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龍王第一次研究如此完整精妙的陣法,之前八卦陣法已經有些殘破了,而且還是拓印的版本,雖然依舊精妙無比,但是和這個完好的陣法相比較還是差了不少的,所以現在龍王看的是如痴如醉。

這還是龍王第一次研究如此完整精妙的陣法,之前八卦陣法已經有些殘破了,而且還是拓印的版本,雖然依舊精妙無比,但是和這個完好的陣法相比較還是差了不少的,所以現在龍王看的是如痴如醉。

「那個,龍王啊,咱們還是先進核心寶庫,這個陣法咱們可以過一段時間再研究。」林軒在一邊攤了攤手對於陷入研究之中的龍王有點無語。

「對啊,我這不是在研究么,等我研究出來咱們就進去啊。」龍王理所當然的說道。

「……」林軒苦笑著說道:「那個,龍王啊,其實咱們沒必要這麼複雜,我們想要進入核心寶庫很簡單啊。」

「你能破解這陣法?」龍王看著林軒的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說道:「沒聽說你對陣法也有研究啊,說說這陣法怎麼破?」

「咱們不用破陣……把小漪叫出來就好了。」林軒倆手一攤有點無奈。

「呃(⊙o⊙)……」龍王愣了一下,使勁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哎呦,你看我這個腦袋,我把這當平行空間冒險了。」

「沒事,咱們把小漪叫出來吧。」林軒笑著搖了搖頭,這裡確實和平行空間很相似,只不過比之其他的平行空間,這裡只有寶藏沒有危險罷了。

龍王把之前探索平行空間的習慣給拿了過來也是挺正常的,畢竟之前若是在平行空間遇到什麼被封印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他們破解了陣法才進去的,這次看到了這麼龐大的陣法下意識就選擇了直接破解陣法。

「小漪,別看戲了,趕緊出來!」林軒抬著頭喊了一嗓子,林軒覺得這個小漪肯定在這看著他們來著,一直沒下來還真是淘氣。

「來啦來啦……」半空中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小漪的身影出現在了林軒和龍王的面前……林軒強烈的認為這個小漪肯定一直跟著自己,不然為啥每次自己一叫她就出現了,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麻煩你啦。」龍王看著小漪輕輕的點了點頭,龍王記得這個小漪似乎不太喜歡別人把她叫的很老,而且看樣子也是小孩心性,所以龍王也就沒有像最開始那樣稱小漪為前輩了。

「不麻煩不麻煩……」小漪笑嘻嘻的說著,但是眼睛卻是一直在盯著林軒,林軒有點無奈,這下算是被人家給盯上了。

小漪說著雙手一抬,一道道能量在這個圖書館的最高層開始縱橫了起來,在旁邊放置的那些書架也開始隱隱的散發出一些神秘的光芒,一道道青色的紋路從書架之上蔓延了下來,在頂層的這個大廳的最中央。

片刻之後,這整個頂層似乎陷入到了一片光芒之中,林軒再次感覺到了一陣似乎是在檢查的光芒掃過自己,緊接著,自己的身上也散發出了一道柔和的光芒,而這道光芒和之前他們進入內庫檢查時那道照射在他們身上的一模一樣。

林軒一下子明白了之前進入內庫的檢查應該還帶著進入核心寶庫的,如果他們的血脈檢測不夠的話,恐怕現在是進不去核心寶庫的。 漫天的青色光芒在空中不斷的變換,似乎形成了一道道絲線,在這個頂層之中不斷的穿行,逐漸的匯聚成了一個龐大的陣法,看樣子氣勢磅礴。

龍王看著這個陣法咂了咂嘴,雖然之前看著簡單,但是這陣法激活了之後卻非常的複雜,龍王大致看了一眼,這陣法並不僅僅有傳送這一個功能,還有很多諸如防禦和攻擊,以及很多龍王還看不懂的內容在裡面。

