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騎兵全都是挑選出來的精銳,一個個氣勢非凡,沒有一個境界低於武境五階,一個個背著弓箭拿著長槍。從箭支的外形上看,無一例外都是金鱗箭。一支金鱗箭就比一個五階武修的命值錢,一人還背著幾支,雖然隊伍不大,但這陣勢的確驚人。

那些騎兵全都是挑選出來的精銳,一個個氣勢非凡,沒有一個境界低於武境五階,一個個背著弓箭拿著長槍。從箭支的外形上看,無一例外都是金鱗箭。一支金鱗箭就比一個五階武修的命值錢,一人還背著幾支,雖然隊伍不大,但這陣勢的確驚人。

在打量一下那些騎兵后,不知該說董紹真小題大作,還是說其準備周到,總之,眼前的陣勢讓林玄仲大吃一驚。

而那十幾個新軍將領位於隊伍中間,一個個面色緊張,按照林玄仲猜想,可能他們都已認出後方人員背著的金鱗箭的人。如果正面相遇,即便這些高階武修狀態正常,他們也不會去找那些騎兵的麻煩,這就是金鱗箭對高階武修的威懾力。當然林玄仲知道那些人的緊張還與接下來的交易有關,畢竟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計劃。

「走,」一聲令下,林玄仲帶著一百多個人在青色草原之上縱馬馳騁,離後方大營越來越遠。

「張將軍,你知道將軍的計劃?」送走林玄仲后,回到大帳里,一名將軍忍不住問起張九天來。

「將軍的具體計劃我不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將軍此行危險極大,」搖搖頭,張九天不知道他們待在軍帳里能做些什麼,也不知道離開軍帳又能做些什麼,只有一種乾等消息的感覺。

基於對林玄仲的了解,張九天知道林玄仲故意瞞著他們是為他們好,和在揚國時一樣,林玄仲又以一己之力承擔了所有壓力。至於林玄仲的計劃,早先張九天做過許多猜測,可惜最後並沒能得到答案。

「同行的新軍將領有十數人,保護將軍的高階武修卻不到十人。如果將軍要強行用那些人交換人質,那些人又不願意。到時即便有那一百名騎兵保護,還是會有危險啊,」見張九天對交易的事並沒有確切看法,陸弦月皺著眉頭分析一下。緊接著,其他將軍像是都認可陸弦月般看向張九天。

「如果從正常的角度考慮問題,你們是得不到答案的,」搖搖頭,張九天不僅第一時間否定了陸弦月的說法,甚至心裡還覺得陸弦月的說法有些荒誕。跟了林玄仲這麼長時間,張九天可以肯定的是林玄仲的計劃一定有著兩全其美的特點。簡單點說,林玄仲不會交出那些新軍將領,而且還能救回那些人質。而這也是眾人應該考慮的方向。

「張將軍的意思是將軍並沒打算用那些新軍將領交換人質?」下一時間,揚石風因為張九天的提醒直接考慮到問題的關鍵。

「這一點不需懷疑,不過……」當其他人都因為陸弦月的話看過後,張九天越發認真起來,「本將一直想不通將軍要如何在保全那些新軍將領的情況下順利救出那些俘虜?」

「難道將軍打算拿自己交換人質?」張九天的一段話讓那些人的思想大大改變,很快阮易便藉此做出推斷。基於阮易的身份,大帳里的將軍一個個緊張起來,顯然還都覺得有這種可能。

「時將軍,換做是你,你會這麼做嗎?」

「我……」時姓將軍搖搖頭,不想把下面的話說出來。兩萬新軍抵不過一個林玄仲,若是換成時姓將軍自己,時姓將軍是鐵定不會願意,所以答案非常明確。

「若如時將軍所言,將軍又何必帶那些新軍將領前去,」不知道時姓將軍哪來的這種想法,張九天是不想讓眾人朝這個方向考慮,所以直接否定時姓將軍的說法。

「張將軍說的是,林將軍雄才偉略,絕不會做出如此愚蠢之舉,我們還是多想想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施江川笑笑替那時姓將軍擺脫窘境,然後又把眾人的思路帶到其他方面。

