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一會,唐斬他們三人也痛叫暈倒。

過一會,唐斬他們三人也痛叫暈倒。

方昊天也被沙霧籠罩,入侵,但他的情況要好點。這些沙霧竟然是一種毒怨魂霧,一進入體內便攻擊人的大腦。

沙霧一入體,方昊天就感覺到腦袋傳來針刺的劇痛。

"異魂噬煉!"

方昊天顧不上那麼多了,也顧不上會不會被人發現他能煉化異魂,當這些毒怨魂霧攻擊他的靈魂時他第一時間就催動異魂噬煉功煉化。

"咦?"

雙頭沙怪很快就發現了方昊天的異樣,突然向方昊天走來:"居然能煉化毒怨魂霧……小子,你這是在找死,你不煉化的話只要有人給你水喝你就能醒來,但你膽大包天竟然煉化,你的靈魂現在開始分裂,明明清醒但又控制不了自已的身體起來吧,哈哈哈……"

雙頭沙怪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得意而笑。

"咻!"

雙頭沙怪得意過頭了。方昊天突然如豹子一般躍起,把手一揚,赤霄炎龍劍一揮雙影。

雙頭沙怪實力強大,方昊天不敢大意,"唰唰",雙影撕裂空氣,如奔雷閃電,長空烈焰,流星追月,刺殺萬古。

方昊天的劍太快了,快到意料不及的雙頭沙怪根本來不及躲避或是反抗。

砰砰!

雙頭沙怪的頭應劍炸開。

"呼!"

看到雙頭沙怪的頭炸開,方昊天鬆了口氣,他覺得雙頭已毀,雙頭沙怪肯定死了。

然而雙頭沙怪的雙頭炸開后異變驟起。

"砰。"

雙頭沙怪高大的身體也突然炸開,化為一團濃厚的沙霧一下子將方昊天籠罩在中間。

咻咻!

沙霧瘋狂的鑽進方昊天的體內,雙頭沙怪的意志:"小子,既然你毀了我的身體,那你的身體就給我吧!奪舍!"

"哼,想奪舍我?"方昊天先是一驚,隨後內心冷喝:"異魂噬煉!"

"啊啊啊……"

異魂噬煉功一動,雙頭沙怪的意志便一下子發出驚叫:"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會擁有血冥宮的異魂噬煉功……你,你竟然是血冥宮的人……不……主人,麻煩大了,你的寶藏有可能落在你仇人的手中……"

雙頭沙怪的意志越來越弱,最後消失。

轟隆!

方昊天感到腦海一震,抽有魂霧都被他煉化,他的靈魂力明顯有了很大的突破,強大了許多。

同時間,方昊天感到腦海中多了一段記憶,是雙頭沙怪的靈魂記憶。

"雙頭沙怪竟然有九個,是丹尊收服它們守護寶藏……每個雙頭沙怪都有一顆靈珠,九顆齊聚就能打開丹尊留下的寶藏……原來丹尊是被血冥宮的人殺死的……"

從雙頭沙怪的靈魂記憶中方昊天發現了一些秘密。但雙頭沙怪對丹尊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所以方昊天對丹尊仍然不是很了解。

但知道九靈珠能打開寶藏這個秘密對方昊天來說便是天大的好事。

方昊天先去將雙頭沙怪的那顆靈珠撿起,然後向唐斬和東方兄弟走去。

雙頭沙怪說了,他們喝水就能醒來。

進沙漠前方昊天和虛夜月是備了水的。

將水拿出,往唐斬和東方兄弟的嘴裡灌。

很快,唐斬和東方兄弟醒來。

"雙頭沙怪呢?"

三人一醒來,目光一掃便問道。

"我殺掉了。"

方昊天說道。然後一指暈迷的王騰衝五人,道:"他們還沒有死,給他們水喝就能醒來,現在問題是我們要不要救?"

唐斬和東方兄弟盯著王騰衝看,三人都沉默。

以他們對王騰衝的厭惡,親手殺了王騰衝都是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所以現在真的不想救。

一會,唐斬說道:"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殺了他們,但見死不救好像有失磊落。"

東方兄弟點頭。

方昊天想了想,笑道:"就算救那也得將他們身上的東西拿走再走。要活命要是不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哈哈,好。"

唐斬三人頓時樂笑。

四人將王騰衝他們身上的東西全搜了,就連王騰衝身上穿的那一件靈級下品的寶衣也扒了。

"王騰衝這傢伙確實富得流油啊,單憑這枚空間戒指至少值一萬塊靈石。"

唐斬說著將王騰衝的空間戒指遞給方昊天,道:"這一次你的功勞最大,戒指歸你。"

"這……好吧!"

