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青桐直接無視了齊博文,對姜軒道:「這個東西我要了。」

趙青桐直接無視了齊博文,對姜軒道:「這個東西我要了。」

她的語氣很平淡,但卻透著毋庸置疑的霸道,讓姜軒的眉頭不由一皺,這個女人到底是從哪跳出來的。

至於被無視的齊博文臉色很是難看,但沒有敢跑,面對之前幾名武者時他還有信心逃走,可是面對著趙青桐與姜軒二人,他的心裡沒有半點底氣。 那就是,如果把她的穿越經歷寫成一部小說,這個戴郁白絕對不會是男一號!

戴郁白性格多變,詭譎狡詐,對於身為女主的武清來說,看似是死纏爛打的一見鍾情,實際上卻是處處存著算計和利用。

除了一張絕美的盛世容顏符合男主的身份,其他特徵無一不是男二的標配。

對!

還是那種險惡型的腹黑男二!

明明是他以兩個條件為代價,上杆子求著她要答案。

可是隨便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搶佔了場面上的主動權,就好像那兩個條件是他善心大發,施捨給她的一樣。

不過現在她穿越人生的真命天子,第一男主還沒出現,現在又淪落到險惡男二的地盤上,處處都有他的機關不說。

身後更有一個詭譎神秘的聞香堂幫會組織做倚靠。

目前就不好太囂張。

總歸他已經答應了兩個條件,武清也就很識時務的見好就收。

她豎起手指,揚在戴郁白面前,一條一條的說道:

「第一個,我是新時代的先進女性,有自己獨立的人格與尊嚴。

說過的話,許下的承諾自然要算數。

現在被你親自逮到了,自然會到你的麾下做事。

但是我要足夠的尊重,合理的薪酬工資,完備的員工待遇。

但是非員工責任之內的事情,我有權利拒絕。

比如郁白少帥您無時無刻不在的性騷擾行為。」

戴郁白微微低頭,捏住了自己的下巴,深深的思考權衡了一下。

才抬眼望住武清,一副犧牲很大,很勉強的樣子,「咱們之前的約定是被我找到,你就是我的女人,並不是什麼員工呢。你這樣出爾反爾,等同於單方面撕毀承諾契約,這樣不好嗎?」

戴郁白這個樣子真的無恥到足足能夠衝出地球,奔出太陽系,直奔宇宙外太空架勢。

武清的嘴角幾乎要抽搐抽筋了。

她很辛苦才忍住上前薅住他的脖領子,啪啪幾個大嘴巴抽上去的衝動。

她環抱著雙手緊緊掐住兩條胳膊,臉上有些抽搐的擠出一抹假笑。

「首先,我沒做過當你女人的承諾。不過無論郁白少帥是不是故意記錯的,武清都不願意多做糾纏,武清只想送給您一句話。」

喜結良緣之你好,我的王妃 戴郁白單手虛攥成拳,半掩著唇輕笑一聲,「好吧,有什麼金口玉言,武清你只管說,郁白洗耳恭聽。」

「若然想得到一個人的真心,便要付出自己的真心。」

武清忽然正經了神色,放下雙手,挺直了身板,仰頭望定他,「想要武清做你的人,便要先叫武清看到你的真心。」

戴郁白目光霎時一僵,頓了一下,眼眸才微微轉動著恢復了些許。

他也站直了身體,離開了倚靠的衣櫃,抿著唇點了點頭,「好,這一條,我答應你。」

「第二條,則是不能限制武清的自由,武清什麼時候想要離開,便會提前一個月通知暫時算是武清上司老闆的你。

一面給貴單位造成應對不及的損失。」 聽到趙青桐的話,姜軒的臉上明顯露出一絲不悅,眉頭輕蹙。

就這樣被人截胡他怎麼可能開心,水月古地存在的時間不短了,從一開始之時遍地的天材靈寶到如今需要人到處搜尋,挖地三尺才能勉強找到一些隱蔽的好東西就可以判斷出,水月古地存在不了太久的時間了。

待到其中的寶物被人搜刮乾淨之後這裡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必然會荒廢下去。

也正因如此,水月古地的價值已經變得很低,所以才沒有人傑榜上排名靠前的俊傑到場,他們看不上這裡,排名在七十九位的顧連城已經算是最強的一位。

其實齊博文所得的煉體功法姜軒倒並不在意,他的修鍊功法不缺,也並不以煉體為主,但對於趙青桐的態度,讓他有些不滿,畢竟很少有人這般對他說話,就算是顧連城等人也是平等對待。

