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地方,也就是平安鎮國際旅遊區和北海邊是相鄰的。但是卻又是兩個不同的地方。

這兩個地方,也就是平安鎮國際旅遊區和北海邊是相鄰的。但是卻又是兩個不同的地方。

在那邊,有一片養殖場,就是劉建和王海的養殖場,也是羅小冬最初包下的養殖場,網箱養殖大黃魚,而再往南部,就是一片空白地,沒人包,但是那邊,卻有一個其他的工廠,也是僅存的在海邊的一個工廠而已。

這是整個的形勢。 而這其中最大型的一家電子配件廠,卻要倒閉關門了。

羅小冬之前沒怎麼注意,問道:「這家廠子原來是做啥的?」

郭大路說道:「之前是做電子手機配件的,曾經輝煌的時候,有兩千多人呢。」

羅小冬驚道:「這兩千多人的工廠,說倒閉就倒閉了?」

蘇炳昌說道:「這也不奇怪,現在各行各業,景氣的不太多啊。」

羅小冬說道:「是啊。」

進來,找安保人員,問情況,保安說道:「我讓我們張經理和你們談。」

然後打了張經理辦公室電話。

很快,出來一個絡腮鬍子的人,大概四十五歲左右,肥肥的肚子,滿臉油光。

說道:「你們這是?要買我們的工廠嗎?」

蘇炳昌說明了大概情況,說道:「請問,你是這裡的最高負責人嗎?我們想四處考察視察一下。」

張經理點頭,說道:「好,我帶你們四處看一下!」

然後,就這麼帶著各人四處轉悠。

三十分鐘后,轉悠遍了,問道:「如果你們真的要買,我給我們老總再商議一下,我們老總是很豪爽的,很好說話,東北人。」

羅小冬這邊,沒啥問題。很快,聯繫上了這個東北口音的老闆。

老闆驅車過來,羅小冬看到開的一輛奧迪,不知道具體價格,但是看樣子起碼八十萬,心想,這經濟狀況還可以啊。

開口,才知道,對方雖然是東北人,但是來本地金海市,已經生活了八年了。

應該說,已經是本地通了。

商議一下,對方很直爽,開口工廠要價是兩千萬。

羅小冬和蘇炳昌相視一眼,蘇炳昌開始議價,老闆說道:「這樣吧,你們考慮考慮,如果不行的話,也不勉強。我是不會降價的。」

羅小冬等人一陣尷尬。

鐵明通說道:「這樣子下去,你賠錢賠的更多嘛!不如賣給我們。」

老闆說道:「我也不是賠錢,我轉行做別的了,說真的,我轉行在越國做服裝外貿生意了,不做電子配件了。」

羅小冬奇道:「這電子配件,這行不好做嗎?」

老闆說道:「其實經過幾年前的那場智能手機轉型,就已經很不好做了,當時我們虧損了一個半億,從那以後元氣就沒回復過來。」

羅小冬說道:「怎麼講呢?」

老闆說道:「是這樣的,當年,有一個著名的手機品牌,這個品牌在非智能手機時代,是稱王稱霸的,應該說,十分的厲害,手機的銷售店鋪,也遍布全國。而我們也跟著沾沾光,做手機按鍵加工的,就是橡膠按鍵和塑料按鍵加工的。」

鐵明通說道:「是說那個時代的手機吧?那時候我記得叫翻蓋手機和直板手機。」

老闆點頭,說道:「對啊,不管是直板手機,還是翻蓋手機,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手機上都有實體按鍵。現在的智能機,都沒有實體按鍵了,都是全屏幕的,那個時代,還沒有這種技術,都是一個小的兩寸的屏幕,然後下方配上一些按鍵,打字用九宮格。」

大家點頭。

老闆說道:「我們公司,就是給這種手機做實體按鍵的,但是,後來,你想啊,最好的時期,員工兩三千人,但是後來,智能手機時代來了,而那個手機品牌,也跟著開發自己的智能手機系統,這個手機系統,既不是安卓系統,也不是蘋果系統。」

