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青羿後面,兩人非常順利的進入城內。

跟在青羿後面,兩人非常順利的進入城內。

走過長長的通道,眼前漸漸開闊明亮起來,而且與城外不同的是,城內異常喧鬧,與之前那毫無生氣的平原相比,簡直充滿生機。

再往前,三條岔道,分別通向看不到的地方,短暫駐足后,兩人跟著前面的人走向中間的那條主道。

沒多久,進入街道之中,兩邊都是店鋪,琳琅滿目,各種招牌打的老高。可能是因為靠近城外的關係,其中客棧居多。越往裡走,街道上人員越多。

左右兩邊的建築已經讓林玄仲看花了眼,與這裡的街道相比,幽城的那些大街如同小巷,完全沒有可比的地方。

再往前走,商鋪漸漸增多。

「兵器鋪、藥材鋪、服飾甚至還有賣武技的商鋪,」各種招牌不斷出現在眼中。每次往那些商鋪裡面一看,林玄仲都能看到商鋪裡面滿滿當當擺放著各類物品,還有侍者與客人對話場面。

每個店鋪都十分寬敞明亮,光鮮大氣,與這裡的商鋪華麗相比,幽城的那些商鋪簡直都是「黑店」,越看林玄仲越是驚嘆不已,如同走進一個新世界中,眼中只有「繁華」二字。

「這裡是不夜城的外圍,」對於眼前的景象,青羿同樣是驚異連連,眼中滿是驚嘆之色。

「那是不是越往裡面去,越是繁華?」如果連城池外圍都如此繁華,那麼林玄仲真不敢想象不夜城的中央位置又會繁榮蒼盛到什麼程度。

「的確如此,不過石叔說過,不夜城的構造其實和許多城池一樣,按照勢力分佈分為三個主要城區,由三大豪族掌控。城中是三大豪族共有的地方,一般只有三大豪族共同舉行活動的時候才會用到,更是繁華異常,但在平常卻不如三大豪族負責的城區中心熱鬧。」停頓片刻,青羿又繼續說道:「我們現在所在位置應該是南家的管轄區域。」

「南家?」記起之前那個老丈說的話,林玄仲一臉疑惑。

「恩,我聽石叔說過不夜城有三個豪族,按照之前那個老丈的說法,南家正是不夜城三大豪族之一。恐怕南家已有幾千年歷史,整體實力不可想象。」

妖孽邪王,廢材小姐太兇猛 「幾千年,那豈不是在劍皇朝建立以前,南家就已經存在?」 被遺忘的第三者 遙遠的數字讓林玄仲忍不住發出驚疑。

「的確如此,三家之中只有外來的文家在不夜城的歷史較短,只有千年時間。」

現在青羿說的每一句話,不管語氣肯定還是不確定都讓林玄仲驚訝不已。不夜城,不愧是北嶺第一大城,果然底蘊雄厚。 第152章

「我們先找一家客棧休息,明日一早再四處逛逛。」在打量一眼天色后,青羿便如此提議。

事實上,兩人離南家管轄區域的中心位置還有二十里路,所以在天黑前兩人是沒法走到那裡,而且越往裡面費用越高,自然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一晚最好,一般來往人員都是如此。

道路兩邊的客棧很多,沒多久,兩人找到一家人不多不少的客棧。一進門,一個穿著端莊的夥計便迎上來。

「兩位客官裡邊請,」熱情地招呼兩人一聲,客棧夥計便將兩人向裡面請去。

進門之後,林玄仲有些拘束,青羿一切正常。跟在夥計後面,兩人走到一張小方桌前坐下。

「兩位客官需要點什麼?」兩人剛坐下,那夥計便十分客氣地詢問,完全沒有因為兩人穿著普通輕視兩人的意思。

與此同時,客棧里的其他人見有新客人落座,有的人簡單打量一眼,然後很快轉回目光,有些人繼續吃他們的。

在四處打量一下客棧中的情況后,林玄仲發現其他人根本沒有注意自己和青羿,自然漸漸放鬆下來。

「二斤牛驢肉,普通水酒也來二斤,其他的店家看著炒幾個小菜即可。」青羿說話的方式非常大方,完全沒有一種生在異地的感覺。

見青羿的舉止如此自然,林玄仲感觸頗深,有些羨慕青羿的溝通能力,心裡想著要是哪一天自己能像青羿這樣該多好。

「好嘞,」在青羿十分爽快的說出需求后,客店夥計同樣十分麻溜地做出回應。簡單告訴兩人稍等片刻后,客店夥計直接轉身向後堂走去。

「晚上要住在這裡?」現在天色已經不早,吃完晚飯估計天就完全黑了,所以林玄仲想問問晚上的住宿問題。

「此地的客棧住宿費用應該都差不多,石叔說過在不夜城裡一切價格都很公道,所以你不用擔心,」笑著說說,青羿又接著說道:「清風,既來之,則安之,不用那麼拘束。不夜城雖然混亂,但只要不壞了規矩,一切都好。」

