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長臉男子的面上一片恭敬之色,對著陸奇抱拳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還未請教您的尊姓大名?」

那長臉男子的面上一片恭敬之色,對著陸奇抱拳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還未請教您的尊姓大名?」

而那婀娜女子卻是默不作聲,估計還沒緩過神來。

後方的一男一女也跟著對陸奇抱拳施禮,態度極為誠懇,畢竟陸奇救了他們的性命,這點基本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陸奇淡淡一笑,道:「鄙人名叫陸奇,與你們的年齡相仿,無需稱我前輩,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此話一出,眾人愣神了片刻,那長臉男子猛然驚道:「您怎麼和我們天蒼閣的創派祖師同名同姓?」

剩餘幾人聞得此言,皆是一片嘩然,個個驚得目瞪口呆。

這一刻,他們的目光全都朝著陸奇看了過去,就像看怪物一樣,把陸奇盯得很不自然。

陸奇聞言,暗暗心想:『這是誰把我抬得這麼高啊,還創派祖師呢,憑我這能力哪裡配得上『創派祖師』這四個字,況且我還被那妙音女子當眾羞辱,這世上恐怕就屬我這個創派祖師混的最慘了。』

想到這裡,陸奇苦笑一聲,問道:「是誰告訴你們天蒼閣的創派祖師叫陸奇的?」

聞言,那婀娜女子隱隱猜到了些許,憑著女人的直覺,她已經百分百確定眼前的這個黑瘦青年正是那創派祖師無疑,所以她的態度也轉變了過來,客氣的說道:「是我的師尊陽凝芙這麼說的,她還把祖師的牌位放在了縹緲峰的正殿,而且還讓弟子們沐浴焚香,定期叩拜。」

聞得此言,陸奇一腦門黑線,斥道:「弄什麼牌位!閣主又沒死,弄個牌位幹嘛,這似乎是對死人的待遇吧!」

此話一出,幾人的心中暗自打鼓,大多數都已猜到眼前之人正是天蒼閣主無疑,而他們再次看到陸奇的表情,有的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忽然,從陸奇的腦海里發出了五行老人的聲音:『徒弟,那陽凝芙卻是為你做了一件好事。』

陸奇在腦海里說道:『好事?不就是弄個排位讓弟子們供奉嗎,怎麼就成好事了呢?』

五行老人道:『你有所不知,一旦有人對你叩拜焚香之後,便會產生一種信仰之力,此法屬於道修的法門,而這信仰之力在關鍵時候還能祝你提升修為、頓悟大道和排除心魔。』

陸奇聞言驚道:『我靠,這麼強,師父怎麼從未說過這信仰之力呢?』

五行老人道:『之前不是沒有嘛,現在既然有了,師父就給你提點一下,臭小子好好琢磨吧,這信仰之力為師也只是略知一二,為師還曾聽聞別的大陸有專門利用一些信徒增加信仰之力的,且修為增長的尤其迅速,在對敵之時還有妙用。』

陸奇默默地聽完,暗自點頭道:『師父我懂了,看來下一步我就得弄點信徒去。』

『嗯,你好自為之吧,』五行老人說完,便又陷入了沉寂……

陸奇與師父的一段心裡對話,外界肯定不知,他們還以為陸奇在思考呢。

就在這時,那長臉男子與幾名隊員相互使眼色之後,大家各自點點頭,估計都猜到一起去了。

突然,那長臉男子噗通一聲跪了下去,直接磕頭道:「祖師再上,請受弟子一拜。」

緊跟著,那一男一女還有那婀娜女子也相繼跪了下去,全都對著陸奇叩頭不止。

而那身材魁梧的男子因臉部受創太過嚴重,仍是處在昏迷的狀態,所以還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這突然的舉動,登時把陸奇給嚇了一跳,整個人有些不知所措。