接下來,一眾將軍依據張九天的說法好好考慮起來。其實,過去的幾天里,那些人沒少考慮有關交易的事,只是不管他們怎麼想,沒人能想到兩全其美的辦法。

「大藥師,將軍此行不會有危險吧?」雪吟的營帳門口,如此熱的天氣,幾女還站在外面朝東面望著,一個個眼中儘是擔心。

「難說,」搖搖頭,雪吟不知該怎麼回答阮茗的問題。如果按照自身預感而言,林玄仲極有可能遇到危險。如果從林玄仲的狀態上看,雪吟又覺得林玄仲似乎並不會有事。

「將軍一定會回來的,畢竟這裡有兩個大美人在等他,」站在兩女旁邊,見兩女如此柔情,性格剛毅的韓璇有些看不下去。

「韓璇姐姐說的對,大人一定會回來的,」跟在韓璇後面,美景也似勸慰的說了一句。

「我們進去吧,」在門口又站了一會,最終幾女只能帶著不同的心情回到帳篷之中。

午後天氣過於炎熱,因為林玄仲離開大營的事,各個區域的士兵都沒有心情訓練,一個個都在等著林玄仲回來,同時也在等著白水蓮帶兵過來。

目前藍軍的情況還算穩定,但與大多將士不同的是今日才被收編的偽軍有些忐忑。林玄仲帶走一些新軍將領不提,一旦林玄仲出事,他們就會受到牽連,所以很多新軍都擔心林玄仲回不來,當然還有人正是希望林玄仲回不來,因為他們來投奔藍軍的目的即是如此。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林玄仲他們離開大營沒多久,饒軍那邊的人員同樣出發,只不過時間稍微慢了一點,因為饒軍要確定藍軍的出行人數。

等在路上時,饒軍的隊伍是由一名主將與數名將軍帶領,餘下押解俘虜的人全都是從偽軍中挑選出來,一個個像藍軍那樣背著弓箭,只不過帶著的都是普通弓箭。如果撇開金鱗箭不計,饒軍的陣勢是比藍軍大些。 第952章馮一陽

在饒軍正式出發時,騎著快馬的林玄仲等人已經抵達之前的戰場區域,因為一直沒有下雨,地上的血跡隨處可見,地面上還有一些殘臂斷肢,到處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快馬一過,蟲蠅亂飛,一些位置還有沒燒乾凈的屍骨露白,整個戰場區域的面積太大,令人不能不想起戰爭的殘酷本質,尤其是那些普通的藍軍將士。想起在此處戰死的兄弟后,一個個情不自禁地看向那十幾名新軍將領,那憤怒的眼神雖然不太明顯,但表露出來的意思卻是不言而喻。

對後面的情況沒有關注,帶著一肚子的感慨穿過幾里長的戰場區域后,林玄仲帶著隊伍即將趕到交易地點。

「駕,」已經快到交易地點,林玄仲卻沒有減慢速度的跡象,像是要極力遠離身後的戰場般。

「將軍,我們到了,」等到交易地點時見林玄仲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傾向,一直想著多一點距離就多一點危險的董紹真只好委婉的提醒一下。

「再往前三里,」明白董紹真的意思,但林玄仲並沒有停下的打算。

三里路只是眨眼的功夫,董紹真還沒來得及勸林玄仲,林玄仲已經放慢速度。沒多久,一百多人全都停下,而在他們前面,饒軍的隊伍輪廓已經清晰可見。

「將軍,此處靠近饒軍營地,在這裡交易是不是有些不妥?」算一算他們的位置距離饒軍營地只有十里,董紹真實在是有一些擔心。

「無妨,饒軍暫時沒有騎兵,他們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林玄仲可以理解董紹真的擔心,但這是計劃的一部分。