「我知道了,」再次打量周圍一眼,旁邊幾張桌子的人各自談笑,想想青羿的話,林玄仲點點頭。

「或許天黑之前,石叔他們也能趕到,」閑著無事,林玄仲便想跟青羿閑聊幾句。

「很有可能,之前我們為了看劍皇崖繞了一段遠路,車隊那邊離主道近,他們走到主道速度不會比我們慢,說不定真能趕到。」

「等他們到城裡,我們要不要與他們匯合?」

「暫時先不,石叔說過那些強盜可能還會來找麻煩,所以你最好不要和佣軍隊伍的人在一起。」

提到那些強盜,現在想想林玄仲倒有些後悔,如果早知道會留下後患,還不如當時把他們全部擊殺。當然最可惜的還是因為突然陷入幻境,要不然在那時及時出手或許可以攔下葉龍他們。

想起葉龍和那黑衣男子的面孔,林玄仲就有一種憤恨不已的感覺。不過現在境界恢復如常,即便在不夜城遇到他們,也無法拿兩人如何,反而本身可能會有危險。若是顧及到這一點,林玄仲倒是能想通中年領隊為何不讓自己跟隊伍走,一切都是小心起見。

在這種不熟悉的地方,時刻需要保持警惕,果然武界並不適合弱者生存。只恨體質不行,不然一旦成為強者,或許就不需要如此小心的活著。暗暗感慨一番,林玄仲又與青羿談論起雙方的匯合的事。

沒多久,客棧夥計把酒菜全部端來。兩盤熟肉、四碟小菜還有兩壺酒,兩個人的一頓飯已經足夠。簡單打量一下飯菜,一陣香氣撲面而來,林玄仲頓時垂涎不已。

自從離開幽城,一路上風餐露宿,已經很久沒有在桌子上吃飯,現在坐在桌子前吃飯的感覺還真特別。

和青羿一起又不用客氣,拿起筷子林玄仲就品嘗起來。既來之,則安之,在客棧裡面也不用檢查食物有沒有問題。

坐著對面的青羿見林玄仲二話不說已經拿起筷子,笑了笑后同林玄仲一起吃著。

客棧廚師的手藝不差,飯菜特別的香,兩人吃的津津有味。

「聽說昨日有人在城北百裡外殺了幾百個強盜!」

「不是聽說,早上這件事就已經在城裡傳開了,那是真事。」

「一個人可以在短時間內擊殺兩百人,而且己方無一傷亡,那個人的境界得有多高。」

「可不是,要怪只能怪那些強盜眼瞎惹了不該惹的人。」

「的確如此,此事還真是大快人心。」

在林玄仲和青羿把注意力漸漸轉移到吃飯上后,旁邊桌子那些人談話的聲音便傳入耳中。不難聽出他們正是在討論昨日車隊遇襲的事,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下動作,相互對視一眼后,又齊齊向旁邊的那張桌子看去。

正說話的四個客人衣著沒有特別的地方,看不出是本城人,還是外地人,不過對於林玄仲兩人來說還是他們討論的話題更吸引人。

「一下子犧牲那麼多人員,恐怕對那個強盜團伙打擊不小。」

「城內有不少那些強盜的據點,不知這次倒霉的是哪方人手。」和幾人對此事的看法一樣,談到那些強盜的傷亡時,幾人臉上都挺暢快。正是基於這一點,林玄仲兩人在聽他們議論時也不需要防備。

「我還聽到一些具體消息,據說那個出手的人只有二十來歲!」一個漢子一驚一乍的說著,似乎連其自己都不相信再說的事。

「怎麼可能,老子活了這麼多年,還沒親眼見過有二十歲的六階武修。」

「噓,」旁邊的人立刻做出禁聲的手勢,跟著一臉謹慎地說道:「小聲點,不要讓別人聽到。」

「哦」,剛才說話粗魯的人隨即反應過來,有些擔心的打量一下四周。其實不管在什麼地方公開議論強者都是一種避諱,所以一般只能說些好話。不管怎樣,那四人對林玄仲擊殺那麼多強盜的事都很高興。