少頃,陸奇搖搖頭,無奈的說道:「諸位快快請起,無需行此大禮。」

此話一出,這幾人才緩緩地站起身來,但面上由剛才的恭敬全都化為了滿滿的崇拜之感。

陸奇盯著地上的那魁梧男子,道:「我先看看他有沒有性命之危。」

說完,他一個箭步走到男子的跟前,把手搭在那男子的脈搏上,探查了片刻時間,發現男子的脈象雖然微弱,但此人畢竟是修士,性命暫時應該無礙。

陸奇從懷中拿出了兩粒活血通絡丹,這是他從丹陽族帶出來的,只因那正陽骨脈丹所剩不多,而這丹藥卻還有不少,所以才把此丹給拿了出來。

陸奇先給這魁梧男子餵了一顆丹藥,又給那婀娜女子拋了一粒,道:「我也沒有什麼厲害的丹藥,只有這個了,你先把它給吃下,能夠助你長出一些血肉。」

那婀娜女子點頭叩謝了一番,便把丹藥吞入了腹中。

片刻之後,這二人的傷勢略有好轉,那魁梧男子的面上雖然缺了一塊麵皮,但其血肉似乎在重組,畢竟還沒傷到骨頭,估計過一段時間,應該能夠完全復原。

而後,這幾名隊員依次給陸奇作了介紹,那長臉男子名叫王永言,乃是此隊的隊長。

剩餘四名隊員,那一男一女分別叫羅樂邦和芮曉蘭,那婀娜女子名叫龔雁菡,魁梧男子名叫宋力強,他們幾人正是自發組織起來到內特森林參加歷練的,而此次也是天蒼閣發配的歷練任務,需要他們五人擊殺一名築基後期的妖獸,若是此次任務完成的話,將能回到宗門領取一些不菲的獎勵。

陸奇便把他們的姓名默默記在了心中,同時,陸奇從他們的口中得知,這天蒼閣在冬萱的帶領下簡直是如日中天,引得周圍的散修及方圓百里的修士都慕名而來,直接讓天蒼閣的實力提升了數倍,且隱隱要超過那些隱形宗門。

對此,陸奇甚感欣慰,他與這幾人簡單的客套了幾句,便大方的拿出了五件上品法器,道:「今日遇見你們即是有緣,我別的也拿不出手,就贈你們幾件垃圾法器吧。」

說完,他便控制著法器向這幾人飛了過去。

那王永言等人望著面前的法器,眼中閃過一道貪婪之色,因為他們發現這法器全是閃閃發光,品階還全在上品以上,一個個驚的無以附加,但卻沒人敢伸手去接。

陸奇沉聲道:「我命令你們快快收下,不得推辭。」

此話一出,這幾人便也不再矯情,爽快的把法器給收入了儲物袋,一個個叩謝不止。

陸奇看他們收下了法器,笑道:「你們在這等著,我去去就回。」

說完,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眼前……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陸奇的身軀便緩緩地顯現出來,隨後他輕觸儲物戒,只聽得噗通一聲!

一陣塵土飛揚過後,一大堆物事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原來是一個巨大的妖獸屍體。

但見那妖獸高三丈,長五丈,四隻腳,頭部是牛頭,軀體是馬身,全身棕色絨毛,還有一個長長的馬尾巴。

陸奇微微笑道:「此獸誰知道名字啊?」

那隊長王永言沉思片刻,回道:「此獸名為『七星牛馬獸』,乃是牛和馬雜交而成,其修為在智開初期。」

陸奇疑惑的問道:「何謂智開初期?還有就是這妖獸的修為如何能夠看得出來?」

王永言趕緊回道:「智開相當於人類的金丹期,而妖獸的修為您需要開啟天目才能看得出來,不信您可以試一下。」

他面前站的可是創派祖師,正要急於表現一番,所以才慌忙答道。

陸奇聞言,便把眉心的天目睜開之後,看向那倒地的妖獸,果然發現此獸的頭部有著一絲的混沌氣旋,他通過研究,便知這就是智開的境界。

那王永言看到陸奇還在疑惑當中,便又解釋道:「祖師爺,您是不是看到此獸的氣旋了?這妖獸就是憑這個分辨的,而它還與人類不同,人類雖然看不出比自己高一個境界的修為,但卻可以看得出妖獸的修為,這點我也無法與您解釋。」

說到這裡,他咽了一口吐沫,繼續說道:「妖獸的修為分別是淬體、靈動、智開、先天、魂游、化形,分別對應人類的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和出竅期,至於那化形期卻和人類的化神期一樣,再到後面的境界名稱卻與人類的一模一樣了,這我就不作過多解釋,因為弟子的修為淺薄,只能解釋到這裡。」

陸奇默默地聽完,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多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正好我下一步要去這森林深處,這些知識也能派的上用場。」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第三百二十四章獸群來襲

快眼看書閱讀_ 陸奇用神念觀察著外面的妖獸,發現它們雖然無法破開那小山的防禦,但卻絲毫不願停歇,一直向著小山撞去,身在小山之內的陸奇被震得耳膜嗡嗡作響,但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這種情況持續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妖獸群似乎有些累了,便一排排的換著攻擊,非常的整齊有序,並無一絲的混亂,這讓陸奇頗感詫異。

於是他把神念延伸出去,在那獸群裡面查看,試圖找到首領,可他找了半天,仍是一絲髮現都沒有。

那劉雪的眼皮微動,應該是被這巨大的聲音給吵醒,她小嘴輕啟道:「前輩快走吧,不用管我,這些妖獸的數量太多,若是您再遲些,估計性命都沒了。」

陸奇嘿嘿笑道:「你放心睡吧,我們現在安全的很。」

「嗯,」劉雪聽到此言,便又陷入了沉睡……

陸奇把手探入劉雪的脈搏查看,發現其氣息竟又微弱下來,似乎生命將要隨時逝去!

