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副主任聽到陳振陽如此介紹肖菁菁,露出意外之色,意識到肖菁菁在三味集團的身份和地位,比陳振陽還要更高一級。

趙副主任聽到陳振陽如此介紹肖菁菁,露出意外之色,意識到肖菁菁在三味集團的身份和地位,比陳振陽還要更高一級。

趙副主任輕輕地拍了一下額頭,道:「我想起來了,你就是蘇國醫的女弟子,之前在高鐵上救治過一名重傷女性的三味堂名醫。」

肖菁菁恬靜地一笑,道:「沒錯,是我。」

趙副主任感慨道:「你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當時我印象特別深刻,因為我留意到新聞里提到了你的籍貫,是我們的老鄉。當時市宣傳部還打算幫你做個宣傳呢,後來出了點意外……」

肖菁菁也知道意外是什麼,蘇韜擔心事情發酵,影響肖菁菁的日常生活,所以讓公關部給所有媒體都打了招呼,當地政府見事情突然迅速降溫,也就沒有持續性地深入報道。

肖菁菁謙虛地說道:「那是我的職責,媒體在報道的時候,有很多地方言過其實了。」

趙副主任笑著用方言道:「你是一個好妹子,我們當地人都為你驕傲。」

肖菁菁也並非初出茅廬的小女孩,知道趙副主任跟自己如此客氣,有一部分的原因是看在三味集團來當地投資的面子上。

陳振陽剛才在路上跟肖菁菁介紹過,預計會在當地以購買及租賃的方式,拿下兩千畝山地,投資額超過八億元,從巴蜀省三四線地級市的角度來看,已經是一筆很驚人的投入了。

肖菁菁心裡還是很感動的,因為在自己的家鄉拿這麼多地,除了這邊的山地適合一些珍貴中草藥種植之外,還是因為蘇韜看在肖菁菁的面子上,算是給她的家鄉造福。肖菁菁也曾出於私心,跟蘇韜提過此事,沒想到蘇韜早已開始布局。

雖然上面三令五申要求不允許公款吃喝,但趙副主任還是在當地最好的酒樓設宴款待肖菁菁和陳振陽一行人。

吃著朝思暮想的家鄉菜,肖菁菁內心感觸很多。

途中肖菁菁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發來的信息,「我的鋼琴演奏會,你能來參加嗎?」

肖菁菁暗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有回復,雖然有點不禮貌,但總比曖昧不清要好。

肖菁菁覺得自己和張燁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倒不是自卑,而是生活的方式和世界觀不一樣。

何況,肖菁菁知道自己的心臟早就被佔滿,根本騰不出一點位置。

飯後,趙副主任還安排車輛送肖菁菁返回家中,因為道路難行,所以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花費了近兩個小時,抵達村莊的時候,不少宅院的煙囪都升起了裊裊的白炊煙。

長相年邁的父母在村頭翹首以盼,終於看到肖菁菁下了車,母親快步走到肖菁菁的身邊,握住她的手掌,連聲說道:「閨女,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們了啊。」

父親在旁邊憨厚地笑著,一言不發。

陳振陽驚訝地望著這一幕,心情五味雜陳,他沒想到肖菁菁的父母竟然看上去如此蒼老,理應只有四十多歲,但均是滿頭白髮,面容布滿皺紋,宛如六七十歲的老年人。

陳振陽終於理解,為何肖菁菁被稱作,從山窪窪里飛出去的金鳳凰。

陳振陽與肖菁菁相比,他的父母都是淮南大學的教授,因此他出生在書香門第,高考直接考中了M國的名校,畢業后在國際知名企業任過職,因為父母的要求,他返回國內,進入三味集團負責葯山計劃。

