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眾人過來看熱鬧,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是直奔蕭將軍的府邸而來,平時那個臭屁將軍都沒做的事情,全讓眼前這個王八蛋做完了!

跟著眾人過來看熱鬧,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是直奔蕭將軍的府邸而來,平時那個臭屁將軍都沒做的事情,全讓眼前這個王八蛋做完了!

剛才在廣場就忍不住了,奈何師門有訓,出門在外,同行之人不得超過五人。

要不是這樣的話,以自己的性子,乾脆找些朋友,一起把這臭屁的人乾脆的撂倒得了!

念小七現在感覺自己好像還沒學夠了,以前銀月山脈的時候,那個臭屁得像石頭的蕭二將軍就一個人帶自己好一段時間,本事還挺強的,當時的那個臭屁將軍自己就看不透了,現在這又來一個將軍,這要怎麼辦……

唉,頭痛啊!

自己要是學會了爹爹的本事,不說毒掛這看起來好多好多人,至少一半還是可以毒翻了的!

臭屁個什麼勁啊!

「小七!」

無念看了看念小七,簡直頭痛啊,難倒這丫頭看不到身前那麼多人么?

「師姐,你別拽我!」

念小七扯了扯衣袖,毒尾拽在手中,指著薛白冷哼,「你這人,怎麼去哪兒都講什麼排場?人家蕭家軍都沒做的事情,全讓你做了,你是誰啊你?」

「是啊!」

「是啊!」

「是啊……」

眾人一時間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薛白看著眼前的翠綠身影,這是誰?看樣子也就是一個吃瓜群眾,莫名其妙的的跳出來阻擋自己,難倒她爹媽沒告訴她要懂得審時度勢么?皺眉道:「你是誰?」

「你問我?」

念小七揮舞了一下爪子,嘿嘿一笑道:「我就是你姑奶奶念小七!」

薛白冷冷一笑,這些年見過不知死活的多了,但是像這樣活膩了來送死的還真沒見過,揮手冷冷一笑。

親信聞言冷哼一聲,也不看念小七,冷冷道:「拿下她。」

眾人聽命,衣甲窸窣。

「你們站住哈!」

念小七揮了揮手,嫩白小手泛起了淡淡黑霧。

親信微微皺眉,現在天下人眾所周知,修真界與朝堂幾乎井水不犯河水,反倒是九黎有些地方依賴這些修真煉道人士,本也不必將這綠衣女子放在眼裡,但是敢在薛將軍面前如此囂張的,想來應該有些背景,親信微微皺眉看著薛白,等待薛白將軍的命令。

「你還有什麼遺言想說的?」薛白冷冷一笑。

「好歹我是一個女子,雖然不算漂亮得傾國傾城,好歹也沒那麼丑吧,難倒你不知道憐香惜玉一些?怎麼開口就要我死?」

「你是傾國傾城的美人?」薛白冷冷一笑,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不是,好歹我也是小家碧玉吧我,你怎麼能說打就打?」念小七聞言一愣,這人真是不像個男人。

「小家碧玉在我手上死了不知多少,你算什麼?」薛白冷冷一笑。 念小七聞言一愣,獃獃看著鮮衣怒馬的薛白,大大圓圓的眼睛眨巴眨巴。

「讓開。」親信聞言冷哼一聲,冷冷看著念小七。

「你說我?」

念小七愣了一下,這人到底說的什麼,怎麼有點聽不懂了?

「哼。」

薛白不平不淡冷哼了一聲,原來是一個傻子,外表看起來還有幾分漂亮。

原來是裝模作樣,自己不知道看過多少裝模作樣的人了,可是最終的結局都是大同小異,薛白沒見過能在自己眼前無所畏懼的人活過第二天的。

你是不是傾國傾城與我何關,我要是有了天下,什麼傾國傾城的美人找不到。

何況是你一個稚嫩的小丫頭?

退一萬步說,如果你真是天下第一,那麼只要不影響我的計劃也不要緊。

如果影響了,那自己娶了天下第二。

殺了你,自己到底還是娶了天下第一。

何況你不是第一。

薛白冷笑,城很多,不差一座,但是現在你阻擋我了,阻擋我,那就去死吧。

「上。」薛白冷哼。

「不知死活。」

親信冷笑一聲,眾人圍上去,瞬間便圍住了念小七。

念小七此刻還沒看懂,怎麼眼前這看起來也是一個將軍。

怎麼竟然如此不要臉,欺負自己一個女孩子,好意思么?

無念此刻想拉念小七也來不及了,眾人退開,場中只留下了兩人,眾人不免一陣惋惜,這誰家的熊孩子啊,怎麼這麼不懂事,沒看到別人這麼多人么,難倒不知道收斂一些么?

「我……我跟你講啊!」

念小七有些慌了,這些人是要仗勢欺人嘛?好歹看起來也是一個將軍,怎麼一點道德都不講?!!!

難倒這些看起來無可披靡的軍隊都是這麼不講理的,都是仗著人多來欺負人?

