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擊,絕非一般陰靈所能發出的,只能說太強大了,只有陰神才能做得到,。

這一擊,絕非一般陰靈所能發出的,只能說太強大了,只有陰神才能做得到,。

「她現在借殼還魂正在恢復期,決不能讓她復活,否則再也無人能夠治住她!」疤臉婆婆強壓下心底的震驚之色,看了一眼秦清羽,面露憂色,準備再次出手。

絕不能留下後患!

「不可」秦清羽見狀連忙擺手加以阻止,他是這陰靈的直系後人,自然怕自家的老祖被人滅了神魂。

他對自已老祖的陰靈有些恐懼,但又從骨子裡透著一股興奮:「這老祖乃我秦門成神的先祖,叫秦天嵐,她絕不會加害她的後世子孫!假如若老祖能夠借小女復活,就算行滅親之事,也在所不惜了,只有這樣,我秦門才會在這片大陸上重新崛起!」

疤臉婆婆這才知道,秦天嵐,在秦清羽這一脈的秦門一族人心中,如至高無上的神,在供奉的所有先祖中地位最為崇高。

以至於為了紀念她,秦清羽在生第二個女兒時,特意單取一個嵐字為名。

不過說來也奇怪,那秦嵐長得姿容絕世,竟如供奉的秦天嵐畫像一般無二。

「從靈牌中衝出的也許是死人的殘魂精氣形成的魑魅魍魎,出來作崇也說不得,除非你這位先祖有什麼大的來頭……難道她是天殺堂損落的大能不成?」疤臉婆婆眼中精光一閃而過。

熟知天殺堂在民間傳播的「天道」教義的人都知道,天殺堂乃這一界的「天道」代言人,組織里的每個人皆為真神下凡,以此來愚弄眾生。

今次疤臉婆婆以此為由,主動追問起了秦天嵐的來歷,其真實用意就是要探聽一下,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秦門一族,何來要重新崛起之說。

「這老嫗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絕不會只是來治病那麼簡單!」追問之下,讓秦清羽敏感的發現疤臉婆婆把自己的祖先與天殺堂聯繫在一起,抑或是暗指自己與天殺堂有勾結,現在要藉助祖先的力量,中興家族。

難道自己露出了馬腳?還是當年聯合「羅天四劍」其中的三人加害那人的事暴露了?

秦清羽竟然沉默了下來,半晌,斷然的搖了搖頭……不可能!

當年,「羅天四劍」中的三人在萬仞孤峰之上,已經隨著那人同歸於盡,被炸成齏粉,連骨帶肉皆跌落下深淵。

死人又怎會開口?

更不會透出口風!

況且事後自己為了避開嫌疑,做出了補救措施……四處派人尋找那人及他妻兒的下落。

一來表示關心,二來也讓自己放心,看他夫妻二人死透了沒?

多方打探之後,證實那人確實死了。

但他的妻兒還活著,若非是韓家族族長為了獨吞那部經書,從中作梗,護住這母子二人,自己早行那斬草除根之舉了。

但蒼天有眼,讓自己高枕無憂。

傳言那人的妻兒為尋她夫君,己被山中猛獸吞噬,剩下的那個小雜種也被韓家族長流放到了西域不毛之地,在赤炎村被一夥不明人碎屍萬段,至此,自己膽戰心驚的日子終於結束。

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

就算眼前這老嫗是過來摸自己底細的,只要破除她的懷疑,當年自己做下的那件喪盡天良的事,依然是神不知鬼不覺。

更沒人會知道,自己就是名震天下的「羅天四劍」的劍首!

三分假話,七分真話,更容易讓人相信。

假話中多少夾帶些真話,才能把這老嫗矇混過去!

再說了,先祖己經成神,自己便是透露些家族的底細,諒區區一個凡夫女子,又能奈何? 秦清羽歪著頭仔細想了想,良久,才捋須微笑,淡淡的道:「說的不錯,我這老祖是有些來歷,古老歲月前,我族中的確曾經出現過一位絕代戰神,雖是女流之輩,卻擁有驚天戰力!」

他嘆了口氣,接著道:「若不是時逢封神大劫,讓這位老祖命喪打神鞭,一靈不滅升天成為了真神,現今的大秦江山也輪不到別人來坐!」

「打神鞭?」剎那間,疤臉婆婆半閉的昏黃眸子突然睜大……

這件仙兵,在丈夫留給的自己的那部經書裡面記載過。

秦清羽的話中帶著一股冷冰之氣,又慨嘆道:「歲月悠悠,千百萬年已經過去,不曾想她的靈魂再次出現。傳聞,她的肉體尚具留在一處神秘之地,若是能夠尋找得到,能以她自己的屍體還魂當然好,如果肉體已經飛灰洇滅,今日便是借小女之軀重生,嵐兒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還是不是人?沒想到你為了你這位祖先,竟然連愛女都能捨棄……看來,他真是看走了眼……」當到說到「他」時,疤臉婆婆的聲音細若蚊,欲言又止,打住了話頭。