方昊天正要推辭,但看到唐斬和東方兄弟神情堅持,知道多說無益,多說了反而疏遠影響兄弟感情,於是推辭的話到了嘴邊就打住,伸手將戒指接過。

空間戒指一到手,方昊天靈魂力滲透進去竟然沒有任何的阻力,隨便就可以存取東西了。

戒指里裡面零零碎碎放著些不少寶貝,主要是玄石,靈石,銀票,金銀珠寶,丹藥還有兩本劍譜和三把利劍。加上王騰衝自已用的劍,便是四把劍。

方昊天將這些東西全部倒出來,跟唐斬他們從那幾個傢伙的儲物袋裡倒出來的東西混在一起,四人開始分贓。

東西平分,劍正好一人一把。

但因為方昊天的功勞要大點,所以王騰衝用的劍分給了方昊天,另外的三把劍分給了唐斬他們。

寶衣本來也是要分給方昊天的,但方昊天覺得他有戰體,並不需要什麼寶衣,正好東方濤缺少一件寶衣,於是方昊天將寶衣讓給了東方濤。

王騰衝用的劍叫"虛牙舊天劍",居然很接接靈級中品層次,比鬼哭劍高出了好幾個等級。

方昊天耍了兩下虎牙舊天劍,暗道:"虎牙舊天劍雖然高級,但施展鬼影四月劍法的話還是鬼哭劍更好。但要是施展其他的劍法,用虎牙舊天劍卻比鬼哭劍好,以後平時情況下就兩把劍交換著用……"

東西分完后,唐斬樂笑道:"哈哈,每人七百塊玄石,三塊靈石,五萬銀票……發了一筆橫財啊,回去后一定要找個地方好好吃喝一頓才行。"

其實他的出身並不比王騰衝低,是屬於平起平坐的地步,所以這些財富對他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可是他享受這種從別人手中掠奪而來的成就感。

方昊天將所有東西改變放進空間戒指中。

空間戒指攜帶方便,存取東西也方便,而且空間比儲物袋大多了,方昊天覺得至少有十平方米這麼大,可以放得下很多東西。

這一次又賺了一大筆。

方昊天雖然沒有刻意去清點自已現在的財富,但他也知道要是他現在就找個地方去過普通人的生活,他的財富足可讓他成為普通人當中的大富豪,富甲一方了。

贓分完,三人對視了一眼后開始給那個叫聞成的傢伙灌水。

聞成一醒來看到是方昊天他們時大吃一驚:"你,你們想幹什麼……你,你們對他們幹了什麼?"

"就知道你們都是白眼狼。"唐斬冷聲道:"若不是我們救你,你現在還跟他們一樣躺著呢?"

聞成不信:"你,你們會這麼好心救我?"

唐斬有種想將這傢伙馬上又打暈的衝動,但最終還是抑制了這份衝動,對方昊天和東方兄弟道:"我們走。"

四人大步離開。

聞成看了看王騰衝他們,又看看方昊天他們的背影,然後摸了一下自已有點濕意的水,喃喃道:"難道真的是他們救了我……啊!"

聞成突然驚醒,沖著方昊天他們大聲叫起:"喂,怎麼救他們?"

"喝尿。"

唐斬頭也不回道。

"喝尿?"

聞成楞了楞,"嘔"突然揍腹狂吐起來……方昊天和東方兄弟忍不住回頭看一眼,然後看向唐斬。

唐斬臉上浮現起濃濃的"賤"笑,說道:"我們救了他竟然說我們沒那麼好心,那就再讓他們多吃點苦頭……",說到這裡,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方昊天和東方兄弟怔了怔,然後也想到了,也是忍不住大笑。

他們是想到聞成對著王騰衝的嘴撒尿的情形了。

迎著黃沙,四道人影向前狂奔,隨著他們不斷的前進,漸漸西斜的陽光將他們的影子越拉越長。

"我已經知道寶藏在哪個方向,也知道打開寶藏的辦法了……就是這個方向,聚齊九顆靈珠……殺死九個雙頭沙怪就能聚齊九顆靈珠……"

