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就讓人崩潰了。

這個就讓人崩潰了。

「暫時沒什麼打算。」恢復了自己的身體,戚岳又有些茫然了,他現在可以算是一個「黑戶」,早已經斷絕了前世的仇恨,就連身體的問題也解決了,沒有什麼適當的身份和生活方式,戚岳一下子也沒有了目標。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其實他也很想開口,不如我陪你們回府?可是奈何自己又沒有什麼身份,這麼不明不白的跟著人家,難免會被誤認為目的不純。

戚岳陷入一種莫名其妙的僵局之中。

而蘇眉卻沒有想這麼多,看戚岳的反應就知道他擔心的過頭了,於是蘇眉又不得不開口將他拉回來,別鑽牛角尖。「戚公子,若是小姐醒了,昭尺是要護送小姐回去的,只是出門在外,小姐與昭尺也只是兩個弱女子,昭尺大膽,戚公子不介意的話,能否護我二人一路平安?」

「不會讓戚公子平白送我二人,將軍府會給報酬的!」蘇眉的眼睛里是誠心誠意的懇請,戚岳翎本來也是這麼想的,見對方開口了,自然答應下來。

就在戚岳翎昏迷之中,就被自己的貼身丫鬟賣了個乾淨。

也不知道是不是借了戚岳的吉言,戚岳翎還真是身體虛弱了幾天才醒過來。起床以後活蹦亂跳的,也沒有什麼不良反應。蘇眉還有些擔心,又求著齊閬再檢查一遍,確定兩個人都沒有什麼事,蘇眉和戚岳翎回府的日程也提了上來。 戚岳翎在看到戚岳也跟著她們一起收拾東西以後,毫無意外地暴躁了。

「你、你你為什麼跟著我們!」 重生大富翁 戚岳翎滿臉都是「你有陰謀、你居心叵測、你想劫色」的不信任表情,死死的防備著戚岳。

尤其是看在他與自己有些相似的面孔,十分的糾結!

戚岳面無表情的收拾自己東西跟上她們,完全沒有解釋的慾望。本來他也只是不想和柳昭尺分開,關戚岳翎什麼事!

「你說話!」戚岳翎很緊張,戚岳翎也知道葯童那天突然受傷的事,對於戚岳神出鬼沒的手段有點害怕,卻不能在他面前輸了氣勢,「別以為你不說話我就不敢動手!」

戚岳翎涼涼的瞥一眼過去,戚岳翎抿著唇死死盯著他的手。說不定什麼時候又飛來一根毒針扎她!這個男人太危險了!她才不信戚岳這個人是真的想要護送她們兩個回去!

蘇眉汗了汗,實在無法認同戚岳翎一驚一乍的心情。用身體阻隔了兩個人的視線,背上包裹對戚岳翎笑了笑,「小姐,昭尺已經收拾好了。」

戚岳翎這才露出一個放鬆的表情,帶著高傲的眼神,不管戚岳是否收拾好了,帶著蘇眉立馬就走。

蘇眉強行被戚岳翎帶走,戚岳默默在後面追。

他知道戚岳翎對自己有意見,所以才沒有急著上車,而是一直不緊不慢地趕在後面看著她們。

蘇眉有心讓戚岳翎接受戚岳,一直暗戳戳的彰顯自己土豪又只是兩個弱女子的本質,一直察覺到有幾路人馬注意到這輛漂亮華麗的馬車,蘇眉才放心的和戚岳翎出了城。

戚岳翎只是個從小被嬌養長大的女孩,不同於其他大戶人家裡出來的,心思玲瓏,心眼也多,所以根本看不出蘇眉的這點小心思,當兩人在滬江鎮被一群大老爺們攔住的時候,戚岳翎懵逼了一下立馬爆出脾氣。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攔我的車子!」戚岳翎很不爽,原來她變成「戚岳」以後,人人都以為她瘋癲腦子有病,憋屈了這麼久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身體,又有人前來挑釁,這位大小姐的火爆脾氣就壓不下去了!

「喲,還是個小辣椒~」銅色皮膚的三角眼小鬍子嘿嘿笑著,「爺就喜歡你這種脾氣的小美人兒,在床上才不會無趣!哈哈哈……」

戚岳翎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在大庭廣眾下說這種葷話,而且對象還是她自己,臉都氣紅了,只是身邊沒有紅纓槍,讓她焦躁得想爆炸!

「大膽!你可知道我是誰!」戚岳翎咬牙切齒。

「嘖嘖,小美人兒是誰啊,爺好上你家提親,八抬大轎迎娶你進門吶~」小鬍子絲毫沒有緊張感,反而有一種要得手的興奮。除了這種事情,就算是個大家小姐,為了面子,肯定會悄悄下嫁給他,看看她旁邊的那個小丫頭也是個俏麗絕色的美人兒,這一回他才是賺了!

