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中卻並不著急,依然帶著眾人慢慢的靠近著。

趙天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中卻並不著急,依然帶著眾人慢慢的靠近著。

同時,他也一邊體悟著自身發生的一些變化。

此刻,他的肉身正在經歷著劇烈的變化。

一顆顆肉眼難見的青色光點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融入趙天的身體各處讓他身體的每一根骨骼,每一塊肌肉來自於每一個細胞都染上了一絲淡淡的青色。

趙天可以肯定這是一種對自身體質的改變,讓自身體質向著風屬性轉化。

很快,當那光點不再湧入,趙天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身體之內,血肉骨骼之間,黃金光芒與青色光芒交相輝映,十分的絢爛!

還未動用那意思風之規則,趙天便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對於天地間無處不在的風有了更強的掌控能力。

隨手凝聚出一枚青色風刃,將其一彈而出,直接洞穿大海,消失不見。

「提升的幅度竟然不是三成,而是一倍。」

看了看這枚風刃產生的破壞力趙天不禁有些驚訝,這似乎和自己所知道的情況並不相同。

「是了,我現在的肉身可比那些人強很多了,人自然可以承受更強的身體轉化」

事實上,經歷了肉身成聖,趙天如今的身體強悍程度遠超所有人的想象。

僅僅只是一絲風之規則凝聚所帶來的身體改造甚至還沒有達到趙天如今身體所能容納的極限。

「大家小心一點,看現在的情況應該和我們之前估計的一樣,這一次一共會誕生四件伴生靈寶。」

趙天轉頭對眾人說道,事實上,他所指的四件伴生靈寶,分別就是原先自由女神頭頂之上的皇冠,右手之上的火炬,左手之上的銘牌以及腳下的鐐銬。

轟!

似乎終於積蓄到了足夠的能量,直接到天空中一道粗大的雷霆劈落而下,狠狠的轟擊在了自由女神所化光團之上。

下一刻狂風驟起,呼嘯的颶風掀起數十上百米的巨浪,一道道若隱若現的巨大風刃縱橫切割。

咔嚓!

一隻白皙而美麗的手從光團中探出,直接握住了迎面而來的一枚巨大風刃。

那一枚足以斬殺一名絕世王者的風刃在那白皙的手中,竟然猶如玻璃般被直接捏碎。

隨後自由女神緩慢的踏出了那孕育自己的光團出現在眾人眼中的是一名身披乳白色長袍的金髮女子。

趙天在看到這名金髮女子的第一眼就被震撼到了,倒不是說這由天地孕育而成的自由女神漂亮到了讓趙天都無法回神的地步。

而是因為對方實在太過於完美了!

對,就是完美,而不是美麗。

自由女神彷彿身體的每一根線條都是完美的,無論是五官的輪廓,又或者是皮膚等等,無論是以女人的角度,又或者是以男人的角度來看,都是完美無瑕的!

這是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趙天有點說不上來,但是,盯著自由女神趙天總是難以把對方當成一個真正的生命來看待。

其他人也有這同樣的感覺,在眾人眼中,那出現在天空中的金髮女子更像是銀箭,完美的工藝品。

又是一道粗如水桶的雷霆從天而降,金髮女子眼中一片淡漠,任憑那雷霆轟落在自己身上。

其皮膚表面迅速浮現起一層微光,卻又在一道接著一道的雷霆中,迅速黯淡,隨後其整個身體便被無數的雷霆徹底淹沒在其中。

「一切先天不得圓滿,對方即是在渡劫,也是在消除自身隱患。

時機到了,自己小心。」

獨自一人佔據著一大片區域周圍無人敢靠近,天青藍看了一眼遠處的趙天,最後提醒了一句,身體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林濤殺破天魔法議會大一張太陽神廟,大長老等絕世王者中的佼佼者也動了。

剎那之間,虛空中就響起劇烈的碰撞之聲,一道道人影閃爍變幻刺目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天空。

