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從遠處林間小路上,疾馳而來一架馬車,馬車周圍護衛著三十幾騎,馬車單從外表看十分普通,但如果細看之下便可發現,在林間小路上如此疾馳卻不顯明顯顛簸,可見製作工藝之精湛,定出自大師之手,而且拉車馬匹與周圍騎士之坐騎,身形矯健俊美,別具風姿,軀幹壯實而四肢修長,腿蹄輕捷,體形流暢,更在額前正中位置長著二寸獨角,正是二級妖獸疾風馬,疾風馬上的騎士個個孔武有力,面色堅毅,只是通紅的雙眼和破損染血的鎧甲兵器以及簡單包紮的傷口,顯示出了這支隊伍曾經歷過的血戰廝殺。

這時從遠處林間小路上,疾馳而來一架馬車,馬車周圍護衛著三十幾騎,馬車單從外表看十分普通,但如果細看之下便可發現,在林間小路上如此疾馳卻不顯明顯顛簸,可見製作工藝之精湛,定出自大師之手,而且拉車馬匹與周圍騎士之坐騎,身形矯健俊美,別具風姿,軀幹壯實而四肢修長,腿蹄輕捷,體形流暢,更在額前正中位置長著二寸獨角,正是二級妖獸疾風馬,疾風馬上的騎士個個孔武有力,面色堅毅,只是通紅的雙眼和破損染血的鎧甲兵器以及簡單包紮的傷口,顯示出了這支隊伍曾經歷過的血戰廝殺。

隊伍停下,一鬚髮皆白的老者下馬行至馬車旁對著馬車輕聲說道「王爺,已過天雨國國界百里,進入黑域森林外圍區域」。

說完話,老者看著馬車門,眼裡是深深的擔憂,嘴唇微動想要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忍住了,什麼也沒說,只在心裡暗暗嘆息一聲。

「辛苦周老了」。

馬車內傳出沙啞的聲音,隨著聲音,車門被從內打開,一中年男子從馬車內走下,身穿華服,劍眉星目,舉手投足盡顯貴氣,正是天雨國唯一的異姓王,蒼山王,蒼山戰星。

蒼山王眉頭緊鎖,先對周老點頭示意,環顧四周后,回身望向車內,車內裝飾華麗,更鋪著九級妖獸赤炎神獅的皮毛,此時火紅色的皮毛上正躺著一個男童,男童身體蜷縮成一團,雙手抱頭,牙關緊咬,蒼白的臉上儘是痛苦之色,周老也望向車內,眼中的擔憂之色更濃了幾分。

「王爺,世子被幽冥獸所傷,魂魄受損,本來有老祖在,可用先天真氣滋養,慢慢恢復,可如今……不知王爺可有下步打算」。

蒼山王望向天雨國方向,眼神冷冽,雙拳緊握,林中煙雨朦朧,不時傳來猿啼虎嘯之聲。

五日前,蒼山老祖受天雨老祖之邀,前去天雨皇宮赴宴,蒼山王則帶領近衛武卒在天雨城外的皇家園林內狩獵,狩獵正在興頭之時,突然從天雨國皇宮方向傳來蒼山老祖的悲憤怒吼之聲,「天雨老兒,背信棄義,暗算老夫,蒼山家族所有人等,即刻逃離天雨國,不得停留。」之後再無聲音傳出。

事發突然,蒼山王帶領近衛武卒想要返回天雨城中,卻在半路遇到從城內血戰殺出的周老,周老背負世子蒼山無洛,滿身血跡,原來在蒼山老祖示警之時,城中的蒼山王府也遭到的皇家禁軍的圍攻,更有八位九級武道高手和一位武道大宗師參與其中。當時蒼山王府內只有三位九級武道強者和周老一位武道大宗師,不敵之下,周老只能帶領世子突圍出城,而在突圍過程中世子被幽冥獸所傷,魂魄受損。接下來就是長達五天的逃亡之旅,幸而天雨皇宮內的四位武道大宗師只來了一位,其他三位要配合天雨老祖對付蒼山老祖而被滯留宮中。蒼山王身邊還有三位九級強者護衛,加上周老才能一路殺出,可當時護衛在身邊的一百蒼山武卒也只剩下了三十二人。

蒼山王看向周圍的武卒嘶吼道:「天雨老兒,背信棄義,暗算老祖,殺我族人,我蒼山戰星在此立誓,終有一日,必血洗天雨家族。」喊聲震天,驚走鳥獸無數。

而此時的天雨國皇宮內,身穿明黃色龍袍的天雨國皇帝天雨百川正獨自行走在皇宮的一處長廊之內,片刻後走到一處大殿之外,上書『太極殿』三個大字,字跡粗狂豪放,入木三分,乃是天雨老祖當年親手所書。盯著牌匾看了幾眼后,方才朝門內走入,進門后,天雨皇帝躬身行禮道:「天雨百川拜見老祖。」

殿內傳出一個森冷的聲音「是百川來了,所謂何事啊?」

聽見天雨老祖的聲音,天雨百川不自禁的感覺周圍的氣溫都降低了幾度,不由得身子又低了幾分,「回稟老祖,蒼山家族已經從天雨國除名,所有人等全部擊殺,雞犬不留。如今只有蒼山戰星和其幼子仍在逃離,我已經派遣宮內高手前去追殺,定要斬草除根。」

「嗯,咳咳……剩下的不過跳樑小丑而已,蒼山老兒已經伏誅,蒼山家族也已剷除,如今天雨國內已經沒有可以威脅我天雨家族的存在了,只是此次誅殺蒼山老兒使得我的傷勢加重,如今我的壽元無多,留給你的時間就更少了,你是我天雨家族三百年來最有希望突破先天大道的一個,從此以後你一定要潛心武道,爭取早日突破先天大道,如此方可保我天雨家族基業不毀。」

「是,老祖,百川一定努力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先天大道,也請老祖保重身體。」天雨皇帝說道先大道時眼睛里放出希冀的光芒。

