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雲棲閣的鍛造之法可是與寒空島齊名的,其閣主的名聲更是能夠與寒空子比肩,門下實力強勁的鍛造宗師更是數不勝數,說是一片鍛造師的聖地,也絲毫不為過了。

這雲棲閣的鍛造之法可是與寒空島齊名的,其閣主的名聲更是能夠與寒空子比肩,門下實力強勁的鍛造宗師更是數不勝數,說是一片鍛造師的聖地,也絲毫不為過了。

葉天緊跟著莫悅心步入大殿之中。

大殿之上,此刻正有這陣陣淡雅的熏香氣息繚繞,在那大殿正中,主位高座之上,正有著一位看上去摸約是年過花甲的男人閉目靜坐,而在他的手邊,赫然便是有著一塊絳靈石鑄成的石盒,略帶著幾分熟悉的感覺湧上葉天的心頭,那石盒之內,想來便是求道菩提了!

「可是葉天閣下來了?」

主位之上,那老前輩並未睜眼,只淡淡的一笑,開口問道。

「父親,正是葉天閣下到了。」

莫悅心走上前去,朝著那老前輩一拱手,旋即望向葉天介紹道,「葉天閣下,這是家父莫文君。」

「晚輩葉天,見過莫老前輩。」

聽得莫悅心的介紹,葉天立刻是上前朝著那莫文君老前輩拱了拱手,略微的感知,便是讓得葉天發現了這位老前輩那八劫涅槃境頂峰級別的恐怖實力!

「葉天閣下,你可莫要稱呼我前輩,按輩分來算,你我二人可是師兄弟啊,哈哈……」

主位之上,那莫文君老前輩朗聲笑了笑,旋即便是睜開眼目,朝著次座空位做了個請的動作,「來吧師弟,坐。」

聽得那莫文君老前輩的稱呼,葉天也是一陣乾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眼前這位,本身便與他的恩師寒空子是忘年之交,同時也是寒空子未曾挂名的徒弟,這般算起來,他們二人倒是當真是平輩,葉天確實該管這位莫文君老前輩叫一聲師兄了……

莫悅心此刻也是在一旁暗自發笑,當即是附和著父親的話語,一併朝著葉天邀請道:「師叔,快坐吧。」

「莫前輩,小姐,你們可別折煞我了,我坐,我坐還不行么……」

葉天也是一陣苦笑,這父女二人,倒是一模一樣的性格,都是豪爽大方得很。

待得葉天落座,那莫文君老前輩便是手掌一抬,將那絳靈石製成的石盒拋向了葉天。

「葉天閣下,收著吧,保管這求道菩提,你才是最好的人選。」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宋曉梅的丈夫已經是舉人了,可是自己的丈夫呢?連童生都不是,如今更是要仰仗她宋曉梅的丈夫才有可能會有前程,這也就不說了。可是自己跟丈夫成親這幾年除了一個兒子,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了。可她宋曉梅這已經生了二個也就不說了,肚子裡面的一個居然立馬就要出生了。今後的自己還怎麼比得過宋曉梅?

「安旭的事情你們就不要想了。」趙氏直接道。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更何況這件事情跟安旭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怎麼也不能把他給牽扯進來了。

趙氏的話無疑是平地驚起一聲雷。

「老二家的,你這是什麼意思?」蔡氏不幹了,這個趙氏真是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的心眼兒,自己這個做婆母的說的話,什麼時候輪到她來教訓自己了?

趙氏絲毫不退讓,「娘,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了,您是愛聽也好不愛聽也罷。想讓有富跟著安旭是絕對不可能的。」趙氏態度強硬,絲毫都沒有妥協的意思。

蔡氏氣的不行,雙手死命的抓著被子,恨不得趙氏就是那被自己抓著的被子,被自己抓壞撕破才好。

「有富的事情不行就算了,這個人都有個人的緣法,也是有富沒有這個福氣不能跟著妹夫學習學習。」宋正浩道。

「你們走吧,以後要是沒什麼事兒,也就不要來看我們了。我跟你娘在這裡過得很好,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們。」宋正浩再一次說讓宋華豐他們離開的話。

這一次蔡氏已經被宋正浩明確的警告了,一點都不敢跟宋正浩唱反調。丈夫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一個眼神就已經讓她明白自己剛才犯了多大的錯誤。

楊氏徹底泄了氣,剛才還有婆母能幫自己一把,可是現在就連婆母都不會幫著自己了,自己還有什麼資本去跟趙氏爭?

