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

這時。

陳浩猛的一愣,稍稍考慮幾秒,便快速坐直了身子。

「小雪你……不會是想說,麗水莊園的產權證,是假冒的吧!」

「笨蛋老公,麗水公司的產權證要是假的,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了。」

「那是因為什麼啊?」陳浩聽的雲里霧裡,越聽越糊塗。

「因為……咱家的產權證,才是假的!」

「什麼!當時1.5個億買個假證,這怎麼可能呢。」陳浩不可思議道。

「事實就是這樣。」蘇墨雪拿手往耳朵上捋捋頭髮,「中午在公司的時候,我就已經對比了。」

「咱家的產權證,和桂良才手裡的產權證一比,明顯就是假冒的,所以我明天必須去公司上班。」

「這不是件小事,甚至都牽扯到公司的存亡,我那還敢繼續在家呆著啊,需要親自找二叔問清楚。」

蘇墨雪聲音不高,語速不快,但眼眸里卻都是謹慎。

但與此同時,陳浩坐在蘇墨雪旁邊,也從她嘴裡抓到一個關鍵詞……

「二叔?小雪……當年花1.5億,辦理產權證的是你二叔?」

「可不就是他嘛,很明顯是二叔從中搗鬼,弄不好私吞了這1.5個億……像這種事情,家醜不能外揚啊。」

陳浩聽到這兒,才恍然長哦了聲。

難怪當時在公司裡邊問她,她只是隨口應付了一句,可不就是家醜不能外揚嘛。

「二叔?哈這老傢伙,可真是你二叔……小雪你準備怎麼辦?」

「不知道,老公我也正在發愁,明天先看二叔怎麼解釋,實在不行就交給爸爸來處理。」

蘇墨雪話音未落,就深吸一口氣,然後忍不住的苦笑。

「當時,三叔要是不走該多好,我就不用操這麼多的心了。」

三叔?

對對對三叔,差點兒就把這事給忘了!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聽蘇墨雪無意中提起三叔,才恍然想起來老高讓懷疑三叔參與犯罪的事……

「咳咳那個小雪,你剛才說三叔?」陳浩也沒敢直接問。

「嗯是啊,在我接手公司之前,是三叔在打理公司的事情,三叔這人蠻正直的。」

「不對吧。」陳浩偷偷看她一眼,實在不忍心套蘇墨雪的話,「小雪,我以前只聽跟菲菲說二叔,四叔。」

「從來沒聽你們提過三叔,也更沒見過有三叔這個人,三叔現在在幹什麼?」

這時。

蘇墨雪沒著急說話,光是苦苦笑了笑,然後拿手指了指地板。

「哦明白了,三叔去米國了對吧,米國就在地球下面呢。」

「三叔去世了。」

「啊?死了!」陳浩猛的睜大眼睛,正想追問怎麼死了的時候,卻突然聽見身後有敲門聲。

「老公,有人敲門。」

「這門敲的,可真會選時候,誰啊!」陳浩蹭的起身,朝家門口走了過來。 「嘿嘿,老闆是我!」

「小烏龜?你怎麼……算了,先進來再說。」陳浩見是桂良才,便扭頭朝客廳喊了一嗓子。

「小雪,小烏龜來找你!」

小烏龜?

笨蛋呵呵,老公你都給人家起的什麼綽號!

蘇墨雪在心頭樂著,也沒好意思多說什麼,只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桂總歡迎,您找我有事嗎。」

「大嫂您快坐好,我過去就行,剛聽說您懷孕的事兒,恭喜恭喜!」

「呵呵謝謝,桂總您請坐。」蘇墨雪拿手摸摸小腹,頓時幸福的拿眼睛看陳浩。

這時。

陳浩自然也很高興,三兩步來到沙發跟前,便拿胳膊摟著蘇墨雪坐了下來。

「小烏龜,你消息夠靈通的啊,這麼快就知道我們家小雪懷孕了!」

「老闆!您就別笑話我了,到現在才知道大嫂懷孕,真是挺慚愧的。」

陳浩愣了下,扭頭跟蘇墨雪對視一眼,見她也是有點意外。

帝少寵妻成癮 因為。

桂良才打從進屋,這是第二次喊他老闆,之前全都是陳浩大哥。

「要不這樣,小烏龜你跟你大嫂聊正事兒,我先去外面抽根煙。」

「老公不用迴避了吧?」蘇墨雪拽著他胳膊,不肯放手。

「對對對,老闆您不用迴避……哎呀看我這話說的,老闆您迴避了我找誰彙報去。」

桂良才慌忙站起來,說的是客客氣氣一本正經。

但陳浩。

把這一起看在眼裡,聽在耳朵里,卻是忍不住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是小烏龜,你之前一直喊我陳浩大哥,今天怎麼改口喊老闆了?」