「六年後,就是黑域遺迹每百年出世一次的時候,這將是你最重要的一次機會,三百年前,遺迹出世,我與蒼山老兒正好趕上,一同闖蕩遺迹,收穫奇遇,才能藉機突破先天大道,只是可惜也正是那次讓我受傷嚴重,損壞了成道根基,導致壽元不足,不然如今也不用如此行事,咳咳……,這次機遇你一定要把握住。」

「是,老祖,定不辜負老祖期望。」天雨皇帝雙拳緊握,壓制著內心的激動。

「沒別的事就退下吧。」天雨老祖的聲音有些疲憊

「是,百川退下。」

天雨皇帝躬身退下,直到出門後方才直起身子,超遠處走去,走遠后又恢復了身為皇帝的威儀,與剛才大殿內的形象判若兩人。

「老祖看來受傷不輕,已經壽元無多,至於六年後嗎?先天大道,朕,一定會突破先天,成就大道。」 致深愛過的你 天雨皇帝默念道

黑域大陸強者為尊,武道又分為後天境與先天境之分,後天境分為一到九級,九級之上就是武道大宗師的境界,此為後天境,武道到達大宗師之境后就要尋找那一絲虛無縹緲的先天大道,無數強者被拒之大道門外,如無奇遇而一生不可得。突破大宗師之境后可達到先天境,到先天境已經脫離了凡人的範疇,屬於陸地神仙之流,首先可壽八百歲,還可御氣飛行,一日千里,種種妙法,妙不可言。傳言中先天之上還有金剛境和天人境。只是如今能達到先天境的已經是世間最頂尖的存在,輕易不顯露人間,如今江湖中名聲最響亮的反而是各個門派和行走江湖的大宗師。

六日後,黑域森林西北部一無名山谷內,谷內樹木茂密,草藥遍地,奇花異獸無數,山谷內有幾間草屋,此時蒼山王正一臉緊張的看著眼前的白衣老者:「華大師,無洛的情況如何?」

華大師是世間少有的醫道大宗師,三十年前被仇家追殺,幸得蒼山老祖所救,后搬至此處山谷,潛心醫道,並於十年前進入醫道大宗師之境,正在追尋那一絲縹緲的醫之大道,希望能夠突破先天。

華大師看向蒼山王,表情嚴肅道:「王爺,被幽冥獸所傷者,魂魄受損,過十二日不救則必死,只有靠先天真氣的滋養才可慢慢恢復,然世間的先天強者都是陸地神仙之流,蹤跡難尋,本來若有蒼山老祖在一切好說……如今已過去十一日,也就是說無洛只剩下最後一日時間了。」

聽聞此言,蒼山王身形微晃,內心充滿苦澀,無洛已經是他唯一的親人,拱手道:「華大師,不知如今可有別的方法可以救無洛。」

「如今想要去尋先天真人幫忙,無疑大海撈針,且已經沒有時間了,我一生都在追尋醫之大道,可惜至今機緣不足,但也不是一無所獲,我早年間曾獲一本古醫術,也正是那次才會被追殺,幸得老祖相救,裡面記載了一種對幽冥獸所傷者的救治方法,只是古本殘缺,記錄之法並不完全,我曾試著將之補全,只是還沒有驗證過效果,如今之計只能拼力一試,成與不成就看天意和無洛的命數了。」華大師看向屋內,神情肅穆。

蒼山王深吸一口氣,點頭道:「華大師只管放手施治,有什麼需要我這邊做的,只管吩咐。」

「好,我現在就開始救治無洛,如今醫治所需的所有藥材,我這山谷內都有,只是最後還缺少一枚九級火屬性妖獸的妖晶,在山谷東南方向百里處,有一寸草不生的漆黑山峰,我在半年前外出採藥時曾遠觀過,那裡正是九級妖獸火莽虎的領地,王爺需在三日內取來妖晶給我,這三日內我會全力救治無洛,王爺現在就可以出發了。」華大師道,說完便超著屋內走去。

蒼山王馬上召集身邊人馬,說明情況后看著周圍說道:「此次行動關係無洛的性命,只能成功,所以我也會親自去,周老,李玉,郭川,再加上六人組成十人小隊,即刻出發,孫大同與其他人留下照看好山谷,聽從華大師吩咐。」李玉,郭川和孫大同正是剩下的三位九級強者。

「是,聽從王爺吩咐。」所有護衛全都低頭右拳捶胸道。 黑域大陸,廣袤無邊,在大陸的中心就是黑域森林,無人能夠說清楚,黑域森林究竟有多大,只知道它佔據著整塊大陸的中心,如果能夠從足夠高的位置看下去就會發現,所有的國家都是圍繞著黑域森林所建,恰好把它圍在了中心位置。大陸又被無盡海洋所包裹,傳說中在大海的盡頭還有別的大陸存在,但從未被證實過。黑域森林中妖獸無數,在森林深處更是存在著先天境的恐怖妖王,就是先天境的人族強者也不敢輕易的過分深入。

黑域森林內各種千姿百態的古木奇樹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有的樹榦、樹枝上發出的氣生根從半空扎到地里,漸漸變粗,成為支撐樹冠的支柱根,形成了獨木成林的奇特景觀;有的氣根纏繞在其它的樹上,越長越粗,越長越寬,最後連接起來,把附著的樹絞死,形成了獨特的絞殺現象。森林內猿嘯虎啼,妖獸遍布,蒼山王一行人馬正在黑域森林內急速前進。在一處丈寬的溪流處,隊伍停下,周老觀察四周后對著信陽王道:

「王爺,前面過了此處溪流就不在是黑域森林的外圍區域了,裡面強橫的妖獸遍布,我們必須放慢速度,剩下的三十里路程,謹慎前行才可,不過王爺放心,如果華大師的消息可靠,我們今晚就能到達火莽虎的領地。」

「周老,你在前面探路,李玉、郭川分開左右,遇到低級妖獸直接趕走,遇到高級妖獸能避就避,避不開要速戰速決,不要鬧出太大動靜,以免驚擾到其他強橫妖獸,徒惹麻煩,我們這次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九級妖獸火莽虎的妖晶。當然如果能遇到其他九級火屬性妖獸的話,切記打草驚蛇,讓妖獸逃掉,出發吧」蒼山王此刻雖然心急如焚,但也知道此次行動關係到無洛的性命,半點大意不得。