「誰?是誰當年看我走了眼?你是誰?如何知道當年之事?」秦清羽雖然沒有聽得十分清楚,但卻好像十分忌憚這句話,臉色立馬變了,連聲追問。

同時,他渾身上下籠罩著一股璀璨的光芒,從腦後射出來一把一尺多長,蒙著一層青氣的古劍,懸在了頭頂上方。

這把劍上面刻有「天絕」二字,卻被秦清羽張口一股真氣噴出,遮掩了起來。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如果疤臉婆婆的丈夫在場,他一定認得這是「羅天四劍」中威力最大的天絕劍!

疤臉婆婆顯然並不識此劍,但一種極端危險的感覺卻從心中油然升起,剎那間,她渾身的汗毛都炸開了,香汗淋漓。

醉玲 這把劍就懸在離她後腦勺不到三尺遠的地方,劍尖正對著後腦顱骨,一經發動,不消一息,便能把腦漿子穿出來。

她現在做任何反應都來不及了……

她不明白,為何先前秦清羽要對自己實行雷霆一擊時,不祭出此劍?

疤臉婆婆哪裡知道,此乃秦清羽賴以保命的最大底牌,不到生死關頭絕不會亮出。

更重要的是他怕別人憑此劍認出他的身份!

秦清羽神秘莫測,行走江湖從不以真面目示人,在秦洲大陸沒有幾個人識得他的真面目,但把這把劍,卻是譽滿修真界……天絕劍!

現在,只要疤臉婆婆答錯一個字……哪怕她與那人有半毛錢關係,秦清羽拼著暴露自己,也要將她擊殺在當場。

倉促之間,老姬應變不可謂不高明……

她眼神一冷,甚至沒有回頭做任何的查看,佝僂的身軀突然間挺拔起來,離那把劍由三尺的距離直接拉進了一尺,劍尖兒差點兒就碰到了頭頂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加防範的動作,絲毫沒有半點兒驚慌失措的樣。

就像是告訴秦清羽,你祭出的法寶,老娘沒有看見……

疤臉婆婆連看秦清羽一眼都不看,口中發出冷冷的嘲笑,教訓道:「你還有臉問誰看走眼?當然是你自己—-看走了眼!你以為你那先祖秦天嵐復活了就能君臨天下,彈指遮天?告訴你,這不是她那個時代,一個死去的人,就算是活了,又能掀起什麼浪花?這樣作,犧牲了自己的女兒太不值當!」

一句「是你自己看走了眼」頓時消除了秦清羽的殺意,天絕劍被瞬間收回。

說實話,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動手的,那樣做的結果只會是引火燒身。

疤臉婆婆絲毫不為所動,仍然無動於衷,緩綬長身立起,又警告道:「秦洲大陸,從遠古傳下來的門派、世家,多的數不勝數,誰家沒有幾個老祖?這樣的主意不斷有人在打,不過,凡是打著這個主意的,無論是家族還是門派,往往都被覆滅了!」

她聲音沉緩,又一字一句的道:「據老身判斷,你那老祖縱有通天的手段,現在也不敢李代桃僵,因為秦洲大陸在『天道』的壓制下,不會允許有真神級逆天的存在,她若出世,『天道』這一關她就過不了,除非她讓秦嵐接受她的傳承……事成之後,已經化成神之印記的一絲靈魂暫居在她的體內,等待仙途大開。當然,若能返回靈牌中才最好的結果……」

「哦,原來如此……這一層老夫倒沒有考慮到」秦清羽沉思了片刻,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輕嘆了口氣,道:「請恕老夫剛才魯莽……」

疤臉婆婆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道:「我倒沒看出你有何失禮處,便是有,我只知道,秦城主絕對不會將一個十分關心自己女兒的生死的人刺殺!」

「何以得見?」秦清羽疑問的問了一句,他還是不信,自己剛才出劍,對方毫無查覺。

疤臉婆婆眸孔如深淵,眯成一條線,慈愛的盯著秦嵐,道「以秦城主的聰明,在沒有搞清楚老身何以與你女兒有緣這件事之前,斷不會貿然動手!」

「便是要行那滅絕之事,也不會讓一個在萬目睽睽之下進來的老太婆死在秦府,要死也得死在外面」疤臉婆婆冷靜地道:「況且,據傳說,秦城主整整十五年沒有親手殺過一個人,這一次想必也不會破例!」