陸奇見狀大驚,便也不再藏拙,旋即輕觸儲物戒,把那洪天和陽平都給放了出來。

這倆傀儡一經放出,便相繼施展瞬移攻向那些妖獸。

傀儡們進入獸群之後,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所向睥睨,瞬間就滅殺了一大片,而傀儡們的軀體也遭受了數撥衝撞,所受之傷也著實不輕,但他們根本不知疼痛,並且還能自我修復,所以這些傷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接下來,洪天又放了一記『極光幻波風』,這迅猛的颶風變得巨大無比,狠狠地向著獸群席捲而去!

那獸群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狂風橫掃了大片,雖然它們的身體太過堅硬,但這畢竟是假竅期傀儡所發出的靈技,其攻擊力更是強橫如斯,直接把那些妖獸給捲成了肉泥!

而那陽平也不甘示弱,同樣用眉心放出了一記『青元神爪』,由於此技乃是上品靈技,且覆蓋的面積極廣,頃刻便抓死了大片的妖獸。

一時間,整個森林屍橫遍野,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如同煉獄一般,場景極為慘烈。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獸群的數量越來越小,從最初的密密麻麻變得零星鬆散,甚至到最後那些妖獸都遁向了遠處,不再發起攻擊了。

嗚!

後方傳出一道漫長的啼鳴之聲,獸群聽到這聲音之後,居然開始緩緩撤退,不多時,周圍便再也沒有一個妖獸,徹底恢復到了剛才的寧靜……

陸奇見到此景,輕舒一口氣,抬手撤去小山,帶著那劉雪的嬌軀向著前方緩慢飛行,與此同時,他還把洪天和陽平護在身體兩側,以防萬一。

此後的一段路程,一直都是相安無事,再也沒有妖獸敢於攻擊陸奇,而陸奇也樂得清閑,雖然在途中偶爾會遇到寥寥幾個妖獸,但那些妖獸看到陸奇之後,便一溜煙的跑掉了,也不知是懼怕還是另有原因。

陸奇也不願再造殺戮,況且下一步還要去尋那獸王幫忙,若是在這片區域殺太多妖獸的話,可能會激起整個獸族的同仇敵愾,到那時恐怕會徹底得罪獸王了,如今這狀況還有辦法解釋,到時完全可以說自己是身不由己出於自保,即便是面見獸王也能討個理字,因為陸奇深信有理走遍天下。

漸漸地,陸奇將要走出外圍了,因為這邊的樹林及草木全都是及其古老,而那些樹木竟然比五人合抱還要粗壯,而那些花草竟也是高大無比,就跟長了數百年一樣。

此時,陸奇在低空緩緩飛行,其身軀離地面只有十丈之高,而他的頭頂全是茂密的枝葉,把天空全都給遮蓋起來。

忽然,樹木上的枝幹開始扭動,若是用肉眼看去,還根本察覺不到,隨後,那些枝幹猛然向著陸奇席捲而來,底部的花草居然射出了數道尖刺,猶如雨點一樣密密麻麻!

陸奇大驚,旋即催動土術;

土盾!

只見一圈淡黃色光暈把他和劉雪給包裹起來,密不透風!

那些樹枝開始自動彎曲,呈包圍之狀,徹底把陸奇給卷在了裡面,而那尖刺也蜂擁而至,撞在土盾上發出了一陣叮叮鐺鐺的聲響,只因這土盾太過堅固,只是泛起了陣陣漣漪,便徹底擋住了數波攻擊。

接下來,那一根根粗大的樹枝向著陸奇蔓延過來,瞬間把他給纏的結結實實,而陸奇有土盾保護,也並不懼怕這些樹枝。

憨厚,這些樹枝開始慢慢的向內靠攏,越收越緊,在遇上土盾之後,便也始終無法縮小。

陸奇見狀,旋即催動火術;

召喚火靈!

從他的正前方出現一個火焰巨人,全身都跳動著紅色火焰,頓時令周圍的溫度驟增,隨著陸奇的神念微動,那火靈便開始向著樹枝撲去!

只聽得滋滋啦啦一陣聲響,看似粗壯的樹枝,遇上那火靈之後,即刻被燒成了飛灰,繼而那火焰開始向著周圍蔓延,且越來越旺盛。

與此同時,陸奇還把那聖火分離開來,只用那灼炎玄火攻擊,因為此火乃是專門克制山川及大地的,想必對於這些樹木應該也能剋制。

果然,那些樹枝起初還有些頑抗,待過了片刻的時間,它們瞬間被烘乾,跟著就全部燃燒起來,再加上這片區域全是樹木及雜草,不多時,那火勢越燒越旺,轉眼間就蔓延了十丈左右的距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