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好像?我現在是真的很不好,能不能不用廢話了,直接給治療啊!

這還好像?我現在是真的很不好,能不能不用廢話了,直接給治療啊!

陸天都快急哭了,解毒藥吃了好幾顆,毒素好像還沒完全解除,何凡到底扔了多少毒藥進去?

「這探索的,你怎麼不吃?」陸天惡狠狠地看向何凡。

「我又沒中毒,不用以毒攻毒。」何凡取出一塊肉乾,咬了一口:「我吃肉乾就行了。」

陸天:「……」

你絕對是故意的,故意坑我!

「給我來一塊嘗嘗。」秦薇和柳清緣看向肉乾,這肉乾看起來挺不錯的樣子。

何凡一人給了一塊,然後攤了攤手:「沒了。」

好吧,陸天死了吃肉乾的心思。

「陸天學長,你不會有事的,這都不是什麼劇毒,我再給你按按摩。」何凡起身,擼起袖子說道。

「不,不用了。」陸天生怕何凡又要幹什麼坑他的事情,按摩不小心用力太大,給他來個殘廢怎麼辦?

「放心,我按摩手藝很好。」何凡強迫陸天做好,控制好力道,按摩起來。

何凡力道控制的很好,陸天鬆了口氣,還好,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壞。

秦薇和柳清緣對視一眼,突然想到何凡之前說的話,了解凶獸和進化者構造,方便下刀……

「以後堅決不能讓何凡按摩!」兩女用眼神交流,何凡練習的武技實在太奇怪,太可怕了。

陸天一臉享受的表情,渾身舒坦,殊不知,身體的一切已經呈現在何凡腦海之中。

雖然在享受,但陸天內心已經打定主意,我是不會再和你們組隊了,哪怕你按的再好也不會了,回去后,我就會找林少,說出今天的事情,讓他派個涅槃過來!

「你按我咽喉幹什麼?」陸天喉頭一涼,是何凡的指甲。

「哦,抱歉,手移動有些大。」何凡連忙收了手,一切摸清楚了:「既然陸天學長狀態這麼不好,我們就早些回去,讓陸天學長去找醫生治療。」

「嗯,何凡給你按摩按累了,暗蛛王屍體就有勞學長了。」柳清緣微笑道。

何凡累了?我都只剩下半條命了,你們就這麼狠心?陸天的心很憤怒,但沒辦法,只能扛起來。

將血岩牛放在野豬王背上,陸天抗著暗蛛王屍體,四人快速向守護所趕去。

「陸天學長,明天我們繼續組隊。」何凡說道:「你住哪,我到時去叫你。」

「我……」陸天張了張嘴,很不想說自己住在哪,但又怕何凡逼問,先平安回去再說,只能給了個電話:「你到時通知我,我起的早。」

「陸天學長,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就我們組隊,再也不找別人了。」何凡又道。 回到特批守護所,陸天幾乎是跑一般離開,他要去看醫生,治療身上的毒素。

「林楊會不會派個涅槃過來?」秦薇有些擔憂。

「你問下劉明在幹嘛。」何凡看向柳清緣:「劉明肯定盯著林楊,想知道林楊的動向,找他最合適,不要說出我的存在。」

我可是將劉明給揍了,若是說出我的名字,鬼知道他還願不願意說?

柳清緣點頭,她在基地時要了劉明的聯繫方式,撥通電話,對方很快接通,傳來劉明的聲音:「柳清緣?找我何事?」

「我們打算來特批守護所了,以前得罪過林楊,聽說他在守護所勢力很強,會不會派涅槃來?」柳清緣連忙問道。

「他們現在不敢露面,我們都等著他們出來。」劉明回道:「你們小心九級進化者就行,有意外我通知你,對了,何凡沒跟出來吧?」

「沒有,我將他丟在家。」柳清緣看了眼何凡,回道。

「那就好,何凡此人極度危險,你一定要遠……」

「瞎說什麼胡話,我怎麼可能極度危險?」何凡直接掛斷電話,背後說人壞話,真不要臉。

「先去提交任務,順便通知林胖子,來買這兩頭凶獸。」柳清緣說道。

「我的基因引導之法。」何凡道。

「這兩頭還不夠,等我們提交任務,下載一個進化者網站,到時你自己查看需要多少功勛點。」秦薇說道。

「那我先去找住宿地方。」何凡點頭道,在特批守護所,也有旅館,可不是免費住的,唯一免費的,只有執法隊的監獄。

何凡這邊在找房子,陸天去了醫院,檢查一番,確定不會有生命之危,這才大鬆了口氣,然後就是給林楊打電話,他不想在何凡身邊了!

