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要是傳了出去,他們以後還怎麼混啊?

這事要是傳了出去,他們以後還怎麼混啊?

「你他媽給我說!」

陳龍一見他這表情,便明白過來,定然是出了岔子。

一腳踹了下去,吼道。

他做了這麼多年大哥,威望自然不是假的。

小弟立馬跪了下來,戰戰兢兢的開口說道:

「那……那小子把三哥的腿給打斷了,我們兄弟幾個,都受了傷。」

「什麼?」

陳龍滿是不可置信。

「當真?」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是……」

小弟跪在地上,額頭上滿是冷汗。

誰都知道,陳龍這人,除了兄弟之外只認錢,只要給錢,什麼都好商量。

可是如今,他們把他這樁買賣給毀了,他怎麼肯善罷甘休?

只怕不剝了他們的皮都是輕的。

「曹少,您放心,這次,我親自去處理。」

陳龍呆了片刻,語氣沉重的對著話筒說道。

這次,他親自看看這小子,到底有多牛逼。

掛了電話,陳龍直接帶著人便去了京城大學。

已經到了下課時間,林飛踱步從教室走了出來。

沒走多遠,便被人給叫住了。

回頭一看,竟然是昨天被他打斷腿的老三。

正瘸著腿,一瘸一拐的往他這走。

「林飛!」

看著林飛,更是氣焰極度囂張。

周圍全是同學,老三滿臉橫肉,胳膊上滿是文青,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乍一看,便知道他是專門來找事的。

林飛平日為人不錯,同學們見有人找事,急忙圍了上來。

「林飛,沒事吧?」

大家都是老老實實來讀書的學生,林飛不願意連累他們。

便搖了搖頭,「沒事,這是我一個遠房的親戚,找我有點事,你們先走吧。」

既然當事人都這樣說了,他們再有熱心,也只能作罷。

沒一會兒,人就散了個乾淨。

「昨天沒疼夠?」

林飛說著,便往前走了兩步,老三嚇得顧不得腿疼,踉蹌的往後退了幾下。

見他這個慫樣,林飛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沒事就滾。」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開。

「林……林飛!我們老大要見你!」

刻骨纏綿:豪門逃妻愛上癮 老三見他要走,急忙把自己的任務給說了出來。

果然,林飛止住了腳步。

「你們老大?」他輕笑出聲。

果然,做事不能留下後患,不然便會後患無窮。

「帶我去看看。」

說著,林飛一把將老三給拽了起來,又在他身上隨意按了幾個穴位,老三疼了一夜的腿就這麼好了。

「你,你這個妖怪!」

雖然心裡欣喜,但更多的,還是恐懼。

老三這話說完,急忙往前走了幾步,發現自己的腿是真的好了之後,更是大步跑了起來。

林飛跟在他身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蠢蛋!

到了校門口,果然見到一群凶神惡煞的人站在那裡等著了。

中間領頭的,便是陳龍。

他見到林飛時還有些不信,就這麼一個弱雞,竟然一個人把他手底下五個兄弟都給干倒了,這怎麼可能?