秦清羽身子震動了一下,這老嫗分明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輕舉妄動。

「原來如此」秦清羽眼神陰鷙,無置可否,只是點點頭,又追問道:「我只想知道,小女與老夫人素昧平生,何來有緣一說?願聞其詳……」

疤臉婆婆眼神微微一閃,笑道:「呵呵……行醫者,治病救人,便是有緣……世間萬事萬物,一切因緣而定,緣來則聚,緣盡則散……這其中因果,秦城主日後自會明白……又何須今日解開?你現在應當關心的是你的女兒生與死,而不是其它。」

她的話,依然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但有一點,秦清羽聽明白了,就是你問了也是白問。

「不錯」秦清羽知道,自己這是在浪費時間,還不如問點實質性的東西。

想到這兒,他眼中露出一絲傷痛:「既然你不肯明言,我也就不問了,那咱們還是說說嵐兒吧,老夫人醫道通天,就請直言,嵐兒究竟會怎樣?」

疤臉婆婆眼神一凝,盯著秦嵐看了半晌,見她面容淡青,眼圈暗黑略帶桃紅,但頭上卻有一團熱氣徐徐上升。

「令愛正在接受逆天的傳承,己無大障,待她接受完傳承,神智自會恢復清明,身體調養好了,便可康復!」疤臉婆婆終於轉過身來,從秦嵐身上收回了目光,意味深長的淡淡道:「這裡己用不著老身了,待我擇日再前來看她,再續前緣……告辭!」

此刻,秦清羽的注意力,也全放在秦嵐身上,驟然聞聽老婦告辭,當他抬頭之際,屋內早已失去了疤臉婆婆的身影。

疤臉婆婆來的突然走的也突然,這讓秦清羽心中隱隱感覺到了一些什麼。

這種感覺是一種說不上來的危機感,也許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越是這樣,秦清羽就越是需要秦嵐趕快醒來……

他深知,一旦東窗事發,也許只有秦鳳身上老祖的力量……才能幫自己渡過難關。

秦清羽多麼盼望秦天嵐這尊神靈復生!

但秦嵐依然沒有醒轉與復活過來的跡象,她依然還是像個活死人般的盤坐在靈牌前,只是頭頂上衝起的那一個神之印記,越來越璀璨光華。

秦清羽也不敢打擾,只能守在一傍。

這一守,就是一天……一個月……半年……

可秦嵐還是一動不動,連眼睛都未睜開一下。

這讓秦清羽升起了不好的預感:也許自己真的看走了眼……

難道秦嵐當真是沒得救了,便是老祖顯靈也不行?

但秦嵐只要有一口氣吊著,他也不敢動,光想想就讓人害怕……

他怕冒犯了祖先……這絲靈魂,若是撲過來,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了。

秦清羽這才吩咐管家郭守財,不準驚動秦嵐,只准每日趴在牆頭向裡面瞭望,一有醒轉與復生過來的跡象,馬上向他報告……

此時此刻,院牆外的秦府管家郭守財正扒在牆頭上,突見活死人秦嵐鬼魅般的飄向院了中央,驚的大叫一聲,身子向後一仰,從牆頭上面摔了下去,咔嚓一聲,腿直接斷了一條。

他像受驚的兔子,一瘸一拐的向城主大人報告去了。

院子里,秦嵐周圍的空氣突然波動起來,然後一股一股冷冰冰的陰氣力量,驟然間從她身上爆發。

「無上陰冥聖物出現……唉,也許該是我了結恩怨的時候了!」秦嵐發出了一聲神靈般的嘆息。

這聲音,讓人無從分辨是秦天嵐還是秦嵐發出的。

秦嵐疾如鬼魅,化成一道幽暗的光芒,在虛空掀起了無形的駭浪,震動九天,直奔宋城方向而來。

「醒了,不知現在操控這具身軀的是她還是『她』?」就在此刻,黑暗中閃出一位老嫗的身影,雙眼死死向前方看去。

這人豁然就是那位疤臉婆婆!

隨後,一股驚天氣息,以極快的速度,呼嘯著追趕了下去…… 「九幽地府,凶臨人間,鎮!!」獨狐殘殺氣衝天,大喝道。

他手中那管顛顛倒陰陽的巨筆,筆頭鋒長三千丈,十萬八千根筆毛,根根皆為仙人髮絲紮成,狠狠劈殺向空中。

獨狐殘每在空中畫出的每一道符文,都加持在懸空的地府上。

瞬息之間,地府蘊生出的恐怖空間之力,讓整個天空扭曲了。

轟隆!

