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大秦侯國怎麼會有如此強人,真是不可思議。

這是怎麼回事,大秦侯國怎麼會有如此強人,真是不可思議。

「來人。」

「國主。」

「給梁親王傳令,不可與大秦侯國為敵。要快!要快!」李浩然道。

「諾。」侍衛馬上道。 ?狼牙山谷中,此時已經被四方勢力所佔據,其中大申侯國三十萬大軍佔據北方,戰龍侯國二十萬大軍佔據西方,天鬼宗六個長老和數百精英弟子佔據東方,飛靈門數百人佔據南方。

大申侯國所在的一座大殿中。

「太子殿下、大將軍,國主交代,如果我們一方吃不下這座大型靈礦,當以戰龍侯國和大秦侯國聯手,把飛靈門和天鬼宗排擠在外。」

梁親王道。

「皇叔,你確定沒有說錯,大秦侯國有什麼資格,和我們合作?」

「太子殿下,國主就是這麼交代的。」梁親王淡淡的道。

「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們完全可以聯合戰龍侯國把其他三方勢力排擠在外,沒看到大秦侯國還沒到嗎,證明他們不敢來。」

財芳冷笑道,他非常看不起大秦侯國,一個土包子建立的侯國,有什麼了不起。

「這樣不好吧!」梁親王道。

「梁親王,你就不要裝了,你難道覺得大秦侯國有實力和我們大申侯國合作嗎?就算國主怪罪下來,本將一肩承擔。」

財芳反問道。

「那就依大將軍所言,我們只和戰龍侯國合作。」梁親王道。

戰龍侯國駐地,戰龍太子司馬池和丞相李珅兩人相對而坐。

「丞相大人,如今我們該如何才能取得巨大的利益呢?」司馬池問道。

「太子殿下,我們不急,要沉住氣,相信有人比我們更急。」

「丞相大人,何出此言?」司馬池道。

「敢問太子殿下,現在哪家距離靈礦的位置最近?」李珅道。

「當然是大申侯國,這還用問?」司馬池脫口而出。

「那是不是我們戰龍侯國、飛靈門和天鬼宗三方的人都會盯著大申候國的一舉一動。」李珅笑道。

「丞相大人,我明白了,我們表現的越穩,對於局勢的影響就越大,對吧。」李江波道。

李珅點點頭。

「太子殿下,丞相大人,大申侯國大將軍和梁親王求見。」

突然一個侍衛道。

「太子殿下,來了,大申侯國有動作了。快請。」李珅道。

「是丞相大人。」

一陣工夫,大申侯國康親王和大驚軍財芳走進大殿。

「真是想不到,你二人竟然一起來了,快請坐。」李珅道。

「我們明人不說暗話,本將軍和梁親王來此,是商量關於靈礦的事情,本將軍希望我們能夠坦誠相對,共同幫助。」財芳道。

李珅明了一口茶道,「不知財將軍有何高見?」

「本將軍也不拐彎抹角,靈礦我們兩家對半分成,把飛靈門和天鬼宗踢出局。」財芳道。

「那萬一大秦侯國插手進來,我們該當如何?」李珅道。

「怎麼,難道,你們戰龍侯國懼怕小小的土包子侯國不成?就算大秦插手進來,我們大申侯國獨自應對,不過你們可要付出利益。」財芳笑道。

「不行!我們既然要結盟,那就要共同進退,所有的困難,當然我們雙方一起面對。」李珅道。

「好,那我們雙方立刻發下天地誓言,在此期間,雙方要相互支持,相互理解,共同開發靈礦,面對敵人,一起出手。」財芳道。

「好。」李珅道。

馬上戰龍侯國太子司馬池、丞相李珅,大申侯國大將軍財芳、梁親王四人發下天地誓言。

隨後財芳四人開始商量具體怎麼做,短短半個小時,四人已經商量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司馬池看著財芳兩人離開,「丞相大人,我們和大申侯國合作,真能拿到一半的靈石嗎?」