「娘,媳婦沒用。」哪怕是到最後楊氏都還是把自己孝順媳婦的樣子做到了極致。

這樣的楊氏更是讓蔡氏心疼,老二家的一個好東西都沒有,就這麼逼迫自己的親爹娘。

宋華豐不再做任何的耽誤,把之前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放到眾人的面前。

「這些都是孩子他娘為你們準備的,說是給你們二老吃的。」宋華豐道。

原本趙氏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是高興的,可是現在要把這些這些東西都送出去趙氏的心裡就不怎麼高興了。

宋正浩原本一直都是坐著的,直到現在才站起來。

「你說你們準備這些東西做啥,你們這日子過得也不容易,我跟你娘都是知道的。這些東西你們還是帶回去吧!」宋正浩道。

蔡氏看見宋華豐擺出來的東西的時候,早已經瞪大了眼睛。現在又聽見丈夫跟宋華豐說讓他把這些東西都帶回去。哪裡還躺的住,一個翻身就爬起來了。

「這些東西都是送過來給我吃的,怎麼能帶回去?」蔡氏快步走到宋華豐帶過來的東西面啊。

這些東西可是不少了,足夠他們吃上大半個月了,可不能讓宋華豐就這麼給帶回去了。

宋正浩嘆息,這婆娘的眼皮子怎麼就這麼淺?老二如今能拿出這些東西,那家裡肯定還有更多的,可是這傻婆娘看見眼前的一點點就都給把什麼都給忘記了。

不過真要讓宋正浩說讓宋華豐把這些東西都帶回去,宋正浩的心裡也是捨不得的。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他們準備送給宋正浩跟蔡氏的,所以就算是宋正浩跟宋華豐說了讓把東西帶回去,他們也不會帶回去的。

「爹,家裡還有事,我們就先回去了。」宋華豐絲毫沒說自己要把東西都給帶回去的話。

等宋華豐一家三口走了之後,宋正浩的臉色立馬就變了。

「老大,當年的事情是不是真像老二今天說的一樣?當初你真是這麼乾的?」宋正浩問。

爹這是要跟自己秋後算賬?宋華江心裡一緊,這可怎麼辦?

「爹,當初要不是老二說他不會贍養你們我也不會出這樣的注意,我這麼做也都是為了您跟我娘。要不然咱們這一家子老老少少的可怎麼過日子?」宋華江道。

宋華江的這話宋正浩還是有些不相信,這要是他說的這樣剛才他怎麼不當著大家的面這麼說?如今老二人都已經走了,他才這麼說?

「老大,你說的都是真的?」

「爹,我說的絕對都是真的,我敢用我自己的這條命保證,我要是說的有半句假話就讓我。。。。」宋華江的誓言還沒有發出來就被蔡氏給攔住了。

「老頭子,難道兒子的話你都不相信了?老大這些年對咱倆怎麼樣,難道你這個做爹的心裡就一點數都沒有?再說了老二今天的樣子你也看見了,那是要跟咱們好好相處的樣子嘛?只怕是當年要是咱們跟了老二一家如今過得日子那就是豬狗不如了。」

蔡氏跟趙氏不對盤,所以對趙氏那就是千百個不喜歡,至於楊氏,楊氏這個人雖然姦猾但是卻知道討好蔡氏,甚至很多事情楊氏都會聽取蔡氏的意見。這讓蔡氏覺得自己是能當家作主的,沒有一個跟自己對著乾的兒媳婦,蔡氏這整個人的心自然就都偏向楊氏了。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再加上楊氏不時還會跟蔡氏說一些趙氏的壞話,這就讓蔡氏更加的不喜歡趙氏這個兒媳婦了。

