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我認得路,就是下午我們來的路,要是換個地方我就不敢這麼肯定了。

還好我認得路,就是下午我們來的路,要是換個地方我就不敢這麼肯定了。

出了醫院大門,我左看右看,很好,路上幾乎沒什麼人,只有一些過往的車輛,不過速度都蠻快的,路邊昏黃的燈光照耀著這片安靜的土地,而我在這個時候沒在家裡的床上好好的做夢,而是要施展神通。

沒辦法,我用縮地成寸不熟練,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時間讓我去多想。

快一秒中那孩子的生命就多一秒鐘的保障。

難得哥們也要和時間來一次賽跑呀,想我高考的時候都沒這麼激動過。

整理了一下心情,五公子曾經告訴過我,想要隨心所欲的來使用縮地成寸必須要心無雜念,這句話我在別的地方也經常的聽到,但是什麼樣的才叫心無雜念我是不知道的,我就曉得跟定要集中精神,不要亂想。

不知道我是怎麼做到的,突然一下感覺周圍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唯獨留我在世間,我不知道是怎麼了,想走路,我輕輕的一抬腳,當我腳落地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二十米開外的地方了。

我草,我被我自己給嚇到了,老子竟然這麼快就成功了?

不對,我早就已經成功了,但是那些都是在戰鬥中突然發揮的,還沒這次這麼爽,要知道,我第一次用的時候直接跑到了湖裡,沒淹死就算是不錯的了。

此時我開心的要死,哈哈,我是怎麼就成功了,這點我是不知道的,看來這賊老天還沒有放棄我呀。

星仔告訴我的地址離我們這大概有半個小時的路,而我用縮地成寸用的是越來越溜,怎麼說呢,這感覺太奇妙了,我個人感覺比在天上飛還要爽。

你想想,你踏出一步就到了十幾二十米開外的地方,多過癮,這***比百米飛人還要牛逼呀。

在路上,我最遠的一次,竟然一步踏出了將近有一百米的距離,樂壞了,這讓我以後出門都不想開車了,就走走路就行了,還省錢呀,哈哈

好了,書歸正傳,我大概用了十五分鐘左右到了星仔的面前,還別說,這車禍確實有夠大了,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群車追尾呀,好多交警還有醫護人員都在搶救著這些受害者。

反正不管我的事,我也懶的管多少的,只是有點奇怪,現場除了一些受傷的人叫喊之外,其他的人沒有一個說話的,一切都在默默的進行著。

「這裡!」老遠我就聽到星仔的叫喊。

由於人比較多,我還是選擇跑步前進,沒有繼續縮地成寸了,這要是哪個無聊的人注意到了我那就不好了。

「東西給我,我帶走,等車輛通行了你在過來,時間不等人。」我看著地上擺著一個大箱子,不用說,我們要的東西肯定都在這個裡面了。

我來不及說許多,畢竟我還要回去,雖然來的時候葉凡肯定的說能堅持到我回去,但是我還是有點擔心,能早點回去我肯定要早點回去的。

我相信星仔應該能理解我吧,我就是再想他怎麼不問我這麼快就來了呀,我還準備在他面前顯擺顯擺呢。

算了,反正他應該也沒注意到吧,我對著他打了個招呼:「哥們,那我就先走了,等會見!」我剛準備轉身離開,星仔突然一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當時我也沒在意,可是當我一回頭,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手裡的箱子直接掉落到了地上,而裡面露出來的不是什麼我要的麵粉,還是一根根白森森的死人骨頭!