「陳浩大哥,麗水集團是您的,我在麗水集團工作,您當然是我老闆了。」

「那你剛才說的彙報,啥意思?」陳浩越聽越糊塗。

「嗨,老闆您可能還不知道吧,我現在已經是麗水集團的總經理了,以前只是個小經理……不敢喊您老闆。」

「現在嘿嘿,不是直接歸您領導嗎,所以這稱呼上就不能再亂喊了。」

「桂總,你這話當真!」蘇墨雪突然開口道。

「大嫂,千真萬確。」

「那你這總經理,是不是跟中午……那個產權有關係?」

「大嫂您真聰明,還真就有關係,要不然我這一個部門經理,怎麼可能會當上總經理嘛。」

「等等,等等先等等,我越聽越糊塗,趕緊說說怎麼一回事。」陳浩是真聽的糊塗。

這時。

桂良才慌忙站直身子,低頭想了想,然後恭恭敬敬的開了口。

「老闆,事情是這樣的,您在大嫂商場的時候,不是讓我回到公司以後,跟董事會的人說商場是大嫂的嗎。」

「我回到公司,就馬上去找了總經理,總經理一聽商場是大嫂的,馬上就緊急召開董事會,還特意叮囑讓我參加。」

「嘿嘿說實話,我還從沒參加過董事會,但董事會開完……總經理就主動辭職變成了副經理。」

「這總經理的位置,竟然莫名其妙的,大傢伙一致同意讓我來做,然後我就過來找您了。」

桂良才有些激動,滿臉都是堆笑。

陳浩一口氣聽完,不但不高興,反倒有些隱隱的擔憂……

「小烏龜,那你就沒想過,他們推薦你做總經理……另有隱情?」

「老闆,您想訴說我是傀儡吧。」桂良才苦苦一笑,臉蛋子上都是尷尬。

「嗯是,其實我也明白,他們讓我做這個總經理,無非是因為產權證書的事,總經理怕得罪您,不敢親自上門解釋。」

「所以呢,就寧願退居到副經理,讓我做這個傀儡總經理,來給您解釋為難大嫂的事情。」

嗯還行!

小烏龜你能想明白這些,至少證明還有點頭腦,應該能勝任這個總經理!

「哈,原先那個總經理可真夠膽小的,給我來解釋一下有那麼可怕嗎。」

「有這麼可怕,他們都說……說老闆您,平時手段挺厲害的。」

「嗯?不會吧,小雪我有那麼厲害嗎。」陳浩扭頭看蘇墨雪道。

這時。

蘇墨雪也沒著急說話,而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探頭湊過來輕聲耳語……

「老公你不壞,可你冒充的陳豪壞呀,他們都以為你是陳豪呢!」

「這麗水集團,原本就是陳豪的產業,難道給忘了?」

哎呦!

可不是嘛,冒充陳豪時間太長,連我自己都給忘了!

「哦,那這樣就能解釋通了……小烏龜,那麗水集團拿產證書,為難小雪的事你準備編個什麼理由跟我解釋?」

「老闆!我可不敢編理由。」桂良才蹭的下,又從沙發上站直了身子。

「別緊張,慢慢說。」

「嗯好,謝謝老闆。」桂良才笑了笑,娓娓道來,「老闆,我是仔細調查清楚才過來找您的。」

「反正現在是總經理,我直接把幾個知情的喊到辦公室,挨個給問了一個遍,老闆您猜怎麼找!」

「別賣關子,有話直接說。」陳浩利索道。

「好嘞!」桂良才笑了笑,又站直些身子道,「那些老傢伙,他們起初都不搭理我,說我就是個剛提拔上來的總經理。」

「反正我最後,是挨個把他們給收拾了一邊,當一天總經理就盡一天的職責唄。」

寵妻成癮:帝少的獨家摯愛 陳浩聽到這兒,還真就有點吃驚!

桂良才明知自己是傀儡,還能收拾住一群老傢伙,這種人太適合做總經理了!

「那你,都問出什麼了。」陳浩靠在沙發上,很享受的摸著蘇墨雪腦袋。

「老闆我問是問出來了,就是大嫂您……對不起,跟您二叔有關係。」

「我二叔?」蘇墨雪猛的一愣,仰頭看陳浩一眼,「桂總,你有什麼說什麼,沒事兒!」

「嗯好,大嫂是您二叔,故意製造了這一場產權證的鬧劇。」

「麗水集團那幾個老傢伙說,幾年前您二叔把商場產權,以2個億的價格賣給了麗水集團。」

「可就在昨天,您二叔又去找麗水集團,說您製造假的產權證,想要把商場給賣掉。」

「其實說白了,您二叔是想篡權,想要自己經營那家商場!」

「麗水集團雖然有背景,也有實力,但也不想和你們蘇家為敵,所以才想要在您二叔篡權之前,把商場給要回來。」

「這樣一來,麗水集團就不會因為當年購買商場產權,攪合到你們蘇家的內部之爭了。」

蘇墨雪聽到這兒,頓時就給氣的要命!

在桂良才過來之前,她對二叔的事情還只是猜測,現在看來二叔比自己想象的還過分。

他先是拿公司的錢,買下商場產權再賣給麗水集團,最後弄個假的產權證書忽悠自己人。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這裡外算下來,二叔就光憑這一個商場產權,就私吞公司兩個億!

「二叔太過分了!不行,我現在就找他去!」

「小雪等等,我有辦法讓你二叔,他自己承認。」陳浩拽住蘇墨雪胳膊,就從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 時間一晃,就來到了晚上。

陳浩從酒店訂了一桌子飯菜,眼下正和蘇墨雪倆人,在家裡宴請她二叔。

因為。

這頓晚飯,就是陳浩剛才說的,讓蘇墨雪她二叔主動承認篡位的辦法……

「大侄女兒,你這廚藝見長……不會是鴻門宴吧。」蘇墨雪她二叔坐在餐桌跟前,謹慎的開玩笑道。

「二叔您真會開玩笑,我廚藝見長不見長,跟鴻門宴有必然的聯繫嗎?」

「當然有關係,做虧心事了唄,老話說的好,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

這話是陳浩說的。

只是他說完這話,就故意哈笑著拿起白酒,探著身子幫蘇墨雪他二叔倒酒。

「哎哎哎別別別,女婿你這酒我可不敢喝,什麼叫做虧心事!」

「二叔,您連這酒都不敢喝,難不成真是做了虧心事?」

腹黑老公太危險 「哎你……倒酒!」

「好嘞!」陳浩嘿嘿一笑,就給他到了滿滿一大杯白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