「是他嗎?」

陳龍忍不住低聲問道。

一旁的老三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點了點頭:「就是他。」

就算是林飛化成灰他都能認得。

聞言,陳龍大步走上前來,仔細的看了眼林飛,眼中滿是嗤笑。

「就是你?傷了我的兄弟。」

林飛絲毫不畏懼,即使對方是個比他高了一個頭的壯漢。

「嗯,是我。」

他倒是承認的爽快。

可是在陳龍眼中,這便是不將他放在眼裡了。

「你小子,有種!」

說著,一拳打了過來,誰知,卻被林飛輕鬆的擋了下來。

「就這?憑什麼當老大?」

林飛握著他的手,稍稍使力,只聽咔嚓一聲,陳龍的手已經斷了。

冷汗立即從他頭上流了下來。

可他硬是半聲沒吭。

「是條漢子。」說著,林飛便鬆了手。 說吧,你這次來找我想做什麼?」

林飛瞥了一眼陳龍,淡淡地說著,看不出悲喜。

「我找你幹什麼?你心裡沒點數?」

陳龍一聽林飛竟然連這點覺悟都沒有,頓時怒上加怒。

誰知林飛回答他的卻是一個白眼。

「我為什麼要知道你想幹什麼?這和我有半毛錢關係?沒事的話就走,我還很忙。」

豪門辣妻:撒旦的煞星 林飛搖了搖頭,無語道。

這也難怪,別人怕他這個黑社會的老大,可自己卻不怕,因此在他面前自然不用膽戰心驚,揣摩其意思。

聽了林飛的話,陳龍直接一口老血噴出來,平日里小弟們都對他恭恭敬敬,哪裡聽過這麼狂傲的話,當下怒火攻心,差點暈死過去。

「龍哥,龍哥你沒事吧?」

眾小弟見大哥噴血,頓時一片慌亂。

「林飛,你氣死了我們大哥,這仇不共戴天!今天我們就要替大哥報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尼瑪……你才被氣死了。」

陳龍卻是掙扎著出聲阻止,啪的一聲給了這個小弟一巴掌。

接著只見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看向林飛的目光飽含殺意。

「林飛你打傷我的兄弟,又氣得我吐血,今天新仇舊恨咱們一起算!」

說著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手擼起袖子就要和林飛干架。

誰知林飛卻是忽然一伸手,做出一個阻止的手勢。

「停停停!」

「怎麼了,你怕死?呵呵原來也是個孬種。」

陳龍冷笑,以為林飛時怕了,眾小弟也是一陣鬨笑。

「孬種,孬種!」

「呵呵,難不成你的兄弟來殺我,我還要恭恭敬敬地站在那裡讓他拿刀捅嗎?至於他們被我打傷,那也是里不如人,你們只能自認倒霉。」

林飛聞言也不怒,呵呵冷笑,頓了頓接著說道。

「你也是道上的人,難道不懂這個道理?」

陳龍聽了這話,臉色一陣陰晴不定,最後忽然眼中有著一抹堅定之色。

這個道理他怎麼會不明白,只是他也有自己的難處,不得已而為之。

他看向林飛,抱了抱拳道。

「在下手下也有不少兄弟,總不能讓他們跟著我餓肚子。所以你我雖然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不過還是要用你的腦袋去向曹少交代!」

說著他就又要指揮小弟們一起上,不料林飛又是伸手喊停。

「怎麼了,你他媽有遺言能不能一次說清?」

陳龍顯然已經被林飛激怒了,張嘴大罵道。

高冷前夫:約我請排隊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想問曹斌給了你們多少錢讓你們來殺我?」

林飛解釋道,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經過剛才的一番交流,他忽然有了另外打算。

「五十萬,你問這個幹什麼?」

陳龍有些疑惑。

「呵呵,我看你帶著兄弟們也不容易,這樣吧,我給你五百萬,今後別再找我的麻煩,至於多的錢拿去給兄弟們買點東西補補。」

林飛呵呵笑道。

「五百萬?」

眾人一驚,心道這小子沒吃錯藥吧?

五百萬是什麼概念?

就是把這小子的腎賣十次也換不到這麼多錢。

「小子,腦子沒燒壞吧?」

頓時有人出聲問道,不過林飛卻是不怒,只是靜靜看著陳龍。

「大家靜一靜!」

陳龍沉默一會兒,忽然看向林飛。

「你說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林飛自信說道,一人站立在那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那好,你一手交錢,我立馬帶著兄弟們走人,而且發誓以後要是再找你的麻煩我不得好死。」

陳龍猶豫了一會兒說道,並且當場發了一個毒誓。

林飛點頭,要來陳龍的銀行卡,當著他的面給他轉了五百萬。

收到簡訊提示后,陳龍激動不已,看向林飛的目光充滿感激。

原本他都已經抱著和林飛拼個兩敗俱傷的打算,沒想到林飛竟然如此豪爽,如此看來林飛倒也是個壯士。

自己生平最重信義,今日林飛對他有恩,日後便再也不可能與其為敵。

他鄭重看向林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