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真的,他能把工作台吃了! 「兩管龍之血的感覺怎麼樣?」

這要是真的,他能把工作台吃了! 「兩管龍之血的感覺怎麼樣?」

季同嘴角帶著笑意的看著秦岳。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結果了?」

秦岳有些氣憤的看著季同,秦岳現在才反應過來季同剛剛為什麼莫名其妙的離開這麼遠,而且還搞了一個小圓盾過來。

「這叫以防萬一~」

季同輕輕的把自己手中的圓盾放在地面上,笑著看著秦岳。

「……….」

秦岳無語,這是有多想炸自己一下?

季同:「第一次繪製煉成陣就搞出來這麼大的動靜,不說說感想嗎?」

「感什麼想?怎麼就沒把你的測試室給炸掉呢?」

秦岳沒好氣的向著季同說道。

「哈哈哈哈~」

季同大笑,對於秦岳的氣話並沒有放在心上,任誰經歷這種事情,心情都不會太好。

「小子,錯誤一次比你成功十次,印象更加深刻。

如果你第一次就能夠成功,你會下意識的認為這煉成陣不過如此,而其中的一些細節部分,你可能一直都無法注意到。

而你忽略的這部分細節,很有可能會讓你付出很大的代價。」

秦岳無奈的看著季同,既然煉成陣的細節這麼的重要,說清楚不就行了?

非得來這麼刺激的?

「你現在能說出問題出現在什麼地方了嗎?」

季同與秦岳對視著說道。

「啊?」

秦岳楞了一下,他以為季同會告訴他問題所在,秦岳沒想到季同說了半天,完全沒有為自己講解一下的意思。

季同:「想不到嗎?」

秦岳要搖頭,他非常清楚的記得自己的煉成陣繪製的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龍之血也是自己沒有感受到波動的情況下,才加多的。

秦岳不知道自己到底忽略了什麼地方。

「接著做~」

季同向著秦岳示意了一下。

「你…..確定?」

秦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季同,剛剛的爆炸秦岳還沒有緩過勁來,現在繼續進行嘗試,真的沒有問題?

「哪來的這麼多廢話,畫。」

季同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隨即重新躲在了圓盾的後面。

「你這工作台真的有保護機制吧~」

秦岳看著季同這幅模樣,很不放心重新向著季同確認了一遍。

剛剛秦岳下意識的釋放了一個防禦性的通用魔法,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還是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這要是再來一下,秦岳很懷疑自己還能不能見到今晚的月亮。

「放心吧,絕對安全。」

季同大聲的向著秦岳喊道,喊完之後,季同又向著圓盾的後面貓了貓。

「……..」

秦岳有種撂挑子不幹的衝動。

「剛剛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秦岳仔細的回想著剛剛自己的每一步操作,對比著季同之前的動作,秦岳一時間發現不了問題所在。

「怎麼還不開始?」

季同躲在圓盾後面都已經有種腰酸背痛的感覺。

秦岳:「讓我先捋一捋啊~」

「你這也捋了太長時間了吧~不要光想著不動手,想一萬年都沒用。」

「知道了知道了~」

秦岳連連應道,他又不是故意在這裡耗時間,沒捋清楚之前他也不敢瞎動手啊~

「小子,不要那麼擔心啊~我會指導你的~」

季同低聲的向著秦岳寬慰道。

「是嗎?」秦岳面無表情的回身看著季同,「不如你往這裡靠一靠?」

「不用,我在這裡足夠指導你了。

放心,我不會坑你第二次的,龍之血價值這麼高,這麼浪費我也很心疼的。」

季同義正言辭的向著秦岳說道。

「那好吧~」

「呼~」

秦岳調整了下自己的呼吸,盡量的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下來,雖然秦岳並不太相信季同的話,但一直這麼的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適當的提醒一下吧,只要不炸死就行了~」

季同看著正在準備中的秦岳,在心中這麼安慰著自己。

秦岳慢慢的從碗中捏出一小撮粉末,輕輕的在工作台上開始繪製煉成陣。

經過剛剛的爆炸,這工作台居然什麼事情都沒有,而且自凈功能一樣沒有任何的問題,在秦岳捋清思路的時候,整個工作台已經煥然一新。

「難道注意到粉末用量的問題了?」

季同遠遠的看著秦岳的動作,心中暗暗的猜想道。

畫煉成陣的時候對於粉末的量是非常有講究的,即使整個煉成陣的圖案沒有任何的問題,如果陣法各個部分的粉末用量不對,那麼最後龍之血滴入之後,煉成陣是不可能正常運行的。

如果在這個時候一味的加入龍之血的話,那麼剛剛爆炸就會出現。

「難道炸一次之後成天才了?」

季同有些不相信的看著秦岳的動作,秦岳每一次灑下粉末的用量與位置都相當的精準,完全不像一個初學者。

而且秦岳的每個動作都非常的穩,如果僅憑動作的話,就算是說秦岳是一個高階煉金師都有人相信。

整個煉成陣秦岳畫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當秦岳最後一筆收尾的時候,季同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重新站在了秦岳的身邊。

「你是怎麼做到的?」

季同冷不丁的聲音,直接把秦岳給嚇著了。

「你不是躲在後面的嗎?」

黑道夫君,我有了 秦岳無語的看著季同。

「別廢話,快點說。」

「重新按照你畫的步驟再來一遍啊~」

秦岳理所當然的看向季同。

「什麼意思?」

季同有些懵,這是什麼操作?

