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倩影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日魏不豹從武陽城搶的西岐武盟的核心長老姚堯堯。曾經的姚堯堯就非常的有魅力風韻,現在胸口鼓盪的白面饅頭似乎比之前更加飽滿了一些,那圓潤的玉腿也變得更加白嫩了,看來黑風寨的水土把她保養的更美了一些啊。

這倩影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日魏不豹從武陽城搶的西岐武盟的核心長老姚堯堯。曾經的姚堯堯就非常的有魅力風韻,現在胸口鼓盪的白面饅頭似乎比之前更加飽滿了一些,那圓潤的玉腿也變得更加白嫩了,看來黑風寨的水土把她保養的更美了一些啊。

姚堯堯這一出現,沙羅商隊包括那商隊老者同時都對著姚堯堯行注目禮,七道眼光充滿了火熱,在白面饅頭和玉腿之間瞄來掃去。

早就聽說黑風寨的魏不豹從西岐武盟搶了一個壓寨夫人,現在一看,怪不得魏不豹敢得罪西岐武盟,這麼一個絕色美女,值得任何人為之瘋狂啊。

也難怪魏不豹要為了她來劫沙羅商隊,要用疾風豹去弄酸梅呢。換了自己等人,恐怕也是把持不住了吧。

看著商隊的人對姚堯堯的火熱眼神,魏不豹那是相當的得意,連忙像護崽子一樣把姚堯堯護在身後,然後炫耀不滿的瞪著商隊的人:「你們這七雙眼睛往哪看呢,小心我給你們挖了出來。

「哎呦……」魏不豹的話語剛一落,頓時就發出了慘叫,原來是魏不豹的腳被姚堯堯猛踩了一腳,隨即姚堯堯瞪眼道:「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把疾風豹卸下來,給我弄酸梅去!」

「好好好,我馬上弄,馬上弄……」魏不豹這威風凜凜的強盜頭子全然沒有了半點之前的威風,變得唯唯諾諾,戰戰兢兢。

若是沒有親眼見到,誰能夠相信這一幕啊。剛剛還叱吒風雲的魏大當家的,現在變得這邊膽小沒骨氣了。

尤其商隊老者,他也是突然想起了一句話,這話正適合魏不豹啊。

一個八匹大馬都扯不住的男人,然而卻能夠被女人一根細細的褲腰帶給纏住。

「等等。」周寒開口了,周寒看出來了,這女人似乎在逐步的控制魏不豹,然後達到控制黑風寨的目的,看來今天必須要解決了這個麻煩。

「你……」姚堯堯這時候才注意到了周寒,目光頓時一頓。她已經無法感應到周寒的氣息了,顯然是小子的實力已經超出了自己,難道他已經晉入了真氣境了嗎?

這小子,果然是大運武盟的天才啊。

「喲,這不是大運武盟的周寒嘛……」姚堯堯看了周寒一眼,眼裡的惡毒神色一閃即逝。如果不是周寒,她不會有今日,而且西岐武盟也不會滅亡。

姚堯堯眸波流轉,臉生媚態,央求一般的看著魏不豹:「豹哥,倫家求你一件事情嘛。」

姚堯堯的聲音嬌滴滴,聽的人骨頭都要酥麻了,魏不豹哪裡能夠承受得了姚堯堯這般架勢,頓時就連連點頭:「你說,只要我能夠辦得到。」

「只要你馬上幫我殺個人,倫家一定會更加用心的伺候你的,冰火,毒龍,水之戀等等隨便你挑,好不好?」姚堯堯的聲音充滿了妖嬈和魅惑,魏不豹一聽,眼睛頓時亮得跟燈籠似的,連忙問道:「好,你讓我殺誰?」

