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爺已經將外面的事情都告訴給了王興開,而王興開現在都恨不得直接滅了柳詩琪這個女人,所以直接對著柳詩琪冷冷的哼了一聲。

金爺已經將外面的事情都告訴給了王興開,而王興開現在都恨不得直接滅了柳詩琪這個女人,所以直接對著柳詩琪冷冷的哼了一聲。

「王叔叔,你好些了嗎?」我這才立即走過去,畢竟他留給我的印象並不壞,而這也是我幫他的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儘管現在王興開被柳詩琪害得一無所有,但還是笑著回答了我。而這時王興開似乎注意到了我身旁的王肖陽,立即打了一個冷寂瞪大了瞳孔抬著還不是很靈活的手指著王肖陽:「您…您是王大哥吧?」

其實像王肖陽這樣的身份在省城裡已經是很了不起了,畢竟從我們家族裡隨便挑一個管家出來輕輕的跺跺腳,省城裡都要抖三抖。更不要說王興開公司的規模並不是很大,所以接觸我們家族的也只不過是外部人員,像王肖陽這樣的人在王興開眼中絕對稱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任務,所以王興開才會如此的震驚。

王肖陽也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笑著給王興開打了一聲招呼。

王興開作為在商場上混跡已久的老油條子看見此時王肖陽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站在我的身後,這也讓王興開在心中開始琢磨起我的身份來。

「你..你究竟是什麼身份,你難道是黃家的人?」王興開依舊無法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瞪大了眼珠子驚悚的看著我。

「王叔,現在證據已經到手了,你看這些人該如何處置呢?」王興開既然已經猜到了我的身份,那我也沒必要再隱瞞什麼,直接點了點頭然後對著王興開詢問如何處置柳詩琪。

「你在胡說寫什麼?臭小子,我警告你,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今天你敢管這件閑事,我就讓你走不成這扇門。」柳詩琪忽然板著臉頓時嚴肅了起來,而與此同時一直站在原地沒動的眾人紛紛向我涌了過來。

我知道這都是柳詩琪的計劃,因為她生怕自己的陰謀會粉碎掉,所以才會叫來了這麼多人替她撐腰。

「詩琪,難道你還想一錯再錯嗎?我派人開車撞我,我不怪你,你將我公司的賬目給洗劫一空,我也不怪你,但是你錯就錯在不應該執迷不悟,你知道站在你眼前的這個人是誰嗎?他是…」

王興開剛要公布我的身份,我卻直接給擋了回去,因為現在我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的身份:「王叔,依我看還是報警讓警察來介入此事吧,而且憑藉你現在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再將公司給重新操作起來。」


我昨天晚上就已經知道了柳詩琪的陰謀,原本我是想直接讓王興開自己處理的,但是現在王興開已經沒有了一點兒的實際權力。而且柳詩琪這個女人還十分的厲害,將王興開大部分的朋友和生意上的合作夥伴都給買通了,但她是如何買通的,這一點兒恐怕也就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我所了解到的就一個字,臟!

柳詩琪竟然還冷哼了一聲,道:「他,他是誰啊?我派人查過他的身份,不就是藍櫻學院的一個小混混嗎?他有什麼資格和我作對?」

在進入藍櫻學院之前,家族便將我的檔案給重新替換了,因為就害怕在學校里有人查到了我的身份,從而影響到了考核的真正目的。而柳詩琪所查到的我的東西,自然都是家族給安排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罷了。

王興開見我沒有任何想要透露我身份的意思,最後也只是嘆息了一聲,輕聲的對我乞求道:「黃濤,報警吧,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繞過詩琪,至少,至少她是我老婆,我不願意…」

雖然我和柳詩琪並沒有長時間的接觸過,不過在這個短時間裡我還是能夠察覺到柳詩琪再王興開的生活中都是扮演的一個賢妻良母的角色,而且還是十分疼愛王琴琴的母親,關心王興開的妻子。所以此時的王興開才會如此心疼,恐怕王興開真的是深愛過柳詩琪,只是愛得越深,傷得也就越深。