**!而星仔的臉整個都變得高度腐爛,就好像被硫酸潑過了一樣,嚇尿了。

我想也沒想,肯定出了什麼事,還好我的縮地成寸能運用自如,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向後踏了一步,此時我已經在星仔十米開外的地方對他望著了。

情況有點不對經呀,我環視了一下周圍,發現在場的所有人都站起身直愣愣的對我看著,包括那些開始還在被人搶救的傷者。

這是怎麼了?怎麼來個集體變異了。

我的心裡有點慌神了,要知道我壓根就沒往這方面想呀,我是來拿東西的,怎麼好好的碰見了這樣的事,現在這個情況下看來跑是不可能的了,這裡的人太多了,還有很多車子,雖然我能運用縮地成寸,但是我知道我也不可能這樣跑出去的,我擔心的不是別的,我擔心的是醫院裡的情況,我害怕那孩子等不了那麼久。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別人的時候,我得先想想自己,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是楊尚,這個傢伙難道真不要命,敢在市區里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但是我總感覺周圍有點奇怪,就是太安靜了,靜的有點可怕。

但是我在醫院裡接到星仔的電話確實是真的,難道星仔也被楊尚害了,瞬間,腦袋就大了。

我不敢貿然的上前,畢竟面前的是星仔,如果真是楊尚把他害了,那我也只能幫他超度,只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楊尚,出來,***,別裝神弄鬼!」我扯開嗓子喊道:「都老對手了,還躲什麼躲,**的傻逼!」我不確定是不是楊尚,但是我第一個想到的總是他,沒辦法,誰讓我就知道他這麼一個這樣的大壞蛋呢?

喊了半天,也沒有人理我,那些人都這麼對我看著,只是星仔,正在慢慢的朝我走來。

我有些謹慎的看著前來的星仔:「哥們?你是本人嗎?」星仔現在的樣子是在是不敢恭維,臉部是高度的腐爛,而他的雙臂也是自然下垂,乍一看和楊尚的殘魂術還蠻像的。

星仔沒有說話, 萌妻搞突襲:總裁,晚上見!

**,有沒有攻擊力我是不知道,我就曉得,這東西差點沒給我臭的暈過去,難道他掉到了臭水溝里去了?

幸好哥們現在縮地成寸能運用自如,不過就是控制不好距離。

還好還好,沒有被那黑水濺到我的身上,也不知道碰到了那黑水有沒有什麼危險,反正我是不敢碰的。

看來想不動手都不行了,眼前的星仔已經不是星仔了,現在要不再搶險動手,等周圍的人全部一擁而上那我縱使有一身本領那也是只有撲街的命呀。

星仔對我沒有對打的威脅,至少在我看來,他是很低級的怪物,估計除了噴點黑水也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

想著,陰符已經到了我的手上,而我的肉身掌心符已經被我塗滿了鮮血。

「天地本無界,妙法定陰陽!」我不想浪費太多的體力,畢竟我還想著醫院裡的事,鬼知道還有多累的戰要打,我選擇了最直接的辦法,給他定住直接廢了他。

果然,這次定身咒沒有讓我失望,話音剛落,星仔便一動不動,還保持著剛剛吐黑水的動作。

我不知道他能被我定住多少時間,但是我就知道現在確實被我定住了,不要多,哪怕幾秒鐘都夠了。

看準時間,我飛身跳到了半空,對著星仔的腦袋就是一掌。

噗呲!

我去, 清穿之以貌制人 ,都是和鋼板一樣的,我用了全力,但是我錯了,尼瑪,這一掌就好像拍到了豆腐上了,竟然給他的腦袋打了個七八爛,弄的自己滿手都是血肉渣滓。

真噁心,害的我這肉身掌心符咒都沒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立刻給手上的污漬擦去了。

蛋疼。 星仔死了,沒錯,就這樣被我打了一個稀巴爛。

其實到現在為止我什麼都還沒想明白,星仔死了,雖然兇手是我,但是我也是沒辦法,除了楊尚我實在是想不通是誰給他變成了這副模樣,我想快點回到醫院,告訴葉凡發生的一切,但是此時已經容不得我多想了。

就在星仔被我殺了的那一瞬間,周圍所有的人都齊刷刷的朝我撲了過來。

此刻,我在他們的眼裡就是一盤紅燒肉,而且還是國家頂級的廚師燒的,它們可就差沒流口水了。


我想跑,可是此時我真不知道往哪裡跑呀,四周到處都是人,不對,應該說是屍!已經將我團團圍住了,我絲毫不懷疑在下一秒會被這些傢伙給分了。

我想縮地成寸,可是就算我縮的話也有個距離的,我估計在方圓一百米,全部都是這樣的生物,叫我往哪裡去縮呢?