「他們來了,」林玄仲的話剛說完,饒軍的隊伍就已經趕到距離他們幾百米開外的位置,眼看著就要趕到。前面的人全都騎著快馬,粗略估計有接近兩百人數。

「吁,」董紹真一個提醒,一轉眼,饒軍便在他們對面停下,長長的隊形鋪展而開,與林玄仲他們隔著約莫十米的距離。

「沒想到林將軍親自負責此次交易,本將馮一陽深感榮幸,」饒軍停下后,那名主將打量一眼面前的林玄仲等人,在確認林玄仲的身份后,有些驚訝地客套一聲。

「廢話少說,把俘虜帶出來給本將看看,」饒軍的人員鋪展開后,不見藍軍裝束的人,林玄仲直接回應對方一句。

「沒想到林將軍還是一個急性子,那些人我自然都已帶來,不過林將軍是不是該先表示一下,」馮一陽沒被林玄仲的氣勢震懾,嘴角掛著一抹令人厭惡的淡淡笑容。

「你放心,只要本將看到人質何在,一定交人,」仔細一看,饒軍方面的陣勢並不大,林玄仲心裡的一個猜測得到證實。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把人帶過來,」不管怎樣,與其對話的畢竟是林玄仲,馮一陽在簡單考慮之後,還是打算給林玄仲幾分面子。

下一時間,在林玄仲與董紹真等人的關注下,饒軍後方走出一些被繩索捆著雙手,穿著藍軍盔甲,一身狼狽的人,從裝束上看,他們的確都是藍軍。

「將軍救救我們!」

「將軍救救我們!」

……

等押著那些俘虜的人員跟著出來后,那些狼狽不堪的俘虜看到林玄仲,一個個可憐兮兮地跪下求救,那凄慘的聲音讓人同情。那著俘虜沒有一點身為軍人的樣子,看的出來他們在饒軍那裡很不好過。不過在想起「士可殺、不可辱」幾個字后,林玄仲眼中還是有幾分失望之意。

「林將軍,你們的誠意呢?」讓林玄仲觀察一下俘虜后,馮一陽再次看向林玄仲。

「在我後面,」林玄仲一邊牽馬離開原來的位置,一邊讓董紹真與另外幾人同樣離開。緊接著,那十幾名同樣騎著馬的新軍將領顯現出來。

「林將軍莫非是在戲弄本將,饒軍逃到你們那裡的可是有二三十名高階武修,此處只有半數,而且還都沒有受縛,」當那十幾名新軍將領的身影凸顯出來時,馮一陽與其身旁邊幾名饒將紛紛面色一變。一陣驚訝過後,馮一陽語氣不滿地向林玄仲發出疑問。

「之前你們說過不論死活,至於剩下的人昨夜已全部逃走,只有這些,你們還願不願意繼續交易?」馮一陽的質疑不出林玄仲所料,林玄仲的神色依舊是那樣的冷靜,冷靜到即便到了此刻,一旁的董紹真依舊看不出來林玄仲有什麼打算。

與此同時,那些新軍將領一個個同樣是一頭霧水,不明白林玄仲究竟想幹什麼。

「林將軍,如果你們沒有誠意,恐怕此次交易無法順利完成,」儘管注意到那些藍軍人員背著的都是金鱗箭,馮一陽的氣勢一直沒有減弱。

「馮將軍莫要著急,既然馮將軍覺得接手這些人不便,本將替你們將他們拿下即是,」在那些新軍將領驚疑不定的想著林玄仲有什麼打算時,林玄仲一臉冷漠地向他們轉過身,「拿下他們。」

只見林玄仲一聲令下,那些佩戴金鱗箭的人員幾乎同時將各自手中的弓箭對準那十幾名新軍將領。

「林玄仲,你這個卑鄙小人,我跟你拼了,」當那些金鱗箭指著他們時,一個脾氣暴躁的新軍將領見情況不對,一躍從馬上飛起,想要將林玄仲擒下,從而搏一條生路。而且有同樣想法的還不止一個,緊接著又有兩人拍馬而起。

只是三人手裡都沒有兵器,而且動作並不算快,當三人撲向林玄仲時,早有準備的董紹真等人直接出手,速度比那突然動作的三人還快,幾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三個要對林玄仲動手的人接連被擊倒在地。摔在地上后,一個個一臉憤恨的看著林玄仲,眼中的怒火幾乎要迸發出來。