「小子,你敢壞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讓你在這家醫院裡躺著。」柳詩琪終於露出了她本來的面目,整個臉猙獰到了極點,揮了揮手,她身後的那幾十個人紛紛向我們涌了過來。 “呼……多謝了小兄弟,高懷雲,我們現在可以好好的算一下賬了吧。”發現自己體內的蠱毒已經完全消失了,朝歌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先是向聶塵道了一聲謝,然後便轉過臉看着一臉陰沉之色的高懷雲,冷笑一聲說道,說着手一揮,帶領着其餘的部下就直接衝向了高懷雲,而高懷雲也知道今天是絕對不能讓朝歌和聶塵等人出去,否則的話,一旦讓外面的人知道自己擁有戰獸武士這部禁術,而且還拿上任城主做實驗的話,別說他現在的這個位子,就連其性命恐怕也都保不住了,但是就算是打,也絕對不能在這裏,否則的話,他們戰鬥時所爆發出來的魂力波動很有可能會引起另外三大家族的關注,所以就在朝歌發動攻擊的時候,高懷雲竟然二話不說帶領着他的心腹就向着外面跑去了。

“混蛋,還想跑,兄弟們,追……”見高懷雲竟然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朝歌十分不屑的冷笑一下說道,說着就要帶領其他人追上去,但就在這個時候,聶塵卻突然出手擋在了他們的前面,嚇得朝歌連忙停下了腳步,看着聶塵那一臉堅決的表情,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樣擺臉色,而是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小兄弟,這這是在幹什麼?爲什麼不讓我們追上去了斷那個混蛋的性命?”

“先別衝動,別忘了你們現在纔剛剛恢復魂力,實力都還沒有完全恢復,而且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只能在段時間裏壓制住你們體內的蠱毒,一旦你們動用了魂力的話,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看到朝歌並沒有像剛纔那樣二話不說就對自己動手,聶塵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趕忙向其解釋道,如果只有朝歌一個人身中蠱毒的話,那麼以聶塵現在的實力還可以在其戰鬥的時候,也壓制住其體內的蠱毒,但是現在可是一羣人都中了蠱毒,所以聶塵也只能是先勉強將所有人的蠱毒都壓制住,要是他們在動用魂力的話,聶塵可就沒有辦法了,而朝歌在聽了聶塵的話以後,也是不由得沉思了起來,聶塵見勢也趁熱打鐵道:“而且你想想,平剛纔高懷雲和他那些手下的實力,以現在還處於虛弱狀態下的你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那他又爲什麼要不戰反退呢,這是因爲他擔心,一旦你們打起來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其他三大家族的窺測,那樣的話,他的祕密也一樣會曝光,所以我估計他是想要將你們引入一個偏僻的地方,在一舉將你們所有人都剿滅掉,你們現在這樣做只會讓他如意。”

“那照你這麼說我難道還就這麼放過他不成嗎?”在聽完了聶塵的所有解釋以後,朝歌才真的反應了過來,但還是很不甘心的向聶塵詢問道,畢竟認誰被關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放出來就這麼離開,也都會很不甘心的,而聶塵自然也能理解朝歌的這種心情,但是在稍稍沉思了一段時間以後,聶塵還是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說道:“這個確實沒辦法,第一,我肯定不會讓你們這個時候去和高懷雲他們拼命,那樣無疑是去送死,第二,因爲前天魂皇級強者在城中戰鬥的緣故,高懷雲早就把他的家人送到其他地方去了,所以現在不要想着去找他的家人報復,第三,等我們把高懷雲解決掉以後,你肯定還會官復原職的,也就是說這個城主府以後也一定會歸你,所以這個城主府也不可以破壞掉,更何況時間上恐怕也不夠……”