秦岳做的東西很簡單,那就是完全模仿自己記憶中的季同,一步步的把這個煉成陣給繪畫出來。

本來秦岳還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又遺漏了什麼地方,但現在看季同的表情,秦岳就知道自己畫的煉成陣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

季同:「小子,你倒是解釋一下啊。」

御獸靈仙 「你操作的步驟,我全都記下來了,然後重新對照著做了一遍。」

秦岳看著季同著急的模樣,也沒有什麼心思逗一逗這麼一個老年人,直接把實情說了出來。

「我改主意了,那本手冊下個星期檢查你的記憶情況。」

季同愣了愣,隨後嚴肅的向著秦岳說道。

秦岳挑了挑眉毛,這個表情明擺著是不相信自己。

說實話也是罪過? 季同當然不會相信秦岳能夠像記錄水晶一樣把所有的東西全都記在腦中,有這種記憶的話,還需要他講解?

季同:「既然你都記下來了,你來說說兩次煉成陣有什麼差別?」

「首先這些粉末的用量必須均勻,而且在核心區的線寬稍寬於外圍,還有…..」

秦岳稍稍思索了一下,看著眼前已經畫好了的煉成陣,非常流暢的向著季同說道。

「你真的是第一次接觸煉成陣?」

季同看著秦岳的眼睛,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像江雨一樣的人。

秦岳:「第二次。」

當聽到秦岳的話的時候,季同用著一副瞭然的目光看著秦岳。

「第一次炸了。」

「……….」

「你剛剛說的大部分都是正確的,只有這個部分稍微有點問題….」

季同很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秦岳的學習能力越強,季同就能在相同的時間內教給秦岳越多的東西。

現在已經是十月中旬,新秀賽在明年的三月開賽,歷經一個月的賽程,最終評選出年輕一代最強煉金師。

即使現在的秦岳幾乎是從零開始,但憑藉秦岳如此誇張的學習能力,季同很有把握能夠讓秦岳獲取一個不錯的名次。

只是,季同還需要想辦法訓練一下秦岳思考問題的能力,對於機械煉金來說,一個好的點子,有時候遠遠比精純技術更加的重要。

秦岳能夠將所有的東西全都強行記憶下來,但是很多的東西秦岳都不清楚其中的原因,配合著季同的講解,秦岳對於煉成陣的理解更加的深刻。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中,秦岳的生活就是三點一線,每天在教室測試室和卧室來回穿梭,秦岳的學習能力刷新了季同對於秦岳的認知。

僅僅是一個星期的時間,秦岳就能夠繪製出數十個完全不相同的煉成陣,季同原本打算在半個月內教授的內容,在三天內就完全教給了秦岳。

而那本材料手冊,秦岳真的在一個星期內全都記了下來,甚至於季同說出頁碼與編號,秦岳都能夠在五秒鐘內反應過來,並說出材料的名稱與各種屬性。

當星期天秦岳還想著去測試室練習的時候,季同直接把他給攆了出來,說是星期天需要放鬆放鬆。

「哥,我跟你出去會不會很麻煩啊?」

秦霖輕輕的挽著秦岳的手臂,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

「怎麼可能麻煩?都已經來星痕城這麼長的時間了,也沒有帶你出去玩過,今天正好,天氣也不錯,正好合適出去。

如果沒有某人的話,那就更好了。」

「你在說什麼?」

「吸~

君子動手不動口。

不對,不對!」

秦岳在嘴裡低聲的念叨著。

「秦霖行動不方便,你這個哥哥可不是什麼時候都管用的。

知道嗎?」

「知-道-了。」

秦岳一字一句的說道。

秦岳最近在思考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為什麼融田會從原本那麼乖巧的樣子,變成現在動不動就對著自己動手潑婦樣子。

而且,更嚴肅的是,融田只掐自己!

「嘿嘿嘿」

秦霖站在原地傻笑著。

秦霖的身上穿著融田給她選得服裝,雖然沒有什麼昂貴的配飾,但一身衣服穿在秦霖的身上,顯得特別的俏皮可愛。

當融田幫秦霖換好衣服的時候,融田都在懷疑秦岳是不是秦霖的親哥哥。

「第一站去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