魏不豹這時候全然被姚堯堯給迷惑了,哪裡還能夠正常思考了。現在這份上了,姚堯堯最恨誰了,自然就是周寒,她要殺的人就是周寒。

「殺他!」姚堯堯一指周寒。

「殺周寒?」魏不豹神情一愣,隨即就把頭搖的像潑浪鼓:「不,我不能殺周寒,不能殺他。」

「你為什麼就不能殺他,他曾經欺負過我,難道有人欺負你的女人,你就這麼忍氣吞聲,還是不是個男人了?」姚堯堯語氣相當的兇惡。

「周寒是我兄弟,我不可能為了女人插他兩刀。」魏不豹搖著頭,看著姚堯堯,神情很是堅定。

開什麼玩笑,那老祖宗都給魏不豹發了訊息了,說他欠了周寒一個天大的人情了,周寒若是周寒需要,魏不豹傾盡一切都要幫忙。

連老祖宗都這麼發話了,魏不豹哪裡敢動周寒一根毫毛了。再說了,如果不是周寒,魏不豹還搶不到姚堯堯呢。

「魏不豹,你還當我是不是你女人了?」姚堯堯雙眼一紅,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真是令人心生憐憫不忍心啊。

然而,魏不豹很神奇一樣居然沒有半點鬆動表情,依然嚴肅道:「你讓我殺別人可以,殺周寒,不行!」

「魏不豹!」姚堯堯的聲音又大了好幾分,滿臉的憤怒和怨毒,「你要是不殺了周寒,我就帶你的孩子去死……」

「啪!」

惹火辣妻:總裁請當心 魏不豹突然一巴掌扇在了姚堯堯的臉上,罵道:「你這個敗家娘們,你以為老子真是傻子嗎?你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想要控制我,然後控制整個山寨,最後反攻大運武盟,老子跟你逢場作戲呢,就是想讓你多多伺候伺候老子罷了,你還真把你當棵蔥啊!」

「魏不豹,你……」姚堯堯又驚又怒,沒有想到,這強盜頭子從頭開始到現在,一直在玩自己,魏不豹一拳打在了她的脖子上,讓她昏了過去。

「周寒,不好意思啊,讓你見笑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收拾她,求求你饒她一命,好不好?」魏不豹壓下心中的肉痛,平日他可是真不捨得碰姚堯堯一下,但今日這女人真的鬧的太過火了。你要吃酸梅,沒問題,我魏不豹給你弄,哪怕是得罪沙羅商隊。

但是你特么想要讓我殺周寒,這不是把老子往火坑裡面推嗎?真當老者這五十年是白活了的嗎?

這女人現在口口聲聲要殺周寒,這條心必然不會死,她對周寒流露出了殺機,恐怕周寒也不會放過她了。

不過魏不豹還沒有享受夠呢,哪裡捨得這女人被周寒殺,於是就求情了。

魏不豹的肉痛表情雖然掩飾的極好,但卻沒有逃脫周寒的法眼,顯然魏不豹還不捨得這女人死。

但俗話說最毒婦人心,這女人現在流露出對自己的殺意,那就是一個隱患。周寒當然是不怕她對自己不利,而是怕這女人的存在威脅到大運武盟。

不過只要魏不豹一直清醒的話,這女人就夠不成多大的威脅了。魏不豹這個強盜頭子,其實還真特么不簡單呢,關鍵時刻能夠果斷。

「魏大當家的,既然你都開口了,我當然就會給你這個面子。」周寒故作笑了笑,然後蹲下了身子,將手放置在姚堯堯的肩膀上,腦海裡面對祭靈道:「祭靈,你麻煩你刪除姚堯堯在西岐武盟的一切恩怨記憶,讓她對魏不豹死心塌地,不再對我和大運武盟有任何的威脅。」

「好。」

「周寒,你這是……」見著周寒把手放在姚堯堯的肩膀上,魏不豹有些不明白,難道說周寒也看上了這姚堯堯嗎?

「周寒,你若是對姚堯堯有興趣的話,你馬上可以……」魏不豹的話沒有說完,被周寒打斷道:「魏大當家的,你把我周寒看成什麼人了。」

祭靈這時候完成了任務,周寒就站起身來了,然後看著魏不豹:「這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

「周寒,你看你這話說的,我魏不豹又不是小氣之人,你要是真對姚堯堯有意思了,你可以隨便睡,這俗話說朋友妻,不客氣……」魏不豹以為周寒臉皮薄,不好意思在這麼多人面前承認。

「滾蛋!」周寒罵了魏不豹一句,然後喝道:「你再胡說八道,我可真殺了她!」

「別別別啊……」魏不豹登時一陣緊張,給周寒賠著笑臉:「呵呵,咱就開個玩笑,開個玩笑而已,別當真嘛。」

「只是你剛才那樣是……」魏不豹把話題轉悠了回來。

「你不是想讓她對你死心塌地嗎?我剛剛幫你弄了下,以後她只會安心做你的壓寨夫人了,不會再折騰你了。」周寒說道。

「啥,周寒,你說什麼?」魏不豹的眼睛頓時瞪的像銅鈴一樣,他就看著周寒的手在姚堯堯的肩膀上碰了一下,姚堯堯就不會再折騰自己了?