「大家一起上,」見三名同伴被董紹真等人打傷后,餘下十人一陣緊張過後,沒去想他們的同伴為何如此輕易地就被打傷,只想團結起來反抗林玄仲。

「諸位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來時你們都已服食了醉元散,現在功力不比六階武修,不必自討苦吃,」不過在那些人還沒動手之前,林玄仲那滿是陰謀氣息的聲音就傳了過去。

下一時間,十幾名新軍將領趕忙試著運轉元氣,結果一個個只剩下一臉驚色,誰都沒想到不知不覺間便被林玄仲算計。

「林玄仲,你不是人!」

「林玄仲,你這個無恥之徒欺騙我等!」

……

驚怒交加,那些人不敢貿然出手,只能徒一時嘴快。

說起來,之前林玄仲帶他們出來時並未說明要讓他們做些什麼,只是基於林玄仲在營地里的表現,他們還以為林玄仲不會拿他們交換人質。可是現在,明顯這一切都只是林玄仲的陰謀詭計。在意識到林玄仲之前的好言好語都是在騙他們時,一個個又驚又怒。

把那些新軍將領的反應全都看在眼中,也是在這時,董紹真才覺得自己像是明白了林玄仲的計劃。那些新軍將領已經失去戰鬥能力,要用他們來完成交易並不困難。至於林玄仲剛才騙對方說其他人員逃掉的事,董紹真覺得可以暫時不管。不管林玄仲要如何處理後續事務,現在董紹真的確對林玄仲刮目相看。

另外,只要林玄仲的做法能夠保證軍心穩定,董紹真並不覺得林玄仲現在的行為有什麼不好。

「啪、啪、啪……」就在此時,對面傳來一連串清脆的掌聲,當眾人循著聲音看去時,只見馮一陽一臉笑容的說道:「沒想到今日有幸看到這一出好戲,林將軍的手段真是讓本將大開眼界。」馮一陽的語氣里有著不加掩飾的嘲諷之意,那副神情明顯是在嘲笑林玄仲。

「廢話少說,」冷冷地給了馮一陽一記眼色,林玄仲知道關鍵時刻即將到來。

「把人都押上來,」受了林玄仲一記冷眼,馮一陽面色一滯,隨即向周圍的人下令。

與此同時,林玄仲已示意下面的人將十幾名新軍將領扣押起來。

「林將軍果然英明神武,年少有為,不過本將忽然想起臨行之前元帥交代的一件事情,我們元帥要的是死人,若是林將軍不介意,不妨幫個忙把他們都殺了如何,」看著一眾藍軍把十幾名新軍將領給押上來,馮一陽的面色一陣變化,最終說了一句在林玄仲意料之內的言語。

「如果本將沒有猜錯,你們無非是想通過交易一事來挑撥偽軍和藍軍之間的關係,」關鍵時刻已到,一招手讓那些押解人員停下,林玄仲直接將心裡的想法表述出來,然後一臉認真的等馮一陽一個回應。 第953章對斗

「我們以多換少,林將軍既然無意拉攏他們,難道連幫個小忙都做不到?」馮一陽笑笑,對林玄仲的疑問不可置否,但卻又不從正面回答。

馮一陽的回應讓林玄仲更加斷定饒軍要與藍軍交易的目的,饒軍只是想挑起偽軍與藍軍之間的矛盾而已,而這也是馮一陽沒有質疑有一半人逃走的原因所在。既然如此,一切執行計劃的前提條件都已充沛,林玄仲準備走出關鍵的一步。

「要幫你們的確不難,不過本將有一個更好的建議,不知馮將軍有沒有興趣聽聽,」就像受到馮一陽感染般,說著、說著,林玄仲跟著對方笑了起來。

「哦,不知林將軍有什麼建議?」見林玄仲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馮一陽表現出一副感興趣的神色。在這靠近饒軍營地的位置,馮一陽倒不太擔心林玄仲耍什麼手段。

