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切換到了今天下午記者招待會的現場,大神唐四對著鏡頭,一臉的嚴肅:

鏡頭切換到了今天下午記者招待會的現場,大神唐四對著鏡頭,一臉的嚴肅:

「在此,我借用之前一位維護自身版權的先驅作者的一句話:知識產權維護不易,望大家且行且珍惜。

在盜版橫行的現在,本身作者的權益就已經受到了嚴重的侵害。

然而盜版只是某些網站和個人無償盜用作者的作品以滿足他們的自身物質利益的產物,其本質是謀取自身利益,還不至於篡改作者的信息,讀者看盜版的文字時也能看得到作者的信息。

但是這次的抄襲案件不同,已經不僅僅是盜用別人勞動成果的事情了,筆名為『旋花』的作者,不僅完完全全複製了別人辛勤勞動的成功,還不知廉恥的冠以自己的名字,企圖瞞天過海名利雙收。

在處於弱勢地位的網路作家們最應該團結起來對抗外敵的時候,出了像『旋花』這樣的敗類,我感覺很痛心!

……」

……

畫面切換回新聞主播。

「據報道,今天上午,憤怒的讀者們人肉出了『旋花』的實際住址,闖進去之後才發現『玄花』已經畏罪潛逃了。

目前事件正在持續調查中,如果抄襲事件得到證實,『旋花』將面對嚴重侵權的申訴。

此外,受最近頻發的抄襲案件影響,xx原創可能會進行體制大清洗……」

……

誒呀!畏罪潛逃了呢!穆璃有些驚訝王亦旋強大的心理素質。

她還以為,這一次王亦旋一夜之間經歷了巨大的落差,會出現精神上的問題呢!

這樣子的話,她就可以強行抽取王亦旋重生部分的靈魂,然後完成這個世界的任務了!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真是有點可惜啊!

不過,穆璃嘖嘖嘴,王亦旋竟然被憤怒的讀者堵到家門口了呢,一定很憋屈吧?想象著王亦旋當時臉上的表情,穆璃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嗤笑。

這會兒,王亦旋應該在哪個角落裡躲著惶惶不安吧?

穆璃心中陣感快意,這下子可算是出了上次被王亦旋算計的氣了!

雖然沒能一舉把這個世界的任務完成,但是能讓王亦旋倒倒霉也是挺好的。

況且,王亦旋現在基本上算是被玩殘了,對穆璃也基本上構成不了什麼威脅了,這個世界的任務遲早可以完成的。

恩,先睡一覺,然後明天開始再接再厲,打倒小人!

穆璃爬上床,開始修鍊著她的「催眠」大法,好吧,就是那個坑爹的初級神鍛術。

平心靜氣,去除雜念,呼吸放緩,神遊物外……

然後……

穆璃不負眾望的睡著了……

等等,這次,好像不太一樣!

思維似乎穿過了一片混沌,穆璃感覺自己好像被包裹在粘稠的液體里。

但是她卻一點都不會感覺呼吸困難,反而覺得冰冰涼涼的挺舒服的。沉浸在這些液體里,讓人莫名的感到安心。

穆璃甚至能隱隱約約地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在緩慢的增長著。 謝謝似夢似幻の瑋的十張推薦票~么么噠~(^3^)-☆

今天第二更奉上~

++++++

「我這是,終於可以摸到初級神鍛術的門檻了么?」

半夢半醒之間,穆璃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了什麼,不禁有些歡呼雀躍起來。

「嘩啦」隨著水聲散去,穆璃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穿過了液體,到達了一個比較乾燥的地方。

不知為何,她直覺的認為這裡一定是上次她碰巧進入過的那個透明球體空間。

眼皮像是被502膠水粘了起來一樣,穆璃努力了半天,才堪堪睜開一條小縫。 陰陽靈官 周圍的景物都模模糊糊得看不清楚。

穆璃沒有放棄。

躊躇滿志地練了這麼多天,經受了那麼多次無奈睡去的打擊,好不容易今天終於有了一點點進展,在這種就差臨門一腳的時候,她怎麼能放棄呢!