十人小隊在森林中手持兵器,謹慎前行,只要不是九級妖獸以周老的實力都可直接趕走,以免留下血跡,惹來其他妖獸,隊伍在夜色徹底暗下來之前終於到達了華大師所說的地方。

此時蒼山王一行人正躲在一處山坳處,小心的觀察著前方黝黑山體上的火莽虎,在前方山坡的坡頂上此刻正站著一隻高足有一丈,身長超過兩丈,渾身赤紅的龐大虎形妖獸,火莽虎渾身赤紅的皮毛上有著天然的黑色紋理,蟒蛇一般的虎尾,有著細密的鱗片,好似鋼鞭一般,如果被虎尾傷到,定時骨斷筋折的下場,此時虎尾輕搖,一副悠閑的模樣,正在享受著最後的夕陽。雖然離得很遠,但身為獸中王者的兇悍氣勢仍是感覺撲面而來,尤其是火莽虎額頭正中那銀色的九寸獨角,在夕陽中發出繞眼的光芒。

雖然準確找到了火莽虎的領地,可是蒼山王一行人馬卻是個個臉色嚴肅,小心的退出四五里,確定不會被火莽虎感知到后,隊伍停下,郭川是蒼山王的貼身侍衛,四十多歲,擅長使用長槍武器,九級強者,此時低聲道:

「王爺,看來這半年時間,火莽虎又晉級了,如今只有周老一人是宗師境,如果強攻,就算能夠戰勝,火莽虎不敵逃走之下,想要留住也基本不可能的,只能智取了。」

妖獸的等級區分看額前的獨角獸晶便可知道,從一寸到九寸對應著一到九級,而十級宗師境的妖獸,獨角獸晶就會變成銀色,而金色的獸晶是先天境超級妖獸的標誌。妖獸因先天的智慧原因,修鍊本就困難,要修鍊突破到先天境比之人類要困難萬倍,而隨著修鍊等級的提高,妖獸的智慧也會隨著提升,先天妖獸的智慧已經和人類沒有區別了,更能口吐人言,飛天遁地。而也正因妖獸先天體魄強橫,同等級的妖獸往往要比人類厲害的多。

「留給我們的時間只有明天一天了,今晚就要想出對策,大家有什麼好的想法,現在都可以說出來」蒼山王望向火莽虎的方向,心急如焚,卻依舊平靜道。

「王爺,如果華大師的說法無誤,此孽畜半年前還是九級,如今雖然晉級,可晉級時間尚短,實力未穩,只要配合得當,想要殺死它還是希望很大的,只是要防備此獸逃跑,所以再戰鬥時要優先重創此獸的腿部,阻擋其逃跑。」周老沉思片刻后看著蒼山王道

「屬下可以配置遮掩身上氣味的汁液,塗抹在身上后,應該可以不被火莽虎發現,便於埋伏,發起突襲,此處靈藥遍地,一個時辰內就可找齊材料。」其中一名下顎處有著刀疤的護衛說道,他叫馬大勇,是蒼山王的近衛武卒,八級武者。

此後的一個時辰里,所有人都是暢所欲言,討論著種種可能,蒼山王認真聽著各種意見,內心中也在計算著可實行的有效計劃,畢竟此次行動關係著無洛的生命。

此時,華大師的山谷中,蒼山無洛渾身赤裸正坐在木桶中,木桶中的藥液把脖子以下的位置全都侵泡,藥液冒著熱氣,蒼山無洛渾身赤紅,臉上布滿汗珠,雙眼緊閉,牙關緊咬,身體顫抖,顯然正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孫大同在桶邊扶著他的頭,才能不讓他倒入水中,而華大師還在不時的添加進去一些藥材和各種汁液。

「吼,嗷嗚」第二日清晨時分,一聲充滿力量的虎吼打破了清晨的寧靜,而蒼山王等人,也已早早的潛伏在了遠處觀察,眼看著火莽虎威風凜凜的超遠處而去,蒼山王說道:

「火莽虎已經出窩,周老,按照昨晚議定的方案實行吧。」

「是,王爺」

下午時分,在火莽虎回山的畢竟之路上,此處是一處小型峽谷,兩側山路是山崖峭壁,左側高有五丈,右側只有四丈多點,中間是兩丈多寬的道路,峽谷很短,只有二十丈不到,這對火莽虎來說實在是太短了,呼吸可過,然而在這天下午,火莽虎像往常一樣巡視完自己的領地,在通過這出小峽谷時卻本能的感覺到一絲危機,它停下步伐環顧四周,鼻子輕嗅,確認著危機的來源,就在它的頭偏向右側崖頂的瞬間,一支冷箭突然襲來,直射火莽虎的左腿,在冷箭射出的同時,火莽虎已經前撲跳躍,蟒蛇一般的虎尾瞬間橫抽,碰的一聲,將箭矢抽飛。與此同時,周老等人瞬間衝出,將火莽虎徹底圍在了此處峽谷內。在碰面的瞬間,就爆發出了最激烈的衝突,火莽虎一個虎躍,粗大的虎爪上閃爍著鋒利的光芒,而粗長的蟒蛇虎尾也同時像鞭子般抽向旁邊,不難想象,如果挨上一下,定是骨斷筋折,開膛破肚的下場。

周老在前面與火莽虎的虎爪硬拼一記,後退了五步方才停下,每步都踏裂地面寸深,而李玉的長刀砍在蟒蛇尾上,竟發出金鐵交擊之聲,整個人更是被抽飛撞到崖壁方才停下,手中長刀差點脫手,也正是因為周老與李玉的正面抵擋,阻止了火莽虎的攻勢,其他人的攻擊才能給火莽虎帶來傷害,剛才的一瞬間交手,火莽虎身上共中了兩刀一劍,還有來自左側崖頂蒼山王的一箭,但因為妖獸天生體質強盛,皮堅肉厚,加上等級上的差異,對火莽虎來說只是輕微的小傷,劃破點皮毛而已。