陳振陽選擇現在的工作,因為他很喜歡華夏的名山大川,覺得這個工作可以讓生活變得更加特別和有趣。

陳振陽一開始見到肖菁菁時,覺得這是一個氣質很特別的女孩,理論上來講,她的家庭也不會太差,但此刻他的心情難以言喻。

肖菁菁和父母用方言說笑著,彷彿一隻百靈鳥,她完全忽視了其他人的眼光,在她的眼中,父母是獨一無二的。

陳振陽和其他人跟在一家人的身後。

肖菁菁知道家裡一直在蓋房子,自己也給父母陸續匯了款。在山村中蓋房子,花不了多少錢,剩下的錢都被父母存了下來,等女兒結婚的時候,作為嫁妝。

三層樓房,牆體刷了灰色的真石漆。

走入其內,地上鋪著潔白的瓷磚,牆體雪白,桌凳都是新購置的,雖然沒有一絲奢華感,但打掃得整潔乾淨,一塵不染。

肖菁菁看到這一切,鼻子發酸,她知道父母是為了自己,精心準備好了一切,怕自己被朋友瞧不起。

肖父笑著說道:「飯菜已經整好了,咱們邊吃邊聊吧。」

陳振陽招呼其他下屬來到廚房,桌上的菜外觀沒那麼精緻漂亮,但都是用最大的海碗盛放,不僅份量十足,而且香氣撲鼻。

肖父還準備了自己釀的糧食酒,陳振陽等人倒也不拘束,但沒喝兩碗就覺得頭重腳輕,便微熏了。

晚飯結束之後,眾人住進了肖家人提前準備好的卧室,木床新打造好沒多久,還散發著原木味,被褥是新裝的棉絮,曬得滿是陽光的味道。

肖菁菁等同事們都睡了,肖母拉著女兒說起了悄悄話,母女倆之間藏不了話。

肖母神秘地一笑,問道:「那個陳經理,我瞧著挺不錯的。」

肖菁菁微微一愣,半晌才反應過來,沒好氣道:「媽,你搞錯了啊,我跟他只是同事而已。」

肖母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嘆氣道:「我和你爸都希望你能帶個男朋友回來。你爸看那個姓陳的小夥子對你挺溫和,還以為他就是你的對象呢,所以將他珍藏多年的酒拿出來給他喝了。如果被他知道真實情況,恐怕要後悔死。」

肖菁菁忍俊不已笑出聲,隨後收斂笑容,低聲道:「媽,我還年輕,你們別這麼著急。」

肖母搖頭道:「你還年輕嗎?村裡跟你一樣大的女娃,小孩都能打醬油了。我知道你在外面闖世界,但人生大事不能耽誤。」

肖菁菁晃了晃肖母的手臂,笑著說道:「媽,放心吧,我向你保證,一定給你物色一個好女婿。」

肖母的面色才緩和不少,「我知道你打拚不容易,之前你欠鄉親們的學費,都用你寄回來的錢已經還完了。咱家的房子也已經建好,以後你就不用往家裡捎錢了。」

肖菁菁笑道:「我現在的工作很好,包吃還包住,花不了什麼錢,給你們的錢,也請幫我存著吧。」

肖母輕輕地摸了摸肖菁菁頭頂的秀髮,眼中滿是淚水,為自己的女兒感到驕傲。

肖菁菁在父母給自己精心布置好的閨房裡睡了一覺,她從來沒有睡得如此踏實過,第二天早晨五點準備起床給父母做頓早餐,剛弄了點動靜,便被父母發現,趕著她回去都休息一會。

肖菁菁心情複雜,雖然從小開始自己家裡很窮,但父母對自己很是包容,讓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學習,至於家務和雜事很少會讓她來做。

肖菁菁便站在父母旁邊打下手,跟他們聊天。

過了一個多小時,陳振陽等人也陸續起來了,村裡安排了個嚮導,帶著他們上山考察,肖菁菁也跟著上山,走了一圈。

考察人員離開沒多久,鎮上來了工作人員,找到了肖菁菁的父母,做起了思想工作。

官員說了一大堆話,肖菁菁的父母半天才算是聽明白,原來是希望他倆好好做一下女兒的思想工作,讓女兒支持家鄉的發展。

啥?

多少錢?

八個億吶?

這是得有多少錢啊!

肖父肖母面面相覷,自家的女兒啥時候有這麼大的能耐了!

雖然山路難行,但充滿了童年的回憶。

下山之後,陳振陽給總部打了個電話,彙報考察的結果,總部那邊很快傳來回應,讓陳振陽立即跟當地政府洽談合同的具體細節。

肖菁菁暗自鬆了口氣,家鄉遇到有了千載難逢、脫貧致富的機會。 早晨八點,蘇韜獨自在小區內的一家餐館吃飯。

餐館的面積不大,但生意不錯。蘇韜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因為很低調,倒也沒有被認出來。

點了豆漿和油條,蘇韜將油條撕成數段,放入豆漿中,吃了一口,味道比想象中要好。

這時,夏禹打來了電話,憂心忡忡地說道:「韓沂南新開的那家保健品公司果然存在很嚴重的問題,幾名高官竟然都是曾經牽扯到保健品欺詐案的嫌疑犯。有兩人是主犯,分別被判刑一年半和八個月,其餘幾人也或多或少受到了處罰。如今帶頭的剛出獄沒多久,又打算東山再起。」