宋正浩不知道蔡氏的心思,但是一想到老大這些年對自己跟老妻那是真的沒的說也就相信宋華江的話了。

「既然是這樣那剛才你就應該把這件事情說出來,這樣咱們剛才也不至於會這麼被動,你說是不是?」宋正浩道。明明有這麼一個好機會,可是居然就這麼給放掉了,還真是太可惜了。

宋華江添笑,「我這不是顧忌著我跟老二畢竟是親兄弟,這要是鬧得嚴重了,這傷心的還是爹娘。老二不關心爹娘,我這個做老大的絕對不能不關心爹娘啊。」

宋華江這麼一說,宋正浩自然就更是相信了,不愧是自己的大兒子,能忍讓人,被自己親弟弟這麼逼迫還能想著弟弟,這要是換了其他人誰還能做到? 接過那莫文君「師兄」丟過來的石盒,葉天自己都是愣了好半天。

說好的求道菩提是十分尊貴的寶物,各方高手強者都是萬般垂涎呢?

說好的求道菩提價值不可估量,一經出現,必定引起一場血雨腥風呢?

這宛如丟垃圾一樣的手法和這隨意的態度算是鬧哪樣?

太草率了吧!

葉天心中這般咆哮著,花了幾分鐘時間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方才將那石盒給掀了開來。

「呼!」

就在那石盒打開的一剎那,彷彿是有著一道磅礴的旋風從其中竄了出來,瞬間席捲過整個大殿,將殿堂之上的那些字畫擺件都是吹得東倒西歪叮噹作響!葉天此刻更是將那石盒捧在手中,從中衝出來的氣流,幾乎是將他的五官都給吹得扭曲了去!

而在這兇悍的狂風之中,赫然便是有著一枚但這幾分淡淡青色的求道菩提,從石盒之內緩緩的懸浮了出來,當得那狂涌的氣流席捲過一圈之後,方才朝著那求道菩提之內收斂而去!

「風屬性……巽風菩提!」

葉天深吸了一口氣,頂著被那氣流捲動得頗為凌亂的一頭亂髮,目光頗有些激動的望向了那枚求道菩提。

這是求道菩提中對應八卦之變的其中一枚,與他手中現有的離火,震雷兩枚屬於同一組,不用確認,就單憑這求道菩提之上傳來的,與他體內兩枚求道菩提絲絲相連的氣息,就能夠百分之百的肯定,這就是十八枚求道菩提的其中之一!