“不,我已經不想當這個城主了,現在的我只想在平反以後,帶着我的這幫老夥計歸隱山林,至於恢復原狀估計也是沒什麼指望了,所以,這個城主府我根本不在乎。”沒等聶塵把話說完,就只見朝歌一臉黯淡的說道,在經歷過屬下背叛和全家被害這兩件事情以後,朝歌對那些所謂的權力已經沒什麼興趣了,現在的他只想在殺死高懷雲以後,就帶領着他的這些老夥計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歸隱山林,度過殘生,至於樣貌的問題,甚至其困難度的朝歌更連考慮都不敢考慮,可聶塵在聽了朝歌的話以後卻是不以爲然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可不一定,實際上這戰獸武士的禁術被分爲兩部分,一份是在高懷雲這裏,而另外一部分就在護國暗組裏,等我們將高懷雲這部分的戰獸武士拿到手以後,加上在護國暗組的那部分,說不定還真能解決掉你們身上的問題。”

“你,你說的是真的?我們真的有希望變回以前的樣子?”在聽到聶塵說自己等人還有機會變回從前樣子的話,朝歌等人頓時就激動了起來,一下子就把聶塵包圍在了其中,十分激動地說道,不過想來也是,畢竟只有還有一線希望,誰也不希望變成這麼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啊,而聶塵也是被朝歌等人的表現給嚇了一大跳,差點直接把腰間的修羅血泣變成大刀砍到朝歌的頭上,當然最後還是強忍住了這個慾望,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是有這個可能,因爲當年就是李老頭找到的這部戰獸武士,只不過在分批送往護國暗組的時候,丟失了前部分被高懷雲撿到了。”

“太好了,兄弟們聽到了嗎,我們,我們還有希望恢復成以前的樣子。”在得到了聶塵那肯定的回答以後,朝歌等人一時之間激動的就連話都說不齊了,但聶塵確實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說道:“不過你們也先別高興的這麼早,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吧,要是等高懷雲他們反應過來的話,別說是恢復以前的樣子了,就算是能不能活命都是一個問題了。”

“好,好,好,我們這就走,走兄弟們,我們……額,小兄弟,我們都被困在這個地方几十年了,所以對外面的情況多少都有些不太瞭解,所以還請你來帶路吧。”在情緒激動的情況下,朝歌也並不在意聶塵的態度,揮舞着已經變成獸爪的手就要帶領着其餘人離開城主府,可是還沒等他走兩步呢,就又把頭掉了回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聶塵說道,畢竟他們被高懷雲困在那個不見天日的密室之中都已經幾十年了,像以前的路啊什麼的也都忘得一乾二淨了,所以還需要有聶塵來帶路,而聶塵也知道朝歌等人這是激動所導致的,所以只是有些無奈的反了一個白眼說道:“就知道會變成這樣,跟我走……哦對了,來,你們想把這些東西披上,畢竟你們現在的樣子確實是有些嚇人,雖然現在是深夜,但是街上多少都還是有些行人的,嚇到他們可就不好了。”

與此同時在邀月城外的樹林之中,高懷雲正一臉鐵青之色的看着自己的那些手下們……

“混蛋,我不是讓你們隨時監視着找個他們的嗎,爲什麼他們現在卻一個人都找不到了,誰能給我一個解釋。”眼中閃爍着陰冷的光芒掃視着自己面前那些顫抖不已的手下們,高懷雲無比憤怒地說道,就在他剛剛來到這片森林以後才驚訝的發現,本應該跟着他們一起來的朝歌等人現在卻一個都不見了,而當他在問到自己那些手下的時候,竟然也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的行蹤,這樣一來如果讓朝歌等人逃走的話,麻煩就大了。

“額,我們那個時候都一心跟隨在大人您的身後,所以不知不覺就失去了那些人的蹤跡,噗……”面對暴怒狀態下的高懷雲,那些心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一名有着下位魂王級別的魂師走上前來說道,可是他的話纔剛說完,高懷雲就毫不徵兆的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前,那名魂師先是臉色一白,接着直接噴出一口血倒飛了出去,眼看着是活不成了,無視掉那名快要死去了的魂師,高懷雲冷冷的說道:“還都楞在這裏幹嘛,還不快回去找,我告訴你們,要是那些人跑了的話,我讓你們全都去死……” 呂青絲是怎麼弄沒的?