蘇韜奇怪道:「韓沂南是個精明的商人,不可能不知道他們的過往。」

「我給你一組數據,你就知道韓沂南的想法了。之前這個團隊經營的保健品,非法牟利達到二十多億,僅僅用了兩年的時間。那些保健品連飲料都算不上,包裝是最大的成本。」夏禹苦笑道。

蘇韜皺眉道:「那可都是老人們的血汗錢和棺材本啊,這幫人竟然如此貪婪。」

夏禹感慨道:「有一個老年人購買他們所推銷的產品,前後幾年花了十多萬元,結果死的時候,一分錢都沒落下。 皇家幼兒園 他的兒子將保健品送到研究室進行分析,結果和王老吉、加多寶的成分沒有區別。當時有媒體曝光之後,有關部門草草了事,因為沒有吃死人,所以對主犯沒有採取很嚴重的量刑。」

蘇韜沒有心思在對付豆漿和油條,皺眉道:「你將材料發到我的郵箱。」

他琢磨著要將此事告訴岳遵,轉念一想,即使告訴岳遵那又有什麼用呢?恐怕芮加琪不會拒絕辭職,甚至還會讓老夫少妻的關係變得惡化。

蘇韜沉默片刻,皺眉道:「這件事還是得我們幫岳遵徹頭徹尾地處理好。你直接跟陳光聯繫,將資料全部交給他。」

夏禹道:「一旦曝光此事,恐怕保健品市場又得慘遭打擊了。」

蘇韜皺眉道:「保健品市場太過浮躁,必須要凈化才行。」

保健品嚴格意義上是中藥的延伸品,被誇大了藥材的效果和價值,然後轉化為商人牟利的手段。

如果保健品的神話故事不被終結,中藥想要重新正名,始終存在著隱患。

夏禹苦笑道:「可是倒了一家,還有第二家。」

蘇韜托著下巴,沉思良久,終於做出了一個關鍵性的決定,「你讓戰略規劃部門儘快制定進軍保健品市場的方案,同時你也得讓三味製藥研究幾種對人體有保健作用的配方。」

「進軍保健品業?」夏禹心情為之一振,其實董事會多次商議,有過這種想法,但到了蘇韜那裡,被無情地否決。

保健品行業雖然利潤大、市場廣,但嚴格以上,和中醫的推廣存在分歧。

中醫想要普及化,是優先主攻治病救人,還是利用保健養生的理念?

這是一個說不清楚的選擇題。

但是,現在已經到了非選不可的時候,最遲在明年,中成藥將會大規模進入歐盟國家,如果保健品市場不進行相應的整頓,恐怕到時候會成為中成藥在國際市場推廣的阻礙。

想要真正地肅清、整頓保健品市場,不能依賴於別人,還是要自己來做,如此才能正確引導行業規範起來。

蘇韜算是一瞬間頓悟,打開自己的心結。

第一,保健品雖然有吹噓、講故事的成分,但中醫還是有一些古方,能讓中老年人長期服用,起到緩解衰老,並降低心腦血管疾病發生的概率;

第二,三味製藥正在研究裘老中醫留下的兩個絕世仙方。一個藥方與人體逆轉錄病毒的秘密有關,另一個藥方則和提升長壽的秘密有關,對這兩個藥方進行研究,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源源不斷的投入。因此,如果能將研發理論,轉化為商業成果,將形成合理的發展模式。

吃完早飯之後,蘇韜應邀和葉靈在一家頗有情調的咖啡館見面,葉靈知道蘇韜對茶很了解,但對咖啡卻一竅不通,所以幫他點好了咖啡。

仔細研究蘇韜,其實挺有意思。蘇韜算得上華夏通,只要跟華夏傳統文化有關的,他都能夠說個一二三,但對國外的東西,他卻很陌生,這種氣質並不讓他覺得很迂腐,反而總能從與之聊天的過程中,感受到的新鮮感。

葉靈今天穿得比較普通,臉上僅僅是淡妝,和自己印象中可不一樣。外面披著一件很寬鬆的小西裝,裡面是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衣,下面穿著過膝的套裙,小腿上包裹著黑色的絲襪,女人味十足。

