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極品靈脈,靈氣越發濃郁,都凝聚成了霧狀了,在這裡面修鍊一日,堪比外界修鍊一年了。

越靠近極品靈脈,靈氣越發濃郁,都凝聚成了霧狀了,在這裡面修鍊一日,堪比外界修鍊一年了。

一個巨大的三足兩耳的爐鼎出現在靈脈上方,極品靈脈被爐鼎鎮壓。

武凌天的先天之魂透過肉身,望向極品靈脈,發現毒王宗的氣運在不斷流失。

先天之魂激發出了命運之力后就能夠看到萬物的氣運,這條極品靈脈鎮壓毒王宗的一部分氣運,如今靈脈被鎮壓,造化被那隻爐鼎剝奪,毒王宗的氣運也流失了。

「這爐鼎竟然能鎮壓一條極品靈脈,還能夠瞞過毒王宗的高手不被發現,絕對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寶。」武凌天暗暗吃驚道。

毒手藥王將武凌天扔在地上,望著爐鼎,道:「我為這一天已經等了三千年了,只要煉製成天靈丹,我的資質就能夠跨入天驕之列,加上毒王宗的氣運,我必然能夠成仙成聖,獲得長生。」

「天靈丹。」武凌天還是第一次聽到這般逆天的丹藥,竟然能夠將人的資質提升到天驕之列,天驕可不是什麼天才,那可是天之驕子,成仙那是綽綽有餘的,即便是成聖也有幾成的機率。

「毒手藥王,你到底想做什麼?」武凌天驚恐道。

毒手藥王冷聲道:「想做什麼?既然你要死了,那就讓你死個明白。」

「看到那尊爐鼎了嗎?它叫七寶玲瓏爐,以你的資歷,定然是不知這件至寶的威能了,它是多寶聖人成聖之前用過的寶物,是一件仙器,雖然器靈不在了,可它依舊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寶,上面刻錄著許多丹方,其中就有兩種禁忌丹藥,就是外面為人所知的丹藥人靈丹,可提升人的資質,可人靈丹終究作用有限。」

武凌天瞬間明白了些什麼,禁忌丹藥,凡是稱為禁忌的都堪稱逆天,而且手段非凡,這人靈丹恐怕是用人煉製而成的。

「毒手藥王,你真是歹毒,竟然用人煉製丹藥,你會遭天譴的。」

「天譴,哈哈。。。。。。。」毒手藥王大笑起來,摘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張極為醜陋的面孔,充滿了一股惡臭,他面目猙獰,道:「我已經遭受了天譴,還怕什麼天譴。」

「不論是人靈丹還是天靈丹都需要以人為藥引,可不是什麼人都配成為藥引的,只有體魄強大的人才能成為藥引,所需的靈藥更是數以千計,而天靈丹更是逆天,煉製也更為不易,條件也更為苛刻。」

朕有眼疾 他的目光在武凌天身上不斷打量,滿意道:「你知道嗎?你的肉身堪稱完美,蘊含的血氣超過了那些體修,都快比得上那些鑄就了仙體的體道大能了。」

武凌天自己對自己的肉身最清楚,別說什麼仙體境界的體道大能了,即便是聖體的體道聖人肉身也不如他,他體內的先天神血可以堪比神葯,擁有起死回生之能。

先天之魂迅速的推算,推算的結果卻是大機緣,大造化。

武凌天有些奇怪了,他如今身處險境,竟然還會有大機緣,大造化,這造化到底是指什麼?

雖然不清楚是何等造化,可他對於周天星辰大法推演的結果還是有自信的,加上先天之魂攜帶命運之力,準備度是相當高的。

當初在修羅城中,他之所以選擇與血羅剎拚死一戰,就是以先天之魂推算出了一線生機,他才敢不惜暴露底牌,甚至毀了三大血脈真身來對戰血羅剎,雖然受了道傷,不過卻是活著離開了萬界深淵。

毒手藥王打出手印,打開七寶玲瓏爐,一把抓起武凌天,將他扔了進去。

「小子,好好享受吧!」毒手藥王的聲音傳入七寶玲瓏爐中。

七寶玲瓏爐中蘊含著一種恐怖的天火,青炎玲瓏火,在三十六種天火中排名二十,具有焚仙滅魔之威。

啊!