和易天師一樣,呂青絲也是拚命拼沒的。不過不一樣的是,她和易天師拚命的方法有些不一樣。

方法不一樣,效果自然也不同。

易天師擊敗傀儡后,更是取得了傀儡的主控權,可以說是一舉兩得,而呂青絲呢?她則是完完全全的破壞了一個分身,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具有靈天境巔峰實力的武者啊!

當然了,呂青絲下場也和易天師的下場不一樣。

易天師現在基本沒有什麼事,雖然精神入侵的代價很大,但易天師成功了,成功的易天師也就沒損失什麼!不過,呂青絲現在可是損失慘重,滿臉血跡的她不說,現在的呂青絲更是基本沒有了絲毫的戰鬥力!

不過贏了就好!

因為還有易天師。

取得分身的控制權之後,易天師接著又做了一件大事!

不但是大事,而且還是十分瘋狂的事!

取得了這個分身的控制權后,易天師又把主意打到了僅剩的那個分身上!已經成功了一個,為什麼就不能成功第二個呢?

於是,易天師又如法炮製!

不過這次易天師還是加了個小心。這次他沒有用上全部的精神力,他已經知道了分身中『神星』的精神力大概有多少,所以易天師這次真是沒必要再使用處全部的精神力,而是只分出了他十分之一的精神力。

對付一個只有紫天境境界的精神力,易天師使用的也足夠了!


滿以為這次還能輕鬆取得這個傀儡控制權的易天師突然笑不出來了,因為他太難受了!疼的難受,那還不是身體上的疼,那是精神的疼!

和他一起疼的是『神星』。

不過不一樣的是,『神星』是心疼,好不容易付出這麼多的代價,召喚出三個分身出來。被打死一個不說,這是的確低估了人……兩道強者,其中還有一個是呂家的嫡傳最強大之道,輸的也算是正常。

可被易天師控制的那個分身就讓他心疼了!竟然還有人能使用精神力攻擊……而且還轉眼間就奪取了他分身的控制權……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但不可思議歸不可思議,『神星』還是迅速做出了反應!能控制他一個,自然就能控制他另一個,現在不過怎麼說還是先保住另一個分身為妙。

可讓『神星』沒想到的是,易天師連停都沒停一下,便繼續向僅存的那一個分身發動了攻擊……

這,『神星』現在即使是想加大精神力也不行了,時間已經不夠,無奈間,他也只能急忙做出了另一個決定。

自爆!

讓分身自爆!

熱力學主宰 !但這可是他花費了好幾百年才研究出的成果啊,就這麼被他毀了……『神星』心疼也是應該的。

既然『神星』心疼是應該的,那麼易天師身疼也沒問題了!

那可是將近十分之一的精神力被炸毀啊!擱在一般人身上,那人早就痛苦之死了啊,易天師能活下來,也主要是因為他對精神力比較了解,加上對精神力的控制力度比較強,不然易天師現在也不用疼了……直接就一動不動了!

所以說,易天師疼也算是件好事,至少他現在總算是不用死了!

當然了,對於這一切,最高興的還莫過於是魏無敵了。

總算能緩一緩了!

魏無敵從一開始可都是精神力高度集中,沒有半點走神。因為他知道一旦他走神,那麼今後他再也不會有走神的機會了!

因為他的對手可是『神星』!

『神星』的一個分身就可以強悍如斯,更何況是他的本人呢?『神星』更是懂得各種秘術大招,可謂是魏無敵防不勝防。

防不勝防的還有一層意思便是魏無敵從來就沒有進攻過!

這可不是魏無敵不想進攻,魏無敵強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善於進攻,而且魏無敵也喜歡進攻,他相信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不過,這次魏無敵可真算是想進攻都進攻不成。

他當時可是連防守都沒時間了,哪還有他進攻的機會呢?

魏無敵一直處於防守的狀態之中,直到剛才『神星』爆炸了他的那個分身。魏無敵才能解放那麼一小下下!