李珅鋝著鬍鬚道,「那是自然,他們大申侯國別無選擇。而我們戰龍侯國和大申侯國組成聯盟,可以不懼任何勢力。財芳也是清楚這一點,才選擇與我們結盟的。」

「這樣就好,一座大型靈礦,就是一半的靈石,也勝過我們戰龍侯國數十年多的收入。」司馬池激動道。

李珅也點點頭,希望此事順利,不要有絲毫意外才好。

「國主,前方就是狼牙山谷,你看大申侯國、戰龍侯國、飛靈門、天鬼宗已經各佔一方,國主,我們該如何?」霍去病問道。

「中央位置。不是空著嗎,我們大秦當立於中心。」葉昊霸氣道。

「是國主。」項羽和霍去病當然沒有什麼意見。

隨後,三人直接掠過飛靈門,走到中央位置。

葉昊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座大殿,幾人進入其中。

天鬼宗大長老屠山輝正在思考怎麼做,才能為天鬼宗取得最大的利益。

突然,一個長老進來道,「大長老,大秦侯國的人到了,他們在我們四方勢力中央布置了一座大殿。」

「他們一共有多少人?」大長老屠山輝問道。

「大長老,那個宮殿看起來能容納近千人。」那個長老道。

「好啊!大秦之主葉昊敢殺死我最得意的弟子,那麼這次老夫就要讓他們大秦的人死無葬生之地,看他們大秦還拿什麼爭奪靈礦?」屠山輝道。

「傳令天鬼宗所屬,即可出發,前往大秦侯國駐地。」屠山輝道。

「諾。」長老馬上道。

大申侯國也得到了大秦有人到來,但是他們一樣不知道是何人帶領多少人。

但是財芳聽說大秦來的人不多,馬上和梁親王率領一萬將士向著大秦駐地而去,同時派人通知李珅,讓他們也出兵一萬,一起直接剷除大秦侯國來此的力量。

葉昊幾人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剛到竟然就有三方勢力直接準備把他們趕盡殺絕。

踏踏踏踏……

大申侯國和戰龍侯國大軍踏著整齊的步伐,不約而同來到大秦殿前。

但是他們剛到,就看到天鬼宗數百人快速的趕來,為首一人正是天鬼宗大長老屠山輝。

「大秦之人眾人的性命,我們天鬼宗要定了,還請幾位給我天鬼宗一個面子。」屠山輝道。

咦!

財芳、李珅等人大驚。

財芳道,「原來貴宗和我們的想法一致啊,倒是可以讓你們先動手,不過本將軍有一個要求。」

「你說。」屠山輝似乎很不耐煩道。 ?財芳道,「大秦之人你們必須全部擊殺,決不能讓他們有一人活著。」

屠山輝道,「這不用你說,沒看到本座帶著天鬼宗所有人到來嗎,今天本座會殺死所有大秦之人。」

「如此甚好。」財芳道。

「你們就在這裡看戲好了,看我們怎麼屠殺大秦之人。」屠山輝道。

財芳幾人點點頭,其實他們也聽出屠山輝之言潛在的意思,是想讓他們看看天鬼宗的力量。

「大秦的土包子們,滾出來受死。」

屠山輝一聲大吼。

震得大秦殿周圍灰塵滿天飛,但是大秦殿卻絲毫不動。

葉昊三人聞言,馬上走出大秦殿。

葉昊隨手大秦殿,怒視著眾人,「你們這是要做什麼,這麼多大軍圍著我們三人?」

眾人無語,在他們看來這座大殿至少也有數百號人,結果在卻只有三人,再看看自己身邊,都是無數人,這差距還真不是一般大。

財芳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這還用問,當然是殺了你們,讓這裡成為你們的埋葬之地。」

「你是何人?」霍去病的裂馬槍指著財芳道。

「本將軍是大申侯國大驚軍財芳,你是大秦那個土包子侯國的哪一位將軍?」財芳道。

「本帥是大秦侯國第四軍團長霍去病是也。」霍去病道。

「你們怎麼一共才三個人,你們是來旅遊的,還是來爭奪靈礦的?」李珅笑呵呵道。

「三個人,怎麼才三個人,那麼你們就去死吧。」屠山輝道。

「你是何人?怎麼對我們充滿恨意?」霍去病看著屠山輝道。

「本座是天鬼宗大長老屠山輝,你們大秦之主和幾個將軍殺死我的愛徒,今天本座就要替我的愛徒找回點利息,用你們的人頭祭奠他的在他的之靈。」屠山輝道。

「不錯,本帥霍去病就是殺死杜沖的那個人,你算是找到正主了。只是不知道杜沖是不是你生的野種啊,讓你這麼上心。」

霍去病繼續道,「杜沖竟敢截殺我大秦之主,那就必須死,今天你也必須死,同樣是截殺我大秦之主。」

什麼!