周老擅長拳法和掌法,一雙手早就練得硬如鋼鐵,此時卻也是手上戴著一副奇異的手套,才敢與虎爪硬拼,一瞬間的交手后,周老踏步前沖,主動交手,不給火莽虎騰挪機會,李玉也是欺身而上,其他人合圍而上,見機出手,雖一時間拿不下火莽虎,周老和李玉在正面抵擋的也是十分困難,尤其是李玉,定是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但火莽虎也奈何不了眾人,並且身上的傷口也在不斷的增加著,雖都是小傷,但積少成多,時間久了,定會造成影響,現在就看哪一方最後堅持不住。

再與周老又硬拼了一記之後,虎尾橫掃,逼退眾人,火莽虎仰天長嘯,嗜血的眼睛盯上周老,它已經知道,只有這個人才是它最大的威脅,然而下一刻火莽虎卻瞬間向李玉衝去,李玉如今也只是強撐而已,握刀的右手輕輕顫抖,看見火莽虎衝來,咬牙就要迎上,周老也瞬間沖向火莽虎準備救下李玉,就在此時,火莽虎卻瞬間轉身,將周老擊飛,而後前沖兩步,超右側的涯頂跳躍而去,竟是想逃。事發突然,下發眾人想要阻攔已經不及,蒼山王也只能射出一箭,想要阻擋,火莽虎對左側射來的箭矢置之不理,在崖壁上輕踏一下,就已經超崖頂而上,就在火莽虎越出崖頂的瞬間,驚變突發,從崖頂上突然刺出一槍,如蛟龍出水,一往無前,正中火莽虎的腹部柔軟處,長槍深深刺入,幾乎是用長槍頂著火莽虎的身體,又將火莽虎推下了崖底,山崖下,灑下大片血雨,火莽虎的凄厲虎吼響徹雲霄,正是一直潛伏在此的九級強者郭川。受此一擊,火莽虎已經逃走無望,更有郭川的加入,火莽虎的命運已經註定。 第三日午時時分,蒼山王一行人等拖著滿身的疲憊,終於趕回了華大師的山谷,李玉更是被人抬回來的,在火莽虎自知逃走無望的臨死反擊下,李玉硬接了一抓,身受重傷,其他幾名護衛也有不同程度的受傷,不過此次行動能夠成功獵殺十級妖獸火莽虎,而無一人身損,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華大師對無洛的救治,也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葯桶內的藥液呈現幽蘭之色,無洛整個人漏出液面的面部卻顯示出一絲絲的黑氣,整個人已經呈現深度昏迷,死亡的邊緣。

「華大師,火莽虎的妖晶已經取來,不知無洛的情況如何?」蒼山王看向桶中的蒼山無洛,整個心都提了起來。旁邊的周老趕緊將手中火莽虎獸晶送到華大師面前。

「啊,銀色的獸晶,火莽虎已經突破十級了嗎?好…好…好,有此獸晶在,無洛的命數又強一分。」華大師看到獸晶后,整個人的精神一震,連說三個好字。

妖獸的獸晶,是妖獸全身精華的結晶,不能被武者直接吸收,但是可以被藥師用作煉藥,煉製后的丹藥,因為有各種藥材的藥性中和,可以被武者所吸收,又因妖獸的屬性、等級不同,獸晶的種種功效也各不相同,有的可以製成療傷聖葯,有的可以提升武者的資質,還有的能提升武者的功力,甚至助人悟道,省卻數年苦工。

華大師立刻對火莽虎的獸晶進行煉製,最後煉成了半碗銀色的汁液,給蒼山無洛服下,隨後,華大師取出銀針,在無洛頭部施針,隨著施針的增多,無洛的頭部有絲絲黑氣飄散,面部也漸漸由黑轉白,最後呼吸變得平穩,雖然微弱,但已經進入熟睡狀態,比之剛才的命懸一線實在好的太多。

將無洛抱入房間休息后,看著無洛的狀態明顯好轉,沉沉睡去,蒼山王提起的心,終於稍稍放下,看著華大師面帶感激的道:

「華大師,辛苦了,大恩不言謝,以後有事儘管吩咐,不知無洛現在狀況如何?」

「性命暫時是保住了,不過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一名胎光,一名爽靈,一名幽精。七魄是:屍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無洛被幽冥獸所傷,魂魄受損,如今雖被儘力救回,但因沒有先天真氣的滋養,胎光和臭肺仍然是受到了損傷。」

「華大師,這……無洛情況究竟如何,將來會有什麼問題,還請大師如實相告。」

「命數一說,自古有之,胎光是生命之光,關係著一個人的性命,胎光受損,無洛以後都會較之常人身體孱弱,需要長期的滋補和鍛煉才行,而臭肺關係著一個人的呼吸,命數一說是指一個人的一生,呼吸的次數是固定的,所以人將死時,叫做命數已盡,凡人呼吸短促,而武者卻呼吸悠長,因此武者的壽命要比凡人長的多,如今無洛胎光和臭肺受損,命數也跟著受損,恐怕以後不光會身體孱弱,而且很難活過二十歲,王爺要有心理準備才行。」

「什麼?大師,這…這…,唉!在這種情況下,無洛能夠保住一條性命已經殊為不易,還請大師保守秘密,不要讓無洛知道此事,無洛今年七歲,剩下的十幾年時間,就讓他開心的度過吧。」說完這些話,蒼山王好像瞬間老了十歲,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王爺,此後如果沒有其他去處,就先在此處山谷先住下吧,我也可親自調理無洛的身體,而且,我這裡正好有一套調整呼吸的功法,可以減少呼吸頻率,若能練到高深處,當可延長壽命,再者,我雖未尋到醫之大道,但近年來也頗有感觸,如果能夠有幸踏進大道之門,一窺門內景象,或有其他方法也未可知。」華大師看著蒼山王道,只是對於大道的追求,實在不是能夠說得準的,先天大道是無數武者畢生的夢想追求,然而能夠一窺門徑的卻寥寥無幾。

