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覺悟秦元清還是有的。

這點覺悟秦元清還是有的。

雖然‘女媧氏’人工智能具備着無以倫比的商業價值,若是一個想從事商業的,憑藉着‘女媧氏’人工智能,將能夠在短短一年時間建立一個龐大的科技帝國,成爲科技界的龐然大物,獲取龐大的財富。

可是秦元清並不是一個商人,而是一個科學家,而且他還是一位大富豪,哪怕他持續不斷的捐贈,可是依舊有着大量的金錢,他早已不需要金錢了,金錢對於他而言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將‘女媧氏’人工智能交給國家,無疑是最佳選擇。

不久之後,經過允許,秦元清將優化後的操作系統和漢語言分別給了華威、微信集團,結果秦元清的賬戶上,多了600億人民幣,哪怕秦元清再三說不要錢,可是華威還是支付了秦元清400億知識產權買斷費,微信集團支付給秦元清200億知識產權買斷費。

而且‘薪火相承’計劃,微信集團、華威集團分別捐贈了100億人民幣,成爲秦元清之後,捐贈最多的。

秦元清知道兩個公司的心意,笑了笑,看來這幾年他們都是發了大財了,完全不差錢啊。

不過微信集團和華威集團也不會虧,反而是佔了大便宜,比如秦元清優化後的系統,那比之前的鴻蒙系統成倍的提升,而且還有漢語言編程,這無疑是讓他們佔據了先機。

別小看這種先機,有時候先佔據這麼點先機,就足以讓一個公司佔據絕對優勢。

秦元清將計算機漢語言和人工智能交給院長之後,他自己也多了一份責任,那就是他今後每週將要在水木姚班開一次課,講解計算機漢語言。

水木姚學班是由世界著名計算機科學家姚期智院士於2005年創辦,致力於培養與美利堅麻省理工學院、普林斯頓大學等世界一流高校本科生具有同等、甚至更高競爭力的領跑國際拔尖創新計算機科學人才。

姚期智生於1946年底的魔都,1967年獲得寶島大學物理學士學位,1972年獲得哈佛大學物理博士學位,1975年獲得伊利諾伊大學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之後先後在美利堅麻省理工學院數學系、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系、加州大學伯利克分校計算機系任助理教授、教授;1998年當選爲美利堅國家科學院院士,2000年獲得圖靈獎,是唯一獲得該獎的華人學者。2004年起在水木大學任全職教授,同年當選爲華夏科學院外籍院士。

正是姚期智開設水木姚班,一下子將水木計算機從國際三流直接帶到國際一流水平,也深深地影響到華夏計算機和互聯網,畢竟能夠進入姚班的都不是一般人,他們接受了最好的教育,走出社會後自然影響到該領域。

之前楊老放棄美利堅國籍,迴歸華夏國籍,同一批的就有姚期智。在姚期智的努力下,水木大學計算機已經連續三年名列世界高校第二。

他去姚班講課,實際上也是姚期智邀請,畢竟姚期智目前就是水木大學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長。

可能這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秦院士,你這是又搞出大衛星來了,再這麼下去我的心臟真的要受不了了!”陳校長哭笑不得的跟秦元清說道。

莫名其妙地接到電話,然後全校的安保措施升級,由特殊部門接管安保工作,陳校長等看到秦元清和院長一起從車上下來時,才知道原來是秦元清又搞出大衛星,讓院長親自出面,還來到了水木大學。

然後一路陪同,陳校長才知道原來秦元清搞出了漢語言這一計算機全新語言以及人工智能,驚動了院長。

結果當看到人工智能‘女媧氏’就這麼誕生,陳校長還處於震撼之時,被特殊部門要求籤下了保密協議。

“陳校長,下次,下次一定先跟你彙報。”秦元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畢竟陳校長是他的上級,按理說得先跟他通氣,結果他直接聯繫科技部領導,這要是陳校長心眼小一點,他可就是藐視上司了,要給他穿小鞋子了。

“算了,算了,以後水木就留着給你好好折騰,我這個小老頭啊,想多活幾年。”陳校長拍了拍秦元清的肩膀,就離開了。

什麼意思?

秦元清心中滿是不解,陳校長現在才53歲,屬於年富力強的時候,怎麼說自己是小老頭呢?