不過思慮再三后,姜軒還是克制住了與之交手的打算,不想為了不必要的東西而與趙青桐起衝突,在進來之前他就判斷出眼前這個女人是與顧連城、張天南一樣能對自己造成威脅的少數人之一。

「姑娘,既然你對此有意,在下就不奪人所愛了,告辭。」打定主意后,姜軒不再猶豫,微笑說完后,轉身離去。

趙青桐也沒去阻攔,這個傢伙的實力不俗,未必能留下,眼下不是動手的好時機。

在姜軒的身影徹底消失后,她扭頭望向齊博文,沒有說話,但意思不言而喻。

齊博文背後冷汗直流,但還是勉強笑道:「趙姑娘,我是慶陽府齊家的人,我家大嫂是您好友的家姐杜慧華,還請您高抬貴手…」

「我知道。」

趙青桐淡淡道,「交出來吧,不要考驗我的耐心。」

見趙青桐並不吃這一套,齊博文只得放下自己的小心思,很是不甘地將剛拿到手的功法交了出來。

「趙姑娘,功法已經交給你了,我可以…」

噗!

齊博文的聲音戛然而止,在他的胸口上一抹殷紅迅速擴大,他瞪大了眼睛,沒想到趙青桐仍然會殺自己。

但此時他已經沒有力氣再說什麼了,無力地倒在血泊之中。

齊博文死掉后,趙青桐面無表情地上前拾起了功法,杜二娘的大姐杜慧華是齊家的大少奶奶,這點她自然知道,不過這個傢伙只是齊家的人,這種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係她才懶得管,更何況既然自己搶了對方的東西,齊博文心裡能沒有怨恨?

所以殺了才是最妥當的處理方式。

拿起功法,趙青桐粗略一看,這果然是一部煉體功法,而且是一部三階頂尖的功法,名為『金剛不壞功』。

這部功法與佛門七十二絕技之一的金剛不壞神功只差了一個字,但之間差距極大,畢竟金剛不壞神功可是佛門之中的無上神功。

不過即便如此,這部金剛不壞功也是極為強悍的,練成之後可化金剛之身,如同穿金甲一般堅不可摧,在尋常人眼裡已然是極為不凡的煉體功法了。

「連雲山大寨主李元奎似乎只是天生神力,並沒有修鍊煉體功法,有了這部功法倒是如有神助。」趙青桐不由想到。

這部功法她用不到,有青蓮造化玄身這種四階煉體功法在手,金剛不壞功對她來說就略顯雞肋了一些,不過三階頂尖煉體功法難遇難求,價值千金,她才不會白白丟掉。

她暗自想到或許可以給予李元奎,用來收買人心,還有可能將其收回麾下。

不過這事並不著急,以後有機會再說。

收起功法,趙青桐又在周圍遊盪了一遍,不過和意料之中一樣,一無所獲。

水月古地經過無數前人的開墾,其中的寶物已經變得很是稀少,無法再現之前包打聽所言的那般遍地靈寶的一幕了。

「水月古地只能開啟一天左右,然後其中的禁制陣法就會啟動,將手捏玉符的人全都驅逐出去。」 重回七零:賺錢小嬌妻 趙青桐回想著進來之前打聽到的消息。

也有人試圖扔掉玉符好讓自己留在水月古地當中,畢竟水月古地每三年開啟一次,在裡面待上三年時間絕對可以將其中翻個底朝天,更何況這裡天地元氣充沛,不僅可以修鍊,還有天材地寶和走獸飛禽,待上三年也絕對餓不死。

不過這個行為早就有人試過了,行不通,水月古地的陣法似乎可以鑒別是否是外來者,丟掉玉符后武者就會自行被水月古地所排斥,除非武者有比整個水月古地更為強大的力量,不然只能被排斥出去,或者被壓死這一下場。