要知道,這些日子,姚堯堯可是把黑風寨鬧的雞飛狗跳的呢。

「老先生,我們都上車吧,準備出發了。」周寒扭頭看著商隊老者。

「那魏大當家的……」商隊老者自然也是不明白周寒這話的意思,魏不豹會放行嗎?

「周寒,你這……」魏不豹也是不明白呢,不過卻是一揮手,讓四大金剛放開了道路。

「呵呵,魏大當家的,只要你把姚堯堯弄醒了,自然就明白了。」周寒樂呵呵一笑,然後就督促商隊老者上車趕路了。

「好好好。」雖然商隊老者沒有鬧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魏不豹既然已經把口子放開了,那就應該馬上啟程才是。

「噗!」

魏不豹喝了一口水,然後噴在了姚堯堯的臉上,姚堯堯醒了。

「豹哥,對不起,都是姚堯堯不好,姚堯堯不該讓豹哥殺人,姚堯堯以後保證不再跟豹哥耍性子了,姚堯堯以後就全心全意愛豹哥一個人……」姚堯堯站起身來,在魏不豹的面前露出歉容,非常小心的樣子。全然忘記了大運武盟,忘記了周寒,忘記了在西岐武盟的一切。

「額,這……」魏不豹登時傻眼了,沃妮馬周寒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只是碰了一下姚堯堯的肩膀而已,姚堯堯的態度居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了。

「喂,周寒,等下。」魏不豹一把拉住正要上車的周寒。

「怎麼,魏大當家的你還有事?」周寒扭頭看著魏不豹。

「你跟我說,你究竟是怎麼讓姚堯堯回心轉意的?」魏不豹一副虛心請教的樣子,若是把這一招學到手了,哇哈哈,這絕對是經典的泡妹秘籍啊!

「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周寒自然不可能說是祭靈幫忙刪除並修改了姚堯堯的記憶,故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好吧,我明白了。」魏不豹只好放開了周寒,沖著周寒猥瑣的眨著眼睛:「周寒,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能夠搞定雪域高原冰清玉潔的藤香公主了,一定也是用的剛才那招吧,哈哈!佩服!」

「尼瑪!」 商隊重新啟程了,商隊老者對周寒那是相當的感激,不過商隊老者最為好奇的還是周寒最後摸姚堯堯肩膀的事情。

把姚堯堯的肩膀一摸,然後這姚堯堯就回心轉意了,這也太邪門了。

但商隊老者看著周寒閉目養神不願意多談的樣子,那就只好閉嘴不問了。

事實上周寒也是故意這麼做,要是這商隊老者真刨根問底了,自己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說呢。一路急行,一路無話,第二日一大早,商隊到達了明月帝國的鹽城。

這鹽城乃明月帝國產鹽重地,也是沙羅商隊這次送貨的目的點。

不過這鹽城距離都城還有上百里,沙羅商隊想要繼續送周寒一程被周寒拒絕了。自己只是從商隊老者的嘴裡知道了一點關於南宮世家和帝國武盟的一些傳聞,這具體的情況,他還需要慢慢確認一下。

那韓世飛和東方虎周寒是必須要殺的,不過在行動之前,還的好好搞下情況。

周寒隨便雇了一輛速度快捷的馬車,朝著明月帝國都城趕了去。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大哥,這明月帝國三大世家現在還在打嗎?」周寒問著車夫,這車夫在明月帝國都城以及周邊城池來回跑,是本地人,對於這本地消息,自然比那商隊老者更加清楚了。