羅小冬大概懂了,說道:「我明白了。」

老闆說道:「然後,這個系統被時代淘汰了,而當時,隨著這個系統的淘汰,很多的舊式手機也停止了生產,整個一個手機行業巨頭,就此倒閉,樹倒猢猻散。我們轉型之前,還給其他手機品牌代工過手機按鍵,主要是代工手機中的老人機的按鍵,現在很多老人,還在使用直板手機或者翻蓋手機,他們不習慣使用當下流行的智能手機。」

羅小冬點頭,蘇炳昌說道:「那代工這種老人機,應該沒什麼利潤吧?」

老闆嘆口氣,說道:「利潤一般般,現在一般老人機,不超過三百塊錢,但是這其中,有大概兩百塊錢的利潤,到我們手中,就剩下一個按鍵幾分錢的利潤了,層層剝削,我們也很不好過。後來,我們轉型做手機邊框了一陣子,也很不成功,直到現在,改做智能機配件。」

羅小冬奇道:「你們改做智能機配件,不是挺好的嗎?」

老闆嘆口氣,說道:「但是我們拿不到知名手機品牌的大訂單啊,我們拿到的都是我們國南部一些山寨機的訂單,但是呢,我們這邊,製造業公司,整個的氛圍,包括加班的氛圍,都不如南方,比如著名的加班城市,製造業公司密集的都市:深城和廣城。」

羅小冬當然明白,很多公司,比如我們國最大的加工代工廠,就在深城落戶。

深城,是我們國的納稅大都市。

羅小冬說道:「那你現在在虧損嗎?」

老闆說道:「也不算虧損吧,目前在持平的一個狀態,但是很快,新一代的手機浪潮就要來了,我們已經經歷過一次4G手機的浪潮了,不能再動蕩了,據說再過個四五年,2G網路就要被淘汰,所有的2G老人機,全都斷網,不能使用,不能打電話了。」

羅小冬驚道:「啥?那這樣,老人們怎麼辦?」

老闆說道:「老人,那也沒啥好辦法,只有慢慢使用智能機了,或者,推出一種新式的手機,網路用4G網路,而手機外殼形態,依然用老式樣的直板手機的樣子。也許會有吧!」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蘇炳昌說道:「你自己為什麼不嘗試做這種手機呢?」

老闆說道:「建立一個手機品牌,談何容易,我們只是一個代工廠而已,比如現在流行的大品牌,想在市場上求存,也要整個供應商、廣告、渠道、代工廠,各種一條龍下來,才行,不是說你想創立一個品牌就馬上就可以創立的,資本家不是人人都能當的。」

這句話,讓羅小冬很震撼,羅小冬想,自己這個想耗資一億建立一個海參品牌的事,是不是太荒唐了?

的確是這樣,自己這幾天,和蘇炳昌預謀的創業計劃,似乎多麼高尚和偉大,但是實際執行起來,可能全都是麻煩。麻煩不斷。 自己是不是要重新謹慎的考慮一下這個計劃了?

蘇炳昌說道:「那,你現在打算做什麼?之前你說去越國了?」

那老闆點頭,說道:「那邊的工廠已經在建設中了,耗資五千萬。」

羅小冬奇道:「那為什麼不在這邊干?」

老闆說道:「因為這邊人力成本提高了呀,人都是趨利避害的,越國的勞動力,月薪摺合人民幣,在一千五百塊左右,而我們這邊,是兩千塊錢起步,然後加上加班費的。做的工作嘛,差不多,都是流水線嘛!」