就在我不停的躲避著這些屍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個好東西,妖靈石。

我記得這東西連殭屍都能吞,而且連骨頭渣子都不剩,我想對付這些東西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只要別給我掉鏈子就好,現在要是再掉鏈子那掉的可就是我的命了。

一邊躲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了妖靈石,我不知道怎麼用,只能還是給它當成石頭,直接砸向了在我正對面的一個怪物。

我從來沒想過我的力氣這麼大,我硬是把這麼一快石頭丟出了子彈的效果,沒有錯,我原本以為那東西被妖靈石砸中了,如果沒有被它給吞掉的話頂多不就是退兩步,可是我的妖靈石竟然給那屍體的腦袋上砸出了一個窟窿!


看我的眼睛發直!

什麼時候妖靈石變的這麼牛逼呀!

沒辦法,要是不要它我還是捨不得的,我這人就是這樣,反正是寶貝,在我這總比在楊尚那好,雖然這次它還是沒發揮什麼作用,但至少還是幫我消滅了一隻,我都感覺已經算不錯的了。

我將它丟的有點遠,好像一點阻力都沒有,我現在必須要穿過屍群去給妖靈石撿起來。

肉身掌心符已經被我剛剛給擦掉了,不從畫一個是不行的了,沒辦法,看來只能先苦了我的手指了。

咬破它,給了我的掌心符重新上了色。

「給我讓開!」這些東西太煩人了,沒有危險性,而且他嗎都不怕死的往我身上撲,煩都煩死了,在我大罵一聲吼之後,迅速拿出了陰符:「天地本無界,妙法定陰陽!給我定吧!」上次對付鬼嬰的時候我試過,我的定身術可以一次定住多個目標,現在我不敢肯定能給在場的東西都定住,但是定住我眼前這一小部分還沒有什麼問題的!

果然,定身術就是好用,在我一聲大吼之後他們便沒了聲響,都和雕像一樣在原地站著。

「搞定!」我拍拍手,準備朝妖靈石走過去。

大家也許覺得奇怪,畢竟剛剛星仔才死,我怎麼還能這麼淡定,不瞞大家,說實話,我和星仔也才認識,感情沒有那麼聲,其實我無所謂,他救過我的命不假,但是我也沒辜負他,我現在除掉他不讓他死了之後還害人是對他做好的辦法。

不過今天把星仔換成葉凡的話,那我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就在我快要到達妖靈石的邊上時候,周圍的東西突然全部動了,就在我彎腰的一瞬間,我的四肢都被人給抓住了。

不好!我心中猛地一驚,看來這定身術雖然是成功了,但是定住的時間沒有我理想的那麼好呀。

等我想在做什麼反應一驚來不及了,我竟然被它們一下給舉過了頭頂!

這要是什麼都不做還不知道要被它們給抬去哪,老子又不是活祭品,操!

別忘了,我的手掌還有掌心符:「急急如律令!」定身術雖然我說不準時間,但是我能肯定我的掌心符可是百發百中的,連星仔在我手下都沒躲過一掌,我就不相信這些抬著我的東西能沒事!

可是這次我真的是把自己想的太厲害了,一直以來,我的秘法都很少失效,可是就在今天,我的掌心符也失效了。

我這一掌確實拍到了屍的頭上,可是我並沒有開始就好像拍到了星仔頭上那樣的感覺,這次的感覺比較正常,至少我還感覺到了一點溫度。但是那屍,卻沒有倒下,而是抓我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我急了,立刻閉上了眼睛,也不管我能一動到哪裡去,只要不被它們抬著就好,只要我是站著的那我就還有逃跑的機會,要是我連地都挨不到那不就只有等死了嗎?