「可不是嘛,現在越打越凶了,每天都在死人呢。」車夫臉色凝重,「小夥子,你到了都城可就要小心點,別被波及了啊。」

「呵呵,謝謝大哥的提醒了,不知道這三大世家為什麼打呢?」周寒笑了笑,道。

「還能為了什麼,這三大世家之間一直都結怨很深,所以開打是遲早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點燃了了導火索嘛,呵呵,說來也是有趣,好像南宮世家的一個後輩,叫什麼南宮無痕,對對對,就叫南宮無痕,這個南宮無痕和很多世家小夥子一樣愛慕帝國國師的孫女藍蕁兒。這不,好像藍蕁兒在外面闖了禍,被帝國國師關了禁閉了,而這藍蕁兒闖禍的時候,南宮無痕也在場。於是其他世家那些小夥子就埋怨說是南宮無痕坑了藍蕁兒,這不小輩之間一開打,就把三大世家結怨這麼多年的火藥桶點爆了。」車夫說道。

「是嗎,我怎麼好像聽說南宮無痕在藍蕁兒闖禍之後,並沒有待在都城呢。」周寒想起,當時藍蕁兒被關禁閉了,南宮無痕可是跟著南宮雲博以及魏石來武陽城了呢。

「這還不簡單嘛,南宮無痕不待在都城,他待別的地方,別人就找不到他嗎?」車夫說道。

「嗯,這倒也是。」周寒點著頭,也許自己在閉關的時候,對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

「那現在三家打的這麼厲害,皇室為什麼不管呢?」周寒又問道,不管這三個世家哪一家受到損傷,這都不是明月帝國的損失嗎?

「皇室不敢管!」車夫說道。

「皇室不敢管,這怎麼可能啊?」周寒覺得不可思議,偌大一個皇室,難道還怕幾個世家不成?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三個世家雖然朝奉皇室,但他們也朝奉武盟啊,就比如說南宮世家的這個南宮雲博吧,他是南宮世家的大長老,而在帝國武盟裡面的地位也不低,其他三大世家都有著像南宮雲博這樣的人,你說皇室敢管嗎?」車夫道。

「嗯,這倒也是,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周寒點著頭,三大世家有武盟的人,皇室的確不好插手,周寒的疑問又冒了出來:「既然這皇室不管,那麼帝國武盟怎麼也沒管?」

「這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帝國國師受傷閉關了,管不了吧。」車夫說道。

……

這馬車的速度很快,一個多時辰,到達了明月帝國的都城。周寒這一路,也從車夫的嘴裡把情況了解的差不多了。

明月帝國的都城城牆巍峨宏大,和夢幻帝國的都城一樣堅不可摧。

城牆上面站著威風凜凜的衛士,實力最低也是練體境六重!