「多謝大師相助,蒼山家族遭逢大難,戰星身負血海深仇,卻無力報仇,只是大道艱難,但我相信功夫不負有心人,也正要勤加練習,爭取早日突破先天大道,此後,無洛就拜託大師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蒼山王,只有蒼山家族蒼山戰星,大師以後叫我戰星就好,我會命人在峽谷入口處就近建屋,為大師看守峽谷,以後有事,大師只管吩咐。」

「好,戰星,你也不要叫我大師了,叫我華雲就可,以後我們就一起努力,共參大道,蒼山老祖與我有救命之恩,要報仇也要算我一個才行。」

「華大師,長我幾歲,以後我就稱華兄了,華兄可知,此處黑域森林的內部,正有一處遺迹,每百年開啟一次,裡面藏有驚天秘藏和成道的機緣,當年老祖正是與天雨老兒無意中發現,進入遺迹,才能收貨機緣,成就先天,只是近兩百年,進入遺迹的人都沒有獲得機緣,但也收貨頗豐,這是蒼山家族與天雨家族的秘密,無人知曉,再有六年時間就是遺迹再次開啟的時間,遺迹每個人只能進去一次,先天強者也不行,為了保密,以往都是兩家嫡系人馬進入,連護衛都不能帶,天雨家族到時必定會派嫡系人馬前去,到時就是我們與天雨家族搶奪機緣的時候,也是我們成道的最大契機。」蒼山戰星深思片刻后低聲對華大師道

聽聞此言,華大師整個人都是一震,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人人崇尚強者,敬畏強者,然而每個人的資質不一,有的人可以修行,有的人卻只能當一輩子的凡人,可是黑域大陸廣闊無邊,能夠修行的武者何止千萬,但真正能突破先天大道的卻寥寥無幾,每一個先天強者都是陸地神仙一般的存在,尤其是近千年來,天地發生變化,各地災禍不斷,能夠晉級先天的更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以至於現在的武道大宗師已經算是江湖中的頂級戰力了,先天強者,幾乎不可見。華大師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才平復下自己的心境,對著蒼山王道:

「剛才失態,讓戰星見笑了。此事重大,還有六年時間,我們有時間還是要從長計議,仔細謀划才行,現在還是先去看看無洛醒了沒有,我也去看看李玉護衛們的傷勢如何。」說完話,華大師走出門外,超遠處受傷護衛們的暫住之所走去。

看著走遠的華大師,蒼山王內心也是暗暗佩服,聽聞如此驚天秘聞,卻能這麼快的調整好心境,看來華大師的心境修為很是穩固,這對以後的衝擊大道十分重要。衝擊先天大道,不光要有武道大宗師境的武力修為,更要有相匹配的心境修為才行,只有心如磐石,武道之心堅定,才有可能衝擊大道成功。

蒼山無洛此時沉沉睡著,被幽冥獸所傷后,要時刻承受魂魄受損的痛苦,這對年僅七歲的孩童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折磨,此時終於不用承受此等痛苦,睡得正是香甜,只是看著無洛稚嫩蒼白的臉龐,想到大師說的活不過二十歲的話語,如有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蒼山王的心裡一般。 三年後,冬。

天空飄著片片雪花,整個山谷都已經銀裝素裹,雪白一片,黑域森林也已經被大雪覆蓋,正是,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雪已經下了三天,此時天是白色的,山是白色的,地面是白色的,天和地的界限一片朦朧,在山谷外面的森林邊緣,入眼一片雪白,幾隻雪松雞,正小心的在雪地里刨著食物,雪松雞不是妖獸,只是普通的野雞,但肉質細嫩,鮮美異常,只是天性膽小,又十分的機警,稍有風吹草動,就會飛走,抓捕十分不易。

正在兩隻雪松雞走到一處松樹旁邊的雪堆處準備刨食吃的時候,雪堆突然散開,兩隻雪松雞受到驚嚇,剛想要逃跑,就被兩隻小手牢牢的抓住了身子,再也不敢動彈了。

「哈哈哈,雪松雞果然膽小,抓到它們,就不敢動彈一下了,這次一下子抓到了兩隻,師傅和爹又可以有口福了」

原來是一個白凈少年早早的躲在了雪裡,只是不知如何騙過了向來機警的雪松雞,走到跟前都沒有被發現,少年身穿錦衣,丰神俊逸,好一個世家翩翩公子形象,只是膚色有些蒼白,也不知是不是天氣寒冷的原因。

「世子的閉氣功,突破中層后,越發高深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必能更上一層,剛才在遠處,屬下也僅是隱隱察覺到世子的位置而已。」李玉從遠處的一顆樹上躍下,朝此處走來。

「李叔,說過很多次了,叫我無洛就好,唉,李叔也說了是在遠處就能發現我了,看來我的龜派閉氣功還是差的好多,不過,李叔看來離武道大宗師境也不遠了吧?」蒼山無洛雙手各持一隻雪松雞,嘆息一聲,又笑嘻嘻的道。

「世子已經很厲害了,如果施展龜派閉氣功,八級以下的武者就算從身邊走過,也定是發現不了世子蹤跡的。三年時間就能將功法練到如此境界,世子可為是修鍊的天才。」

「可是,我身體不適合練武,爹和師傅都不讓我修行武功,只讓我修鍊這龜派閉氣功,除了像烏龜一樣躲起來,不被發現,捉幾隻雪松雞外,好像沒什麼用處啊。李叔,要不你教教我,你的刀法吧?我可是修行天才,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蒼山無洛走到李玉身邊,可憐兮兮道。

「世子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調養好身體,等身體好了,什麼樣的武學不能學到,就算是先天境的武學,對世子來說又有何難?好了,世子,天氣寒冷,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李玉看著蒼山無洛關心的說道。

蒼山無洛和李玉手拿雪松雞,走回山谷,在山谷口,無洛與居住在谷口處的護衛們,紛紛打招呼問好,走進山谷后,將兩隻雪松雞交給護衛並叮囑一番后,徑直走向了中間的草屋,屋內坐有三人,正在討論修行感悟心得,無洛躬身向三人問好,