「陸天,你殺掉何凡了?」電話一接通,傳來林楊略帶興奮的聲音。

殺掉何凡?我差點被他給弄死了!

陸天沉默了會,咬牙道:「林少,你派個涅槃來吧,何凡的實力太強了,我不是他對手。」

「你在特批守護所時間也不短了,殺人何須自己動手?外面那麼多凶獸,不會借用?」林楊聲音冷了下來。

「林少,我是想借凶獸殺他,可何凡完全不按照套路來……」陸天都快哭了,這些我都用了,可何凡總是先來一步,將他給坑了。

林楊聽了陸天的哭訴,一時陷入沉默,沒想到陸天會這麼凄慘,應該不知道陸天是他的人,否則,何凡應該直接殺了,何凡的膽究竟有多肥,林楊很清楚,絕對不會在乎一個陸天。

「你打電話給黃樹,就說何凡跑出來了,還對你下手。」林楊沉吟道:「黃樹也不知藏哪去了,我們幾次任務都被破壞,你利用何凡將他引出來,讓我也好有個底。」

自從基地回來之後,林楊又轉到特批守護所,本以為沒事了,誰知道老黃和他們卯上了,追了過來。

「黃樹?」陸天憂慮道:「執法隊的人,會不會出問題?」

「放心吧,何凡還掛了個證件,妄想症,黃樹得到消息,肯定會想辦法將他弄回去。」林楊冷笑道:「你就算是殺不了何凡,也要將他送回去,這傢伙壞我兩次事了。」

「多謝林少指點。」陸天掛斷電話,又撥通老黃電話,對方很快接通:「喂,我是執法隊黃樹,你有什麼事嗎?」

「黃隊長,我被何凡打成重傷,險些喪命,就在特批守護所。」陸天快速道。

「何凡?」老黃愣了愣:「你說的哪個何凡?」

「有妄想症那個,其實他是一位進化者,實力極……」

「你知道他有妄想症,還將你打成重傷? 繼承兩萬億 你消遣我?」老黃冷笑一聲,直接掛斷通話。

「……強。」陸天最後一個字還未出口,電話就掛斷了,獃獃地看著腕錶,神色很複雜,掛了?

「我特么定位都裝了,顯示何凡在家,怎麼會出現在特批守護所?這一定是陳山的陰謀!」老黃冷笑連連,看著陸天的號碼,直接讓人查詢。

沒多久,回報是林楊的人,老黃再次冷笑,直接將這個電話加入黑名單。

「林少,黃樹把我電話掛了。」陸天澀聲道。

「掛了?」林楊愣了,向執法隊求救,還帶掛電話的?

「對,掛了,還說我消遣他。」陸天整個人都懵了,何凡是黃樹親戚么?管都不管?

林楊那邊沉默了,陸天內心焦急:「林少,你派個涅槃來吧,何凡的實力,絕對不比一般涅槃差了。」

「涅槃進化者,暫時無法動用,我們的人都被盯著,現在就連我們自己的任務,也開始找別人做了,我們現在正在往深處轉移。」林楊沉聲道:「你自己想辦法。」

「林少,我……」

「你都說了,接近何凡很不容易,若是現在換人,豈不是功虧一簣?」林楊冷冷道:「麻痹他們,引獸粉,鱷龍潭,既然他實力這麼強,就借他之手,斬了鱷龍,或者鱷龍斬了他。」

「我明白了。」陸天聞言,面色凄苦,這是要他再受幾天苦么?

