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獅子和大象,聽完這句話后。

那頭獅子和大象,聽完這句話后。

微微一愣。

這個人類竟然認識自己。

因為獅子是文殊菩薩的坐騎,白象是普賢菩薩的坐騎。

所以這個少年一開口,這兩個妖怪愣在哪裡。

不過僅僅是短短的發愣,這兩個妖怪又恢復到平常時的模樣。

他們對於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已經完全沒有了敬意。

因為他們生在這方世界,這兩個菩薩根本就過不來。

「不管你是何人?別痴心妄想了,你今天是逃不掉的。而且現在這種狀況,文殊和普賢跟來不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這兩個妖王曾經懷疑這個人類應該以前是個仙人。

否則怎麼會認識他們呢?

但是看情形好像又不對,這傢伙身上並沒有半點實力。

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劉俊之刻意壓制的結果。

「最近我有點兒饞,想吃紅燒獅子頭和象拔了。」劉俊之開心的笑了笑,在他的眼中,這頭白象和這隻獅子就是美食。

是隨時可以吃掉的對象。

因為這兩個大妖不知道難不難對付。

真正難對付的還是那隻大鵬鳥,那隻雲程萬里鵬,因為他的速度極快。

劉俊之自認為速度方面,除了兩個物種和他速度相當意外。

其他人的速度根本不值一提。

第一種就是北冥鯤鵬。

第二種就是如來佛的娘舅。

大鵬金翅鳥。

白象和獅子聽完劉俊之的話后。心中那個恨哪,這個螻蟻一般存在的人類。

竟然敢將他們當成食物,真是事可忍,孰不能忍。

這頭獅子早已經怒髮衝冠,現在就想要吃了眼前這個人類。

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人類太不簡單了,竟然能輕鬆說出了他們是誰的坐騎。

要不要先將這個少年抓住,好好的拷問他一番。

而且這頭獅子現在知道了,那個小鑽風根人沒有俘虜這個人,應該是這個人,俘虜了小鑽風。

從而迫使這個二貨將他帶到了這裡。

獅子下了決定,待會兒的話就是解除這個小鑽風的職位,將他發配到伙房。

「我勸你們倆還是老實一點,乖乖的供出你們老三所在的位置。否則我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對於這頭獅子和白想,劉俊之毫無興趣。

他感興趣的是那隻金翅大鵬鳥。

因為劉俊之對那頭金翅大鵬鳥會更感興趣。

但是正在這時,冷天殊一馬當先的沖了進來。

外面的敵人他們已經肅清了。

歸結起來,這個戰鬥就一句話,弱。

這所謂的妖怪也太弱了,和妖族完全沒法比擬。

看到這些衝進來的人類,獅子和大象愣了愣。

怎麼會出現這麼多人類,而且現在的狀況表明。外面的妖怪估計早已經死了,他那些手下早已經死去。 「現在你們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讓我幫你們一把。」山洞內的妖怪,大多數實力都不強。普通的武者都能應對。