葉天心中略微的有著幾分詫然之感,這枚求道菩提到手的有些太過容易了,容易得他都有點不敢相信。

「前輩,就這麼把這求道菩提給我了,真的沒問題么?」

葉天揚了揚手中的巽風菩提,輕笑著問道。

「沒什麼不好的,閣下收下便是。這東西老實說了,放在我們手中也是件無用之物,閣下既然是本就有著三枚在手,說明你與此物有莫大的緣分,放在你手中,理所應當。」

那莫文君倒是絲毫不避諱什麼,擺了擺手笑道,旋即又將目光朝著莫悅心投遞而去,「悅心,你先退下,我與葉天閣下有些話要說。」

「是,那我就先告退了。」

莫悅心點了點頭,片刻都不多留,轉身便走出了大殿之外,留的葉天和莫文君二人在大殿之中。

「前輩,有什麼事情,請講。」

收起求道菩提,便是望向了莫文君,這般讓得莫悅心都退了下去,想必也是有什麼要事需要單獨跟他聊了。

果不其然,當得莫悅心退下之後,莫文君便是揮手落下一道隔音法陣,將他們二人給封鎖在了其中。

「葉天閣下,你此行前來內域的目的,以及一些需求,我都已經聽宣凌少主說過了,我呢,沒別的意思,就在這裡代表雲棲閣跟你表個態。」

那莫文君揚了揚嘴角,旋即便是將一個巴掌大的玉盒攤開在了手中,「閣下請過目。」

傀儡維度 葉天目目望去,赫然便是發現那玉盒當中是一塊令牌,那令牌之上,刻著一片縹緲的雲霧紋理,在雲霧的深處,是萬丈霞光,以及一隻振翅高飛的大鵬。

瞧得這圖案,葉天立刻聯想到了如今四方閣剩下的三方。

雲棲閣,瑤光閣,飛鵬閣。

「葉天閣下,這塊令牌,名為『千世令』,原本是瀟湘閣還在的時候,我三方以瀟湘閣為首,鼎力支持瀟湘閣的憑證,瀟湘閣散了以後,這令牌也許久沒人佩戴啦,現如今,這令牌歸你了!」

那莫文君笑眯眯的介紹道,而隨著他的介紹,反倒是葉天心中有些錯愕。

聽莫文君這話,這千世令代表著的權勢可是相當的驚人啊!雲棲閣,瑤光閣和飛鵬閣三方鼎力支持,這可是個相當可怕的象徵之物,有這東西在手,當真就是如有雄兵百萬了!

「前輩,這……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我一個小輩,且是個外來之人,何德何能佩戴這千世令啊?」

葉天略微皺了皺眉苦笑道。

這東西的分量實在是太重了,讓他根本都不敢隨便接在手中。

「呵呵,閣下無需有任何的憂慮。」

似是看出了葉天心中的錯愕,那莫文君也是當即朗笑道,擺了擺手,望著葉天笑問道,「葉天閣下,你可知道你的存在對於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

葉天搖了搖頭。

要說天賦,實力,同輩的高手這三方名閣之中自然是不會少,光是這雲棲閣,莫悅心一人就讓的葉天自覺不如,另外的兩方,瑤光閣和飛鵬閣,想來也是有著天賦絕倫之輩的存在,就連蕭澗雲這個代表著瀟湘閣傳承之人,都葉天深深的為其天賦感到折服。

這事情,恐怕還得說到了背景上,而且,這可不是寒空子,楊宣凌這些人的面子,就能解釋清楚的問題。

「呵呵,閣下,那鬼宗為禍天下,何等的可惡,無需我多言吧?而閣下對我們而言,就像是一個標誌,一個符號,或者說一個目標,你的存在,代表著風墟,天越兩國,代表著暗俞國無數同僚的希望,這一點,閣下可要心中有所自知啊!」

那莫文君輕嘆了一聲,繼續笑道,「閣下也知道,我們這些宗門,若是分隔獨立,與鬼宗根本沒有半點可比性,想要將那鬼宗逆賊誅殺,更是如痴人說夢,因此,我們需要一個人,來將所有的有志之士,集結起來,連成一片,形成一股族裔正面對抗鬼宗的龐大勢力!而那個人,就是閣下你啊!」

「我?我一介散人,這般大局交付給我,未免有些太過草率了吧?」

聞言,葉天略微的一怔,旋即面帶著幾分無奈之色的苦笑了兩聲。

這名頭聽上去就嚇人,更別說坐在這樣一個位置上了。葉天當然很想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有了這些高手強者,龐大勢力在背後支撐,他才有與鬼宗,與那蒼玄開戰的資本。

但這,也意味著他將要肩負起所有人的期待,那是比背負一座萬仞天山更加沉重的壓力!

「呵呵,閣下莫要誤會,並非是將壓力和大局拋給了你,而是將把持這大局,引動這大局的權力交給你。」莫文君笑著搖了搖頭道,「宣凌少主,閣下早也見過了,閣下覺得宣凌少主為人如何?」

葉天點了點頭,臉上有著明顯的讚許之色:「一表人才,不管是天賦還是心性,都絕對是其他同齡人難以企及的,宣凌老兄的修為,想必很快就會達到一個足夠高的程度,由他統領大局,最為合適。」

「不錯,但宣凌少主卻有一個缺點,他適合作為一個龐大勢力的領袖,但卻不適合作為一個標杆。」

莫文君點頭笑了笑,道,「宣凌少主無論是為人還是實力,都足以讓人信服,毫不誇張地說,不出三年時間,少主的修為便會將我們這些老輩超越,成為真正的領軍人物,但少主卻少了一樣東西。」