她用力地將眼睛一點點地睜大,感覺自己的視線也一點點地變得更加清晰。

雖然液體的折射使這裡的光線隨時都變化著,擾亂著穆璃的實現,但是她還是發現,這裡明明就是上次自己曾經進來過的那個透明球體嘛!

而且,如果沒記錯的話,這裡好像,變大了不少?

穆璃此時才剛剛能夠看清周圍的環境,也只來得及大致估計了一下這裡空間的變化,卻來不及仔細觀察裡面的情形。

一陣失重的眩暈感突兀地傳來,穆璃感到自己在現實中的身體似乎被一股大力拽著脫離了床板。

隨即她眼前一黑,只來得及吐槽一句「誰這個時候壞老娘好事!」,就跟透明光球失去了聯繫。

「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騰空飛起接著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穆璃不禁痛呼了一聲。

被強行從修鍊的狀態拉出來,穆璃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腦袋像是被千萬根細細的鋼針不斷地刺痛著,整個人暈暈乎乎的,看什麼東西都是重影的不說,連站都站不穩。

「呼!」聽著耳邊傳來的急促的風聲,穆璃的身體早在她反應過來之前便做出了規避動作。

苦修一個多月的煉體術,穆璃得到的可不僅僅是強健的體魄,還有快速的反應能力和非比尋常的柔韌性。

要知道,時空管理局出品,必屬精品,初級煉體術可不會像它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其實連穆璃也不知道,僅僅第一幅圖裡的動作,其實就包含了無數種面對危險的反應方式。

而連續一個月苦修同樣的動作,穆璃早就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的身體產生了深刻的動作記憶,這才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僅僅憑著直覺的反應完美的規避開所有的攻擊。

精神力衝擊的餘波還沒有消散,穆璃依然什麼都看不清。她索性便閉上了眼睛,憑著聽覺和觸覺讓身體自主做出反應,一時之間竟也沒有什麼危險。

而在攻擊者眼中,此時的穆璃就跟開了掛一樣。

雖然她才剛剛從睡夢中驚醒,但是卻依然可以閑庭漫步般輕鬆地躲開自己的攻擊,甚至還挑釁一般地閉上了眼睛!

打了五分鐘,還是沒能摸到穆璃衣角的攻擊者不由得在心裡罵娘的同時,也對她產生了深深的忌憚,停了下來,如臨大敵地盯著站在原地仍然閉著眼睛的穆璃。

「嗯?」半響都沒有感覺到攻擊的穆璃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地睜開眼睛。

雖然那針扎的感覺還在,但是頭暈目眩的感覺已經緩解了許多,穆璃也能夠勉強看清楚周圍了。

卧室里沒有開燈,客廳里的燈倒是不知道被誰給打開了。

白光從門上的通風窗處透進來,打在對面的人身上,剛好能讓穆璃看清楚對方。

以穆璃有限的見識,她猜測,這是一個軍人,或者說,他曾經是一個軍人。

他有著軍人特有的氣質,莊重而冷峻,沉著而內斂,一頭短髮,配上他那種充滿軍人特色的國字臉,顯得乾淨而利索,兩條濃重的眉毛彰顯著他時刻準備犧牲的勇氣。

而此刻,這個本該在現場上奮勇直前、殺敵建功的漢子,卻突兀地出現在了穆璃的閨房裡,保持著格鬥的準備姿勢,看著穆璃的眼裡透出著濃濃的忌憚。

穆璃有點小心虛,難道是她修鍊功法的時候不小心暴露了,被國家給盯上了?

都市小說里不是都說有什麼「龍組」么?就是那個搜集了全國最優秀的異能者什麼的組織……

可是,不對啊!

小白貓不是說這裡就只是最低級的科技位面么,怎麼會有異能者呢?