更高的天空之上,一塊塊巨大的岩石突然浮現在半空中,隨後又被憑空出現的熊熊烈焰環繞。

這是地水火風劫難之中,大地與火焰蜥蜴用戶結合形成,每一顆火焰岩石都有方圓數十米的直徑紛紛從天而落,簡直如同末世來臨時的流星雨一般。

「西瓦……切瑞,里那斯,罪!」

榮昌二神秘的咒語,再麻煩一回,大一張康斯坦丁口中念來,僅僅只是短短兩個呼吸的瞬間。

隨著其手中水,吟法杖一指,從天穹之上墜落而下的火焰隕石就有數枚改變軌跡,轟然間,將殺破天,連人帶刀一起撞飛。

林濤周身綠,光噴涌如潮,一棵棵巨大的樹木拔地而起,彷彿要在這大海之上,深深衍化出一方原始森林。

「呵呵,小傢伙的自然淋浴還不錯,只不過想困住老夫還是差了點。」

突然從那森林深處傳出一聲爽朗大笑,伴隨著的還有一株株參天巨樹不斷倒塌,就彷彿其中有著一隻絕世怪物,將要衝出一般。

林濤臉色一變,還未來得及,有何動作,一把百丈長的斬馬刀變成森林中探出。

那巨型斬馬刀一側刀身,如同拍蒼蠅般,直接就將林濤拍飛出去。

「人類將東西交出來,本王饒你不死!」

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鷹啼,追日鷹王那龐大的身軀如同一片天幕,垂落而下的陰影,直接將那名手持巨型斬馬刀的魁梧老者遮蔽在了其中。

「奧林匹斯山的妖獸,果然還是那麼不知天高地厚!」

剛剛收穫到數十滴重水原液的神刀王本來心情正好,對於那些朝著自己出手的人都沒有下殺手,而是打飛了事。

這位幾乎站在了絕世皇者頂峰的神刀王也不知跟奧林匹斯山有什麼過節,臉色一冷,根本沒有半句多餘的廢話,提著手中的巨型斬馬刀就沖了上去。 ?整片戰場變得異常混亂,狂風呼嘯,一顆顆天外隕石從天而降。

眾人腳下的整片大海彷彿也沸騰了,掀起滔天的巨浪。

無數海水在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下,層層壓縮,最後凝聚成一滴力都無比恐怖的水滴,如同子彈般在這片區域瘋狂濺射。

不過這場天地大劫,針對的終究是那自由女神。

眾人雖然因為闖入這片區域而引發了連鎖反應,同樣會被這些劫難針對,但是終究不是最為主要的目標,大多數人都還能勉強應對。

而此刻在那孕育了自由女神的光團之中,先後飛出了一座皇冠,一把火炬,一張銘牌和一條已經斷裂了的鐐銬。

趙天一眼就認出這四件東西正是伴隨著自由女神而誕生的四件先天靈寶。

那座皇冠分別有七角,代表了世界上七大洲。

而此刻那原本淺灰色的皇冠卻已經徹底變了模樣,它的表面流動著一層,如同水銀般的光澤。

無數扭曲變化的線條,彷彿組成了一幅幅類似地圖的圖案,看上去十分的神奇。

那把火炬通體閃著金黃的光澤,彷彿黃金鑄就一般。

它懸浮在無數雷霆暴雨之中,任憑一道道攻擊降臨自己的身體,然而那火炬之上跳動著的自由之火不知何時,已變為一個幽藍之色。

那又能火線彷彿有情緒般歡快的跳動著,化為一種十分奇特的異獸頭顱不斷張嘴吞噬者周圍的一道道虛空雷霆。

那張銘牌象徵著美國獨立宣言本身卻只是一塊完整的巨大金屬片,而並非是一張張的金屬樹葉。

然而不知道是偶然還是必然這張銘牌在從光團中飛出之後,便徑直往著天空飛去。

雷霆捶打,天火煅燒,那張銘牌先是迅速化為一灘四排的金屬液體入在隨後迅速冷卻,化為了一本足有十丈多高的巨大金屬書冊。

最為詭異的則是那條已經斷裂了的鐐銬。

它上面竟彷彿纏繞著一種莫名的詭異氣息,如果盯著它看久了,甚至會覺得整個人的精神都要被吸入其中十分的妖異!

「嗖!」

七八滴漆黑如墨的重水,從三個方向朝著趙天極速飆射而來,幾乎封死了趙天所有可能的閃避位置。

正在急速朝著戰場中心接近的趙天,臉色一變來不及究竟是誰對自己出手,整個身體都迸發青光,宛如幻影一般,瞬間出現在20多米外。

趙天靈力在海面之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激烈刺激的戰鬥,所有人都在拚命抄著中心處衝去。

一時之間,竟然連他也找不出剛才出手應他的人究竟是誰?

「哼!」

冷哼一聲,趙天抬起腳步,正要繼續前進。

十分突然的一股強烈到極致的危機感瞬間籠罩了趙天全身。

他頭皮發麻,想也不想手中瞬間出現一把三尖兩刃槍,順著那股冥冥中的感應,朝著左後方直接劈了過去。

鏘!

劇烈無比的碰撞聲中,趙天只感覺到一股十分詭異的澎湃力量衝擊而來,靜得讓她站立不住整個人踉蹌著,足足退出去了百米之遠。

黃金神光噴涌,終於將剛才那一擊之時傳入自己手臂中的詭異力量逼出體外。

當雙眼都上了一層黃金光澤,趙天終於看清楚了,剛才襲擊自己的是什麼東西。

那竟然是一條斷裂了的鐐銬!