之前龍王還有些不太服氣,雖然同意了林軒把小漪叫出來,但是總覺得自己的陣法造詣應該是很高的,給自己一點時間應該可以解開這個大陣。

但是現在看來要破解這個陣法還真是要費一番手腳,龍王想要解開這個陣法估計得花費一段時間……龍王咂了咂嘴,看來還得去多學習陣法的書籍啊,之前他在下面看到過有關陣法的書籍來著。

很快,層層疊疊的光線匯聚在大廳的中央,落在對面上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光線群,一圈圈的摞在一起,看起來還是挺有美感的。

不過現在林軒和龍王顧不上看什麼美不美了,因為在陣法的中央,一道光門逐漸的形成,而隨著這道光門的形成,一陣陣浩蕩的氣息從空間門之中傳了過來。

林曉和龍王暗暗心驚,果然對面的東西東西氣勢磅礴,甚至都已經能夠透過這個空間門傳遞出來了。

這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做到的,空間和空間之間有很強的隔閡,即便是在地球上空間如此薄弱的情況下,僅僅是通過空間傳訊華夏都研究了很長時間才弄出來,而且這個異空間基本上都是和地球聯繫的很緊密的空間,太過遙遠的幾乎不可能。

不過現在可不僅僅是傳訊那麼微弱的信號,林軒和龍王分明感覺到了非常浩大的氣勢,甚至有一種要突破過來的感覺……這種龐大的氣勢起碼林軒現在還做不到。

「好啦,你們塊進去吧,這個陣法會一直維持到你們出來,所以別逗留在久的時間哦。」小漪拍了拍小手,然後沖著林軒和龍王說道。

「嗯?你不一起進去么?」林軒驚訝的看了一眼小漪,之前小漪可是一路的跟著林軒來著,似乎這個寶庫裡面根本沒有小漪去不了的地方。

但是現在聽這個語氣似乎是並不打算一起進去,只是讓林軒和龍王兩個人進去,這倒是很不符合之前小漪的性格。

「啊,我不進去啊,你們快進去吧。」小漪趕緊擺了擺手,好像是看到什麼很恐怖的事情一樣。

於此同時,在空間門的另外一邊,這裡似乎是一個小型宇宙,雖然沒有星球,但是卻有深邃的黑暗。

在這一片空間之中,幾乎沒有什麼光亮,彷彿是永恆的寂靜……這種寂靜已經持續了千年了,如果沒有其他人到來的話,恐怕這個黑暗與寂靜還要繼續下去。

不過在今天,一陣陣空間波動在這個黑暗的空間之中傳遞了過來,一道道綠色的絲線在這個空間之中蔓延。

忽然,三道光芒在黑暗之中亮了起來,金、綠、紫,三道光芒似乎是在覺醒一般的逐漸增強,三道恢弘的氣勢也逐漸的強大了起來。

「似乎是……有人來了。」金色的光芒最為熾烈,在這金色的光芒之中傳出了一道渾厚的聲音,緊接著,一道似乎是穿著龍袍的中年男子光影在黑暗中逐漸的形成。

「許久未曾有人來過了。」青翠的光芒中,一位老者的光影一閃而出,逐漸睜開的雙眼似乎經歷了不少滄桑。

「來了,不好么?」紫色的光芒中,一個似乎很瀟洒俊美的男子身形逐漸出現,而就在三個身影出現的同時,在這個黑暗空間的中央,一道光門正在逐漸的形成。

「我似乎感應到了那柄劍的氣息。」穿著龍袍的男子忽然說道:「那柄劍的力量甚至可以超過我,竟然也出現在了這裡。」

「那劍當年可是破損了,不然的話應該會被帶走或者留在這裡,現在看樣子應該是被修復了。」青翠老者說道。

「當年黃帝布下大陣,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到了修復的時候了,聽說黃帝是想要培養一個超級強者,不知道現在拿著這把劍的人到底是什麼水準。」俊美男子輕輕一笑,周邊竟然響起一陣陣美妙的音樂。