在這一帶搜尋無果后,趙青桐抓緊時間打算去其它地方一探究竟,不知道顧連城幾人是否有所收穫,算算時間第二批武者也差不多該進來了。

而就在趙青桐離開這裡后,離著這裡十餘里之外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

水月古地其實並不是一片安寧祥和的世外桃源,也有兇險的地帶,甚至連人傑榜上的俊傑也有身陷險境的時候。

在幾座起伏的丘陵之間形成了一道裂谷,山石呈慘白之色,周圍瀰漫著灰濛濛的霧氣,鬼氣森森,一股陰森的氣息從中透出,讓人隱隱感覺到不詳。

水月古地存在時間已久,這片裂谷的危險之處人們也是知道的,一般不會有人靠近這裡,更有人為其起了亂葬谷的名字,生人勿進。

不過就在不久之前,這片亂葬谷之中忽然亮起了一道極為清晰的光柱,附近一帶的武者全都注意到了這個異狀,在他們趕到后才發覺原來光柱來源的地帶居然在亂葬谷之中。

時間不長,被光柱所吸引聚集在亂葬谷入口前的武者就有十餘名,還有武者在往這邊趕來。

不過望著鬼氣森森的裂谷,人們不由有些遲疑,沒人貿然進去,畢竟這片亂葬谷存在著莫名的兇險,早年有不少人曾困死在裡面。

但就讓他們這麼無視,也有些不甘心,畢竟之前那道光柱顯然代表著好東西的出現,水月古地如今太過貧瘠了,他們進來到現在有人甚至還一無所獲。

「媽的,進來半天了屁都沒弄到,老子可不想白來一趟,這狗屁亂葬谷有什麼可怕的,一群膽小鬼,有人敢與我通行嗎?」

一名身材高大的武者實在忍不住,站了出來,冷笑看著周圍的武者。

這個武者是大名府的一位天才人物,名為邵雄,性格一向桀驁不馴,實力也極為勇武。

被他嘲諷了也沒什麼人敢說話,畢竟在場的人中並沒有人傑榜上的俊傑。

「有什麼不敢的!我同去!」

不過能進到水月古地的大多都是當地的小天才,心高氣傲的那種,哪受得了這種譏諷,當即就有四五人站了出來。

這時一道人影出現,他的面容有些陰柔,看上去像個小白臉,不過身上透著一股冷意,背後背著兩截槍身,正是永安府八傑之一的柳如風。

一看到柳如風,邵雄的目光明顯凝重了一些,他在進入水月古地前見過柳如風動手,知道這個傢伙不容小覷。

柳如風站在邵雄幾人身旁,默不作聲,隨即又有幾人加入其中,邵雄這才覺得差不多,他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粗獷張狂,心思很細膩,亂葬谷他了解一些,只有進去的人越多,他才越安全。

於是他又冷笑著望向眾人道:「還有人敢嗎,你們都是無膽鼠輩不成?」

但剩下的人都保持了冷靜,並沒有再上他激將法的當,就在邵雄面帶譏諷,還欲再言的時候,聲音戛然而止。

只見自灰濛濛的霧氣中,一個一個逐漸清晰的身影走了出來。 邵雄的啞然失聲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他們扭頭望去不由也愣住了。

來者自然是趙青桐,她也察覺到了那道光柱,來到了這裡,不過沒有露面,而是在暗中觀察。

她待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從眾人的議論之中對這個名為亂葬谷的裂谷有了了解,並且看出了邵雄的打算。

這個傢伙並不像看上去那般沒腦子,顯然是想以激將法多激一些人進去,想來這個傢伙應該知道一些亂葬谷之中的秘辛。

不過趙青桐並沒有聲張出來,她也對那道光柱感興趣,想進亂葬谷一探究竟,既然有人拉起了一批炮灰探路,她自然不會破壞。

而看著走來的身影,邵雄的眼中則透著一抹深深地忌憚之色,他自然不會認不出趙青桐,心中不由暗罵這個女魔頭怎麼會來這裡,明明人傑榜上的其他人都沒到場。

但事已至此他也沒有辦法,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邵雄只得擠出一張笑臉表示歡迎,他可不敢以對待旁人那樣的態度對待趙青桐,那是在給自己找不痛快。

