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比心意探測透析的判斷更加厲害了。

這比心意探測透析的判斷更加厲害了。

直接判定出能量屬性。

「通過特殊的秘技,居然將陰陽分割了開來。」

「生生的阻斷了陽衰與陰盛。」

「這技術太先進了。」

「絕對是粒子層面的科技。」

夏洛奇心中有數了。

細密成真技法出手,當即三隻鍾馗飛了出去。

但凡不死即為妖,則不死並非通過修鍊得來,而是人為重組細胞基因或者是添加阻斷藥水之類的生物手段,所以,夏洛奇覺得鍾馗對付這種不自然的事物最拿手。

鍾馗右手桃木劍,左手煉妖壺。

大喊:「妖豎,拿命來!」

舍那天的三個貨哪裡知道鍾馗的厲害。

站那不動,心想,你這桃木劍能傷得了我?

不死之力橫練,不知泡了多少藥水。

升級了多少代基因。

還怕你這破木片?

三個貨臉色輕鬆,準備用強橫的不死之軀給夏洛奇一個顏色看看。

「噹~!」三人分別中劍,哪知鍾馗的桃木劍可是開過光的。

直接針對人體的陰陽二氣。

也就是說,鍾馗的眼裡,只有不正常的陰陽,即妖與鬼。

陰太盛,陽變異。

一切不和諧的不應該存在於陽世間的都屬於非法存在,必須和諧掉。

一劍劈出了太白之光,砍的是入木三分。

舍那天為首的基因格爾功力最深,被劈了一劍后也不好受。

明顯能感覺自己體內的細胞分裂不對了。

經過改造的細胞具有極強的韌性,可桃木劍的太白之光滲透進入后,細胞居然間距變大,粘性減小。

這是自然生死的方式針對逆天而行的不死科技。

基因格爾再次感覺到了疼痛。

很久沒有這種自然的感覺了。

細胞重組時的疼痛雖然劇烈,但可控。

可這自然發生的疼痛竟然不在他可掌握的範疇內。

像是緻密緊湊的鋼板或者肌理被強酸溶解一般。

不可控的崩潰。

「啊呀~」

基因格爾大叫一聲。

其餘兩人也是同樣感受。

多少年了,沒有痛感了。

今天,他們似乎又從不死之神回到了弱小的人。

一劍破防,鍾馗之劍果然不負夏洛奇之望。

接著,春秋筆凌空而起,「唰」、「唰」、「唰」的寫著三人的判詞。

大有責怪之意。

逆天太盛,有違天地之和,人倫之道。

陽太久,陰不行。

如此豈能合乎生死輪迴之道乎?

老夫子般的感觸,春秋筆的器靈虛影閃現,白須飛揚,大腦袋差點搖掉了。

每一個字或楷或草,寫完后就金光一閃飛向三人。

「判詞的禁錮!」

「靈魂的拷問!」

「陰陽的重組!」

三股天然之力沛然而至。

亢金不壞之體的三位舍那天的混沌境高手竟然感覺到靈魂深處的戰慄。

彷彿對面站著的夏洛奇是掌握天地生死的大神一般。

氣息巍然,不可撼動。

最關鍵的是,那種在心理層面上佔據絕對優勢的正確讓基因格爾三人感覺到了羞愧與錯誤。

這就要命了,動搖了自信的基礎。

「難道我們之前所做的都錯了?」

鍾馗可不管你怎麼想,好久沒吃妖怪、惡鬼了。

今天早晨竟然連續出現三隻惡鬼。

「啊呀,這肌肉真他娘的有成就感。」

飄忽空靈的桃木劍每劈斬一次,就飛濺出一塊肌肉。鍾馗張開大嘴一頓猛嚼,太有咬感了。

接著來。

劍招密了。

基因格爾三人反擊了。

「開!」

胸口基因細胞中樞按鈕猛然間暗金色光芒一閃,一股電流朝身體四下流去。

「區區小丑,敢在不滅金剛面前逞能?」

「念咒作符的老頭,給我滾下來。」

基因格爾一拳對準空中春秋筆的器靈孔老夫子轟去。

夏洛奇眼神一凝,嘿嘿,好傢夥,這一拳當真了得。

把空氣都壓縮的成了一根鐵棍。

好大的力氣。

「輪迴之盾!」

春秋筆四周忽然閃現出一面盾牌。

上面畫著夔龍麒麟辟邪猛獸。

「噹~」

撞擊聲清澈猛烈,勁風四散,竟然將四周的濃霧都給吹散了。

陽光從上空照射下來,照在基因格爾的臉上。

皮膚下的青筋如同鋼管般密布。

細胞在劇烈的分裂。

「難怪這傢伙力氣這麼大!」

夏洛奇知道了三位舍那天神秘來客的秘密。

本體就是他們的戰鬥武器。

竟然強到了不需藉助任何天地之力。

阻隔輪迴,割斷陰陽。

我自為天地輪迴,我自為本體主宰。

力由我出,一切歸本。

好強的奧義。

可惜,人體是脆弱的,這種逆天而行的哲學又能支撐多久呢?

藥物催發,不斷挖掘潛能。

是的,人體內是有自成的小宇宙,可如此蠻橫的開發激活,如同將萬斤巨擔壓在一個三歲小孩身上一般。

可就是這般哲學修鍊奧義,竟然讓舍那天文明晉級為二等文明。

遠比凡人世界等星球文明要厲害。

與射電星域的文明幾乎同處於第一梯隊。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人類本體內在的潛力。

夏洛奇見基因格爾宛如一具鋼鐵戰神般膨脹崛起。

三個人都爆發了。

揮舞著鐵臂,與身形飄渺劍法玄奧的鐘馗戰成一團。

基因格爾開啟了戰鬥模式。

手臂處任意切換先進的粒子武器,激光、量子、夸克等高科技的攻擊手段全使用上了。

「果然有些底蘊!」

「科技之力!」

「嘿嘿……」

夏洛奇動了。

此刻,必須一擊而中,否則讓這三個傢伙肆意妄為的爆發下去,旁邊的紅顏知己可要遭殃了。

她們可沒那麼高深的修為。

必須幹掉!

最弱的自然是心臟。

本體中的三個源頭,夏洛奇可是研究頗深的。

雖然沒有偏執到像舍那天那樣極端開發肉體,不惜採取藥物激活的手段,但夏洛奇真的是對體內的氣血運行線路等了解的十分透徹。

像暗黑之力的運行路線跟凡人世界修鍊時的路線根本不同。

那是固定的,宿命的路線。

早就套路好的了。

只要如此辦理即可登堂入室。

像三大本源之地的觀照,每一次重組體內各種元素、能量都要仔細觀察心臟、丹田、腦海三處的運行。

像小金人入主丹田,紫日靈丹入主心田,意念之珠盤踞腦海等,每一次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體驗不可謂不細,研究不可謂不透。

現在,對面的這三位不會跟人類的體質迥異吧?

攻擊他們的三大本源之地,自然可滅了他們。

說時遲,那時快。

從春秋筆出手到基因格爾等爆發,也就三秒不到。

不死的詭秘之力鋪散開來。

像是流淌的鐵流,瞬間波及到嬋娟等人。

嬋娟的實力為戰神境初級,可修鍊技法卻很獨特。

古武傳人,手法玄奧。

有伏羲女媧的精義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