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喔喔的舉起手來說道:「慢一點,慢一點。」

邁克喔喔的舉起手來說道:「慢一點,慢一點。」

隨即走到飲水機的旁邊,拿出一個一次性的杯子接了一杯水之後,遞給希爾說道:「先喝一口,我慢慢給你解釋。」

希爾看了一下,抓起水杯就是一飲而盡,然後看著米克,等待著米克的普及。

邁克依靠著老闆椅慢條斯理的說道:「法師隱修會,人家的歷史比你們神盾局悠久多了。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法師隱修會建立的時間甚至可以追溯到法老王時期,當時的他們還被稱為聖盾兄弟會,不過隨著理念的變化,聖盾兄弟會最終分裂,一部分就成為了現在的法師隱修會,另一部分不知所蹤。

法師隱修會一直在保護著地球免受其他時空或者其他維度對地球的攻擊。紐約聖殿,是法師隱修會三大聖殿之一。

由三大聖殿組成的結界一直守護著地球,讓地球不至於暴露在宇宙大爆炸就存在的怪物眼中。」

普及完之後,米克撥弄著手上的鋼筆,朝著希爾挑了挑眉毛擠兌道:「跟法師隱修會一比,你們神盾局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還整天說你們的責任是保地球。」 「我們。」希爾還想爭辯什麼,但是,她最終還是放棄了。沒辦法,她今天來之前想到了邁克的各種反應,但是萬萬沒想到邁克直接將法師隱修會推到了台前。對比法師隱修會,神盾局似乎確實有些上不了檯面。

「怎麼樣,都說了德州的事情不是你們能夠參與的,地球不會變成地獄,有人會出來阻止他。」

「誰?」希爾問道。「惡靈騎士?」

米克說道:「沒錯,惡靈騎士。爆火強尼在小的時候跟墨菲斯托簽過一份契約,讓他得了癌症的父親能夠重新活過來,最為代價,強尼成為了新的一任惡靈騎士,但是惡魔的交易怎麼可能這麼簡單,他的父親沒有死於病魔,而是死在了表演台上。而他也成為了復仇之靈扎坦諾斯的代行者,以罪惡為食。」

「……」希爾!「你是怎麼知道的?」

「至尊法師知曉一切,墨菲斯托在地球的行事還算在規則之內,所以古一法師沒有過多的干涉。」

邁克的話打斷了還想繼續發問的希爾。

「關於惡靈騎士,你還有別的信息嗎?」希爾問到。

「你想招募他?」

「你都說了他是惡靈騎士了,跟我們神盾局宗旨是一個樣的,怎麼不行?」

邁克心中發笑。

一想到把惡靈騎士招進神盾局的畫面。

那場景美的讓邁克不寒而慄。

邁克看著希爾,嘴角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說道:「那傢伙跟你一樣,別人認為對的,你也許認為錯的。」