對於這頭獅子和這隻白象。

劉俊之倒不怎麼在意。

因為他們的價值遠遠不如那隻大鵬鳥。

那隻大鵬鳥才是劉俊之的目標。

上古五靈,東方的青龍,西方的白虎,南方的朱雀,北方的玄武,以及位於中方的麒麟。

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後裔。

而南方的朱雀本來就是鳳凰的近親。

當年如來佛祖從孔雀之內出生,那隻大鵬鳥就是如來佛祖的娘舅。

而孔雀和大鵬都是鳳凰所生。

所以繼承了鳳凰的血脈,雖然控火不如鳳凰和朱雀。

但是他們對火焰一道也有的天生的感悟。

而且這大鵬鳥的血脈,還和扶搖直上的鯤鵬一族有所牽連。

這也是劉俊之想見這個大鵬鳥的原因。

因為世間上不管是人神仙妖魔,任何種族都沒有獲取過鯤鵬的血液。

因為鯤鵬這個種族十分的奇特。他們可以自由控制體內的血液流動,甚至讓這些血液失不見,變成一杯清水。

所以作為鯤鵬唯一的支系血脈,有很多人都惦記著大鵬鳥一族,不過他們一族背景也不好惹,站在他們身後的是如來佛祖。

這位釋迦摩尼尊者。

不過就算是這樣,除了跟如來佛祖身邊的那隻大鵬鳥以外,其他大鵬鳥的生存環境並不是很好,他們要面對這無窮無盡的追殺。

最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們體內有鯤鵬的血液。

而且他們無法讓這些血液變形,最後變成毫無用處的清水。

而鯤鵬一族,本身就對大鵬鳥一族沒有什麼好感。

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是鯤鵬一族的恥辱。

鳳凰一族的那頭老妖婆,竟然連孩子都不放過。

這樣才有了大鵬鳥。

而後來這一事件直接引發了鳳凰和鯤鵬一族持續千年的戰爭。

最終鳳凰一族的老族長,被迫成為了四象之一。

而這場戰爭最終以鯤鵬一族獲得勝利而結束。

而鯤鵬一族也展現了他們的實力。

因為那場戰爭的期間,處於所處的時刻。那就是鱗甲,走獸,飛禽三大種族到戰爭打得最激烈的時候。

而正是這小小的變數,最後引發一場十分重大的變故。

那就是鱗甲一族的代表龍族,祖龍化身為東方青龍,他手下的龜丞相化身為玄武。

代表走獸一族的麒麟,變成了中麒麟。

而攻伐無雙的白虎一族,最終化身為西方白虎。

而鳳凰一族的近親,化為南方朱雀,同樣也可以成為南方鳳凰。

而大鵬鳥作為鳳凰和鯤鵬的後代,完美的繼承了這兩個種族的優勢。

所以這也是劉俊二為什麼需要大鵬鳥的原因。

雖然系統走了,可他也很隱晦的告訴劉俊之,下個系統會比他更坑。

所以讓劉俊之早做打算。

其是系統表達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過了這段時間,他可以肆意無忌淡的運用先天靈火和瘋血。

但是新系統來臨之後,恐怕這又會變成被動,自動激發。

所以劉俊之急需要大鵬鳥的血液。

因也只有他們的血液和那個地火融合,才會讓赤流焰發生最大改變。

極品貼身家丁 因為本身流焰不是什麼高級貨色,哪怕只有一滴先天靈火,都可以將它吞滅。

而大鵬鳥的血液,其中火焰的力量早已經弱化到了一定的地步。

早已無法吞噬任何火焰。

這本身是一個弊端,不過現在劉俊之需要這個弊端。

而現在唯一所差的條件就如何將這隻大鵬鳥,體內的血液。

抽取出來。

這才是劉俊之所要關心的問題。

而俘虜這頭大象和獅子,才能準確的將那隻大鵬鳥引誘出來。

將這頭大鵬鳥引出來,然後擒拿住,讓他身上的鮮血流干,僅僅是為了那鯤鵬的血液。雖然只有一滴。

但是就是那僅僅的一滴血液。才能讓大鵬鳥此的強。

這頭獅子面對這麼多的人是當機立斷,立刻顯現出它的本體。

這是一頭渾身散發著青色的毛髮的獅子。

劉俊之饒有興趣的看著這頭獅子。

他沒有想到這頭獅子竟然會顯化出他的本體。

顯然現在這種情況是這頭獅子極力的壓制自己本身的力量。

因為這頭獅了不壓制力量的話語,他的體型恐怕早已將山洞整個充滿,而且恐怕這還不是終點。

對於自己的身體,他還是很有質量的控制了。

控制住自己的身體。

青色的獅子,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

向一名人類武者撲來。

而這名人類武者,雖然實力低微,可是一點也不慌張。

連對這頭獅子的恐懼都沒有了。

這個少年,只是深吸了一口氣,微微的向後靠攏。

將整個身體貼在牆壁之上。

而且是單純的簡簡單單的貼在洞壁之上。

對於這個少年的做法,劉俊之十分的贊同。

身體緊貼著洞壁,這個少年只需要應對來自其他三個方向的敵人既可。

他的背後了是平滑的岩石,而且他不用為這一方向的敵人感到擔憂。

為他的背後感到擔憂。

因為只要他不動的話,這是敵人根本無法,無法突破的角落。

青獅張開它的血盆大口。

向少年撲了過來,但是他的身形忽然停住了,因為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青獅的口中。

早已經被凍僵了。

雖然沒有見到什麼寒冰,可是青獅知道了一件事情。

就是他身邊的溫度急速的下降。

早已經降至了冰點之下。

不過青獅絲毫沒有停頓,因為原因很簡單。就是他的口中凍僵的感覺已經消失。因為這頭獅子可以自由自在的,控制自己身體的溫度。

雖然是大妖。可是也聽經許久,他自然和其他的妖族不一樣。

而且對於控制溫度,這種小事情。這頭獅子當然是手到擒來。

因為他本身就是擁有冰屬性和火屬性。

擁有這個極端屬性的異類!

所以他根本不怕眼前的寒冷。

但是這卻延緩了青獅的攻擊。

而且迎接他的是一團團火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