武凌天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聲。

七寶玲瓏爐內,武凌天周身被太陽金焱包裹,青炎玲瓏火根本不敢侵犯他,對於太陽金焱十分畏懼,太陽金焱是神火,自然不是青炎玲瓏火能夠冒犯的。

毒手藥王取出大量的靈藥,最低的葯齡都是萬年,萬年靈藥可稱藥王,每一株藥王都蘊含著龐大的生機,落入七寶玲瓏爐后化作滾滾生機融入武凌天體內。

武凌天大喜,他現在最缺的就是生機之力了,有了這些生機之力,他能夠完成數次換血。

「造化,天大的造化,這毒手藥王真是個大好人。」在別人眼裡毒手藥王是大魔頭,可是現在在武凌天眼裡,那就是大大的好人,給他送來了大量的靈藥。

毒手藥王是想要將武凌天煉製成藥人,以他的血肉將靈藥融為一體,在以他肉身為藥引煉製出天靈丹。

武凌天盡數將毒手藥王投入七寶玲瓏爐內的靈藥吞噬煉化,滾滾生機在體內翻湧,他開始修鍊起來,體內血脈燃燒,開始換血。

一株鳳血草被投入七寶玲瓏爐內。

冷情總裁請斯文 這株鳳血草是一株仙草,沾染了不死鳳凰後裔的血液而成,只能算是偽鳳血草,真正的鳳血草乃是沾染了不死鳳凰血液而成,堪稱聖葯。

即便是仙草,蘊含的生機也非藥王能夠比擬的,吞噬煉化了這株鳳血草,武凌天瞬間完成了一次換血,一共完成了五次換血,只差四次,他就能夠達到九次換血,真正的換血大圓滿。

「來吧!」

武凌天將太陽金焱收入了體內,青炎玲瓏火瞬間撲來,將他包裹起來,恐怖的力量焚燒他的肉身,大成巔峰的金剛不壞體只支撐了一時半刻就被青炎玲瓏火破開防禦。

一聲痛苦的悶哼聲,肉身在破滅與修復中不斷重複,天火焚體之痛痛入骨髓,痛入靈魂,非常人能夠忍受。

七寶玲瓏爐外,毒手藥王不斷打出繁瑣的手印,這些手印打入了七寶玲瓏爐內,進入了武凌天體內,他這是將武凌天當作了一株人形仙藥來煉製丹藥。

這些手印卻是將武凌天體內靈藥的力量徹底的融合起來,發揮出了其最大的力量。

武凌天的意志躲藏在祖竅之中,不敢釋放出來,以免受到青炎玲瓏火的攻擊,無法查探體內的變化。

可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肉身在發生變化,那些靈藥融入肉身的各個細胞之中,那種細微精緻的融合是他自己難以辦到的,對他來說好處卻是大大的,肉身的恢復力增強了數倍,肉身不斷變強。

五臟六腑,經脈,血液都在發生變化。

混沌真火蠶食著侵入體內的青炎玲瓏火,朝著頂級靈火進階,一但混沌真火進化為頂級靈火級別,那又將他的一大底牌,頂級的靈火可焚殺入聖秘境以下一切強者,除非是有逆天手段的人,不然無人能夠抵擋頂級靈火的恐怖威能。

七寶玲瓏爐內儲存著大量的紫色氤氳之氣,這些紫色氤氳之氣就是氣運,是毒王宗的氣運,不過被七寶玲瓏爐竊取了。

氣運本是虛無縹緲的,可氣運也非等級,白赤青藍紫。

紫色最為尊貴。

這些紫色氣運湧入武凌天體內,不過卻是被祖竅之中的天道真輪和先天之魂吞噬,先天之魂吸收了紫色氣運后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變得凝視了許多。