「本將向來喜歡與高階武修鬥武,今日見馮將軍儀錶不凡,一時技癢,想向馮將軍請教一番。如果本將輸給馮將軍,本將會幫你們把那些人全都殺死。如果本將僥倖取勝,馮將軍只需將俘虜盡數交出,至於這些人還需勞煩馮將軍親自動手,」把馮一陽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中,林玄仲終於把計劃的主要部分講明,成敗在此一舉。

「林將軍莫不是在與本將說笑?」馮一陽心下一驚,不可置信地重新打量起林玄仲來,想從林玄仲身上找到絲毫可以證明林玄仲在玩弄陰謀詭計的證據,但林玄仲的臉色除了認真,還是認真,沒有一點在耍手段的跡象,不管怎麼看,剛才林玄仲說的都像是真的。

確定林玄仲不是在說笑后,馮一陽的思緒飛速運轉起來,不斷想著要不要接受林玄仲的提議。馮一陽的第一觀念是不惜一切代價地選擇接受,所以簡單掙扎過後,馮一陽基本上已經同意。

「本將沒有說笑的興趣,若是將軍有疑慮,不妨多考慮考慮,」另一邊,為了干擾馮一陽的判斷,林玄仲又適時地從相反的方向催促對方。如果對方接受,那林玄仲的計劃就成功了一半,至於另一半自然要靠林玄仲用實力爭取。

與此同時,那些藍軍將領紛紛面色大驚,在他們看來,林玄仲要與敵軍主將鬥武的提議太過冒險。且不論兩人的實力差距,即便是身份也不相當。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而那些新軍將領原本大都一臉怒色,但現在一個個眼中又參雜著幾分疑色,林玄仲要與馮一陽鬥武的提議在他們看來完全是多此一舉,所以他們要考慮林玄仲為什麼要這樣做。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沒多久,馮一陽便得出結果。他們提出交易的主要目的正是為了破壞藍軍與偽軍之間的關係,以便在戰時策反那些偽軍,以及讓原有的偽軍更加賣力,但剛才的情況已經證明,藍軍即便要殺了那兩萬偽軍,也不會讓偽軍影響到藍軍的內部穩定,所以若是順利完成交易,他們破壞藍軍軍心穩定的計劃不會起到原先的效果,那樣一來這次交易就不算成功。

方才馮一陽要求林玄仲殺了那些新軍將領,正是為了確保他們的計劃能夠成功。不過現在與制住林玄仲相比,原先的計劃是否成功已不重要,因為能得林玄仲一個人的性命,抵得上十萬偽軍替他們賣命,所以若是能在比武時擒下或擊殺林玄仲,那就是不世之功,馮一陽不難想到一旦事成,其自身地位將直接逼近冷屹,從此往後蔑視一眾軍中主將。

對與馮一陽而言,林玄仲的提議太過誘人,換成是任何一位饒軍主將都經不住這種誘惑,他自己更不能。至於鬥武的風險,馮一陽根本沒去考慮,以其接近八階武修的實力要對付一個六階武修可以說沒有任何懸念,再一次仔細打量一番林玄仲后,馮一陽只怕自己表現的過於激進,以至於林玄仲收回之前的說法。

「將軍,此事不妥,我們還是直接幫他們一個忙吧,」在馮一陽想著怎麼才能坐實比武一事時,原本還以為已經猜中林玄仲計劃的董紹真的認知再次改變。仔細考慮林玄仲為什麼要找馮一陽鬥武后,董紹真恍然大悟,總算明白林玄仲的具體計劃。

原來林玄仲是想通過擒拿敵軍主將的方式救回俘虜,而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林玄仲在演戲,只不過這場比試太危險,即便已經猜到林玄仲想通過挾持馮一陽的方式救下那些俘虜,那危險性還是不能忽略。對董紹真來說,甚至可以用不值得來形容,所以即便當著馮一陽的面,董紹真還是要勸林玄仲。

「本將自有分寸,」董紹真的提醒,林玄仲可以理解,但若不冒險就換不來一次機會,而且自上次與揚霆比武之後,林玄仲現在還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再走出六步八荒。