「你很快就能看到了,不過那柄劍的劍靈應該已經隨黃帝離開了,你們就算看到了那柄劍,也不是你們熟悉的那個老傢伙了。」青翠老頭笑道。

「天高水長,總有相見的機會,而且我們也可以看看這個新朋友到底成長到什麼程度了。」俊美男子說道。

「不過,這片天地似乎受到了天道的壓制,修鍊者只能發揮出天境一品的力量,這倒是我們的發揮的機會。」龍袍男子笑道。

「這天地現在應該算是解封了,之前應該一直被限制在物境才對。」俊美男子笑道:「現在還真是一個好時代,牛鬼蛇神都要出來了,我們應該出來湊個熱鬧才是。」

「咦,好像小漪那丫頭不打算進來了。」青翠老頭愣了一下說道。

「那丫頭總被你嚇唬,現在不敢進來了吧。」龍袍男子哈哈笑道。

「胡說,我老人家從來不會嚇唬別人。」青翠老頭聞言吹了吹自己的青色鬍鬚。

「明明你嚇唬人家,還說別人,老鍾啊,這麼多年你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哈哈哈……」俊美男子在一邊起鬨,說起來他們三個誰也別說誰,在寂寞的歲月中,小漪總是他們的開心果……

三個頗為古老的存在因為陣法的開啟而從沉睡中醒了過來,帶著幾分興奮,幾分期待的等待著千年後新人的到來……雖然他們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生命,但是早就擁有智慧的他們也會感覺到寂寞。

特別是這次他們還感應到了軒轅劍的存在,所以會更加興奮一些……不過相對來說,持有煉妖壺的周佳鑫距離這裡比較遠,所以他們並沒有感應到煉妖壺的存在,不過若是他們走出這個空間,差不多就能發現了。

加上核心寶庫之中的三個,五件神器出現在了這個寶庫之中,即便是在歷史上也是很少出現的,在千年之前,核心寶庫中的神器也是出世過的。

一陣光芒閃過,核心寶庫的中央空間門出現了兩個身影,林軒和龍王正式出現在了這一片黑寂的空間之中,只不過現在這片空間並不是那麼黑暗,金色、綠色、紫色的光芒在這片空間交相輝映著,讓這片黑暗的空間多了一些光亮。我昨天晚上忽然做夢,準備寫一個新書,這本書更新看情況,應該也會繼續寫下去,就是可能不是像以前那樣每天都更新了,最近那本新書多寫幾章,看看情況怎麼樣,先不會發。

總裁獨寵契約妻 《界心之劍掌天下》我準備寫個新書 (嗯,那本書大概寫了一萬字左右了,準備換個號再發,抽空這邊寫了一章)

林軒進入這個空間的時候便感覺到三股強大的氣息,抬頭看去,這片空間並沒有多麼寬廣,但是似乎一眼望不到邊際,低頭看一看,似乎是站在虛空之中,腳下並沒有實實在在的土地,更像是站在一層玻璃之上一樣。

這個空間之中是沒有空氣存在的,所以估計實力低於天境的修鍊者幾乎不可能在這裡存貨,林軒和龍王已經是天境,天地源氣可以支持全部的生存所需,所以不需要空氣也可以生存下來。

而這個時候,因為沒有空氣而沒有了聲音傳播的介質,所以十分的寂靜,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傳遞,讓這個空間裡面顯得愈發的寂靜,好在有三道亮光,不然的話這裡太考驗人的意志了。

「你們來了。」一道聲音在林軒和龍王的耳邊炸響,這一瞬間,一道青色的領域在林軒和龍王的腳下鋪散開來。

隨著這個青色的領域鋪開,林軒頓時感覺到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面而來,似乎來到了一片大森林之中,濃郁的植物氣息伴隨這淡淡的葯香瀰漫開來。

重生之冷王的毒妃 林軒和龍王發現,似乎原本並不存在的空氣在這一刻全都回來了,林軒甚至感覺有一些青草在自己的腳下生長出來,深吸一口氣,感覺心神都寧靜了許多。

「這是……」林軒長大了嘴巴,這種把能量具象化的領域已經是想象之外的強大了,林軒現在根本做不到這種程度,難道這裡面還有一個天境後期乃至至尊境的強者?