「什麼意思?」

邁克笑了笑說道:「在惡靈騎士的眼中,只要你手上粘過一點鮮血,你就必須下地獄,沒有任何條件可講,他可不管你是不是為了正義而戰的。」

希爾愣住了,她沒想到復仇之靈的標準是如此的苛刻。

看著愣神的希爾,邁克無奈的拍了拍手腕上價值不菲的鑽石手錶說道:「都幾點了,你不準備吃飯了?」

……

「局長好!」

「你好!」

「局長好!」

「恩,好!」

「……」

在九十九層的巨大餐廳裡面,邁克跟每一個對他打招呼的員工會以最標準的微笑。

帶著希爾走到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下。

窗戶外面。

正對著斯塔克工業的頂樓。

這棟辦公室是托尼·斯塔克贊助的,交換條件就是安排幾個人時刻注意保護斯塔克大廈,畢竟想要潛入斯塔克大廈偷取機密的人還是不少的。

正當邁克和希爾享用午餐時,希爾的電話響了。

接通電話的希爾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了下來。

「邁克!」

「怎麼了?」 陸少蜜愛甜妻 正在專心消滅牛排的邁克抬起頭,迷茫的看著希爾。

「德州的行動隊丟失了目標。強尼消失了。」

「所以說,你們這種監視一切的做派絕對會出事的。」

邁克已經猜出來了事情的經過,無非就是神盾局收到從邁克這裡傳出去的消息然後決定監視強尼,結果他們的人對強尼來說就是黑夜中的螢火蟲,兩三下就被甩開了。

接著,邁克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明白了,總統。

知道了,

這件事我會接手的。」

掛斷了,電話,邁克三兩下吃完了牛排,將杯子中的酒液一口飲盡。

「走吧,希爾女士,白宮來電,由我接手德州的一切事宜。現在,請告訴我你們行動隊被襲擊時的最後地點。」

希爾聽了后,迅速的發送消息,短短十幾秒,一組圖片和具體坐標就發送了過來。

邁克帶著懸戒迅速的釋放出傳送門,拉著希爾就來到了德州。

領教過傳送門神奇力量的希爾還是忍不住驚訝,短短几秒,他們就跨越了上千公里,來到了德州。

「說說吧,你們掌握的關於強尼的情報。」

「達拉斯廣播公司,他青梅竹馬的工作地址是達拉斯廣播公司。」

「那就走吧。」邁克並沒有再使用傳送門,畢竟即使是借用懸戒使用的傳送門也有一定的施法代價,能少用,就少用。

不過好在,達拉斯廣播公司距離傳送門落點也不算太遠,只有20分鐘的路程就到了。

帶著墨鏡的邁克抬頭看著外表稍微破舊的廣播大樓,露出了笑容,修習過魔法的邁克已經嗅到了地獄的硫磺味,很淡很淡。

「走吧。」

米克沉聲的說道,隨即朝著樓梯上走去。

早就在門口看著的守衛看到邁克和希爾的動作,眉毛一挑,就準備動身攔截。

但下一秒,步子釘在了原地。

希爾掏出了FBI的證件懟到了守衛的臉上:「FBI辦案。」

走進大樓之後,邁克直接朝著前台走去。

前台裡面的小姑娘看到邁克一身西裝背後還帶著一個紅色的披風,眼睛都直了。

還以為來了什麼明星。

邁克掏出證件讓她們一看之後說道:「羅克珊女士在幾樓。」

兩個小姑娘看著證件上面那精緻的國徽圖案,眨了眨眼睛,再一看變查局,更是一愣,隨即說道:「記者部在八樓。」

邁克微笑的說了一聲謝謝。就朝著電梯走去。

「你們是誰?」

在出示證件之後,徵用了達拉斯廣播公司的一處辦公室,邁克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坐在對面的羅克珊。

希爾則是站在他的右手邊。

在經過長達五分鐘的沉默時間,對面的羅克珊有些忍不住的,看了看三人,最後將目光對準了米克說道:「我什麼都沒做,我也不會承認任何事情,直到我的律師來之前,我不會開口的,還有,你真的是FBI,我可不記得FBI的探員還有穿披風的。」

邁克輕輕一笑,開口說道:「羅克珊女士,我們是超能力者犯罪罪案管理局的。」

「所以?」羅克珊一點都不慫,直接問道:「我沒有超能力,我身邊也沒有超能力者,而且你沒有在德州的執法權。」

邁克笑了笑,把希爾手中的平板電腦扔給了羅克珊,上邊赫然寫著『因德州出現的超能力犯罪者超出當地警方處理能力,特調派超能力者犯罪罪案管理局全權負責此次超能力犯罪事件』。 「現在,可以說了嗎,關於你的那個,骷髏男朋友。」邁克從羅克珊手中拿過平板電腦,還給了希爾。

這份文件是他在過來的路上讓神盾局搞定的,畢竟這方面他們很在行。

「昨天我在酒店等了他半天,他沒有出現,請問我怎麼可能知道他在哪裡,你們找錯人了。」羅克珊看了文件后,但是不在推脫,畢竟白宮方面出了文件,就可以證明邁克的身份了。

邁克聽了羅克珊的話,點了點頭。

他要的就是這句話,不然鬼才能知道時間線發展到了哪裡。惡靈騎士強尼有沒有了解到自己的任務。

邁克起身伸出手朝著羅克珊公事公辦的說道:「羅克珊女士,感謝你的配合。」

旋即,邁克就邁步走出了達拉斯廣播公司。

接下來,只要根據時間線以及自己對地獄氣息的感應,就可以找到強尼了。

羅克珊獃獃的看著和自己握完手直接走出去的邁克和希爾,一臉懵逼。什麼情況?專門來聽我被放鴿子嗎?