這正是那隨著自由女神而誕生的先天靈寶,此刻,這條斷裂的鐐銬上,赫然掛著13具屍體。

從那13具屍體的臉上掃過,趙天更是驚悚的發現其中有兩人竟然是兩位絕世皇者級的存在。

嘩啦啦!

趙天驚訝的看見,那條鐐銬竟然蛇一般輕輕扭動著,舒展身體金屬的碰撞之聲,詭異的迴響在她耳邊。

莫名的趙天就感覺到不對。

幾乎是本能的,趙天心靈一動,居於靈魂深處的真靈之種,瞬間急速轉動,撒下大片銀色光輝。

下一刻,一聲無比凄厲的慘叫在趙天腦海之中炸響,一團灰色霧氣慌忙從精神海中飛出。

然而還沒有,等這灰色霧氣找到逃出去的道路懸浮在精神海上空,如同一枚小太陽般的風之規則,突然青筋一陣一道如同禁忌般的風刃飆射而出,瞬間就僵著灰色霧氣一劈兩半。

「怎麼可能卑賤的人類,你明明中了我的幻術,怎麼可能還清醒的過來!」

一道道瘋狂的意念向著四周散開,趙天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意念中的不甘與怨毒。

「這應該就是那虛空魔了,還真是夠詭異的」

直到看著那團灰色霧氣,在無數風刃的切割下徹底洇滅趙天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說實話,即使到了現在,趙天也依然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就被那到虛空魔念入侵了自己的精神海的。

等到解決了身體中的隱患,趙天在看那條鐐銬,不知為何,那股詭異氣息卻是淡了許多。

嗖的一聲,那條鐐銬突然調頭,掛著13具屍體,朝著另一個方向衝去。

趙天二人該不會這條鐐銬之所以會攻擊我,就是因為自己已經被虛空魔念入侵了。

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否則無法解釋那條詭異的鐐銬,放著距離更近的目標不選反而挑選一個距離自己頗為遙遠的絕世皇者下手。

「看來只能用它了。」

遠處傳來驚怒交加的吼聲,趙天眉頭一皺,再不猶豫。

他將三尖兩刃槍收起,抬手取出了一把表面有著血色紋路的七弦古琴。

這張血色古琴,正是天青藍送給趙天的次神兵綠綺琴。

左手托情於胸前,趙天雙眼微閉,旋即猛然睜開右手,化作一片幻影,瞬間在那七玄琴上連彈九九八十一次。

叮……!

像一顆1500形波紋,以趙天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來,那圈無形波紋,所過之處虛空中仙逝,顯現出一團團灰色霧氣,隨即又在尖銳的哀嚎聲中,煙消雲散。

左手托琴,趙天大步向前,右手如同幻影,接連不斷的落在那七弦琴上。

無論是狂風暴雨,又或者是雷霆烈火,甚至是絕世王者大戰的餘波,凡是靠近趙天周圍十米,無不被那無形的音波之力震成了粉碎。

手持次神兵級七弦琴的趙天,竟然強的不可思議,直接無視了這混亂的戰場,大步向前。

無名指勾住一根琴弦,一拉一放一道有形的音波之刃飆射而出,直接將前方的一名絕世皇者,斬得吐血倒退。

根本沒有誰能阻擋,此刻的趙天,簡直如入無人之境。

任憑周圍無數攻擊降臨,趙天卻是巋然不動,自顧自的大步前行,簡直有一種萬法不能加的無敵姿勢。

不過趙天的眼中卻沒有絲毫喜悅,反而異常的平靜。

穿過重重封鎖,來到了,距離自由女神不足百米之處,趙天終於停下了腳步。

「我能猜到,當你動用它時,戰力會暴漲,只是連我也沒有想到前後差距會這麼大。」

早有幾人已到了這裡,卻不知為何都選擇站在這裡,並未再繼續靠近自由女神。

實力深不可測的天,竟然自然也早就到了,此刻看見趙天過來,卻是難得的露出一絲淡笑,開口道。

「說真的,剛才的你,我恐怕也很難戰勝。

而且既然能夠提高那麼多戰力不如以後乾脆就使用期限古琴戰鬥吧」

隨後天青藍又傳音對趙天說道。

「你這丫頭那清冷的性子,今天居然這麼關心我,還真有點異常。」

趙天能夠聽的出天青藍這次的話語中明顯多了一分鄭重,顯然那一番話並非是開玩笑。

然而趙天卻只能苦笑,自己一直不用七弦古琴戰鬥還真不是因為矯情的原因。

事實上,趙天之所以不想使用機型,請來戰鬥是因為一個難以說清楚的感覺。

每當使用期限型戰鬥,趙天內心深處不知為何就會產生一種心悸感,並且隨著持續使用的時間越來越長,那種心悸感也會越發強烈。

到了後來,甚至會讓趙天有一種隨時都要大難臨頭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