林軒和龍王的眼前一花,三個男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林軒和龍王的身前,攜帶著那金、紫、青三道光芒。

看到這三個人影,林軒知道這三個應該就是正主了,林軒和龍王進來之前就知道,核心寶庫之中的寶物肯定不會太多,也不太可能是功法武技之類的,在之前的地方已經有至尊級別的典籍了,林軒不認為這裡會由道境級別的典籍。

那麼這三個人影應該就是寶物之靈了,而且是級別非常高的寶物,不然的話根本來不到這裡……說是寶物,但是能在這個核心寶庫裡面一直守護華夏,也算是華夏的老祖宗了,之前也聽到了他們說的話,看到了強大的領域,那林軒和龍王已經基本上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存在了。

「三位前輩。」林軒和龍王對出現在面前的三人敬了個禮,不管怎麼說,對於這些一直守護華夏的前輩是要給與尊重的。

「嗯。」龍袍男子點了點頭對身邊的兩個光影說道:「小漪已經把她了解的事情基本上都告訴我們了,都認識一下吧,我的本體是東皇鍾。」

「我是伏羲琴。」身上纏繞著紫光的俊美男子笑道。

「我是神農鼎。」剛剛張開領域的青翠老頭點頭說道。

在林軒進來之前,小漪已經將之前檢測到的信息全都直接傳遞給了他們,所以現在三個神器之靈所說的話也都是普通話,使用的語氣方式也都是現代人的方式。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華夏歷史上出現過幾次短暫的斷層,再次進入寶庫的修鍊者總會和之前的有些許不同,或許是語音語調,或許是意識習慣都會有一些細微的差異,畢竟世界在不斷的發展,如果有斷層產生差異是很正常的。

這次的斷層時間有點長,千年的斷層自然會產生極大的差異,所以三個神器都沒有什麼奇怪的,這一點大家早就預料到了。

林軒和龍王此時就是驚喜了,這可是三件神器啊,而且是有非常完整自我意識而且實力強大的三件神器,這一點和之前是不一樣的。

雖然現在他們手裡還有兩件神器,但是軒轅劍的劍靈早就不在了,現在軒轅劍的劍靈是從雙龍劍那柄繼承過來的,是和林軒一起成長過來的,雖然和林軒很親近,但是目前還很稚嫩,至於煉妖壺的器靈,由於數千年對蚩尤魔體的壓制,早就陷入沉睡了,所以這種實打實的看到器靈,而且還是如此強大的器靈還真是第一次。

接下了的一段時間之中,以龍王和林軒為代表的華夏龍組方面和以東皇鍾、伏羲琴、神農鼎為代表的神器方面展開了會談。

會談就雙方協作、聯合發展、協同禦敵等方面進行親切友好的交談,在會談中,雙方秉持著互信互利的原則,向著共同繁榮的目標攜手共進……

由於從小漪那邊得到了相關的消息,所以三個神器對外面的形勢也有一些了解,對於地球如今的困境也基本了解了,所以這一次他們基本上要全部出山了。

而根據東皇鍾他們的描述,其實在內庫的機緣之中,應該有不遜色於他們的寶物,只是那些寶物沒有強大的器靈,又或者那些寶物並沒有被發掘出來,並不知道它的能力。

內庫中的機緣雖然都有自己的靈智,但是沒有能夠達到像三件神器這種程度的,還有一些是明知道是非凡的寶物,但是怎樣也無法使用,所以就埋藏在了內庫之中等待有緣人。

林軒在交談的過程中忽然想到了融入自己身體裡面的那塊七彩的石頭,那塊石頭應該十一個很厲害的寶物,道元對這塊現在看來沒什麼用的石頭推崇備至,但是這樣一塊被道元推崇的寶物被放在了荒地裡面……