“這人啊,真是不爽快,說話只說一半,讓人去猜。”秦元清撇撇嘴,也懶得去思考陳校長話中意思。

這麼一翻折騰下來,秦元清看了一下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也沒有去研究院或者實驗室,直接回家去。

這段時間,學校也走完了程序,正式發佈了人事任免通知,劉雯從航空發動機研究院副院長轉爲正院長,秦元清則是從院長轉爲榮譽院長,這一人事任免一下子引起了掀然大波。

畢竟這有悖於傳統,劉雯雖然是技術出身,但是隻是面前評爲正教授,技術水平並不高,再加上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的特殊地位,不說資深正教授,長江學者、傑青之類的大佬可是數十位,還有近十位院士,哪一個擰出來不比劉雯強,不比劉雯更適合擔任院長之職。

“怎麼回事?秦院士之前卸任汽車研究院院長,現在又卸任航空發動機研究院院長?難道秦院士犯了大錯,要出事了!?”有網友注意到,秦元清雖然成了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的榮譽院長,但是榮譽院長哪裡比得上真正的院長,大權在握。

雖然秦元清還是水木大學常務副校長,但是已經有不少人在擔憂着,也許用不了多久,秦元清這個常務副校長的頭銜也就沒了。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兩副忠心義,刀山火海提命現!若是有宵小膽敢害秦院士,便是與他不死不休,將他斬落馬下!”網友‘總有刁民要害朕’一副殺氣騰騰,彷彿水木裡有奸臣,要指揮着千軍萬馬殺入水木,誅殺奸臣力保義士。

“有沒有消息透露一下,秦院士到底怎麼了?連續丟掉兩個實權院長之職!?”

“踏馬的,水木怎麼回事,發展得紅紅火火,學術之地,怎麼還有勾心鬥角!”

“大家安啦安啦,不瞭解情況瞎擔心什麼!看看,汽車研究院院長徐嘉憶,財務專業,2010年被秦院士招聘擔任實驗室財務總監、助理,2011年汽車研究院、航空發動機研究院成立,秦院士擔任院長,徐嘉憶擔任汽車研究院副院長,航空發動機研究院院長助理。2015年秦院士辭去汽車研究院院長,徐嘉憶從副院長轉爲院長。徐嘉憶妥妥的秦院士的左膀右臂、心腹大將!”有個消息靈通的人進行分析:“劉雯,原爲航天航空學院副教授,2011年航空發動機研究院成立,劉雯轉入航空發動機研究院,2013年評爲正教授,後脫離研究一線,轉爲行政,擔任徐嘉憶助手,2015年提拔爲航空發動機研究院副院長,分管財務、後勤,現在轉爲航空發動機研究院院長。不難分析出,劉雯也是秦院士的人。”

“原來如此,樓上大才!我已經鬆了口氣!”

“這樣也好,不用處理雜事,大魔王還可以專門搞科研!”

“樓上大哥,想問一問,大魔王今年會不會出任高考命題小組組長?(可憐兮兮)”一個叫‘我是高三小蘿莉’的網友可憐兮兮地想要拿到小道消息。

“放心,現在秦院士這麼忙,沙河校區還在建設中,又成立實驗室,哪裡有時間去出題,安心啦!”

“唉,這幾年高考理綜卷真是沒意思,波瀾不驚,年年高分比比皆是,我們省水木大學錄取分數竟然高達690分!還讓不讓我們中原省考生活啊!”一箇中原省的網友爲自己省高考的地獄難度感到悲嗆。

全國高考如果劃分難度等級,那中原省絕對堪稱是地獄級別的,每年百萬高考考生,結果中原省只有鄭大一所211大學,至於985學校更是一所都沒有,那種高考難度和壓力絕對是其他省難以想象的。出過六個狀元,四個二品以上官員,更有一位上官家女子入宮做過皇妃,只可惜是個嬪位。

但這在這種小縣城也是不多見的。這才是真正的名門望族啊。

不過世道變了,他們家打從上官爺爺那開始就沒有做官了,一直到孫子這裡,也就窮有一副書香門第的出生,就再無別的。

老太太自己也是官宦人家子女,她自己驕傲的提起當年差點就選入宮做了皇妃。只因自己愛上了上官家的人,才嫁到他們家。

聽完這些話,身為專業紅娘的金晚晚怎能不明白老太太……

《紅娘不好當》第237章如坐針氈 簡單找了間沒人的休息室處理好傷口滲血的問題,笹島律便重新回到審訊室外,也不知是不是他猜疑心太重,總覺得森谷帝二竟然沒有反駁就直接認罪,這一點很奇怪。

