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寰宇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武者們,處於完全看不懂的狀態,這些武者們臉上都掛著一幅迷糊的表情。

這寰宇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武者們,處於完全看不懂的狀態,這些武者們臉上都掛著一幅迷糊的表情。

「這兩人是不是有病?」

「這基礎劍法乃是幾歲孩童所學,這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已經有三炷香的時間了,這兩個傢伙……」

這天地棋盤之上似乎並無時間限制。

上面的道子們,耐性也出奇的好,倒是無人開口催促……

就在這不斷地切磋之下,羅征對於劍招之上的體悟,也越來越清晰。

似乎自己對劍的把握,又精深了一層!

「錚」

這一劍反手挑起,便是直逼向華天命!

劍中那《始初劍法》的蘊勢,卻又增添了一分……

「已悟三分了,好快!」

九轉神龍訣 謝少的心尖摯寵 華天命心中微微一驚,這已是駕輕就熟之境,長劍如盤,便盪掉了羅征這一挑。

「不知羅征追上自己的五分小成,需要多久?」他眼中也漸漸地浮起一抹期待……

兩人對攻的劍招,已達三千之數。

但並未有一方見得疲憊,相反,無論是羅征還是華天命,此刻都精神萬分!

似乎每刺出一劍,自己就增強了一絲!

這種奇妙的感悟便為機緣,許多人一輩子也難以遇到一次……

三分……

四分……

五分……

當羅征以華天命的演練,將《始初劍法》悟至五分之際,即算是小成!

相比華天命以三年化三百年的修鍊,羅征的速度快了無數倍!

天賦在這裡,只能算是一個方面,更大的原因是《始初劍法》原本就與羅征的劍法契合!

或者說幾乎是一模一樣。

他只是做了一道最為簡單的算術,將自己心中的「一」完全歸零。

「嗚……」

自羅征獲《始初劍法》小成之際,他的劍便尖銳的鳴動起來!

一股看不清的氣勢浩然而放,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填滿了整個天地棋盤……

畫卷之外的武者們,能聽到這聲音,但看不到,也感受不到那股氣勢。

然而棋子上的其他八位道子,則彷彿墜入了混沌開闢的幻境之中,那股氣勢的壓迫感並不強大,但卻給軒轅晨風等人一股奇妙的體驗,不僅僅是那氣勢恢弘,便是連他們的心境都無比恢弘,開闊!

「這傢伙,到底領悟了什麼,這麼大的動靜!」裂千寒不滿的說道,站在棋子上都要被羅征影響,他只想說真是見鬼了。

「應該是在劍道之上有了突破!」軒轅晨風皺眉說道。

在那股氣勢擴散而出之前,華天命便在瞬間退開了數十丈的距離,這番確實朝羅征拱手,「恭喜!」

「謝謝你,」羅征點點頭,靜靜地感受那股奇妙的蘊勢!

「不用謝,我也是為了我自己……」華天命微微一笑,長劍一橫。

他卻深深明白這個道理,若這世上沒有一塊能擋住這劍的盾,那麼這劍造來何用?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兩人的切磋並未停止。

修鍊往往有多種途徑……

一為自悟!

這混沌之中的功法,皆為生靈所創。

萬法皆有根源,然後開枝散葉,日漸豐滿,形成派系……

那最初的第一門功法,則為自悟而成。

二位教授!

師尊在上,將畢生所悟,一代一代傳承而下,形成師門,宗門,聖地……

這便是自上而下的教授,踏著前人之路而行,也是萬千生靈最為普遍的修鍊之法。

三為磨礪!

便是在不斷地實戰之中,驗證心中所獲,或感觸良多,或一朝得到頓悟,或忽解心中之惑。

其實這磨礪也算是自悟中的一種。

華天命已無法從《始初劍法》中獲得太多,只能選擇磨礪的方法前行。

然而飛升之後,他才覺寰宇劍法之鄙陋!

這寰宇中或許也有一些精妙絕倫的劍法,可惜華天命無法前往……

那劍閣,那殺戮劍山,那洗劍池……

神海境的華天命,在十品聖地中沒有展露太多,畢竟他才僅僅神海境,若那聖地中的大能之人對華天命的傳承有所貪念,他恐怕會遭遇大麻煩。

眼下這夢幻戰場中,他的聲名已擴散到了整個寰宇,面對羅征倒是能夠無憂無慮的與之相對磨礪。

不過此前羅征的劍,沒那麼鋒利……

自己便成了他的磨刀石。

那麼現在……

兩人不斷地遞招,或砍,或劈斬,或刺。

眼界高者,看的津津有味,總希望從那奇妙的蘊勢之中讀出一些什麼,若能利益自己,自然是受益匪淺。

眼界低者,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實在是太沒勁了。

於是寰宇中便出現了一副怪異的局面。

修為較低,悟性較差的武者們則是昏昏欲睡,時不時總要怒罵幾句,那畫卷中的兩人也是無聊至極。

修為高者,則是雙目炯炯有神,緊盯著畫卷,生怕遺漏了一絲一毫的動作,甚至要在心中演練一番……

半個時辰……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之後。

華天命的眼中閃爍出一抹亮色,似有一道星辰在其中綻放!