所以林軒差不多理解東皇鐘的意思,雖然核心寶庫比內庫更進一層,但是相對來說,核心寶庫比內庫機緣先進在於他們三個器靈。

他們三個經歷了幾千年的歲月,經歷了無數戰鬥,三個實力幾位強大的器靈彩石這個核心寶庫真正核心的東西,他們的力量、他們的經驗、他們的知識是要超過他們神器本身的。

所以即便是內庫的機緣之中存在這不遜色他們的神器,但是和他們一比就差了很多了,這三件神器一出,那麼華夏立即多出來三個幾乎不遜色於哪吒的高手。

如果有人能夠去使用這三件神器的話,那麼幾乎可以多出三個天境後期的戰力,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還沒有人能夠將這三件神器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

即便如此,龍王和林軒還是非常開心的,能夠多出三個強大的戰力,這樣他們的勝算就又多了一層。

「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下,我們的力量很強大沒錯,但是卻並不是獨一無二的,你們可以藉助我們的力量,那個外來者也可以,雖然到現在他只展示出了天境中期巔峰的力量,但是如果他的手中也有媲美我們,甚至超過我們的武器呢。」

東皇鐘的一句話,讓林軒和龍王頓時心中一驚。新書在小號上發了,剛剛上傳了四章,這兩天基本上都在給這本書寫點存稿,是一個完全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不過和我平常的生活很像,小說、直播、音樂這三者佔據了我除了工作之外生活的一大部分,現在基本上是上班中午休息時間和晚上回家之後寫的,速度可能不會太快,以後盡量一天兩更吧……連接是https://book./info/1012894190,名字叫《重生超級女主播》,哈哈,完全不同的風格,不知道會怎麼樣。

《界心之劍掌天下》新書在小號上發了 (兩邊一起寫有點疲憊,抽空寫了一章……)

通過三位神器前輩的講解,林軒對於他們也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總的來說,他們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會強大一些,但是也是強的有限的,畢竟天道的壓制在那裡,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還是有限的。

另外東皇鍾他們認為,可以使用寶物這件事並不是他們的專利,人家魂羿也可以使用,而且人家是從文明更加發達的地方來的,說不定擁有的寶物會更加的厲害。

這一點其實聽讓林軒差異的,無論是東皇鍾、伏羲琴還是神農鼎,他們似乎都沒有認為老子天下第一,他們對這次的對手十分的慎重,認為人家很有可能要比自己強,而且還有可能會強不止一點而已。

三個神器之中,攻擊能力最強大的自然是東皇鍾,控制能力最強大的是伏羲琴,而輔助能力,或者說後勤能力最強大的自然就是神農鼎了。

龍組裡面自然是有關於三件神器的記載的,只不過記載並不是多麼詳細,畢竟就算是千年前,三件神器也並不是很容易就能出世的。

東皇鍾曾經是天帝製造的寶物,雖然如今天帝和天庭都已經不復存在了,但是這個曾經連接著天庭和人間的東皇鍾依舊是實力強大,而東皇鐘的模樣就是當年天帝的模樣,三件神器差不多是以東皇鍾為首的。

伏羲琴的能力也很強大,伏羲琴以控制為主,琴音奏響即可控制人心,擁有極為恐怖的威能,若是趙靜音修鍊到大成,配合伏羲琴可以製造出非常恐怖的破壞力。

神農鼎不是以攻擊見長的,攻擊力、破壞力都比不上東皇鍾,但是誰也不會笑看神農鼎,一個自己就會煉丹的丹爐是每一個大勢力都想要得到的,而一個能將成功率和成丹率提高兩到三倍的丹爐自然是所有煉丹師都想要得到的。