若是之前先天之魂有著與武凌天相似的模糊面容,而此時卻是顯露出了輪廓,逐漸的清晰起來。

一縷命運之力從先天之魂中釋放出來,融入天道真輪之中,天道真輪旋轉,其中刻錄的各種天地真意,絕世武學,武技都在迅速的推演著,變化著。

武凌天的肉身本就達到了大成巔峰境界,只差一步就可邁入圓滿境界,可這一步卻是猶如天地之隔,即便當初他燃燒血氣,藉助全身血氣之力短暫的將肉身推到了金剛不壞圓滿境界,可對於如同突破圓滿境界卻是毫無頭緒。

此時一絲絲的氣運融入體內,加上天道真輪自動的運轉,推演,先天之魂釋放出的命運之力,讓他有了一絲明悟。

在他的推算中,圓滿境界的金剛不壞體堪稱神魔之軀,萬法不侵,即便是當初藉助血氣之力極盡升華,那最多只能算是半步圓滿,還沒有達到真正的神魔之境,萬法不侵的恐怖地步。

命運之力是世間最玄奧,最恐怖的力量,無人能夠擺脫命運的束縛,而他是先天生靈,本不應受到命運束縛,可他的混沌青蓮道體都還沒被激發,距離小成更是遙不可及。 此時此刻,武凌天明悟了一絲關鍵,他的混沌青蓮道體雖然強大,可是想要圓滿卻是難如登天。

混沌青蓮破碎,留下四顆本源種子,造化青蓮,毀滅黑蓮,業火紅蓮,凈世白蓮。

他只得了其一,造化青蓮的血脈傳承,想要混沌青蓮道體圓滿,恐怕得集齊四蓮融為一體方能真正的圓滿。

命運之力最是玄奧莫測,加上不滅武體是武凌天根據自身情況而自創的絕世武學,激發肉身潛能,鑄就最強大的肉身。

武凌天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成功,突破金剛不壞體圓滿境界,鑄就神魔之軀。

「命運加持我身,萬劫不磨,不破不朽,不死不滅。」

先天之魂釋放出一縷縷命運之力,融入肉身之中,瞬間捅破了那層窗戶紙,五臟六腑,經脈,血液與肉身被一道道不可見的命運絲線連接在一起,達到了混元一體的境界,一股磅礴,浩大的氣息從肉身之中爆發。

咚咚。。。。。。

肉身發出了一道道如同雷霆般的聲音,聲音一共九九八十響,如同天地道音,聲音滲透出七寶玲瓏爐,傳入毒王藥王耳中。

「這是什麼聲音?難道那小子還沒死。」毒手藥王有些震驚,隨即搖頭道:「那小子雖然有些本事,可如何能夠抵擋青炎玲瓏火的力量,恐怕早就被燒死了,這應該是丹藥即將煉成出現的異象。」

想到天靈丹即將煉製成功,一但煉製成天靈丹,那他就是真正的煉丹大宗師,將成為無數人仰望的存在,更是有望成為丹聖。

天靈丹堪稱逆天,所需要的靈藥更是數不勝數,毒王藥王繼續投入大量的靈藥,不敢出一絲差錯,為了收集這些靈藥,他耗費了數千年時間,所有的積蓄都耗盡,若是失敗,他就徹底的成為窮光蛋了。

不過對於一個煉丹宗師來說,根本就不缺乏資源。

七寶玲瓏爐內,武凌天身軀變成了純金色,如同黃金打造出的肉身一般,可這些金色卻是在逐漸的退去,朝著正常的膚色變化著,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

一股神聖的氣息從他體內釋放而出,武凌天對於這股氣息絲毫不陌生,因為先天之魂就有這樣的神聖氣息,那是神性,屬於先天生靈的神性,肉身有了神性,武凌天算是初步鑄就了神魔之軀。

不過這還不算真正的先天神魔之軀,先天生靈天生就蘊含強大的力量,可摘星拿月,武凌天即便金剛不壞體達到圓滿境界,最多就是鑄就就神魔之軀的根基,距離正在的神魔之軀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極品靈脈中蘊含的紫色氣運被吞噬一空,可丹藥還是沒有絲毫煉成的跡象,毒手藥王有些焦急了。