地府崩塌天宇,冥土浩瀚的屍氣沖霄,在空中掀起無邊的毀滅能量,呼嘯著向韓星鎮壓而下。

如果韓星被鎮壓,絕對會被打進地獄中!

獨狐殘眼神惡毒,盯著韓星,狂笑道:「韓星,你只不過是身上沾了那麼點兒荒古血脈而己,就算是你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大成了又能如何?照樣鎮壓!你再強,也不可能強過地府本源印記投射出來的鏡像,這可是由冥土陰氣凝練成的真實地獄!今日我就用它來毀滅這方天地,以由我來執掌此界!現在,我就將你打進十八層地獄!」

「你奶奶的,你囂張個頭啊,一縷地府的破碎殘影,也敢拿出來作祟,我就不信老子的打神鞭,打不碎你這陰冥法則幻成的地府!」

韓星知道,對方明知自己掌有打神鞭,在這種情況下,還敢以陰冥地府為法器,來鎮壓自己,必然是有所依仗。

地府乃是陰界的巔峰,便是投影也是非同小可,不是一般法寶所能破解的,剛才的三千弱水就是個例子。

但現在的形勢,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且先用打神鞭試它一試再說!

「地府再強大,也是由億萬萬陰魂惡煞的神識組成,打神鞭便是它的剋星,看鞭!」韓星突然狂吼一聲,使出了渾身解數,輪動枯藤木鞭,奮力劈開厚重翻滾如雲的煞氣,猛然抽在懸空的地府之上。

轟!

一聲震天大響,地府一下子被打的冥氣波動能量倒卷,巨大的暴戾之氣,頓時猶如汪洋一般瀰漫四方。

然而就在下一刻,這些冥氣化作漫天血霧,一陣氣血翻騰,凝結成無窮無盡身著鎧甲、手執青銅長戈的凶神惡煞大軍,沖了出來。

「不死陰冥,還未散去,殺!」韓星不退反進,身上道袍被戰力鼓盪的爆起刺目的玄光,手中的打神鞭似一掛星河橫貫天地,直接崩潰一片長空。

剎那間,地府表層整片的冥氣雲團不斷崩碎,強橫無匹的陰兵轉眼間被抽成了絲絲黑煙,連個屁都沒有留下來!

他一招得手,對打神鞭的信心頓時恢復。

韓星氣勢大漲,喝道:「獨狐殘,就憑你也想顛覆這個世界,還不夠格,看我用打神鞭把你這方陰暗冥土凈化成一方光明世界!」

啪啪!啪啪!啪啪!

韓星攻擊力絕世霸氣,大打出手,打神鞭大開大合,如一條蛟龍般翻騰,一時間,威勢滔天。

一群又一群,一片又一片的猛鬼陰兵,被打神鞭如砍瓜切菜般抽的粉碎,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四面八方,慘烈的煞氣鋪天蓋地。

你強他更強,一種讓韓星預料不到的情況出現了……

「轟」

地府陰冥的力量流轉,一股股的黑霧衝天爆發,從中衝出的陰兵猛鬼似無窮無盡一般,前一批倒下,后一批又踏著前一批的重重屍海,像洶湧的黃泉大潮,繼續向前湧來。

韓星空有打神鞭,根本就殺不盡!

「媽了個巴子,果然是蟻多咬死象!若不是這斬殺不盡,潮湧般的陰兵護住了地府,它早己被打得四分五裂了……地府果然詭異,讓人難以理解……」韓星眼中漸生恐懼。

刷!

韓星張開了天覲神眼,想要看明白,為什麼明明打神鞭抽在地府的冥土上,然而給人的感覺卻像打在冥冥世界的虛空里,形同抽刀斷水,無處著力。

驀地,韓星發現打神鞭抽散的只是漆黑如墨的滾滾黑煞之氣,支離破碎后,不消片刻,又重聚為陰兵冥將。

正這無窮無盡的冥氣,在地府上面形成了一層結界,任你法力滔天,不將它破除了,想要打碎地府,根本就不可能!

只要地府不碎,獨狐殘根本就不用怕打神鞭,這就是他的依仗!

獨狐殘藉手中那管陰陽筆,勾動了地府冥土大道法則,形成了他自己不死不滅的領域!

「怪不得這狗賊有持無恐,絲毫不懼打神鞭,原來是藉助冥力大道來壓制於我,這樣打下去,自己神力再強,也總有枯竭時,說不得死的還真是自己!」韓星倒吸一口涼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