「你!我爹是鎮國大將軍戚元宗!」戚岳翎壓著怒氣,「你若動我一下,我要你五馬分屍!」 「小美人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要是戚將軍的千金,爺就是天皇老子!怎麼樣,要不要爺好好疼愛你一番啊?」小鬍子嘿嘿奸笑,眯眯眼早就盯著戚岳翎發育良好的身材了。

嘖嘖……還有這臉蛋,想想他就受不住!

「你!你!」戚岳翎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以前她在都城裡,爹爹是將軍,誰不讓著自己,誰敢頂撞自己!只要她做的事不出格,都沒人敢在她面前說重話,也就除了太子對她視而不見,戚岳翎哪裡受過一點委屈?

她氣的說不出話來,直接跳下去就想動手。可是戚岳翎才一個動作,對方一圈人紛紛亮出大刀。

戚岳翎:「……」

蘇眉立馬上前護住戚岳翎,抿著唇緊張地看著周圍的人。「小姐,昭尺的命是你救的,今天就算死了,昭尺也會保護小姐安全!」

蘇眉大義凜然,可這些話並不是說來給戚岳翎聽,而是說給不遠處的戚岳聽。她意在表明,今天要是沒有人來幫她們,這條命就沒了!以戚岳的性格和對她的重視,絕對不可能放任她們身處危險之中。

果然,戚岳連忙現身跳進來,「你們先走,我來應付。」

戚岳翎呆愣了一下,明顯想不到戚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還想要說什麼話,就被蘇眉拖著上了馬車,「小姐我們快走,戚公子武藝高強,他會沒事的。」

同時也回頭對戚岳淺淺一笑,「戚公子,你的恩情昭尺銘記在心。」

蘇眉就是要戚岳翎欠下戚岳的恩情,才好化解兩人的矛盾,戚岳出馬還有什麼搞不定,蘇眉相信不過片刻,戚岳就能安然無恙追上來。

戚岳翎直到駕車離開的時候還有點懵,想到戚岳與自己相似的面孔,百味雜陳。

「戚岳……」她神似低落,垂眸低喃,很快又想通了什麼,卻是有些彆扭。「昭尺,戚岳不會有事吧?」

「戚公子會沒事的,小姐不必擔心。」

「本小姐才不是擔心,只是不喜歡欠他人情而已!」戚岳翎立馬炸毛般的反駁,眼裡的神情卻騙不了人。

蘇眉笑了笑不說話,總算解決了兩人的彆扭。

本寶寶果然是僕人界的業內良心人士!

戚岳翎悶悶地點頭,直到戚岳追上來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心中好似什麼豁然開朗,三個人的氣氛都不太一樣了。

幾人一路平安回到都城,就在戚岳已經沒有什麼借口留下的時候,戚岳翎忽然開口,「你等等!」

戚岳挑了挑眉看過去,不太明白戚岳翎想幹什麼。

「你送本小姐回來,本小姐不是知恩不報的人,所以還請你與本小姐回去面見爹爹,讓爹爹賜你報酬。」說話間,戚岳翎還仰了仰頭,顯示自己孔雀般的驕傲。

戚岳沒有回答,眼神悄悄看向蘇眉的方向。見到蘇眉含羞帶怯地點頭,他才答應下來。

戚岳翎有些激動,這段時間以來,她心裡一直有一個想法,她有八成能肯定爹爹同意,如今就是找借口讓戚岳和爹爹見上一面。

【卡文卡得好痛苦,終於在0點以前寫完今天的四章了】 之前戚岳帶著蘇眉離開的時候,與戚將軍說好了,所以將軍府上並沒有什麼「大小姐不知所蹤」的驚慌。

不過戚岳翎回來的時候,將軍府上還是好一陣激動的。

戚將軍看到自己的女兒回來了,心中的擔憂也放下,一直握著她的手忍不住感嘆,「回來就好了,你年紀也到了,爹給你找了幾戶人家,你看看有沒有中意的,爭取在年前把婚事辦了。」

戚岳翎一臉茫然:「……」為什麼她一回來就要嫁人?

看戚岳翎懵逼的模樣,戚將軍嘆了一口氣愁容滿面,「爹也是迫不得已,你也知道聖上的位置是怎麼坐上去的,也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什麼,這段日子明裡暗裡的說要封你為後,爹知道你意不在此,為了你,所以爹才選了這幾戶人家。」

戚岳翎眨眨眼表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如今誰是皇帝?