趙青桐既然想讓他們帶路當炮灰,自然也不會為難他們,一語不發,與眾人一同走進迷霧瀰漫的亂葬谷之中。

剩下的武者雖然有所不甘,但終究是不想進入兇險莫名的亂葬谷,只得各自散去。

走進山谷后,周圍明顯寂靜了不少,鳥雀無聲,霧氣濃重,更有一股陰冷的氣息瀰漫,讓人不由繃緊神經,嚴陣以待。

之前被邵雄言語所激而衝動進來的人被冷風一吹清醒過來,不由有些後悔了。

不過現在再說後退,沒人丟的起這個人,只得硬著頭皮走下去。

而十幾人之中也有聰明之輩,有幾個人下意識靠近趙青桐,臉上掛著謙恭的笑容,想要在她面前博得好感。

雖然在外面時趙青桐殺性極重,讓他們畏而遠之,但身處在危險莫名的山谷中他們下意識朝著實力最高的人身邊靠近,而趙青桐顯然就是在場中人中的最強者。

對於幾人的舉動趙青桐自然不會不知道,但並沒有阻攔,也沒有像往常那般直接讓他們滾開,嘴角反而勾勒出一絲不易察覺地笑意。

在這種詭異的環境下任誰也不知道會藏著怎樣的兇險在其中,她也不例外,有這些人在她旁邊可以給她很好的預警,必要時候還可以當做炮灰來利用,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可能是凶名的緣故,靠近她的人並不多,剩下的人中還有幾人眉頭微皺,有些不屑,似乎覺得他們靠一個女人來保護實在太過丟人,只是畏懼趙青桐的凶名不敢說出來罷了。

趙青桐懶得理睬他們的小心思,因為周圍的情形越發的變得詭異起來。

「呱呱!」

大叔寵嬌妻 在一行人進入亂葬谷深處后,寂靜之中忽然有了聲音,幾聲凄厲滲人的難聽叫聲傳來,十餘只老鴰從霧靄中飛出,嚇了幾名武者一跳。

趙青桐的目光穿過霧氣,凝神望去,發現在周圍稀稀拉拉生的長著一些枝葉早已掉光的扭曲枯樹,成片的老鴰站在枝頭,它們生有黑色的羽毛,見了生人也不慌張,只是以冰冷的眸光注視著一行人,讓眾人感覺有些發寒。

就連趙青桐也覺得有些異樣,凝神戒備,好在這群老鴰並沒有任何動作,沒有攻擊,只是注視著人群遠去。

走過老鴰棲息的枯樹,周圍愈發的冷清,怪石嶙峋,呈慘白之色,不時能看到走獸的骸骨,不過除了之前見過的老鴰之外再沒有見到其它生物。

空氣中的陰冷之意更重,又走了一陣之後周圍便什麼也看不到了,到處都是灰濛濛的霧氣,整個世界都被浸染成了灰暗之色,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此時人們連自己所處的位置都不知道,更別說之前亮起的光柱在哪了,這讓人不由變得不安起來。

而就在這個人人都不安的時候,則有一個更加不好的消息傳來,一個年輕武者忽然驚叫出聲:「李苑兄你在哪裡?」

「李苑人不見了!」

那這樣玉符進入水月古地的武者中除了對自身手段有十足信心的人物之外,剩下的人大多都選擇呼朋喚友,結伴前來好有個照應,那名失蹤不見的李苑和那個叫出聲的年輕武者就是一起來的。

有人在這詭異的地方突然失蹤,這自然讓眾人全都警惕起來。

邵雄身為領頭者不能不管,走上前去詢問道:「他是什麼時候失蹤的。」

那名年輕武者搖著頭道:「我也不知道,之前我們還一直結伴而行,但走到這一帶的時候霧氣變得濃重,我已經好一會兒沒見到他了。

我剛才叫他的名字沒人理會,這才發現他的人已經不見了。」

邵雄皺著眉頭道:「你們有誰見過他嗎?有誰知道他什麼時候不見的?」

眾人面面相覷,全都搖頭。

這群人都是被邵雄以激將法激進來的,大多彼此並不相識,身處險境他們連自己都顧不過來,哪還能察覺到別人失蹤。

邵雄冷著臉,讓大家再統計一下人數,這下人們才吃驚的發現少的人並不止一個李苑,居然有三人在迷霧之中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這裡太過滲人了,我們要不原路返回吧!」有人開始打退堂鼓了。

「邵雄,都怪你,如果不是你這個傢伙蠱惑,我們怎麼可能來這個鬼地方!」也有人把矛頭對準了邵雄。

「放屁,腿長在你自己身上,怎麼能怪老子!」

邵雄冷笑道:「更何況咱們既然都到了這裡,現在又有人失蹤,你覺得會那麼容易回去嗎?」

「你這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