羅小冬說道:「那這邊,這邊的人呢容易溝通嘛!」

老闆說道:「那邊有翻譯,現在時代變了,越國的人也蠻好溝通的,用翻譯溝通嘛,一樣的,每個車間配一個翻譯。」

做了個手勢,老闆說道:「我們這邊已經停工了,就留下了十幾名核心成員,你們如果買就買,不買的話,我等其他買家。」

不作不死 顯然,老闆似乎不會降價了。

蘇炳昌問羅小冬,說道:「羅小冬,你看如何?」

結果,那老闆驚道:「什麼?你就是羅小冬?」

顯然,他不認識羅小冬。但是卻聽說了羅小冬,畢竟羅小冬名聲在外。

蘇炳昌說道:「不錯,他就是羅小冬。你給個優惠價吧?」

老闆笑道:「羅小冬是人稱金海市第一高手,江湖好漢,你們要工廠做什麼?」

羅小冬說道:「實不相瞞,我們想開一個海參加工廠!」

老闆想了想,隨即明白,說道:「你們有銷路嗎?」

羅小冬說道:「我們有網店,但是目前名氣還很小,屬於從頭做起的。」

老闆說道:「祝你們好運,金海市的海岸線,很綿長,我之前還奇怪,國麟集團怎麼不利用這海岸線,建立一支野海參的捕撈隊伍,海猛子隊伍呢?」

做了個手勢,說道:「現在看來,果然是要被你們捷足先登了。」

哪裡知道,羅小冬和蘇炳昌在籌備的同時,王海和楚老大,也盯上了。

為什麼之前王海和楚老大楚秀,沒看上,現在卻剛巧看上了呢?

因為楚老大一直忙於搶地盤,爭鬥,沒顧得上,而王海,則一方面忙於幫楚秀搶地盤,另一方面,忙於擴展人工養殖大黃魚的基地!

所以,湊巧。大家趕在一起了。

這一天,楚秀在鳳和市的辦公室里,也就是一家夜總會的辦公室里,召開會議,王海也參加了,楚秀說道:「金海市我還是捨不得,我覺的,金海市那邊,我的地盤還是要奪回來。」

孟慶說道:「金海市那邊,主要問題不在羅小冬,不在死去的劉天,也不在金老太爺,而是在蕭龍,蕭龍的殺手太厲害了,我們不能不防。」

楚秀一拍桌子,說道:「這幾個月來,我一直在訓練你們,也該到時候了,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楚秀說的不錯,自從上一次被砍殺之後,楚老大他們,就打算厲兵秣馬,再戰江湖。

楚老大精挑細選了四十名打手,這四十名打手,原本就有一定的武功底子,然後,再請了訓練師傅,加以訓練,現在基本上都算是高手了。

當然,大禮包,安家費,是少不了的,每個人分一套在鳳和市和金海市相鄰的一個小區的房子一套。

另外分了三十萬人民幣的安家費,這四十個人加起來,就是一千多萬的安家費啊!

所以說,這是下了血本。

然後,到了這天,也就是羅小冬和蘇炳昌買下這家按鍵和配件加工廠的同一天,他們開始回到了金海市,去看下他們的原來的領地怎麼樣了,另外,再去海邊看看,這時候,孟慶說道:「其實羅小冬很聰明的。」

楚秀奇道:「你什麼意思呢?」

孟慶說道:「你看,羅小冬不動聲色之間,幾年的發展,現在已經發展出一個養豬場,一個養雞場,幾個冰庫,兩大飯館,成為了金海市出名的企業家了,而我們呢,還在打打鬧鬧。我們是時候發展下經濟了!」

楚老大點頭,說道:「我之前一直在發展,但是問題是,受到太多干擾了,我希望的局面是,統一整個鳳和市和金海市,然後,岳山風所在的清河市,我們暫且不去惹他。我們和平共處!」

孟慶點頭,說道:「不知道蕭龍現在怎麼樣了?」

楚老大憤恨的說道:「蕭龍,搶我的女人,搶我地盤,我恨不得對他千刀萬剮。」

這時候,孟慶看著潮水來去,說道:「我們創立一個海參品牌把?」

楚老大奇道:「你怎麼想的?」

孟慶是三大助手裡,比較有智慧的一個,孟慶、李清泉、趙大,三個人,是楚秀的三大助手,加上王海,號稱新四天王。

白溪泉是一個莽夫,死掉了。

趙兵和蕭坤,走掉了,去江南省了。

蛇王,銷聲匿跡了,這些過往的人物,都暫時或永久的煙消雲散。

孟慶卻一直在,孟慶跟著楚老大的同時,也不斷攢錢,他不酗酒不賭博,挺自律的。

而且,還是一個有頭腦的人!