古往今來,強盜一直是被人看不起的武修團體,因為在世間有很多混口飯吃的方法,但他們卻習慣打家劫舍,向來惡事做盡,平常人都會對強盜的行為所不恥。

現在客棧所在區域,在不夜城裡是各個佣軍隊伍來往不斷的位置,其實林玄仲根本不必擔心會有強盜來找麻煩。不過還是小心一點最好,因為一般強盜的行事方式都並不光明。

在幾人激烈的討論昨天的事實期間,林玄仲和青羿兩人不停吃著。

見幾人把自己說的無比厲害,林玄仲一想到那是因為藥丸的作用,口中的飯菜漸漸變得不是滋味,好在還不影響正常吃飯。

沒多久,兩人又聽到周圍有人討論山脈里凶獸異動的事。聽起來似乎關於凶獸異動的消息傳來已經不止一天,這又讓兩人驚訝不已,沒想到不夜城裡的消息如此靈通。好在他們只是討論而已,並沒有人提到具體情況,顯然都不知道凶獸異動的原因。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那黑蛟渡劫的畫面還歷歷在目,那讓人驚懼的雷電擊打黑蛟身體的畫面,林玄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不管怎樣,關於凶獸異動的具體情況只有兩個佣軍隊伍的人員知曉。

現在那些人討論的如此激烈,各種各樣的猜測比當初張奇他們的猜測還精彩萬分,林玄仲忍不住想插兩句,把真實情況告訴他們。還好青羿眼神中的否定,讓林玄仲及時地打消念頭。

一頓飯吃了將近半個時辰,整個過程一點都不枯燥,那些人激烈的言語,讓林玄仲有種聽故事般的感覺,林玄仲不會忘記某些人說的句子或是詞語。

「什麼萬古第一,什麼有史以來,什麼絕世天才,驚為天人。」那些高端用語都把林玄仲吹捧上天,林玄仲有種強烈的感覺他們的用詞的確是萬古難見,沒想到一點小事被他們說的如此傳神,連身為當事人的林玄仲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如果依此類比,林玄仲無法想象要是被這些人知道凶獸異動的一些具體情況,他們又會用怎樣驚天泣地的詞語來形容黑蛟渡劫的畫面。不管怎樣,那些人越說越是盡興,兩人都已經才吃完,再看看他們桌子上酒菜還剩一半,可能是說的或是聽的太投入,許多人連飯都不顧的吃。

話說回來,林玄仲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為了談論別人的事,耽誤自己的事,而且從始至終都興緻高昂。

另外,林玄仲還聽到一些關於南方戰爭的消息,似乎許多國家都要開戰。只是關於戰爭即將爆發的消息,客棧里許多人都抱著否定的態度,所以有關此事談及的內容較少,林玄仲沒能聽個所以然。 第153章

「我去結賬,你坐在這邊等等。」說著青羿已經起身向客棧的櫃檯走去。

對著青羿點點頭,林玄仲又忍不住打量周圍幾張桌子的客人一眼,因為天色越來越晚,來客棧吃飯的人越來越多,大廳裡面大半桌子都坐著人。似乎因為那些人影響,新來的人都在說著關於凶獸異動和林玄仲昨日遇襲的事。

有時候,原本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對話要隔著幾張桌子,客棧里十分熱鬧。心裡的一點陰霾漸漸被衝散,在這樣環境中,林玄仲知道自己沒時間感慨。

「晚上我們在這裡住下,」不知不覺間,青羿已經結賬回來。

應聲而起,既然青羿已經訂好客房,有些醉意的林玄仲正想到客房裡休息一晚。自從離開驛站就沒好好睡過覺,林玄仲還是不習慣那種風餐露宿的生活。現在好不容易有客房住,林玄仲自然有些急不可耐。

在一個客棧夥計帶著下,兩人在二樓找到一間乾淨的客房。打開門,房間不大,布置齊全,兩人需要的物件應有盡有。在客棧夥計簡單交代幾句離開后,林玄仲跟在青羿後面把身上背著的包袱和長劍都放在桌子上,然後坐在桌子旁休息。

外面天色不早,青羿用一盞燭火點燃幾個油燈,屋子裡漸漸明亮起來。跟著青羿又去把窗戶打開,本來安靜的屋子立刻變得熱鬧起來,窗外各種各樣的聲音湧入屋內,不知道有多少在從樓下走過。