早坂優奈並沒有進審訊室,負責審訊的是警銜更高的目暮十三。她看到鬼澤走來時,雙手環抱胸前冷聲道:「把衣服脫了。」

這句話怎麼聽,都有些奇怪呢。

笹島律只好苦笑着把西裝外套給脫下,儘可能放緩速率動了兩下右臂,問道:「還需要繼續檢查嗎,早坂醫生。」

聽出鬼澤崇語氣里的調侃,早坂優奈翻翻白眼沒有搭理,而是拿出一盒自己愛吃的草莓味年輪卷,塞到某位受傷的小朋友手裏。

「我不是很喜歡…」

「你一天都沒好好吃飯,甜品能快速補充能量。」

「……哦。」

笹島律只好乖巧站立在審訊室外,一邊吃草莓年輪卷一邊觀察房間內接受審訊的森谷帝二,儘可能分析出他每一句話的心境以及微表情的含義。

但不論怎麼觀察,他都發現森谷帝二並沒有在說謊,他只是平靜地把犯罪過程給講述了一邊。

「他有說犯罪動機嗎?」

早坂優奈點點頭,回答道:「犯罪動機便是工藤新一曾破獲的兩起案件都與自己設計的建築物有關聯,所以想要報復他。」

「那還真是個瘋子,僅僅因為這種事情報復…該去給他安排全套的心理檢查才行,要不然出獄了還會做瘋狂的事情。」

「出獄?他就算雇傭最好的律師團隊,也得判刑三十年,那時候他都七十多歲哪有精力繼續犯罪啊。」

笹島律把最後一口年輪卷吞咽下肚,伸出食指左右搖晃道:「這你就錯了,像他這種人就算只剩一口氣,也會把瘋子勁發泄出去再死。而且,你可別小看瘋子,瘋起來真的很要人命的。」

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審訊時間總算結束了,作為負責該案件的警察,笹島律自然回到辦公室開始整理案情相關的資料,還要寫一份詳細的卷宗報告。

他窩在座位上吃着高木買回來的炸豬排便當,今天想要早下班的計劃再次泡湯——被迫當勞模的感覺,真差勁啊。

「嗚哇!」

突然一聲驚叫讓笹島律差點被米飯給嗆到,他無奈看向從座位上竄起來的高木涉,皺眉問道:「高木你搞什麼啊?一驚一乍的壞毛病記得改掉。」

「抱、抱歉!」

好奇的佐藤美和子瞥了一眼高木的電腦屏幕,意外道:「沒想到高木你還追男明星嗎?肖恩·拉霍夫斯基…果然外國人的名字很長呢。」

「不是的,我並沒有追肖恩,只是驚訝他年紀輕輕就獲得這麼多獎項。而且聽說他的理想型是我喜歡的女演員克麗絲·溫亞德,真有品味呢。」

「噗——咳咳咳咳咳!!」

咳嗽聲直接打斷兩人的交談,笹島律被味增湯嗆得不輕,整張俊臉都漲得通紅,這咳嗽讓他的傷口也隱隱作痛起來,真是要命。

「鬼澤警部你沒事吧?」

「我…咳咳咳,沒事,你們繼續。」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笹島律臉色頗為古怪的瞥了一眼討論克麗絲·溫亞德的兩人,尤其是後期早坂優奈也加入了群聊,三人甚至還聊起了她的媽媽莎朗。

伸手抽出兩張紙巾把桌面擦乾淨,笹島律剛拿起筷子準備繼續乾飯,誰知就聽到一聲巨響,反應過來是什麼聲音的他立馬丟下筷子站起身,快步跑到落地窗前。

「怎麼回事!」

「是爆炸聲,怎麼會發生爆炸?!」

笹島律看向濃煙四起的方向,產生爆炸的那棟建築物好像是建造到一半就成爛尾樓的寫字樓,沒記錯的話,這是前任市長岡本雄輝手裏的一個項目。

等等…前任市長岡本雄輝?!

「該死!」

笹島律暗罵一聲連忙衝出辦公室朝拘留所趕去,他早就應該想到的,明明都已經看過那些縱火案件,為什麼沒有想到這些縱火案都是森谷帝二的傑作呢?

為什麼沒有想到森谷帝二所要報復的目標不僅僅是工藤新一呢?還有那些對他而言失敗的作品!