還好,剛剛一直運用這縮地成寸已經比較熟練了,雖然還沒有五公子那麼自如,但是我現在想換個位置還不是問題的。

要說今天晚上很奇怪也很背吧,那麼我現在也比較幸運,看來老天爺不想讓我失去妖靈石,這不,我一移動,竟然沒移動多遠,我一睜眼就出現在了妖靈石的邊上,而那些開始抬我的屍還在那傻逼逼的舉著手,可是手上面的我此時已經在下面了。

我大出一口氣,什麼也沒想,將妖靈石撿起來,剛準備跑,竟然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瞭然!」這絕對不是喊我,而是對我大吼,這聲音很熟悉。

我此時的神經是高度集中的,猛地被人從身後這麼一下叫了,弄的我下意識的回了頭,結果還沒等我看清楚是誰在叫我,就感覺頭腦一陣劇痛,接著就天昏地暗了,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在我的感覺就在一瞬間,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竟然躺在病床上,沒有錯,老子又躺到了病床上,而且天已經亮了。只是我的腦袋有點疼。

「**!」我猛地想起晚上發生的事,老子明明就是在去星仔那裡那麵粉去救命,結果莫名其妙的星仔變成了怪物被我殺了,然後我又被許多怪物圍攻,還被它們抬了起來,就在我化險為夷拿起了妖靈石準備跑的時候有人在我背後叫我,接著我好像就是被打蒙了,我沒死?我怎麼在醫院?

我對醫院的環境太熟悉了,幾乎都是常客了,這裡分明就是王叔兒子住院的那個醫院,也是開始我們幾個統一在這住院的地方。

神偷毒後:嫁個皇帝是傻子


「哎呀,你終於醒了!」葉凡,葉凡的聲音我絕對不會聽錯,果不其然,我一轉頭,就看見他拿著一份盒飯走了進來。

我皺起眉頭,剛準備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倒是比我先開口:「你昨天晚上什麼情況,好好的就和我說星仔在路上堵車你去拿麵粉,接著你跑去打警察幹嗎?」

啥?葉凡聽的我一愣一愣的,我打警察?我確實是打了警察,不過都變成了怪物呀,什麼情況?

「你還這樣看著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沒有車禍發生,星仔也沒什麼事,而且他根本就沒給你打過電話呀,就在你走還沒有一下他就來了,帶著麵粉來的,然後我給你打電話就打不通了,要不是昨天張哥及時趕到你昨天搞不好要殺人呀!」葉凡坐在我身邊,一邊打開盒飯,一邊煞有其事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星仔沒事?不可能吧,我清楚的記得昨天我親手結果了他呀,而且他說他沒有打電話?為什麼?而且關張哥什麼事呀?

「別這麼對我看著,別不相信,那,你看星仔來了,你問他。」葉凡說著,正好看見了星仔走了進來,直接讓我問星仔,自己吃起飯來。

我看見星仔活生生的走到了我面前,我太驚訝了,我永遠也忘不掉他被我爆頭的那一瞬間,我記得我手上還有他腦袋裡弄我一手的髒東西呀!


我拿出手一看,但是什麼髒東西都沒有,有的只是我的血跡。

「瞭然,昨天我沒給你打電話呀,你到底怎麼了?」星仔也很想不通我昨天晚上的行為,別說是他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不過現在都不重要,反正沒出什麼大事:「星仔,王叔的孩子呢?王叔的孩子怎麼樣了!」

我對昨天的事情一點記憶都沒有,我只知道我將葉凡一個人留在了醫院然後跑出去,在我走之前,那孩子好像被鬼掐脖子了,很危險,不知道他現在?後面的我都不敢想了。

「孩子沒事,我們準備今天晚上去找鬼,昨天你出了個怪事哪還有什麼心情去管那鬼。」葉凡搖搖頭,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這就不對了呀,我明明記得,昨天晚上那孩子的生命挺危險的呀,一下睜大眼睛,一下自己坐起來,怎麼現在到葉凡嘴裡就沒事了?

「沒事了?昨天晚上他不是被鬼掐脖子?還好好的坐了起來?」我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