「可是,」董紹真還想說點什麼,不過林玄仲一招手就讓其停了下來。

「難道馮將軍還沒考慮清楚?」說著,林玄仲便轉身看向不遠處的馮一陽。

與此同時,馮一陽正在等著林玄仲的這最後一問。

「不知林將軍打算怎麼比?」馮一陽笑了笑,用一個提問表明他的考慮結果。

「簡單,」陪著馮一陽一起笑笑后,林玄仲隨即接道:「我們雙方人員各退五十米,你我就在此處自由比試,直到分出勝負。」

與馮一陽比武的計劃早就想好,對於林玄仲而言,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勝負。

逆天狂夫太囂張 「那好,希望林將軍說話算數,」馮一陽故作鎮定地回了一句,隨即轉身看向身後人員,「所有人員退後五十米。」

「退,」與此同時,林玄仲同樣下令讓董紹真帶著其他人退。

知道兩名主將要在此鬥武后,藍軍這邊,一眾人員有些期待又有些擔心,饒軍那裡同樣如此,因為有不少人擔心馮一陽打不過林玄仲。

「不要通報元帥,」幾名下屬帶著一應人員退後時,馮一陽又特意用林玄仲他們難以聽到的方式吩咐一下那幾名下屬。馮一陽的這一舉動足以體現其在擒拿或是擊殺林玄仲的想法上有多堅定。

幾名饒軍將領明白馮一陽的意思,接連向馮一陽點頭,然後帶著人馬與藍軍方面以同樣的速度退後。

另一邊,當董紹真等人指揮人員退後時,林玄仲特意把董紹真叫到身邊,說了一句讓董紹真大感為難的話,同時讓董紹真更加明白這場比試的本質就是一場冒險。

確認鬥武的風險后,董紹真想再勸勸林玄仲,可惜箭在弦上,林玄仲已無法收手。給了董紹真一記不必多言的眼神后,林玄仲的注意回到馮一陽身上。

在董紹真調頭離開后,馮一陽根本沒去考慮兩人再說什麼,只是覺得董紹真的速度太慢。想想擒住林玄仲即意味著大功一件,馮一陽的心情是迫不及待。

「林將軍,請吧,」等了好一會功夫,雙方的人終於在相距兩人五十米遠的地方停下。如此遠的距離,馮一陽一點不擔心在兩人鬥武的時候會有人給他們添亂,更不怕林玄仲會在中途逃跑。「

「馮將軍,請,」雖然同樣是做為主將,但與馮一陽的虛偽言行相比,林玄仲覺得自己的品行好上太多,可誰料命運弄人,對方偏偏是一個用長兵器的人。從馮一陽的年齡看,想必馮一陽在兵器上的造詣不差,所以唯一讓林玄仲感到慶幸的是對方的氣息要比以前遇到過的揚霆差。

「當,」的一聲,林玄仲才剛表示可以開始,馮一陽就直接出手,一桿朴刀揮近,逼人的氣勢迎面而來。一個簡單的動作,馮一陽就把長兵器更具攻擊性的特點表現出來。

一道凌厲的風聲過後,林玄仲直接被其逼退幾步,而不等林玄仲穩住身形,馮一陽的攻勢已經緊隨而來。招招不留餘地,可以說比試剛開始,馮一陽就把其真實的心境表現出來。換個方面說,馮一陽是想擒住林玄仲但又把握不好分寸,畢竟馮一陽沒有與林玄仲交過手的經歷。

兩人正式打起來后,馮一陽顧不上說話,也可以說,馮一陽想說的話都已經用兵器來表示了。

「當、當、當,」七尺長的朴刀不斷地與三尺長的無塵劍擊撞,原本朴刀的威勢已讓林玄仲不能力敵,再加上馮一陽深厚的氣力,還未來的及施展八荒步的林玄仲直接被逼入困境。

為了改變處境,林玄仲直接施展出四步八荒,藉助靈活的移動一次次避開馮一陽的攻擊。只是在對方的氣勢壓迫下,即便可以連續避開攻擊,林玄仲的內心依舊要承受極大的壓力。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第954章僥倖取勝