「鬼澤,你要去哪裏啊!」

「早坂你聯繫爆炸物處理班,現在立刻趕去米花市政大廈,速度快!」

「哎?好,我馬上就去。」

以最快的速度抵達拘留所,坐在椅子上哼歌的森谷帝二緩緩抬起頭,像是早已預料他會來找自己。

「鬼澤警官,你身上還有傷不適合劇烈運動,來見我不必這麼着急吧。」

笹島律雙手緊緊拽住鐵欄桿,語氣急促道:「是不是還有一處炸彈?把炸彈的地點告訴我!!」

森谷帝二看到鬼澤崇如此激動,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笑着說道:「鬼澤警官你不是天才刑警嗎?這麼聰明的話,不放自己去找找看啊。」

看來這傢伙是鐵了心不打算告訴自己,笹島律心裏很清楚,他的出現是森谷意料之外的,那他最後想要針對的目標就不單單隻有工藤新一,還有他認為失敗的作品。

那麼炸彈安放的地點,需要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

逐漸冷靜下來的笹島律回想起毛利蘭說過的話,對啊…他怎麼忘記這件事情了呢?米花市政大廈就同時滿足了這兩點啊。

森谷帝二見鬼澤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說道:「來看鬼澤警官你已經知道,盛大煙花的燃放點了。」

「你這輩子別想從牢裏出去!」

笹島律丟下這句話就急匆匆跑向電梯口,好在工藤那傢伙把自己的車給拖回警視廳了,他鑽進主駕駛便以最快的起步速度,朝米花市政大廈趕去。

按照森谷帝二所獲得的的消息,他炸彈設置的引爆時間恐怕是十點整,也就是說…笹島律快速瞥了一眼車內時鐘,還有十二分鐘嗎?那應該來得及。

手機藍牙連接成功后,笹島律便撥通工藤新一的手機,現在這個時間點兩人不是在電影院外等待就是在吃飯,應該可以讓他們遠離爆炸點。

聽着從車載音響里傳來的忙音,他把手伸出窗外,把已經開啟的警示燈安置在車頂,直接在確定沒有車輛和行人的時候闖過紅燈,儘可能節約時間。

「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怎麼不接電話啊。」

笹島律煩躁地用手指敲擊著方向盤,這比被人快速掛電話還難受,第一次覺得等人接電話是這麼的煎熬。

好在第四聲忙音響起時,電話被接通了,還有來自工藤的抱怨。

「老師你突然打我電話幹嘛啊?我嚇得差點尿歪了。」 可是司修一雙眼睛盯着她,扮好心:「林姨,你怎麼不吃啊,你就算自己不吃,也要為肚子裏的寶寶想想啊。」

林月硬著頭皮吃了一筷,一想到裏面都是口水,還是沒能忍住,捂著嘴巴就衝到衛生間里吐了起來。

等她吐到一張臉很難看的回到餐桌旁時,司修正夾着一盤菜吃的香,那盤菜正是林月做給自己吃的,沒有一滴口水,可是現在卻被司修吃了個乾乾淨淨。

看到她過來,司修還假裝很關心的問她:「林姨,你的妊娠反應好大,這樣吐乾淨了小寶寶等於沒吃到,要不再吃一點吧。」

林月忍着憤怒,硬扯出一個笑容:「不用了,我暫時吃不下!你吃吧。」

「吃不下,那你就先喝點水吧。」寧建國給她沖了杯蜂蜜水。

林月看着司修大快朵頤,可她的每一筷子都沒夾向有口水的菜盤,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道:「顏顏,這些菜都是你愛吃的,你怎麼不吃啊?」

司修隨意的哦了一聲,淡淡的說:「我的口味早就變了,這些都是我不愛吃的菜了。」

林月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顏顏啊,上次你說你交了男朋友,什麼時候帶回家給林姨和你爸看看?」林月按捺下噁心,笑眯眯的看着吃飽喝足的司修,而自己卻被噁心的還餓著肚子。

「是啊,能送你海洋之星,這個男孩子家裏一定很不錯吧。」寧建國也對陸驍很感興趣。

司修擦了擦嘴,平靜的說:「他比較忙,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顏顏啊!」林月突然就紅了眼眶,看着寧建國:「你看,我剛來的時候顏顏還很小,一眨眼都這麼大了,要是感情穩定了,說不定就要結婚嫁人了,我這心裏還真有些不舍。」

「孩子大了不由人,你可別哭壞肚子裏的孩子。」

「顏顏,我上個星期買了兩隻傳世龍鳳鐲,一隻給小晴,一隻給你,以後結婚時都能帶,我放在書房了,你跟林姨去拿一下吧,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林月起身,寧建國說:「我去拿,你坐着。」

林月嗔他一眼:「我還要跟顏顏說一些女性之間的私房話,你來幹什麼?」

看到林月能跟寧顏修復關係,寧建國自然樂意,笑呵呵的說:「那你們去吧,顏顏小心點護着你林姨。」

「林姨,你可要小心點啊。」

司修笑眯眯的看着林月走在前面,她也一步一步的跟在後面。

書房在二樓的第二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