「爹,師傅,周爺爺,我今天抓了兩隻雪松雞呢,李玉叔說,我現在的龜派閉氣功已經可以做到八級武者從身邊走過發現不了我的蹤跡了,還說我是修行的天才。而且,我的身體這三年在師傅的調理下,現在已經都好了,爹,孩兒什麼時間可以修行武道啊?」

看著有些得意的蒼山無洛,三個人都是開懷大笑。

「無洛,你可不要小瞧了這門龜派閉氣功,這門功法,很有可能是上古就流傳下來的功法,看似簡單,實則對人的心性考驗十分嚴苛,並不是誰都可以修行的,如果能夠練到高深處,就算先天境的超級強者,很有可能也發現不了你的蹤跡,而且,此閉氣法門,能夠控制呼吸頻率,對身體和壽元都有莫大的好處,你一定要好好練習,切不可貪玩調皮,荒廢了修行。至於武道修行,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你能夠修行武道的時候,爹,一定給你最好的修行功法。」蒼山王笑著說道,只是在說道對壽元的好處時,內心卻隱隱作痛。

「無洛,為師當年發現了一本上古醫書,當時醫書有部分殘缺,可裡面卻夾有一張完整的書頁,紙質特殊,上面記錄的功法就是龜派閉氣功,為師也曾試著修行,卻只能修鍊到初級,無論如何也修鍊不到中級層次,而無洛能夠順利突破到中級層次,看來是與此功法有緣,無洛,你一定要好好修行此功法,根據你突破中層后的體現,這門功法,很有可能,在突破到高級層次后,會有未知的種種妙用產生也未可知啊。」華大師也對著蒼山無洛點頭道

「無洛謹記,定不辜負爹與師傅的期望,勤加修行,爭取早日突破境界。」蒼山無洛躬身認真道

「哈哈,好了,無洛,修行之事也要張弛有度,你心中有數就好,現在周爺爺我的口水都要出來了,不知道,雪松雞在哪啊?」周老慈愛的看著無洛說道

「周爺爺,我早就吩咐好了,還有你放在床底下的好酒,我也叫人去取了。」

「哈哈哈,這個無洛啊,連我珍藏的老酒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好,好啊,老酒配雪松雞,正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啊。」

吃飯席間,蒼山無洛乖乖的給幾人倒酒,走到最寵溺他的周老旁邊問道:「周爺爺,你能給我說說當初祖爺爺的事嗎?當初無洛年幼,好多事情都不清楚怎麼回事。」

聽聞此言,周老將酒杯放下,看向蒼山王,蒼山王深思片刻,看向無洛道:「三百年前,如今的天雨國還是一片亂地,只是二十多個部落組成的一個部落聯盟,天雨家族只能算其中較小的一個部落,部落中,實力強大的,可以選擇地域平整的地方居住,而實力弱小的部落只能選擇一些邊遠的貧瘠土地生存,蒼山部落和天雨部落,因為弱小,被分配在了靠近黑域森林的地方,常常要面對著來自妖獸的襲擾,終於,蒼山部落里出現了一個武道天才,也就是後來的蒼山老祖,蒼山雄鷹,剛剛三十歲就達到了武道大宗師的境界,可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蒼山部落意外遭到獸潮襲擊,部落損失慘重。

而天雨家族竟也出現了一個修行天才,天雨傅雪,也就是現在的天雨老祖,此人修行天賦也是極佳,雖不及老祖,但三十七歲能夠達到武道宗師境也是十分了得,只是天雨家族為了積蓄力量,一直把他隱藏了起來。此時蒼山家族遇難,損失慘重,本就弱小的部落一下子更加艱難了起來,這時,天雨家族找到了當時的族長,為了生存,蒼山家族和天雨家族合併到了一起。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蒼山老祖與天雨老祖認識了,兩人一見如故,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並經常的一起闖蕩,合併后的部落因為有了兩個武道宗師,實力大增,也漸漸強大了起來,直到有一天,兩人在黑域森林內部無意中,闖入了一片神秘的地域。那裡時而大霧瀰漫,時而晴空萬里,又或者狂風暴雨,雪花冰雹,各種天氣隨時轉換,人的位置好像也是在不斷變換,像是處在一片混亂的時空里,雖然存在著種種危機,但也是機遇無數,天材地寶隨處可見。」

說道這裡,蒼山王一臉的唏噓感慨。而無洛卻是一臉的激動,第一次聽蒼山王講家族的歷史過往,激動不已。 「黑域大陸的歷史,早已經久遠到無法追溯了,通過考古發現,歷史記載,人類將知道的歷史分為了上古時代,中古時期和末法近代。

上古時代,只能通過考古發現和遺迹的出世,來判斷,那是一個多麼波瀾壯闊的大時代,先天強者層出不窮,也是近代人類通過分析判斷得出,先天金剛鏡之上還有一個天人鏡的原因。

中古時期有記載的最高戰力就是先天金剛鏡,而如今出世的上古遺迹,在中古時期根本無人能夠辦到。

近三千年來,被人類稱為末法近代。因為從三千年前最後一位金剛鏡超級強者失蹤后,就再也沒有金剛鏡的超級強者出現了,而且就連先天鏡的強者也越來越少,漸漸在世人眼中成了陸地神仙之流,想見一次都不可得了,近千年來,天地變化越發明顯,自然災害不斷,這是一個末法的時代。

生活在末法時代的人類武者,想要突破先天鏡,無疑是困難重重,希望渺茫的,而上古遺迹的出世,就是給當今武者最大的機遇,誰能抓住,誰就會魚躍龍門,風雲化龍。」周老接著蒼山王的話,悠然神往道。

「周老說的不錯,當年老祖和天雨老祖兩人,機緣巧合,誤入上古遺迹,雖經歷生死磨練,但終究還是收穫了機緣,藉此機緣突破先天大道,獲壽八百,御氣飛行。只是天雨老祖受傷嚴重,雖突破了先天大道,但成道根基受損,壽元減半。後來因為老祖和天雨老祖的存在,天雨部落收服所有周圍部落,成立了天雨國。我們家族也被封為了天雨國唯一的異姓王,蒼山王。」蒼山王說到這裡,眼裡滿滿的都是唏噓感慨,既為家族的歷史感到自豪,又為家族的落難感到痛心。