要知道,在大運王朝的軍隊之中,練體境六重實力的人可以獲得一個營長的職務了。而在這裡,卻僅僅只是一個普通的守城士兵。

中等王朝和下等王朝之間的差距太大了,猶如鴻溝啊。

進城需要搜查,而且還要繳納進城費。不過當周寒拿出了那個牌子之後,非常順利的就進了城。

周寒依照車夫說的方位地址,來到了一個府。

冷血總裁倒貼山寨辣媽 這個府的大門前佇立著兩隻威武的石獅,虎視眈眈一般盯著門口,像兩尊兇惡的門神。

「南宮府!」三個充滿了雄渾筆力的大字鶴立在石獅上空中央,這裡就是明月帝國的南宮世家總部了。

大門前的開闊地很廣闊,就像一個小型的廣場一樣。周寒一個人出現在這裡,顯得非常的突兀。

事實上,由於南宮世家和另外兩家的大戰,讓路人都避之不及,所以這小型廣場上空無一人了。

周寒走到了大門前,被門口的守衛攔住了:「來者何人?」

「我找南宮雲博。」周寒依然還是拿出了那個牌子,他知道現在正是南宮家族非常敏感的時刻,光憑口舌言語恐怕是進不去的。

「好,請你稍等。」門口的守衛看著周寒露出來的牌子,表情頓時凝重嚴肅起來,一個人連忙飛快跑進去報信。

沒多久,便是見著一個臉色紅潤的老者一路小跑出來。如果仔細看的話,這老者的腳步略微有些虛浮,紅潤的臉色上還有一些蒼白,這是有內傷的跡象。

「我叫南宮雲波,南宮世家的家主,貴客請進。」臉色紅潤帶著蒼白的老者恭敬對周寒行禮邀請。

雖然南宮雲波還不知道周寒的身份和來意,但凡是拿著這帝國武盟頒發的貴賓牌的人,南宮世家不敢怠慢,否則惹的客人不高興了,武盟降罪的話,那可真是不妙。

不過看著此人那年輕的臉龐,而且又是指名道姓的來找南宮雲博,南宮雲波倒是對其的身份有了一些眉目了。

周寒隨著進入了貴客客廳,南宮雲波立即命人上了好茶,看著周寒:「你應該就是大長老嘴上提起的那個周大師吧。」

「正是我。」周寒點著頭,對此沒有半點驚訝,自己的年齡和要找南宮雲博這兩條訊息,不難讓對方猜到自己的身份。

「我是來找南宮長老有點事情,為何不見他出來?」周寒疑惑的看著南宮雲博。

「大長老他現在正在鎮守錢莊,不過我已經派人去通知他了。」 冷情前夫耍無賴 南宮雲波說道,「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他就會到了。」

「嗯,謝謝了。」周寒抿了口茶,問道:「我有個問題,還請雲波前輩解疑一下。」

「不敢,不敢,周大師一直都是我們南宮世家敬仰的對象,今日能夠登門拜訪,這簡直就是南宮世家的榮耀啊!」南宮雲波非常客氣道,對於眼前這少年,南宮雲波聽說了他的不少事迹。

不說他真氣境一段實力打敗莫天機的事情,也不談他能夠製作完美符文的事情,更加不談他一己之力摧毀一個下等王朝武盟的事情,一個星期之前,夢幻帝國的五皇子遭到老皇上的降怒被打入死牢,眼看著就要問斬了。

而眼前的周寒一出馬,不但解決了五皇子的性命問題,還讓五皇子登上了夢幻帝國的寶座。也許沒有人知道周寒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能夠隨便把一個將死之人推上一個中等王朝九五寶座的人,誰敢質疑周寒的能力!

這個僅僅只有十幾歲的少年,有著同齡人難以超越的背景和能力。

「是這樣的,我很是好奇,為何你們三大世家打的頭破血流,而你們帝國武盟對此不加干涉?」周寒要殺韓世飛和東方虎就必須要弄清楚這茬,韓世飛和東方虎二人均是真氣境的實力,在明月帝國武盟肯定有一定的位置。

「還能是什麼原因,武盟暫時沒人了唄。」南宮雲波說道。

「武盟沒人,這是什麼意思?」周寒不明白。

「國師和那些核心長老全部都在閉關養傷,武盟暫時群龍無首,所以……」南宮雲波無奈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周寒倒了明白了,沒人能夠罩得住下面的人,下面的人自然就亂了。要是這時候趁亂殺了韓世飛和東方虎,應該不會惹什麼麻煩吧。

「你們這麼內訌,難道就不怕敵人趁虛而入嗎?」周寒又問道。

「現在就是敵人在搗亂呢。」南宮雲波怒道,「那韓家和東方兩家就是受到了敵人的蠱惑,才立即聯手對付我南宮世家的。敵人很聰明,懂得先讓我們內訌,然後他們坐收漁翁之利。」

「敵人是誰?」

「這個還沒有查出來,那兩家的人也沒說,而且還拚命的掩飾隱藏。」南宮雲波嘆著氣,看著周寒:「周大師,你來找大長老所為何事,能不能先跟我說說,我可以代表大長老做主的。」

南宮雲波心中暗暗期待,會不會是南宮雲博已經拉攏了周寒,現在周寒是來幫忙的。

若是周寒肯幫手,也許分分鐘鍾就把韓家和東方家搞定了。 幽蘭谷的危機明月國師雖然也是知道了,但未必會宣揚出來,造成明月帝國的恐慌。

也許那南宮雲博也被明月國師特意打了招呼,所以南宮雲博也未必會讓南宮世家其他人知道。若是周寒跟南宮雲波談起這事情的話,說不定會出什麼亂子也不一定。

想到這裡,周寒微微一笑:「我找南宮長老就是有一些私事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