而且從之前的領域就能看出來,這個神農鼎的領域已經可以自己長出來藥材了,這樣一來只要有能量,理論上神農鼎可以煉製出來任何丹藥。而且神農鼎也並不是一點攻擊能力都沒有的,惹急了直接砸上去也是一樣的。

三件神器的加入讓地球這一方面勝算大增,林軒覺得其他國家就算是沒有像三件神器這樣強大的底蘊,多多少少也會有一些,如果有這些都湊到一起的話,這一戰的勝算就要大許多了。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在全世界各國首腦出事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出手的原因,他們如果第一時間衝過去,能不能救到那些國家首腦先放在一邊,他們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個問題。

經過之前東皇鐘的提醒,林軒也意識到了寶物的問題,之前雷恩他們手裡都沒有像樣的寶物,還有他組建的那個林盟裡面的天境為了一把法器都打生打死的,讓林軒習慣性的忘記了魂羿並不是被強制扔進來這件事,他既然能夠放出大量的異晶,那就說明他還真就是早就有準備了。

當林軒和龍王走出核心空間的時候,三件神器也跟著一起走出來了,三件神器現在是化成人形的樣子,但是每個人的本體其實都漂浮在他們的肩膀上,只不過都十分的迷你。

他們的本體都是不小,特別是東皇鍾,如果火力全開,甚至有山嶽大小,當年煉妖壺沒被收起來之前,那可是非常龐大的。

伏羲琴能小一點,但是神農鼎可是不小,他們要是把本體都大鳴大放的放出來,這個小小的書館可是盛不下這麼大的神器。

不過這三個老傢伙一走出核心寶庫就開始東張西望,林軒一開始還以為他們是因為他們是在核心寶庫之中呆的太久了,想要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很快林軒就知道他錯了,這三個老傢伙東張西望根本不是因為什麼憋得久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而是想要找小漪……

要不是林軒知道這三個老傢伙是三個神器的話,說不定林軒都認為這是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老色鬼呢,千年沒出來,一出來就找人家小姑娘是什麼意思。

忽然林軒想到,他們是神器的法寶之靈,而小漪是這個寶庫的寶庫之靈,說起來他們的性質基本上是差不多的,那麼這麼說來……這幾個老傢伙還真說不定是想要調戲人家小漪?

想想一直都偷偷跟著自己的小漪之前根本不敢進核心寶庫……林軒突然感覺自己似乎是知道了什麼……

東皇鍾三個神器自然沒有感覺到林軒的表情有什麼變化,雖然他們都是老前輩了,但是畢竟很長一段歲月之中沒有和人打交道了,所以現在還沒能夠察言觀色到能夠發現林軒的細微表情。

三個神器沒有找到小漪都有些悻悻,看樣子小漪是早就預料到現在的情況了,早早就跑掉了,於是林軒看向三個神器器靈的眼神兒又變了變……指不定以前怎麼禍害人家小漪,要不然現在人家怎麼早早的就跑了。

神器出世,並沒有伴隨著什麼轟轟烈烈的天地異變,又或許是他們早就出世過,所以到現在對天地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就像是林軒和龍王走到了一個大山裡面,請出了三位隱士一般,一切都顯得十分的順理成章。

當他們走出空間門之後,這個書館的頂層就恢復了正常,又恢復了之前那毫不起眼的樣子,翠綠色的光芒消失之後,這裡已經變得有些昏暗了,不過身邊有三個類似發光體一樣的神器,看還是看得見的。

「嘖,老鍾啊,你看小漪被你嚇的,連燈火都不打開就跑了。」神農鼎嗤嗤的嘲笑道。

「明明是被你這個老頭給嚇的,上次明明是你把她騙到自己的爐子裡面,說是要看什麼煉丹之術……嘖……」東皇鍾瞥了一眼神農鼎說道。

伏羲琴看著兩個互相拌嘴的東皇鍾和神農鼎有些好笑,伏羲琴一伸手一道紫色的光芒注入到了書館的牆壁之中,頓時整個書館亮起了柔和的白光,從第一層到第七層,都被這淡淡的白光所籠罩著。