與此同時,在看到林玄仲的身形如此敏捷后,馮一陽先是一驚,隨即加強攻勢。一轉眼,朴刀的攻擊範圍更廣,攻擊速度更快,加上高明的出招方式,馮一陽給林玄仲造成的壓力直接提升一個檔次。

迫不得已,林玄仲只好施展出五步八荒,可惜好景不長。見林玄仲加快移動速度,馮一陽同樣提高了攻擊速度,藉助氣勢上的優勢,很快馮一陽便將林玄仲的五步八荒壓制到只能提現出反應敏捷的特點,而且林玄仲還必須持續運轉體術才能維持元力的消耗。

超過承受範圍的壓力直接讓林玄仲陷入難以形容的困境,以至於林玄仲直接想到和馮一陽比武是個錯誤,而且錯的無可救藥。與董紹真等人隔著那麼遠的距離,若是遇到危險,恐怕第一時間向董紹真求救也來不及,越想,林玄仲越覺得是自己害苦了自己。

一陣感慨過後,林玄仲又考慮到與馮一陽鬥武的本質,一旦打輸後果難以預料。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或許只有用出六步八荒才能擺脫困境,但關鍵在於此刻沒有絲毫能走出六步八荒的感覺,原先那種碰碰運氣的僥倖做法終究是害人害己,林玄仲越想越是後悔。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頂著巨大的壓力,每次應付馮一陽的攻擊時都像是走到了人生的最後關頭,身體還沒被摧殘,林玄仲的意志就快要撐不下去。

「董將軍,方才將軍和你說了什麼?」觀戰一段時間后,雖然隔著五十米遠的距離,但還算看的清楚的一個藍軍將領此刻有些擔心的詢問起來。

「等將軍回來,你們自然會知曉,」方才林玄仲只告訴他一個人,董紹真明白林玄仲暫時還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不過董紹真的說法在那些人看來有一個特別意思,按照一些人的理解,如果林玄仲還能回來,到時候董紹真便不必再和他們說。如果林玄仲回不來,可能董紹真還要繼續守著那個秘密。不過現在董紹真不願意說,他們自然不能逼問,一個個只能繼續觀注林玄仲與馮一陽之間的對決情況。

「那個林玄仲似乎沒有傳聞中那麼厲害,在我們將軍手下簡直毫無還手之力,」與此同時,饒軍那邊,見馮一陽佔據上風,馮一陽的幾名部下為此議論起來。

「呂將軍說的正是,那個林將軍的確像是一個浪得虛名之輩,根本沒有傳聞中那麼厲害,看來藍軍很擅長造勢。」

「你們說的對,但也不對,看起來敵將的確沒有傳聞中那麼厲害,不過諸位應該都已看到,我們將軍一直是不留餘地的出手,所以那個林將軍的實力絕非一般的七階武修可比,傳聞到底還是有一些可信性,」說著、說著,第三個將軍便給出一種比較中肯的說法。

「常將軍說的也對,那個林將軍還真不算是沽名釣譽之輩,」點點頭,第四個將軍又繼續說道:「若是今日,我們將軍能將林玄仲斬於刀下,敵軍的士氣一定會大受打擊,到時候,我們要打敗敵軍應該就不是一件難事,而且馮將軍還會憑藉這次機會名聲大噪。」

「我們將軍還真是好算計。」

「我等還是預祝將軍凱旋而歸吧,」說著、說著,馮一陽的幾名部下眼中都流露出幾分欽羨姿色,似乎都想讓那正與林玄仲比武的人換成是他們自己,可惜一個個又都明白那只是他們的空想而已。

在幾名饒軍將領議論現在的情況時,董紹真等人旁邊,那些新軍將領一個個稀里糊塗,對眼前的情景十分不解。在一些人看來,如果林玄仲真要拿他們交易,此刻又何必多此一舉的與敵將鬥武。要說是林玄仲在炫耀自身實力,那這風險已經達到難以估計,而且根據現在的情況藍,似乎林玄仲輸的可能更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