「你想說什麼?」

薛白冷笑。

「我……我……」

念小七急了。

就算自己在這些人毫無防備的前提下毒翻了他們,可是還有好多百姓呢!

何況還有那麼多人啊!

自己要是不管不顧的全毒翻了,自己會不會被那個臭屁的蕭二將軍剝了皮啊?

「既然你沒話說,那就是你活該了。」

薛白冷笑,揮了揮手,身邊眾人齊齊向前。

眾人都知道這些修真煉道的弟子很厲害的,不知道這又是哪個門派的弟子,不過現在天下都是九黎的天下,眾人自然就不再如當初那麼害怕那些門派弟子了。

如果這都不重要的話,那還有什麼是重要的呢?

薛白冷笑看著眼前這不知死活的女子,冷冷一笑,我就不信你能如何了。

「我……」

念小七手緩緩放在了腰間,翠綠色腰帶在緩緩隨風搖晃。

「好大的口氣。」

眾人皆愣住,看向人群外,只見人群緩緩分開了一條道路,蕭讓緩緩走近,身上數道傷痕,銀色盔甲上泛出道道暗紅,又是一陣驚奇,向來不見蕭二將軍,沒想到一見居然是親自應敵,並且看起來似乎還有些不好。

「哈哈,蕭二將軍啊,我們正要找你呢!」

薛白打著哈哈。

「薛將軍辛苦了,這千里奔波,難到不休息一下么?」

蕭讓看著眼前眾人冷冷一笑,當真是好大的氣勢。

「他們辛苦個屁,難倒不是你的下屬么,我以前怎麼沒見過?」

念小七恨恨道,一把拽住蕭讓,咧咧嘴。

「你這臭屁的傢伙,居然是個真將軍,以前還沒看出來將軍樣兒,現在倒是看出來了,還有幾分模樣啊,就是磕磣了點,嗯,不錯……」

「……」

眾人齊齊無語。

蕭讓聞言皺眉。

這當真是一個好笑的事情,向來軍紀嚴明少言寡語的蕭二將軍,此刻竟然會尷尬到臉紅?

「將軍,這……」

莫小白看著念小七,努了努嘴,一臉嚴肅神色,自己可不會再傻了,上次明明她有葯,活生生讓自己威嚴盡失,自己現在還記得清楚!

只要念小七開開心心的時候,必定是把自己的開心建立在他人的不開心身上,給她個什麼好玩的她都能沒心沒肺的玩一整天,自己更是佩服她的執著,為了要錢,居然不要臉!

「你這丫頭,要幹嘛?」

蕭讓收起了長槍,突然之間想摸摸念小七額頭,但是看到手中暗紅,在厘毫之間又忍住了,搖頭笑笑。

「這個臭屁的人,不但在剛才趕走我們,現在還這麼糟糕,怎麼看來還蠻像一個威武的將軍,怎麼說的話比你還臭屁?」

念小七現在可不滿了,這人到底誰啊?

聽起來似乎真的不是銀麟軍的人。

莫非不知道銀月城就是銀麟軍最大么?

「你知道你眼前這人是誰么?」

蕭讓扯了扯滿臉憤憤不平的念小七。

「誰?」

念小七莫名其妙,莫非,銀月城不就是這個臭屁的蕭二將軍的么。

「他是薛白。」

蕭讓淡淡道。

「他……」

念小七瞬間臉綠了,自己雖然不知道很多事。

但是這些還是知道的,不就是和蕭二將軍這個臭屁將軍齊名的薛將軍么?

「我能收回我說的那些話么?」

念小七忐忑地看著蕭讓。

早知道,自己就絕對乖乖的半句話不說!

鬼知道原諒眼前的兩位將軍都是這麼臭屁的啊?

鬼知道這一南一北的兩個同樣臭屁的人會聚集到一起啊!

「要不你問問他?」

蕭讓指著薛白。

這丫頭可真有意思。

怎麼做什麼都不帶腦子的?

念小七感覺自己現在好尷尬。

要是父親在這裡就好了!

要是自己現在求饒的話,那個看起來很臭屁但是確實很臭屁的傳言中的薛將軍會不會放過自己?

「我……我要是說打……打擾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們原諒我不?」

念小七結巴地看著騎在馬上的薛白。

「你說呢。」薛白冷哼道。

念小七心瞬間涼了,聽起來好像是完全沒有希望的,這樣下去的話……爹爹也不在自己身邊……

「給我拿下。」

薛白冷哼。

眾人緩緩收緊圈子,竟然絲毫沒看蕭二將軍。

「救救我……」

念小七急了,念小七雖然相信自己的輕身功夫,但是還有無念師姐呢!

師姐救人本事確實厲害,但是要是跑路的話,十個師姐也不是自己對手啊……

「嗯?」

蕭讓笑著看著念小七,笑道:「你這丫頭,怎麼現在這麼怕事了,你當初不是挺厲害么?」

「……」

念小七一窒。

要不是師姐也在這裡,誰要你幫助啊,不毒翻你算不錯了!

不就是坑了你些銀子么!

「你幫幫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