鱷龍潭他知道,距離特批守護所有些距離,那裡有一頭巔峰期的鱷龍,雜血中的霸主,遠超一般鱷龍。

而在特批守護所旅館內,何凡坐在沙放上,柳清緣和秦薇坐在身旁,面前擺放著密封的罈子,疑惑道:「你急著讓我們回來幹什麼?」

「這是給你準備的,裡面還有動靜,沒死掉,你訓化之後,我不在的時候,也沒問題了。」何凡說道。

「裡面究竟是什麼?」柳清緣好奇。

「你先訓化再打開。」何凡說道。

柳清緣訓化之力籠罩,連續好幾次,才成功訓化,但何凡依舊沒讓她打開,而是讓她繼續訓化。

再次施展訓化之力,這次足足用了十分鐘,才訓化成功,柳清緣依舊再訓化,總共訓化成功四次,何凡才打開罈子。

噝噝

蛇吐信的聲音傳來,柳清緣和秦薇疑惑看去,面色微變:「你怎麼弄來這些東西的?」

一條小青蛇,只有小指粗細,一隻墨綠毒蠍,一隻血紅蜈蚣,還有一隻藍色蟲子,都是劇毒之物。

「我出去一小時,本來想找食材,製作五毒宴的,就抓了它們,又想到給你們防身也好,就留著了。」何凡一臉惋惜的表情:「陸天沒這個口服吃到了。」

「……」

你食譜上,究竟記載了什麼東西,這些毒蟲,也是你的食材?

兩女感覺渾身發涼,你這食譜是不是太廣泛了點? 四隻毒蟲都很小,毒性卻很強,一般解毒藥都壓制不住,四隻同時咬中,九級進化者也不過幾個呼吸就涼了。

面對這四隻毒蟲,何凡也感覺到一絲威脅,也正因此才抓了他們,一般九級毒蟲,都無法給他威脅感,這四隻體型雖小,但九級進化者絕對受不了。

一般進化者進入凶獸地盤都帶有解毒藥,但解毒也要時間,四隻毒蟲若是緊貼著身上咬,多少解毒藥夠用?而且柳清緣還有野豬王。

「之前給陸天按摩,他的腰部比其餘地方更脆弱,更好突破,當然,我的武技更好用。」何凡說道,不忘吹噓一下自己的武技。

「這是進化者網站下載地址,我發你一份。」秦薇說道:「只有九級的,除非我們成為涅槃,才會開通涅槃許可權。」

「沒有一點涅槃知識么?」何凡皺眉。

「有,關於如何成為涅槃,涅槃境界的詳解,都有介紹,但需要功勛點購買。」秦薇說道:「涅槃知識詳解需要一百功勛點,不高,我賬號給你。」

秦薇幫他點入進化者網站,登錄自己進化賬號。

何凡看著進化者網站,上面有各種藥品店鋪,還有武器店,也有基因液,不過基因液價格很貴,他要的基因引導之法,要一萬功勛點,基因液隨便都是十萬。

在網站上,何凡也不可能看出基因點來,只點了涅槃境界詳解,扣除一百功勛點,下載到自己腕錶。

「你慢慢看,我們去休息了。」秦薇說道。

「我去看看我的豬王。」柳清緣起身離開。

何凡點開涅槃境界詳解,查看上面內容,在進化學校沒找到涅槃境界詳述,這次總算有了。

「涅槃之境,乃是進化蛻變之關鍵,排除其餘基因,獨留進化之路。」

「涅槃最關鍵的是物種選擇,根據聯盟統計,進化學家研究,一般進化者,選擇神話基因屬於最佳,所謂神話基因,便是上古神話流傳存在,亦是人類先祖,此為返祖。」

「神話基因,根據聯盟歷代總結,基本都有相應的參考,最終進化的目標,屬於最穩妥路線。」

「當然,新型進化也十分強大,融合凶獸基因,擁有凶獸的防禦和力量,不比返祖進化者差,當然,選擇這種,最好是遺傳的基因數據,這意味著先祖曾是新型進化者一員,也許能覺醒進化法。」

「最後一種,聯盟至今還在探索的自我進化,人類進化者在成就涅槃之時,有少部分人看見了自己的基因,很微弱,但卻很少有人選擇自己的基因,整個聯盟史上,有記載的,只有三人選擇了自身基因。」

「很少看見?三人?」何凡目光一凝,連忙查看。

「一位無名無姓,自我進化覺醒了進化法,成就涅槃一級,記載不多,一位成就涅槃時隕落,一位名為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何凡瞪大眼睛,有種不科學的感覺,太上老君選擇了自己的基因?