等等、爹爹說的這話里話外,指的是皇帝坐上皇位還是將軍府的功勞?

她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戚岳和蘇眉忍不住笑了,戚將軍這才發現還多了一個男子在場。

抬頭看去,也是愣了愣不敢相信,「你……」如果光看面貌,他還以為是自家女兒女扮男裝呢!

「你是誰?」戚將軍還算鎮定,心裡已經計較女兒和他的關係,值不值得信任。

可是對方的面孔著實太熟悉,讓他都不由自主想到各種可能。

戚岳和戚將軍算是熟悉的了,戚將軍卻不知眼前的男子曾經當過他好長一段時間的女兒,所以對戚岳還有幾分警惕。

戚岳勾了勾唇角,收斂戾氣,「回將軍,我叫戚岳。」

戚將軍腦子忽然卡殼了,有個聲音一直回蕩在他的腦海里。

我叫戚岳……

叫戚岳……

戚岳……

岳……

「你……你、叫戚岳?」恍惚了一下,將軍不由得想起往事,可是看眼前的男子,年紀也應該二十左右,這一切重疊起來,好像就是他的兒子死而復生,回來了。

戚岳點點頭,聰明如他,瞬間get到戚岳翎的意思。

「你……多大?」戚將軍有些小心翼翼。

「二十四。」

「……二十四了啊……」眼中一陣失望,可又不得不說,眼前的男子和戚岳翎七八分相像,這樣的不可思議太讓人難以相信,他恍惚也是有所難免。

「爹,戚岳是護送我們回來的,我看……」戚岳翎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到了最後又說不出口,總覺得這樣讓她低了戚岳一頭。

蘇眉見機行事,「老爺,不如就認這位公子為義子吧!」

戚將軍養了女兒這麼多年還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嗎,女兒恐怕也只是嘴硬心軟說不出口而已!況且這男子長得實在太像戚岳翎,就算出去說他們是親兄妹都有人信!

「如此甚好,不知戚公子你是否願意?」戚將軍喜上眉梢,一度認為這就是上天安排的一場緣分,彌補了他多年來沒有兒子的空缺。

戚岳笑道:「能當將軍的兒子,實乃三生有幸。」 戚將軍要給自家女兒選夫婿的事,就因為戚岳的出現被撂在一旁。

戚將軍本想大張旗鼓地擺酒席讓大家看看戚岳,只是戚岳並不認同,所以只是認了個儀式,就此作罷。

戚岳不認同也是有原因的。

就單憑戚岳和戚岳翎相似的這部分原因,戚將軍以後開口也不好解釋,古代沒有現代這樣三天兩頭就能碰到相似的人,總認為相似的人都是親屬,所以為了以後旁人不在後面嚼舌根,這頓酒席就免了。

低調為主,才好扮豬吃老虎。

既然戚岳翎已經是自己妹妹了,戚岳就要為她解除後顧之憂。

明沉樓那邊又出幺蛾子!

當初臨走前戚岳是和明沉樓見過一面的,大概明沉樓也知道戚岳翎不在府中,所以才會向戚將軍施壓。

明沉樓忌憚的只是戚岳翎,卻不是戚將軍。

這會兒戚岳回來了,對於明沉樓的作死,再想到柳昭尺小丫頭差點被騙,明沉樓的悲劇已成定局了。

其中有蘇眉的慫恿不在少數。

估計明沉樓打死也沒想到這個世界里最腹黑的竟然是當初給他送信的那個小丫鬟!

第二日上朝時,明沉樓又單獨把戚將軍留了下來,卻不是問他戚岳翎的事,一開口就是笑眯眯的,「聽聞將軍昨日收了一個義子?」

戚將軍心下一沉,面上卻是呵呵笑著,「不過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臣與他投緣,便收為義子。」

「戚將軍勞苦功高,認義子自然也是大事,不知戚將軍能否帶那過來讓朕瞧瞧?」明沉樓眼神晦暗不明,笑眯眯的眼睛里總有一絲算計。

「這,既然聖上想看,臣義不容辭。只是犬子還不知禮數,臣怕衝撞了龍體,三日以後,臣再將其帶來,聖上看如何?」

明沉樓沒想到戚將軍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他再無借口,也只能先這麼辦了。

隨時穿越明末 明沉樓在將軍府安插了眼線,所以他才能第一時間掌握將軍府的信息。聽說戚岳翎和那義子的關係很好,他卻覺得,這是一個突破點。

人怎麼可能沒有缺點?戚岳翎也一樣!明沉樓不可能放任一個危險神秘的未知數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誰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就爆炸了?