如果從聲音方面來看,不夜城果然是晚上比白天熱鬧。循著聲音,林玄仲轉頭向外看去,天色已經黑乎乎的一片,可窗外別的地方卻並不像想象中那麼黑暗,反而有不少別樣的光彩。

被外面的景象吸引,林玄仲起身要到窗前瞧瞧。

「吵嗎?」這時青羿在打量一下窗外的景象后,回身見林玄仲過來便開口說道:「如果吵,我就把窗戶關上!」

「不吵,我是來看看外面的情況,」不好意思的搖搖頭,林玄仲直接說出自己的來意。

「除了人,還是人,」有些感慨地說了一句后,青羿撇過林玄仲向桌子走去。

一想青羿是在描述外面的情況,林玄仲沒有回應,反而更加快速地向窗前走去。雙手扶在窗檯,五光十色的燈光灑到眼前,往街道上望,果然街道兩旁到處都是行人。道路中間還有佣軍隊伍的車隊經過,人來人往。

在五彩繽紛的燈光下,那些人的穿著變得光鮮起來。不管男女老少,林玄仲看到從下方走過去的人臉上多少帶著愉悅之色,似乎都很開心。

記得白天來時街道上並沒有這麼多行人,不知道晚上從哪裡冒出來這麼多人,再看看已經走遠的那個佣軍隊伍,林玄仲不由想到可能中年領隊他們已經趕到不夜城。

已經有兩天沒看到紅淚,心裡還真有些想念。希望他們一路順利,在心裡簡單想想后,林玄仲的注意又回到下方的街景上,一切都是那麼的繁華。與枯燥的佣軍生活相比,還是不夜城裡熱鬧。

本來還想早點休息,可在看到下方的街景后,想起不夜城不分白天夜晚的特點,林玄仲反倒想立刻出去走走。

一下子萌生這種想法后,林玄仲立刻轉身想問問青羿的意思。結果剛轉身的林玄仲目光恰好落到對面客棧的一扇窗戶上,一個身姿窈窕的女子同樣站在窗前,只是讓林玄仲驚訝的是那個女子正在盯著自己。四目相對,隔著老遠,林玄仲還是注意到對方似乎在對著自己笑,可惜看不真切。

片刻,那女子撇過目光,林玄仲同樣不再盯著對方的臉看,只不過剛才猛地看到那名女子有種看到青藍的感覺。想到青藍,心裡難免一陣惆悵。還好已經到不夜城,歸程指日可待,林玄仲覺得很快便可以回去打探消息。這樣一想,林玄仲才漸漸平靜下來。

「我們要不要出去走走?」已經和青羿相處很好,兩人年齡又相差不多,所以林玄仲完全把青羿當成是朋友來看,良久,轉過身的林玄仲自然有什麼說什麼。

「如果你想出去走走當然可以,反正把東西都放在這裡即可。」

沒想到青羿答應的如此爽快,林玄仲當即笑著說道:「那好,我們出去看看。」

剛才吃飯的時候其實已經休息好,現在說走就走,並沒什麼要收拾的地方。鎖上門后,兩人沿著門外的走道向樓梯走去。

還沒到樓梯口,下方大廳里一陣喧鬧聲傳來,還有摔桌子的聲音,出於好奇,兩人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

不多時,在下到樓梯中間位置時,林玄仲看到下方兩伙人在爭執,在他們中間還有一名客棧的夥計。

大廳里還有不少客人,有的坐在他們原來桌子前與同伴談笑風聲,有的站在大廳裡面,他們不停地打量發生爭執的雙方,像是在看熱鬧一樣。

在那些站著的客人腳下,酒菜杯碗灑落一地,看起來正是因為爭執雙方打鬧所致。簡單觀察一下情況,林玄仲的目光又回到爭執雙方身上。一邊五人,有男有女,從穿著看像是普通的佣軍,而且一個個看起來有些狼狽。

另一邊,八人氣勢張揚,衣著光鮮,不像是普通佣軍,由於離得他們還有一段距離,林玄仲看不出那些人的具體實力,只能猜測那五人明顯比對方八人實力弱很多,因為他們的面目表情非常難堪,顯然是受欺負的一方。

反觀對面八人,一個個神色要自然的多,其中還有幾人面帶笑容。其中兩人本來極不協調的五官,在笑起來后顯得更加猥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從兩方人的面目表情來看,那五人一定是被欺負的一方,當然林玄仲還想不到雙方為什麼會發生爭執。

令林玄仲驚訝的是那普普通通的客棧夥計站在兩伙人中間此刻卻一臉鎮靜,絲毫不怕兩方人突然出手傷到自己,反倒是那五人似乎很怕客棧夥計,現在客棧夾在中間,他們根本不敢做任何動作。

在林玄仲驚疑不解之時,那名客棧夥計大聲說道:「我不管此事是由你們誰先挑起,既然你們損壞客棧的桌椅,影響客棧生意,那客棧的損失便由你們共同負責,不知你們可否同意?」