七寶玲瓏爐內,武凌天的先天之魂將所有的紫氣氣運都吞噬了,釋放出了不少的命運之力,可還不足以支撐他突破。

金剛不壞體圓滿境界鑄就的是神魔之軀,是由人朝神的進化,比人成仙成聖還要困難。

修士突破到真神境界才開始鑄就神軀,武凌天直接就跨越了仙聖兩個等級,開始鑄就神軀,所需要的造化非人力能為之,也只有命運之力能夠逆天改命,做到人所不能為的事。

武凌天別無選擇,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那下次想要突破就難了。

他不顧一切後果,靈魂出竅,釋放出了先天之魂,命運之力包裹著先天之魂,青炎玲瓏火自動避開。

就在先天之魂出現在七寶玲瓏爐的一霎那,一股恐怖的氣息席捲而出,好像有恐怖的存在蘇醒了一般。

先天之魂眉心裂開一道豎眼,正是天罰之眼,天罰之眼射出一道天罰神光,破滅一切,直接穿透了重重空間,見到了被封印在爐中的一個老者。

「你是何人?」先天之魂傳音道。

老者目光透過重重空間,見到了先天之魂,驚駭道:「先天神魂,這世間怎麼還會有先天神靈出現。」

老者口中的先天神靈與武凌天口中的先天生靈是相同的,不過稱呼不同罷了。

先天生靈可稱為先天神靈,或者是先天神魔。

「你是何人?為何被困於此。」武凌天心中卻是駭然,除了他師尊,大黑狗以及在封魔之地遇到的大魔外,還無人認出他是先天生靈的身份,這老者絕非常人。

老者道:「老朽乃是七寶玲瓏爐的器靈,你可稱我為丹聖。」

丹聖,武凌天嗤之以鼻,這老者真是膽大,竟敢稱丹聖。

丹聖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老臉微微一紅,不過他臉皮厚,義正言辭道:「我主人乃是多寶聖人,更是一名以煉器,煉丹的雙聖,我是主人成道之前煉丹的爐鼎,如今已經是半聖器,只差一步就可蛻變成為聖器,稱為丹聖也不為過。」

「半步聖器。」武凌天有些驚訝,他本以為七寶玲瓏爐是一件仙器,還是一件失去了器靈的仙器,沒想到卻是一件半聖器,器靈也沒有失去,一個有器靈的半聖器,那就恐怖了。

要知道九品宗門之所以這般強大,就是因為有仙器鎮壓,仙器是堪比真仙的存在。

而聖器,那絕對是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非仙器能比,即便是半聖器,那也不是什麼仙器能夠抗衡的,極品仙器也不行,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差距。