「爹,你是說我們蒼山家族和天雨家族知道一個上古遺迹的出世時間和位置嗎?那為什麼後來天雨老祖會暗算老祖呢,這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蒼山無洛追問道。

「不錯,正是因為有上古遺迹的存在,天雨國才能三百年來長盛久安,這是立國的根本。本來三百年來,我蒼山家族雖然被封為異姓王,但老祖恪守當年的兄弟情誼,對家族子弟的約束極嚴,甚至規定家族只允許有最多三百蒼山武卒,要求家族子弟一心習武,卻不允許參軍。因為有老祖的存在,這些其實也沒有什麼,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會在家族落難時,因為沒有老祖的坐鎮,落敗的這麼乾脆,幾無還手之力。哎……,其實近年來,我們家族已經受到了來自天雨皇族的多方面疏遠打壓,市面上流傳了一句詩句,裡面有一句『蒼山起暮雨』。被天雨家族認為是蒼山家族將要崛起,而天雨家族已經遲暮。然而,正是因為天雨老祖的壽元已經不足,老祖又顧及當年的兄弟情誼,讓家族一再忍讓。只是沒想到,天雨老兒會對老祖暗算偷襲,事後想來,定是天雨老兒自知壽元不足,又擔心死後天雨家族會受到老祖壓制,所以依著老祖對他的信任,暗算老祖。」蒼山王道

「天雨老祖就不怕沒有老祖在,而他的壽元也要盡了,到時候沒有先天境強者的天雨國,還能守得住周圍別國的惦記嗎?」蒼山無洛疑惑道

「如今看來,近年來天雨家族定是出了修行上的天才,讓天雨老祖覺得在他壽元不足之前,家族能再出一位先天境強者,而又怕我們蒼山家族真的叛變,或者家族威脅到了天雨家族這位修行天才的成道之基。我們家族是不可能叛變的,這點天雨家族其他人或許不明白,但天雨老祖一定是知道的,那麼就是對這位修行天才的不利之處了。」蒼山王說到這裡,眼睛微眯,寒光冷冽。

「那看來就是上古遺迹了,上古遺迹出世的時間臨近,而知道遺迹位置和具體出世時間的,只有天雨家族和蒼山家族,前兩次遺迹出世,兩家都沒有獲得機緣,可這次,天雨家族覺得收穫機緣的機會來了,而蒼山家族無疑是他們唯一的競爭對手,在先天大道的誘惑下,做出什麼違背道義的事,也就不那麼奇怪了。」一直沒有開口的華大師,這時候也開口道

「上古遺迹,師傅,沒有上古遺迹的機緣,武者就真的靠自己突破不了先天大道了嗎?」

「不是不能,而是太難了,難如登天,現在是末法時期,天地靈氣稀薄,大道不顯,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就突破先天大道境,已經幾無可能了。

還有三年,就到了下一次上古遺迹開啟的時候了,這也許是我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機會,畢竟遺迹每百年才出世一次,黑域大陸遼闊無邊,現在被世人知道的上古遺迹才幾個?哪一個不是被超級強國把持著,旁人想要靠近根本不可能,可是每年又有多少人為了這不可能的事,去白白葬送了性命。」華大師感慨道

「武者突破境界,本就是與天爭命,突破先天大道便可壽八百,這個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對一些老武道大宗師,年齡大限將至,定是要拚死一搏的,就是老頭子我,在先天大道的誘惑之下,也是心裡不能平靜啊。」周老也感慨的說道

「還有剩下的三年時間,我們也要好好的謀劃一番了,此次我們也是破釜沉舟,拚命一搏。天雨家族因為要顧及上古遺迹的保密,無法派遣大量人手前去,最有可能的還是天雨家族的嫡系成員,當今的天雨皇帝,天雨百川,極有可能就是此次天雨家族,所謂的修行天才,老祖曾觀察過天雨家族的當今一代,雖然此人平時掩飾的很好,但還是被老祖有所察覺,曾私下告知於我。這也許就是我們的機會,到時謀劃得當,未必沒有成功的可能,只要能夠成功突破進去,到了上古遺迹內部,我們所掌握的情況,並不比對方少,機緣落入誰手就未可知了。我只是一直擔心,天雨老祖會不顧身份,親自前去坐鎮,雖然每個人只能進一次遺迹,天雨老祖進不去,但有他在,我們的成功希望會很低。」蒼山王沉思片刻道

「到了現在,我們是不可能後退的,一切都三年後見分曉吧,無洛,這三年你可要好好修行你師傅傳你的功法,雖然不能修行武道,但自保還是應該沒問題的。」周老看著無洛慈愛的叮囑道

「周爺爺,無洛記得的。」無洛乖巧的道,只是內心裡卻在暗暗琢磨著無數的念頭,『三年嗎?爹和師傅他們雖然不說,但我也是知道我的身體肯定是有問題的,他們去拚命,我又豈能真像烏龜一樣躲起來,看來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了。』 驚風飄白日,光景西馳流。轉眼又是近三個春秋,此時正是深秋時節,天空中下著小雨,黑域森林內,樹葉紅黃綠交織成一片,遠遠看去,紅的似火,黃的似金,在煙雨朦朧中,真真是絢麗之極。

在黑域森林的外圍深處,接近森林中部的位置,此時一群鐵角鹿正在悠閑覓食,這是一支擁有成年鐵角鹿超過20頭的中型鹿群,鐵角鹿是雜食妖獸,平時喜食草木植物,但也會吃肉,奔跑跳躍能力極強,又長著一對堅硬如鋼鐵的長角,極具攻擊力。群居生活的鐵角鹿群,在黑域森林的外圍區域並不弱勢,反而是處於食物鏈頂端的存在,許多喜歡獨自覓食的強橫妖獸,在面對鐵角鹿群的鐵角衝鋒攻勢下,也往往只能敗退而走。一隻雄性鐵角鹿此時正站在一顆倒伏於地面的粗大樹榦之上,環顧著屬於它的族群,頭上泛著冷光的鐵角,還有額頭那九寸長的獨角,無一不顯示著,它的兇悍強橫,這是一隻九級妖獸,也是這支鐵角鹿群的首領。