「根據無數進化學家的研究,聯盟有位進化學家曾提出一個猜想,先祖的基因數據,從何而來?是自身進化,還是植入的凶獸基因?不論如何,自身進化,前途未知,太上老君每個階段進化,早已遺失在時間洪流。」

何凡看完這物種選擇,一時陷入沉默,自己是選擇哪一種?返祖?還是想辦法植入凶獸基因?或者,自我進化?

他不認為自己選擇了自身基因,未來能比太上老君還厲害,只是,選擇其餘物種,他又有些不情願,哪怕是神龍,他更想當自己。

進化不是偽裝變形,當蛻變成新的生命體的時候,一切基因都變了,涅槃詳解上寫的清清楚楚,一旦選擇其餘物種,只能留下這個物種的基因,人類基因也會全部去除。

想到以後渾身長毛,或者全身鱗甲,四肢變成四個爪子,何凡就有些無法接受,那樣自己還如何當廚神,如何手拿菜刀,吃遍所有凶獸?自己現在一切鑽研是不是要廢掉?

「就選自己了。」何凡打定主意,能夠看見基因數據,還有一手廚藝,哪怕是自身進化,何凡也有信心進化成功。

再者,自我進化也能覺醒進化法,就算沒有覺醒,人形進化法不是沒有,道門,佛教都有人形進化法,進化者網站上也有賣的。

其餘物種進化,他也不敢保證,自己能覺醒,對於他來說選擇哪一種都一樣,只要適合自己發展。

何凡又繼續看下去,涅槃詳解,涅槃九級,每突破一級,就會覺醒相應物種的一些特徵,比如猴子會長毛,神龍會長出鱗甲。

當進化成功,就會變成新的生命體。

看完涅槃詳解,何凡對於涅槃之路已經決定,一邊看進化網站,一邊吃肉乾,基因數據已經到了99.4%。

進化之力繼續引入細胞,觀看進化網站,上面也有進化法出售,武技也有不少,看著什麼隨風刀法,十三劍招,何凡也想買了參悟下,但這些武技太貴。

「以後一定要橫掃凶獸,兌換一切想要的!」何凡心中道,又看了一會,關閉腕錶,準備休息。

一夜過去,何凡早早起床,柳清緣和秦薇早就起來了,已經吃完早餐。

「有沒有接任務?」何凡問道,有的任務獎勵功勛點,有的獎勵星元。

「有,不過對你來說都是簡單任務,殺三頭巔峰期凶獸。」柳清緣說道。

「確實簡單。」何凡點頭,也就十刀的事情:「順便,再給你找幾頭凶獸,有野豬王當肉盾,還差進攻的,守護你們的。」

「今天還叫陸天么?」秦薇問道:「不叫他,就出錢找一個九級進化者。」

「花錢?那還是用陸天,我通知他。」何凡一聽就不樂意了,免費的不用,你去花錢雇傭,錢多?

何凡通知陸天,陸天很不情願地答應了,雖然林楊指點了他,但他還是有些不願意麵對何凡。

「盡量在這兩三天幫你們完成。」何凡說道。

「你有事,這麼急?」秦薇問道,頓了頓,又道:「若是有事,你去忙,我們可以找林胖子介紹人。」

「我要涅槃了。」何凡低聲道。

「我真要懷疑,你是不是真有妄想症的,這才多久,你就要涅槃了?確定不是想多了?」柳清緣和秦薇感受到暴擊。

「涅槃之後,我就要出去找更好的食材了,到時可能顧不上你們。」何凡提前說道,一旦涅槃,他不可能再到附近晃悠,要往深處去。

「放心吧,等我凶獸小隊伍組建完成,就不用你幫忙了。」柳清緣說道:「到時隨便你去哪,老黃打電話過來,我幫你應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