「衝勁。」

葉天輕嘆了一口氣回答道,心中也有些明白了。

「不錯,衝勁。」

莫文君滿意的笑了笑,「宣凌少主比之於閣下,少了幾分衝勁,少了幾分殺伐果斷,閣下的性子不適合統領大局,但卻適合給所有的有志之士做一個標杆榜樣,這,才是我們對閣下的期待!也只有閣下你這樣,年輕富有衝勁,且有著極強號召力的人,才能夠有資格擔得起這個身份,背得起這份期待!」 萬古帝尊 宋華江把自己委曲求全的樣子可說是做到了極致,只是宋華豐今天的態度也讓宋華江明白,自己這個弟弟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弟弟了,自己要再想能拿捏住這個弟弟,就只能是另外想辦法了。

「娘,老二今年該給您二老的養老錢可給你們了?」宋華江問道,如今直接從宋華豐哪裡入手肯定是不行了,那自己就要想辦法曲線救國。

蔡氏一瞪眼,「怎麼沒給?我不是給楊氏了嗎?」一般宋華豐都是過年的時候就會把下一年需要給他們兩個養老的錢都給蔡氏。而蔡氏拿到銀子之後除了給自己留下私房,剩下的也基本上都是給了楊氏的。

宋華江看了楊氏一眼,這婆母給銀子的時候是當著公爹還有有富他們的面一起給的,所以楊氏自然也不能否認。更何況楊氏知道這每年能從婆母手裡得到的銀子不少,不能為了一點點的利益就得罪婆母。

「當家的,咋的你忘了?這銀子娘可是早就給咱們了,再說了這銀子本來就是爹娘的,就算是不給咱們也沒什麼不對的。」

楊氏的這話就是蔡氏喜歡聽的,這銀子本來就是老二給自己的養老錢,自己是願意給就給,不願意給那就誰都不能惦記。

「娘,我這不是說您不給我們銀子,只是咱們今天跟老二鬧了這麼一出,這今後要是老二不給您二老養老錢了,這可該怎麼辦?」宋華江擔憂的看著蔡氏。

蔡氏畢竟是撞了頭的,剛才是一時情急才會從床上起身,現在早已經躺回去了。

「他敢?他要是有這樣的膽子,那他就是不想認我這個娘了。要是他真的不想認我這個娘,那我就直接把他給掐死。」蔡氏惡狠狠的道。

「你瞧你,說的都是什麼話。老二不是每年都把銀子給咱們了嗎?再說了你把他掐死了,你這個做娘的就能得著什麼好處了?」宋正浩道。

蔡氏瞥了宋正浩一眼,「你的親兒子你當然這麼說話了。」

宋正浩沒想到蔡氏會突然冒出這一句來。

「這麼多年我不是都任由你這麼對他了嗎?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宋正浩道。

蔡氏癟癟嘴,「到底是怎麼樣的你自己心裡有數。」

宋正浩跟蔡氏的話就像是在打啞謎一樣,其他人根本就聽不明白。只是宋華江的心裡還是有些疑惑,這些年他心裡一直都是有疑問的,為什麼爹娘對自己跟對二弟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可是這麼多年下來他也早就已經習慣了,所以根本都沒有放在心上,現在聽見爹娘的話心裡才是真的開始有了疑問。

難道說這麼多年爹娘會這麼多老二那都是有原因的?根本不是自己一直以為的爹娘是因為疼惜自己所以才會這麼做?

「爹,到底是怎麼回事?」宋華江問。

宋正浩警告了蔡氏一眼。

「你娘就是一天到晚胡思亂想,什麼事兒都沒有。這不是看老二家如今的日子過得好了,所以才發幾句牢騷,老大你是老二的大哥,難道這你還不知道?」

奇怪,實在是太奇怪了。他爹怎麼會突然說這些話?這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爹,您這是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宋華江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