而在鐵角鹿群的西北方向不遠處,有一片矮坡,坡上植被茂密,此時正有一群疾風狼趴伏在地面灌木叢處,小心的潛伏著,這是一群真正的冷血殺手,嗜血而貪婪。這是一支有著十四頭成年疾風狼的狼群,狼群的首領,體型龐大,毛髮深灰發亮,足長體健,上顎骨尖長,嘴巴寬大彎曲,額頭正中的九寸獨角顯示著它九級妖獸的實力,它是這支疾風狼群的狼王。觀察一陣后,疾風狼群開始逆著風向潛伏擴算開來,逆風可以防止自身氣味被鐵角鹿群嗅到,疾風狼群很有耐心的小心潛伏挪移著,包圍圈在漸漸的形成,與鐵角鹿群的距離也在不斷的縮短,這是黑域森林外圍區域的兩群食物鏈頂層的妖獸,這也將是一場生死搏殺。

終於在某一刻,疾風狼王發出了進攻的信號,所有疾風狼都從潛伏的位置沖向了鐵角鹿群,它們行動起來迅疾如風,卻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再衝出的瞬間,它們就已經各自選好了自己的行動目標。鐵角鹿首領也在疾風狼群出現的第一時間就向族群發出了遇襲的警告,而聽到示警聲的鐵角鹿群,並沒有預想中的那樣慌亂逃走,而是第一時間將幼鹿保護在了中間,成年鐵角鹿全部將自己的鐵角朝向了四周的疾風狼,並且做好了進攻準備。可疾風狼的速度更快,幾乎在鐵角鹿做好準備的同時,已經衝到了鐵角鹿的跟前並發動了攻擊,碰撞在一瞬間發生,撕咬,鮮血,嘶吼,碰撞。血腥的一幕,在細雨紛飛的叢林中上演,這是最赤裸的殺戮,這就是叢林法則。

疾風狼佔據著偷襲和速度的優勢,在戰鬥的開始就佔了上風,但鐵角鹿也並不是任人宰割,毫無還手之力,在鐵角鹿首領的帶領下,鐵角鹿發起了鐵角衝鋒,躲閃不及的疾風狼也只有被鐵角刺穿的下場,疾風狼王不斷的嘶吼,帶領著群狼發起一次次進攻,在鐵角鹿丟下五具同伴屍體的戰況下,鐵角鹿群在首領的帶領下退出了這片戰場,而疾風狼也付出了兩死三傷的後果,但疾風狼王再一次帶領狼群取得了勝利,並獲得了食物,這可以使整個狼群都獲得充足的食物給養,讓整個族群能夠生存,發展下去。

當疾風狼群飽食一頓難得的鐵角鹿大餐后,在狼王的帶領下,將剩下的鐵角鹿和同伴的屍體都一起帶走了。現場只剩下了一片狼藉的戰鬥進餐后的場景,血腥味在雨水的沖洗下慢慢變淡,這時在疾風狼發起進攻的矮坡旁,一顆古樹下的石頭忽然動了一下,一個腦袋伸了出來,小心的觀察一番后,一個少年從石頭下鑽了出來,一邊伸了個懶腰,一邊拍打著身上的泥土樹葉,少年嘴裡含著一節植物根莖,再雨中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正是蒼山無洛。

「看來,龜派閉氣功突破高層境界后,果然厲害很多,剛才一場大戰,竟然無一妖獸能夠發現我,只是剛才最厲害的妖獸也只有九級,不知道大宗師境界的十級妖獸能不能發現我的存在,只是現在剛剛突破境界不久,還不穩定,許多新出現的奧秘我還沒研究透徹,暫時還是不冒險的好。」蒼山無洛一邊觀察周圍環境,一邊低語道。

觀看片刻后,蒼山無洛向森林外圍走去,一路上每走一段路,他都會停下來仔細觀察一番,有時甚至會爬到樹上觀察,或是一路疾奔,或是躲藏潛伏,各類妖獸從身邊走過,卻無一能夠發現他的存在,直到快到黑域森林外圍邊緣的時候,蒼山無洛停了下來,看向一顆古樹之後說道:「郭叔,又麻煩你出來找小子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哈哈,可是看世子的樣子,哪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啊?世子果然是修行天才,不修半分武道,卻能在黑域森林裡穿行自如,還能發現我的藏身之處,真是了不起,不過,黑域森林畢竟是危機四伏,強橫妖獸無數,世子切記不可過分深入。」郭川手持長槍從樹後轉了出來,看著面前的蒼山無洛寵溺的叮囑道

「郭叔,無洛謹記的,只是,怎麼感覺郭叔自從武道修行到武道大宗師的境界后,整個人反而變得啰嗦了呢。」蒼山無洛先是認真受教的樣子,轉而又淘氣的調侃道,只是對於如何發現郭川的藏身之處卻是隻字不提。

「嗯…?好你個小子,有你這樣說你郭叔的嗎?」郭川道

「郭叔,說你啰嗦可不是我說的,是李玉叔上次喝酒的時候說的,無洛只是正好聽見了而已。」蒼山無洛向著郭川調皮眨眼道,絲毫沒有出賣李玉后的自覺。

「好他個李玉,就因為我比他早一步進入武道大宗師之境,竟然小氣的詆毀我,還真是小氣啊,不過,這老小子最近也該突破了,這幾年有華大師的丹藥調理,許多往年暗傷舊疾都得以恢復,這才能得以突破武道宗師境。只是可惜孫大同當年受損過重,至今舊疾還沒有恢復,只能慢慢調理,不過也只是時間問題,華大師這些年可謂功不可沒啊。」郭川感慨道

「郭叔,李玉叔也要突破了嗎?真是太好了。」蒼山無洛高興道

「嗯,最近應該就會突破,好了,你小子下雨天也不消停,害我在外面找了你半個時辰了,快點回去吧,王爺找你,所有人都已經回山谷,看來是有要事要說。」郭川道

「爹有要事要說?那我們快點回去吧。」蒼山無洛仔細一想,就趕緊超山谷方向奔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