孟慶看到海潮洶湧,看到春寒之下,遠處,有撈海參的船隻出海,在近海處捕撈海參,野海參,於是有感而發。

孟慶想了想,說道:「我們投資兩億,創立一個自己的品牌,我們之前一直是開夜總會,做灰色地帶的生意,開酒吧,酒樓,等等,我們為什麼不利用金海市乃至平安鎮豐富的海岸線,去做一個海參品牌呢?要知道,海參可是很值錢的,並且是從大海里出來的,純利潤。現在市場上干海參,一斤的零售價,是兩千五百塊多一點吧?」

楚秀也想了想,楚秀能做這麼長時間的老大,也不是個傻瓜。

楚秀想了想,說道:「行吧,那我們就做,我手上還有一個多億,你手上有多少?」

楚秀知道孟慶攢錢很厲害,很會攢錢。

孟慶笑道:「我手上九千多萬,不足一個億。」

楚秀問道:「那你不是原來有一億多嗎?你又不是一個爛賭鬼!」

孟慶笑道:「國麟國際旅遊區,也就是平安鎮國際旅遊區,不是售樓嗎?我買了三千萬的商鋪!」

楚秀說道:「你可以啊!」

孟慶點頭。 趙琙抬頭,朝兩個小丫鬟看去。

小丫鬟笑了笑,其中一個放下手裡的東西,在小香爐上點一根細香,端捧到一側書案上,而後同另一個小丫鬟福禮,再朝床上的男人福禮,轉身離開。

線香裊裊,帶著禪意。

趙琙端立著,聽她們繞過屏風,合上房門,腳步聲遠去后,他面色頓然變了,慌忙幾步上前到男人床邊,坐下后便道:「兄長,你同我說實話,那街頭的事情是你乾的嗎?」

「哪個街頭?」男人安靜問道。

他後背倚著青布縫製的蕎麥枕,墨黑色的長發披散著,分外柔軟,面龐生得英俊,輪廓清晰,但臉頰清癯的不太正常,眼眶微微下陷,周遭細紋都在增添著他的歲月感。

「淮周街啊。」趙琙說道。

男人搖頭:「不是我。」

「那,兄長可聽聞那邊出事了?」

「你指的是那口棺材,和那些被當街射死的巡守衛嗎?」

「好吧,我還以為是你,」趙琙鬆了口氣,雙肩也垂了下去,低低道,「那會是誰呢。」

「不知道。」男人說道。

趙琙若有所思:「我甚至要懷疑自己身邊是不是有別人的耳目了,我才開始調查於家,於家就出事了,還以這樣的方式。」

「嗯。」男人應聲,垂頭翻了幾頁書,很輕的沙沙聲。

「兄長,這幾日又發生了不少事,」趙琙朝男人看去,「有一事你應不知情,就是李驍昨夜帶人去了垂方庄,據說在那邊撞見了我先前同你說過的女孩,李東延今日一天都在找這女孩,挖地三尺般的架勢,但所尋未果。」

男人停下來,說道:「阿梨。」

「是。」

「查出她是誰的人了嗎?」

「無跡可尋,她神龍見首不見尾,刁鑽得很。」

男人點頭,繼續看書。

「說來也奇,不過一個小小女童,卻好像無意間在整個京都掀起了一股暗湧來。」趙琙又道。

「不,」男人未抬頭,淡淡道,「掀起暗涌的人,是想要抓她的人,與她無干。」

「兄長不覺得這是懷璧之罪么,」趙琙說道,「她不知從何而來,但如若她不出現,何人能認識她,知她懷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