方昊天將此事告訴了唐斬等人。

至於他是如何知道,他的解釋是雙頭沙怪死之前告訴他的。

唐斬他們對方昊天是絕對信任,所以沒有去深究這個說法的破綻。

兩天後,四人遠遠的看到前方出現了九根高聳入雲的柱子。

但在那裡,他們也看到黃沙不斷翻滾,好像從地底下湧起來一樣。

隨著接近九柱廣場,陣陣怒吼聲,叫罵聲,大喝聲等等聲音也是隨之傳遞過來。

從這些聲音中方昊天四人知道那裡正有不少人與沙怪發生了大規模的惡戰中。

待四人再近一點,便看到震憾人心的一幕。

那裡,沙怪的身影黑壓壓的一大片,沒有千萬也有數百萬之數。

夾雜在沙怪群中,無數人影正在閃躍,正跟沙怪打得慘烈無比。

大量的沙怪被殺,但時而也有人被沙怪殺死。

方量天四人遠遠看著都被如此大規模的戰況給震憾住了。同時他們也看出,若不是那些元陽境的高手吸引大量的沙怪,單靠元陽境以下的修武者估計早被這些沙怪給淹了。

"夜月。"

很快,方昊天他們看到了虛夜月在沙怪群中不斷閃掠的身影,當則就沖了過去。

四人合力,如同分水刺一樣,直線衝殺,不斷的有沙怪左右倒飛。 "夜月。"

方昊天四人衝到了虛夜月的面前。

看到方昊天四人到來,虛夜月明顯鬆了口氣,夜月金罡劍一揮,十向個沙怪擊殺后說道:"你們都在,太好了。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方昊天四人也很開心。

初愛成殤 五人進來卻被分開,彼此擔心,牽挂,事隔多天終於會合,都好好的,所以很開心。

"這裡應該就是寶藏所在地,但沙怪太多了,大家都想不到辦法如何打開寶藏。"虛夜月一邊揮劍一邊說道:"現在只能將這些沙怪全部殺死再想辦法。"

"我知道怎麼打開寶藏。"方昊天一聽就說道:"這裡有九個雙頭沙怪,將他們全部殺死就能得到九顆靈珠,將靈珠放在九個柱子的上面就能打開寶藏。"

方昊天的話音剛落,附近突然爆發出一聲長嘯。

長嘯一起,一道滾滾如雷的劍光衝天而起,大片的沙怪頓時被殺。

"咻!"

一名器宇軒昂,身穿樸素的麻衣,手持雙劍的青年男子飛到了空中。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簡直可以讓人跪下去膜拜。

很明顯,這是一個元陽境高手,從他的氣勢來看,在元陽境層次中他也是強大的存在。

麻衣青年升到了空中,目光一掃最後就落到了方昊天的身上,然後他突然飛射過來,眨眼就落在方昊天的身邊。

咻咻咻…… ̄!

麻衣青年雙劍突然脫手飛起,爆發出一團團可怕的劍光,一剎那,以他和方昊天為中心,方圓三十米範圍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沙怪可以靠近。

只要沙怪沾到劍光便被擊碎。

麻衣青年目盯著方昊天,問道:"剛才是你說殺死九個雙頭沙怪得到九顆靈珠就能打開寶藏?"

"任師兄,他也是我們元武門弟子,也是我們劍道盟的人,請你不要傷害他。"

虛夜月,唐斬和東方兄弟不知道麻衣青年的意圖,見他找上方昊天,四人便一下子站到了方昊天的身後,虛夜月急急說道。

"哦……呵呵,你們放心,我不是要殺他。"

任笑蒼目光一掃,所有接觸到他目光的人都是心中一顫,只看到了一道閃電刺破蒼穹,光憑眼神都可以控制人的靈魂。

"原來是任師兄。"

方昊天知道眼前之有是元武門的天門弟子了,趕緊揖禮道:"剛才確實是我說的,因為我僥倖殺死了一個雙頭沙怪,那雙頭沙怪臨死前告訴我的。"

任笑蒼盯著方昊天看,目光如劍,似是要將方量天的身體每一寸都刺通透看得明白,道:"雙頭沙怪會告訴你這些?"

方昊天目光坦然,道:"我有我的辦法。"

任笑蒼雙眼微眯了眯,一會他笑了,道:"好,我相信你,因為你剛才是對虛夜月說的,你應該不會騙她,所以你說的話應該是真的……",說完他突然衝天飛起,雙手虛張,雙劍重新落到他的手中,然後他的聲音浩蕩傳遞:"要想打開寶藏就要殺死雙頭沙怪取其靈珠。"

"要想打開寶藏就要殺死雙頭沙怪取其靈珠……要想打開寶藏就要殺死雙頭沙怪取其靈珠……"

任笑蒼的聲音浩浩蕩蕩,感覺能傳遞到這個世界每一個角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