那一道道無形的蘊勢便是盤旋而起!

這一道蘊勢,不曾帶起微風,不曾碎開棋盤。

然而,天地棋盤之上的諸多棋子,卻是被那股蘊勢推開了上百枚,紛紛移了位置!

「棋子,被移動了……」

「這是什麼意思?」

「此前整個天地棋盤都破掉了,也不見得那些棋子挪動分毫啊,那小子的蘊勢,卻能推動棋子?」

神海境武者對戰,不說有毀天滅地之威,但卻有催山斷河之能!

這長方十萬丈的天地棋盤,已被這些武者們毀掉了數次了……

那苦燈的一杖點破,姬落雪的腳尖輕跺……

但卻沒有一人能影響到這些棋子,它們該在哪裡,就一直在哪裡,從來未曾挪動過分好,也未曾被傷過一絲。

可此刻卻被華天命的蘊勢所推動。

原本已經成形的推算,也因為這一攪合,恐怕又要重頭算起了。

不少推算之人,此刻緊盯著天地棋盤,看著這一片新的格局,臉色驟然變得十分難看了……

原本已成為抱守之勢的白子,卻是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而一片黑子,則順勢侵入……

「十王走馬勢!」

軒轅晨風的目光驟然一凝……

「什麼意思?」裂千寒在一旁伸長了腦袋問道。

軒轅晨風臉色慎重,則是不斷地推算著,他之推算的速度,甚至比一些天尊都快上一兩分!

「絕殺之局……不知,那女人會不會復盤!」軒轅晨風說罷,卻是望向了天空。

既然那一隻玉手能夠扣住棋子……

她定然是可以自行移動這天地棋盤上的棋子。

方才這些棋子,乃是被華天命的蘊勢所推,算不得她的自弈,且看她有沒有這個意願復盤。

盯了一會兒后,亦沒有見到那巨大的玉手破開雲層,他忍不住搖了搖頭。

這神秘少女的一番自弈,棋力並不高,而且落子也頗為隨意,想必也只是隨命之算,這種方法算出的命數其實是比較準確了,那麼她復盤,將那些散落的棋子歸為原位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唉,」軒轅晨風倒是希望復盤。

回首這亙年歲月你仍拔得頭籌 若將十人帶入這棋盤之中,此前的局面,他便為「正王」之勢,且旁人不可奪!

餘生掠愛不知遲 隨著時間的推演下去,什麼羅征,什麼華天命,便是現在如此囂張厲害,但終究會淪落成小角色。

所以軒轅晨風見識到兩人的實力,臉色雖然不太好看,但至少盤面上的氣運是站在他這裡的,他不著急,即使是真的輸給這兩人中的一人,他也不著急!

就因為華天命這一推,他之命數卻徹底遭到了改動。

軒轅晨風心中,自然希望神秘少女復盤了……

可惜她並沒有復盤的打算。

「蚩尤的劍,藏了這麼多年,剛剛出世,真是好霸氣……」神秘少女盯著盤面說道,「這絕殺之局,恐怕會讓整個寰宇都覆滅,沒有贏家,我若是強行復盤,恐怕這一局就算是白下了,根本不會准了……」

諸多天尊們的臉色也不太好看。

盤面的改動,不僅僅對諸多道子不利,對諸多種族都是大大的不利。

這種局面,根本就是無法應付的局面。

「大世的危機是難,但絕非是絕境,為何會有如此絕境出現?」

「那華天命,乃是所有種族的剋星!」

「這就是命數,這寰宇的命數,這萬萬億生靈的命數!」

天尊們也是咆哮不止……

不過,這天地棋盤上的形勢僅僅只是維持了十個呼吸。

十個呼吸之後,一道蘊勢便直接從羅征的體內擴散而去……

那蘊勢與華天命的蘊勢幾乎不相上下!

蘊勢擴散的同時,再度將那些棋子給推開,羅征前後左右百丈之中,卻是再也沒有一枚棋子!

這棋盤之上的局勢,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再度大幅度的改變!

「盤面又改了!」

「棋從斷處打!棋從斷處生!」

「妙哉!哈哈!」

這一番推動之下,不少白子移位,卻是將絕殺之局的盤面直接給改了回來!

雖然盤面上的形勢依舊不算樂觀,但白子卻是將黑子也拖入了死局之中……

那麼接下來的兩三步之中,恐就能見到分曉!

這終究比此前的盤面要好看許多……

軒轅晨風看到這盤面,他的臉色便是緩和了不少。

若以此盤面推算起來,他已算是拆二單關,雖然依舊不如最開始的局面,但終究沒有剛剛那麼糟糕了。

「那麼說來,這羅征還算是幫了自己一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