「我們沒意見,」八人中個子最矮,身材偏胖,臉上肉太多都腫起來的胖子直接回應那客店夥計一句,隨即目光一轉又看向另外五人道:「只是不知他們有沒有意見?」說完此人眼光閃爍,迅速地打量那五人中的兩名女子一番,樣子十分猥瑣。

「此事是由他們幾人先輕薄我師妹挑起,為什麼還要我們負責?難道你們客棧一點都不講理,」五人中站在最前面,一個年齡有三十齣頭的男子皺著眉頭質問夥計一句。

松小姐今天喝酒了嗎 「客棧有客棧的規矩,那些桌椅是你們雙方起爭執時毀壞,客棧里的人都能證明。若真是他們惹事,你們大可到客棧外面解決矛盾,我們客棧自然不會多管閑事,可你們偏偏在客棧裡面打鬧,還影響客棧生意?」說著,那名夥計還指著有些狼藉的一處地面說道:「難道說那打壞的桌椅和一地酒菜都是他們所為?」

似乎很不滿那名男子的質疑,客棧夥計毫不留情地用事實讓那名男子與其同伴們明白,不管誰錯在先雙方都有責任。

經其一說,原本還想同那八人對質一番的高大男子臉色一沉,有些無奈的打量地面一眼。

雖說的確是對方八人故意找茬在先,可是客店夥計說的又是事實,恐怕不答應客棧的賠償要求,五人很難離開這裡。

在此人後面,其同伴兩男兩女看起來年齡都要小些,與林玄仲與青羿兩人相差不多。在客棧夥計追究責任時,幾人有些不知所措,看樣子他們根本無法滿足客棧夥計的要求。

「要多少玉石?」有些慌亂過後,反而是站在後面年齡最小的女子鼓起勇氣問道。

「桌椅費用十塊玉石,還有其他客人點的飯菜三十二塊玉石,以及耽誤客棧生意二十塊玉石,一共六十二塊玉石。」見五人肯認賬,客店夥計當即把所有賠償項目依次點出來。

在客棧夥計不停報價的時,五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後都有些緊張害怕起來。

即便腦子再笨,此刻林玄仲都能看出來,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玉石支付費用。

另一邊,那八人神色如常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一點玉石。而且因為看出對方的窘境,八人反而還面帶喜色,像是正想看到對方沒有足夠的玉石般。

「算上你們飯錢,一共是三十六塊玉石,」在算出具體費用后,客棧夥計又看向另一邊的八人說道:「你們需要支付的費用是四十二塊玉石。」說到此處,客棧夥計便等著雙方付錢。 第154章

「沒問題,」沒讓客棧夥計多等,站在八人中間的一名身材瘦高的男子眼中邪氣一閃,隨即從腰部取下荷包遞給那客棧夥計,「裡面有四十塊玉石,勞煩清點一下。」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瘦高男子說完,其旁邊的一人忙笑著從衣袖中取出兩塊玉石遞給客棧夥計,「一共四十二塊。」

接過兩樣東西,客棧夥計仔細清點起來。「沒問題,你們可以走了,」等到確定數目無誤,客棧夥計便示意八人可以離開。

「不急,我們還想再待一會,閣下不會介意吧?!」剛才那個瘦高男子滿臉笑意回應一句,隨即又突然握住客棧夥計的手連連用眼神示意。

在遠處林玄仲沒看明白那瘦高男子的舉動,只是覺得此人的眼神越發令人憎惡。而那夥計在對方握住其手后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衝著那瘦高男子笑笑。

「無妨,只要不耽誤客棧生意,你們想在這裡待多長時間就在這裡待多長時間,」對著八人輕輕一笑,客棧夥計又轉過身問另外五人道:「你們的玉石呢?」

「我們沒有那麼多玉石,不知可否通融一下?」為首的那名男子雖然臉色難看,可還是厚著臉皮問道。

「你們有多少玉石?」

「十塊。」

「哈哈……」

「哈哈哈……」

一下子客棧裡面的人都笑起來,像是聽到非常好笑的笑話一般,還在樓梯的林玄仲被那些笑聲刺激,臉色一紅。雖然同樣覺得那名男子在痴人說夢,可是林玄仲並不認為有什麼好笑的地方,所以很不明白那些圍觀的人此刻怎麼能笑的出來。

好長時間之後,笑聲才漸漸止住,客棧里許多人都冷眼看著那五人,想看看他們怎麼解決眼前的難題。

「不可能,」在眾人的目光下,客棧夥計臉色一冷,十分不悅地沖那五人說道:「要是你們還有同伴在城裡,可以派一人去尋找幫助;若是沒有,今後的一段時間,你們的人身自由將由我們客棧做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