「雖然說天境強者的目力不在乎這些光芒,但是還是有光會舒服一些。」伏羲琴笑道。

林軒和龍王點了點頭,這裡應該是有一個照亮的陣法,以後物境的修鍊者也會很方便,雖然說到了現在,從外面拿個照明設施也是很容易的。

走出第七層,可能是因為之前書館一直是黑暗的,所以這個時候書館裡面並沒有其他的人,透過書館旁邊的窗戶,林軒看到了李馨和鳳妍的那兩道光柱……她們得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到現在還沒結束? 林軒的那個石頭還不知道是有什麼用,得到之前倒是有挺大的陣勢,一大片彩色的石陣看起來挺嚇唬人的,但是林軒得到也沒有費什麼功夫,只是走過去撿起來而已,而且林軒得到了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手法,人家直接就鑽進去了,到現在林軒都是一頭霧水的。

再看看人家李馨和鳳妍,你看看人家這個浩大的聲勢,明顯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啊,林軒站在窗邊有點小羨慕的咂了咂嘴,看看這兩道氣勢恢宏的通天光柱就知道,李馨和鳳妍得到的機遇一定不凡。

「不過是兩道光柱而已,真正的能量不會這麼被釋放出來,就算有很多能量也不會這麼浪費的。」東皇鐘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林軒的身邊,順著林軒的目光看去后說道,其他人現在都不在這裡,龍王準備先出去一趟把這裡的事情彙報一下,神農鼎和伏羲琴準備出去透透氣,畢竟在那個黑寂的空間裡面呆了千年了。

說起來這兩道光柱看起來卻是氣勢浩大,但是說到底就是兩道光而已,並不是噴涌而出的能量,就像東皇鍾所說,像他們這個層次的寶物蘊含的能量確實非常龐大,但是有能量也不是隨意揮霍的,不然的話終究有耗盡的一天。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開個燈不會耗費多少能量,頂多是開個瓦數比較大的燈,在地球上普通人都能開,也廢不了多少電,至於別人感覺到的聲勢浩大,其實是因為李馨和鳳妍本身的氣勢加上所獲得寶物的加成。

「前輩。」林軒像東皇鍾拱了拱手。

「哎,叫我老鍾就行了。」東皇鐘擺了擺手看向林軒說道:「軒轅劍,現在可在你的身上?」

能夠讓東皇鍾主動自覺的放下身段讓別人叫自己老鍾,自然是有原因的,之前進入空間的時候林軒並沒有掏出軒轅劍,但是東皇鍾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之後也能看出來,這個叫林軒的年輕人身上有一股濃郁的劍氣。

再加上東皇鍾自己的感應,軒轅劍八成是在這個林軒的手上,而且雖然東皇鍾還沒有見過林軒出手,但是僅僅從氣勢來看,恐怕這個年輕人的實力不容小覷,而且東皇鍾還發現,林軒是真的年輕,而不是像那些活了幾百年上千年的天境那樣只是一副年輕人的臉面。

出來之後他們還感覺到了另外一股氣息,那個氣息沒有軒轅劍這麼鋒芒畢露,但是也是他們非常熟悉的,神農鼎和伏羲琴出去透氣的時候說去找找看,他們倒是沒有問林軒和龍王,只是很享受這種尋找老朋友的感覺。

「昂,對。」林軒怔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忽然想到東皇鍾應該也是認識軒轅劍的,說不定還是老相識,只是可惜軒轅劍原本的劍靈已經不在了,現在的劍靈還達不到像東皇鍾這樣化形的程度。

林軒掏出了軒轅劍,散發著鋒銳劍氣的金劍就這樣漂浮在半空中,即便是林軒現在沒有激發出軒轅劍的力量,但是軒轅劍依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