戚將軍回府以後,立馬找來了戚岳商量,還怕他不明白當前局勢,戚將軍又大概解釋了一遍如今皇帝和將軍府明裡暗裡的關係。

戚岳安安靜靜地聽完,戚岳翎卻崩潰了。差點沒忍住,臉色差了許多借口告辭躲回自己的屋子,然後才臉色煞白地詢問蘇眉,「先皇已經去世了?」

蘇眉點點頭。

「剛剛爹說的,明煊赫做不成男人是……是戚岳搞的鬼?」戚岳翎顯然不能接受自己喜愛的男子變成這樣。

她和戚岳交換身體,除了齊閬和葯童,就只有蘇眉知道了,明煊赫是怎麼出的事蘇眉也清楚,所以戚岳翎稍微動腦子就能知道戚岳做了什麼。

蘇眉繼續點頭。

「那……」戚岳翎咬著唇,「那他現在還好嗎?」 蘇眉搖搖頭,「奴婢不知。」明沉樓當上皇帝以後她就不關心剩下的皇室子弟了。要麼是被明沉樓流放,要麼還好好的當著王爺,要麼就是找個借口處死。具體是什麼,她還真沒注意過。

戚岳翎秀眉一皺,又想到之前昭尺可是跟著戚岳好一段時間,應該知道些什麼,就神神秘秘地問蘇眉。

蘇眉也都如實回答了,戚岳翎愣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個神秘強大的男人是她的哥哥。

蘇眉看戚岳翎對明煊赫痴心不改,也趁機勸她。

女配總是枉用痴心一片,卻不知道對方根本看不上自己,更有甚者,還是厭惡的。

反正戚岳翎還小,好像誰青春里沒遇上幾個渣男呢?

另一邊,戚岳和戚將軍商量好了,三日以後進宮面聖。就算戚將軍從來沒見過戚岳,可戚岳好歹「借」了戚岳翎身體一段時間,如此相處下來,戚岳說的話越多,戚將軍的熟悉感越大。

要不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兒子戚岳已經死了,戚將軍真的會認為眼前睿智沉著的男子就是自己的兒子!

他滿足了。

哪怕這不是親生兒子,他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接下來,就是捉將軍府內賊的事情。內賊是青柳,原先在老夫人房裡打掃的丫鬟,老夫人的靈碑就在宗嗣之內,那後頭有一個小小的洞,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挖好的。每次將軍府有了什麼消息,她就借著打掃的時候把小紙條往洞里塞,以此傳遞消息。

青柳被捉以後,為了以防消息泄露,戚岳立馬將青柳字跡仿寫,用一些毒藥染在紙上,從洞塞出去。

負責接收消息的暗衛就倒霉了,一隻手變得僵硬發黑,將其戳進肉里,還流出黑黃惡臭的膿血。

他當機立斷切了自己半根手臂才保住一條命。回去稟告明沉樓,青柳已經被發現了。

明沉樓早已料到的模樣,隱澀的眼神里既是興奮又畏懼,「戚岳翎回來了,自然會被發現。」

暗衛不明所以,總覺得主子是沒有發揮全部實力才會被戚岳翎壓著,堂堂一個皇帝還怕一個丫頭?誰信!「主子,戚岳翎真有這麼可怕嗎?」

明沉樓勾起唇角涼涼地反問,諷刺地看著暗衛空蕩的右臂,「不然,你的手呢?」

暗衛:「屬下知道了。」

「去把徐瑩請來,她知道會怎麼做的。」他和戚岳翎熟悉了這麼久,也發現戚岳翎沒有涉足的一些地方,既然戚岳翎和戚岳感情這麼好,那麼她應該會為了戚岳而不敢輕舉妄動。

坐上了這個位子以後,明沉樓的心智又成熟許多,朝堂之上的明槍暗箭,將他磨練的更加平滑。誰說就只是後宮才吃人不吐骨頭,在政局之上,還有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

戚岳猜到明沉樓會打他的主意,所以在隨著戚將軍進宮時,他也準備了一些回禮。

只不過,他過於相似戚岳翎的容貌,就首先讓明沉樓愣了一下。

畢竟青柳只是個打掃衛生的小丫鬟,地位很低,當時戚岳進府時也只是遠遠看過一眼,並沒有看清戚岳的容貌,明沉樓自然是不懂戚岳長什麼樣的。 很快,明沉樓鎮定下來,帶著常年不變的笑容,「戚將軍的義子好生俊俏,難怪戚將軍如此喜愛。長得與戚將軍的女兒有幾分相似,果然是緣分。」

戚岳不卑不亢,「聖上謬讚了,義父與我一見如故,實乃戚岳之榮幸。」

明沉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