽人說道也能猜出個大概。

「還有這規定?今天不是一個月一次的開放日嗎?所有段家子弟都能來借閱,為何就我不行,就因為我不是武者?」段青有些氣憤,好不容易從段海那裡知道了一些修武的方法,正想著能有本武技來嘗試修鍊,卻不想遭人瞧不起。

先是在百花谷遭人暗算,落崖死掉,而後自己穿越到這身體里,又因為家主之爭,被比自己還小的段恆恥笑,現在還要被一個守閣少年冷嘲熱諷。

這更加堅定了他要成為一名武者的信念,若有來日,定要他們十倍奉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