雖然可以解放那麼一下下,但魏無敵可並不打算解放!因為那麼一小下下實在是太小了,魏無敵要徹底的解放。

那麼怎麼才能扯得解放呢?

自然是殺掉『神星』,或者是打碎這片星空。魏無敵現在已經知道了,『神星』現在為什麼會這麼無敵,打的他魏無敵毫無還手之力?要知道魏無敵以前可是偷襲過『神星』的,所以他也才了解『神星』的實力,不然魏無敵又怎麼敢設個拳套來襲殺『神星』呢?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神星』太無敵了,太強大了!

現在魏無敵也徹底明白了,這一切的根源都是這片星空。

在這片星空下,『神星』的實力至少也上漲兩倍有餘。而且,而且現在,還是晚上……有星星的晚上……

怪不得『神星』這麼強大了!

不過這次『神星』的三個分身一個自爆,一個被打爆,還有一個被收歸之後,『神星』的實力雖然沒有減弱,但魏無敵知道,這次他可是多了幾個幫手。

雖然幫手的境界不高,但這幾個幫手的助力可一定不會小!

現在或許真的已經有了活命的可能性!

不僅魏無敵是這麼想的,連已經喪失了戰鬥力的呂青絲也是這麼想的。

雖然已經喪失了戰鬥力,但呂青絲現在還是有意識的。

而現在『神星』也把目光轉到了這個正面擊殺他的一個分身的女人身上。雖然易天師是直接收服了他的一個分身,在效果上比呂青絲打爆要好上很多倍。

但兩人一對比,令『神星』更加感到意外的還是呂青絲。

畢竟易天師這個利用精神力來奪取分身的控制權雖然看上去很完美,但不管怎麼說,也是有投機取巧的成分,如果當時分身里在多一點精神力的話,那麼易天師可就早完了。而呂青絲呢?

她可是實實在在的以玄天境初期的境界打爆了一個靈天境巔峰的高手!

這跨級殺人跨的,絕對是能創造個記錄了!而且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記錄!

那麼呂青絲為什麼會這麼厲害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她姓呂,擁有血祭之道的呂。

可擁有血祭之道的呂姓人可不僅僅是呂青絲一個。

還有一個人,呂不商!

而且準確的說,呂不商的血祭之道可比呂青絲的要強大的多,多的多!

這個時候,;呂不商也在爆發,拼了命的爆發。因為他和剛才的呂青絲一樣,不拚命就要死亡!

因為他的對手是白流飛,而且和呂青絲一樣,呂不商現在也是一多打少。

本來呂不商是不怕白流飛的,即使有多了五六個小啰啰似的人物,他更沒有什麼懼怕之理。可這次呂不商真的錯了。

因為他這次之所以要拚命,很大程度上便是因為這幾個小人物。

準確的說,應該是其中的兩個小人物。


故事從她瞧不起我說起

攻擊力最弱的兩個,左手和右手。

他們攻擊力雖然弱,但他們的輔助能力確實強到家了。

至少在他們的輔助下,一開始白流飛對上呂不商的時候,白流飛只能說是稍稍占點上風,想要擊敗呂不商都難,更何況是擊殺了!

可有了左手和右手的輔助之後,呂不商現在不拚命的話肯定是不會有命了!

兩人攻擊力基本上沒有,但輔助力卻是強到天了!

白流飛也笑了,有了這兩人的輔助,本來一開始要準備使用的很多手段現在也可以節省下了。

呂家的血祭之道很強!但這個道有個特點……就是它只能遺傳,而且還是只能遺傳這麼一個因,能不能結果就又是一回事了。

如果沒有這個因的話,肯定是不會後天修鍊成功血祭之道的。

而且就算有了這個因,能不能修鍊出血祭之道也是個問題。

不過,一旦有這個因,又能修鍊出血祭之道的人,在呂家絕對可以享受的到超然的地位。而現在,就在呂家本家,現在擁有血祭之道的人,也只不過是僅僅三人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