武凌天平復下來,問道:「你是半聖器的器靈,誰能夠把你封印在七寶玲瓏爐內。」

丹聖道:「除了我的主人,誰還能夠將我封印在此處。」

「你主人,多寶聖人,難道多寶聖人還活著。」

「我主人是中古成道,成為聖人之尊,中古距今古可是一個時代,大帝也不過活一個時代而已,聖人就更不要說了,能夠活四五個紀元已經到頂了。」

丹聖似乎想到了老主人隕落之事,臉上帶著傷心。

丹聖望著武凌天,嚴肅道:「我主人曾說過,誰若是能夠喚醒我,就將成為他的傳人,也將成為我的主人。」

武凌天頓時感覺幸福來得有些突然,一件半聖器竟然要認他為主,這可是一樁大造化。

「好,丹聖,你既然認我為主,我在此承諾,有朝一日必定讓你成為一尊聖器,不,神器。」武凌天許下諾言,他不怕做不到,若是他沒做到,那說明他已經死了。

「多謝主人。」丹聖本來還心有忐忑的,現在武凌天答應收下他,還許諾讓他成為聖器,神器,他沒有絲毫的懷疑。

雖然不知道武凌天身為先天神靈為何這般弱,可先天神魂絕對不是假的,那種天生的神性無人可以假冒。

一尊先天神靈,成為大帝是鐵板釘釘的,能夠追隨一尊未來的大帝,那絕對是受益無窮。

「丹聖,你可有辦法讓我出去。」武凌天還沒有忘記最重要的事,連忙道。

丹聖道:「主人,你喚醒了我,我身上的封印已經解除,你在我身上打下靈魂烙印,七寶玲瓏爐就屬於你了,你可以隨意操控。」

武凌天在丹聖靈魂中打下了靈魂烙印,他一念之間就可殺死丹聖,不過他自然不會這樣做。

七寶玲瓏爐易主,煉化了七寶玲瓏爐,武凌天可以隨心掌控其中的青炎玲瓏火了。

毒手藥王雖然得到了七寶玲瓏爐,可卻無法將之煉化,只能粗淺的運用,如今武凌天得到了七寶玲瓏爐器靈丹聖的承認,才真正的煉化了七寶玲瓏爐,成為了其真正的主人。

先天之魂神不知鬼不曉的離開了七寶玲瓏爐,潛入了極品靈脈之中。

毒王宗內有十八條極品靈脈,底蘊之深厚難以想象。

每一條靈脈都如同一條巨龍,不過被封印鎮壓著。

靈脈與靈脈之間是相通的,先天之魂無視陣法的存在,潛入了另外一條極品靈脈之中。

十八條靈脈都分別鎮壓著毒王宗的一份氣運,先天之魂肆無忌憚的吞噬著靈脈中的紫色氣運,生出一縷縷命運之力,命運之力無視空間,直接進入了七寶玲瓏爐,融入武凌天體內。

先天之魂遊離在十八條極品靈脈之中,將極品靈脈中鎮壓的紫色氣運盡數吞噬,先天之魂有了明顯的變化,越發凝實,已經顯露出了武凌天的容貌。

十八條極品靈脈鎮壓著毒王宗一半的氣運,毒王宗在中荒也是堪稱巨無霸的勢力,建宗至今已有兩個紀元。

一個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兩個紀元就是二十五萬七千二百年,其底蘊之深厚少有宗門能夠比擬。

兩個紀元匯聚的一半氣運被武凌天吞噬一空,比挖掘了毒王宗的祖墳還要歹毒,這是直接斷其根基,失去了一半氣運,毒王宗將面臨恐怖的劫難。

大量氣運的流失,自然引起了毒王宗大能的注意。

萬毒秘境,毒王宗底蘊之所在,其中蘊含的靈氣,不,蘊含的是純陽靈氣,純陽靈氣極為純凈,是仙靈氣的弱化版。

毒王宗一尊古老的存在大發雷霆。

「快去給我查,為何氣運會流失這麼多,若是查不到,你們都得死。」

「是,老祖,我立即去查。」

毒王宗宗主顫顫巍巍,在這尊古老的存在面前,他大氣都不敢出,唯唯諾諾。

同時他心中也是極為驚恐,氣運可是關係著毒王宗的未來,毒王宗是魔宗,豎立的敵人無數,可就是因為有強大的氣運,才讓毒王宗避過了一次次的劫難,屹立中荒兩個紀元不倒。

如今流失了一半氣運,一但遇到劫難,那絕對是在劫難逃,他作為毒王宗現任宗主,首當其衝的必是他。

而罪魁禍首卻是已經逃離了現場,先天之魂回到了體內,武凌天吞噬了毒王宗一半的氣運,轉化為的命運之力足以支撐他突破了。

萬事俱備。 武凌天的肉身融入了磅礴的命運之力,命運之力與肉身絲絲相扣,五臟六腑,經脈,血脈與肉身達到了完美的融合,真正的混元一體。

以往他的五臟六腑,經脈以及血脈與肉身比起來都相差甚遠,如今五臟六腑,經脈,血脈與肉身一般無二,形成了無漏之體,精氣神圓滿,任何傷勢都不會讓他的精氣神流失。

就在肉身達到混元一體境界的一刻,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肉身衍生而出。

先天罡氣,肉身成罡,破滅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