蘇韜暗嘆了一聲,葉靈不虧是時尚女王,最簡單的一件衣服也能傳出國際名模的味道。

蘇韜用湯匙攪拌了一下咖啡,讓湯更徹底地融化在裡面,「你知道嗎?你變化挺大的。」

「是嗎?」葉靈誇張地說道,「哪兒變化了?糟糕,我是有魚尾紋了嗎?」

蘇韜啞然失笑:「說得太誇張了啊,你才多大啊,這就有魚尾紋了?我覺得你氣質變化了,以前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現在是會接地氣的仙女。」

「嗯,說話真悅耳,賞你一塊點心。」葉靈將一塊餅乾,輕快地塞入蘇韜的口中。

蘇韜差點咬到葉靈的手指,嚇得她連忙縮了回去,恨恨地盯著蘇韜。

餅乾是現烤的,混合著濃郁的奶香味,蘇韜卻是唯獨對葉靈指尖留下的余香回味。

蘇韜故意說道:「敢再喂我一塊?」

「休想!」葉靈猶豫許久,終究還是將餅乾送入蘇韜的口中。

蘇韜這次的表現很正常,言歸正傳,「堪布陀那邊現在政局穩定了嗎?」

葉靈頷首道:「在Y國政府的統籌協調下,會員國都撤出了自己的兵力,沒有支持的部落勢力也選擇投降。此外,在東非大草原上,烏蒙將軍搗毀了一個人蛇集團,解救了大量因為戰亂被劫掠的奴隸。」

蘇韜眼中露出一絲輕鬆之色,知道葉盛算是給自己報了仇,直接讓暗面組織的醜陋計劃宣告失敗。

蘇韜沉聲道:「這幫人簡直喪心病狂,竟然對普通平民下手。」

葉靈表情也變得嚴肅,「Y國政府那邊也在調查那個組織的動向,他們此次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蘇韜讓劉建偉近期一直在暗中調查暗面組織的行蹤。

他們似乎遇到了很大的問題,在全球各地的各種秘密活動減少許多,根據劉建偉的分析,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雖然蘇韜很希望燕隼可能是華夏安插在暗面組織中的內線,但燕無盡已經明確告訴蘇韜,燕隼是正是邪,燕無盡也並不得知。

但唯一能夠確定的是,燕隼在暗面組織並非沒有圖謀,他在控制暗面組織而努力。

和葉靈隨後又閑聊了一下燕京現在的局勢。

燕京四大家族,現在準確來說已經是三大家族。

曾經輝煌的王家,近期受到其他三家的聯手打壓,早已了沒有當初的鼎盛,只能苟延殘喘。

至於其他三家加強了合作,正在往國際拓展,除了非洲之外,近期在南美也有幾個重要的項目。

讓人不得不佩服的是李安博,他自請前往北疆發展,間接地跟王家斷絕了聯繫,算是避過了王家沒落,對他仕途構成的重大影響。所以一個人能夠脫穎而出,光靠背後的力量還是不夠的,還要有清晰且長遠的判斷。

不知為何話題繞到了韓沂南的身上。

葉靈望向蘇韜的眼神很嚴肅,皺眉道:「此人的能量很大,你若是惹到他,恐怕會很麻煩。」

從荒島開始吧 能讓葉靈如此重視,絕對不是簡單人物。

蘇韜奇怪道:「哦?究竟能量如何大?」

葉靈嘆了口氣,苦笑道:「至少葉家不願與他撕破臉。」

不出意外,韓沂南不僅在商業領域實力強勁,在軍政系統也有強大的人脈資源。華夏能人無數,千萬不能坐井觀天當個井底之蛙。

蘇韜自嘲道:「是嗎?他竟然如此厲害。我其實也不算與他為敵,只不過想在保健品這個行業,取得一點成績而已。」

葉靈摸著下巴道:「韓沂南的兒子經常跟我聯繫,我們的關係挺不錯,要不互相認識一下?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嘛?」

她琢磨著晚上有一個派對,韓沂南的兒子可能會在現場,要不帶著蘇韜一起去?

「我拒絕!」蘇韜古怪笑道:「我沒猜錯的話,他那兒子是你的追求者之一吧?」

葉靈反問道:「怎麼,你吃醋了嗎?」

「瞧你問我那嘚瑟到態度,我反而可以安心地收起打翻的醋碟了。」蘇韜心情不錯,一口將咖啡全部喝完。

兩人隨後默契地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喝完咖啡之後,兩人在附近的綜合體逛街,在這種場合蘇韜必須得全副武裝,墨鏡、口罩、棒球帽一個都不能少,否則被人發現又得引起騷亂。

葉靈見蘇韜做賊的樣子特別有意思,故意專門將他朝人多的地方領。

蘇韜知道葉靈的心思,也就順著她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