眾人聞言便已經知道,那個穿著錦袍的少年,恐怕就是大秦之主葉昊。

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這是幾人的第一時間湧出的想法,隨後眾人覺得葉昊就是個腦殘,帶著兩個人就敢來到這裡,不是腦殘是什麼?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葉昊小兒,你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卻入。本座今天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得,讓你嘗盡人間最殘忍的罪罰。」屠山輝笑道。

葉昊看向大申侯國和戰龍侯國,「你們也是和天鬼宗一樣,想要朕的性命?」

「那是自然,你一個偽帝早就該死,不過今天估計我們大申侯國不用動手了,你在天鬼宗的手中活不下的。」財芳冷笑道,任何時候他都不會把葉昊放在心上。

「財將軍說的不錯,我們戰龍侯國也同樣想要你們死,但是我們卻不用動手了。」李珅道。

「朕知道了,果然是一丘之貉。項羽、去病,看來今日我們又要大開殺戒了。」葉昊道。

「國主,我不懼一死。」霍去病道。

「國主,臣定當護衛你的安全。」項羽道。

「大言不慚,四長老,你去殺了那個黑甲小將。」屠山輝道。

「是大長老。」

從天鬼宗陣型中走出一人,看著霍去病道,「老夫勸你最好現在自殺,否則一旦老夫動手,你會死的很慘。」

「想要本帥的性命,大可以來取。本帥就站在這裡,有本事大可以來試試,本帥不懼任何敵人。」霍去病大笑著。

一個聖胎境大能四重天的修士而已,霍去病當然不會放在眼中,霍去病聖胎境大能四重天的修為,會懼怕同樣聖胎境大能四重天的修士,真是可笑。

「死來!」天鬼宗四長老瞬間大怒,撲向霍去病。

老者的右掌化為鉤,向著霍去病的腦門抓去,想要直接抓破霍去病的腦門。

但是霍去病是誰,是那麼輕而易舉就能對付了的嗎?

「李兄,你覺得那個天鬼宗長老幾招可以解決那個大秦的將軍?」財芳出於無聊向著李珅道。

「十招之內,大秦將軍必死無疑。」李珅搖搖頭道。

天鬼宗四長老是成名強者之一,和財芳的實力不相上下,解決一個大秦的初出茅廬的將軍還不簡單。

霍去病剛才閃身躲過老者一擊,裂馬槍快速的向著老者胸口襲去。

老者大驚,但是馬上手中便出現一把地級戰兵,迎向霍去病的裂馬槍。

嘭!一聲巨響,老者的地級戰兵應聲而斷。

眾人大驚。

霍去病得勝之處乘勝追擊。

「四長老小心。」天鬼宗弟子喊道。

「住手!」屠山輝大怒道。

但是霍去病豈會理會他!

「啊!」

老者一聲慘叫,便已經四分五裂,直接被霍去病五馬分屍一般。

李珅和財芳的臉色很不好看,沒想到大秦那個將軍竟然有些實力,怪不得敢來這裡。

屠山輝大怒,「本座讓你住手,你為什麼不停手?」

霍去病大笑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你讓本帥停手,本帥就住手嗎!真是可笑至極!再者,你們天鬼宗不是要殺了我們嗎!難道我們要洗幹了脖子等著不成?」

「你!放肆!大秦之人都是你這種土包子嗎,沒有一點涵養。」屠山輝氣道。

「屠山輝,作為天鬼宗的大長老,你怎麼這麼幼稚!你們天鬼宗的人還真是不可理喻,總覺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人人都要讓著你們,你需要什麼,只要伸手,別人就會給你們嗎?」葉昊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