隨即,也是一臉晦氣的朝著門外走去。

鎮北疆 「羅克珊,外出,有街區汽車爆炸了。」

剛剛出門,她的攝影師就大聲的朝著她說道,後者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說道:「馬上來。」

說完,她拿起錄音筆就沖向了新聞車。什麼事都沒有第一手新聞重要。

……

「邁克,邁克等等,你要去哪裡?」希爾追在離地十公分,飄浮在空中前進的邁克,身後問道。

「去找上一任的死靈騎士。」

他改變策略了。在知道時間線之後,邁克決定先一步拿到那份無論是惡靈騎士還是巫心魔都想得到的契約。

有了契約在手,那麼主動權就掌握在了邁克手中,無論是用於和墨菲斯托談判,還是扭轉時間線,讓系統可以獲得能量,都是不錯的選擇。

「希爾,讓你們的人以在德州找一個小型墓園,墓園的管理員應該叫做卡特史雷。」

「又是至尊法師告訴你的?」

希爾將命令發出去后,看著邁克問道。

「算是吧,惡靈騎士本身就是一個悲劇,古一法師也清楚這些地獄的代行者。」邁克對著希爾解釋著,不過他的說法也沒有什麼問題,行為古一確實與墨菲斯托有著交易,墨菲斯托可以使用化身來到地球中挑選使者,收取罪惡之人的靈魂,而墨菲斯托要約束地獄中魔鬼的行為,讓他們不能來到地球。墨菲斯托和古一以某種奇妙的配合讓地球可以保持自己的獨立,不會被阿斯加德納入其中不被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海拉掌握地球的地獄。

「找到了。」

希爾將平板遞給了邁克,上邊依舊是幾張墓園的圖片和坐標。

「請把,希爾女士。」

邁克伸手,示意希爾先通過傳送門。邁克清楚,即使自己甩開希爾,她也會跟上來,所以不如直接帶著她。

寵婚難逃:總裁的祕密情人 穿過傳送門,邁克和希爾來到了一個小型墓園的門口。

咔嚓!

剛剛踏出火圈,邁克就聽到一聲獵槍上子彈的聲音。

朝著正對面看去,一個似乎帥氣但品味很糟糕的老頭舉著手上的獵槍對著他們,滿臉警惕道:「你們是誰。」

女配大佬不按套路來 這時,希爾也迅速的反應過來,抽出一把女士手槍,瞄準了卡特史雷。

邁克沒有在意他用槍對著自己,而是叫出了持槍者的名字:「卡特史雷!」

後者一臉正經,隨後否認道:「你認錯了,那傢伙早已經死了。」說著,更是用獵槍指了指墓園的某處。

「是嗎?」

邁克笑了笑,對著希爾說道。「你想知道第一任惡靈騎士是怎麼誕生的嗎?」

「當然。」

「卡特史雷,德州的一名騎警。他什麼都好,無論是辦案還是出警,但他太貪了,最後因為貪婪而進了監獄,就在快要執行死刑的時候,地獄君主墨菲斯托出現在他面前,以一個老頭的模樣。卡特史雷也因為貪婪和對於生的渴望,簽下了契約,變成了第一任惡靈騎士。」

說道這裡,邁克朝著卡特史雷微微一笑道:「我說的沒錯吧,卡特先生。」

後者臉色凝重,沉聲的問道:「你到底是誰。」

邁克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繼續朝希爾說道:「之後,卡特史雷在夜幕降臨就一直化身死靈騎士為墨菲斯托收集著邪惡的靈魂。

直到有一天!卡特史雷聽了墨菲斯托的命令,到一個叫做聖凡岡薩的村莊去收取一群貪婪互相算計者的靈魂。

但到了那裡,卡特史雷才突然發現,他們也是被墨菲斯托用詭計算計的可憐人。

於是卡特史雷突然幡然悔悟,帶著聖凡岡薩契約一走了之,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連墨菲斯托也沒有找到過,或者說么墨菲斯托覺得可以留你一命。」

說完。邁克則是伸出右手,將卡特史雷對著他的獵槍推到了一邊。笑了笑,說道:「卡特先生,我還沒有說明來歷呢。」

「我不想聽。」卡特史雷冷冷的說道。

再次將獵槍對準了邁克似乎準備只要邁克一有異動,就準備開槍。

「我來自紐約州,現在是超能力者犯罪罪案管理局的局長,根據國家要求,全權負責有關你們這些墨菲斯托的使者惡靈騎士的一切事宜。」

「我們不是他的使者,我們只是被墨菲斯托欺騙了。」卡特史雷爭辯著。

「欺騙?這個詞從你的嘴裡說出來還真是諷刺呢。」

一邊說著話,邁克一邊悄悄的使用法術。「塞托拉克的猩紅系帶。」一道紅色的鎖鏈瞬間出現,將卡特史雷緊緊的束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