豪門之魂音 穆璃正在混亂地猜測著自己到底哪裡惹到國家了的時候,突然心念一動,聽到了客廳里的聲音。

「裡面不鬧騰了,應該是搞定了。」這是一個一本正經的男聲,穆璃隱隱約約間似乎能感受到他面無表情的臉龐,看起來又是一個軍人。

呵呵,隨即穆璃不由得輕笑起來,怎麼可能僅僅憑藉著聲音就知道別人的長相嘛!自己果然是練功的時候被打斷然後導致走火入魔了吧!

不過,到底是為什麼這些人會出現在自己的家裡啊!

「王小姐,您……還是不要進去了吧?西伯利亞狼出手,場面可能會有點血腥……」依然是剛剛那個男聲。

「王小姐?!」穆璃捕捉到了這個稱呼,幾乎本能的就想到了王亦旋!

「西伯利亞狼?看來說的是攻擊自己的人了」穆璃看了看對面的依然肌肉緊繃著的男人,心裡快速地盤算著。

「聽西伯利亞狼這個代號,他應該就是部隊編製的吧?說不定還是個特種兵什麼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又跟王亦旋有什麼關係!」

「再說了,外面說話的聲音那麼大,我都聽到了,他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啊?」

穆璃有些疑惑,同時也有些隱隱約約的猜測,難道是自己的精神力時隔一個多月終於升級了?

算了,穆璃搖搖頭,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還是先聽聽外面的那個男的怎麼說吧!

一邊保持著一部分精力注意著對面的男人,穆璃小心地分出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傾聽客廳里的對話上面。

「哦?是么?我就是想要看那個該死的任紫銅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樣子!」

女人的聲音里透出著掩飾不住的興奮,穆璃甚至能隱隱約約地「看到」她扭曲的神情,潮紅的臉頰,以及一身黑色露了大半胸脯的小禮裙。

是王亦旋!果然是她! 謝謝輓歌,阿拉伯母,大宇,小雨的支持~

抓住三隻新同學!似夢似幻の瑋,輕漪,landy慧~快到胖胖的懷裡來~么么噠~(^3^)-☆

+++++++++++++

穆璃認出了王亦旋的聲音,頓時心下瞭然,看來王亦旋又榜上了不知道哪個大佬了,這次十有**跟軍隊有關。

事實其實跟穆璃猜的差不多。

話說上午王亦旋被瘋狂的讀者砸門被迫跳窗逃跑后,找了一家破舊的小網吧包了間房躲了起來。

不願意相信現實的她再次試圖登錄自己的作者後台,卻發現自己的帳號已經被封了。

那五本小說也已經被網站鎖定了,網站方面還分別發布了免責公告,撇清了網站跟王亦旋的關係。

王亦旋接著跑去聯繫她的編輯,卻發現之前對她各種照顧各種賣萌的編輯竟然已經毫不猶豫的把她拉黑了!

扒拉著網上層出不窮的相關報道,看著被她抄襲的大神們的情緒激動的控訴,王亦旋用了一整個下午,終於接受了她再次被穆璃給算計了的這個悲傷的事實。

心灰意冷之下,王亦旋只能去酒吧買醉。

不得不說王亦旋的心裡素質還是非常強大的,到了這種時候竟然都沒有自暴自棄,連去酒吧買醉的時候都時刻注意著自己的裝束。

估計她的心裡是想著先熬過這個檻,以後再找機會報復穆璃吧。

吧台上,憂鬱的氣息和微醺的迷離眼神為王亦旋增添了別樣的魅力,讓碰巧走進這家酒吧的李航一眼就看中了她。

這個李航,現年二十有八,是個傳說中的二世祖。

由於家裡跟軍方有些千絲萬縷的利益聯繫,身為家中長子的李航過的也非常滋潤。他不僅是一家著名跨國企業的名譽總裁,更是擁有某些國家壟斷企業的股權。

要知道,像是石油、化工這些國家壟斷企業,嘴邊稍微漏出一點東西來都能餵飽一大批私企!

能擁有他們的股權,這個李航也絕對算得上是國內響噹噹的一號人物了。

然而就是這麼個大家都想找機會巴結的人,最喜歡的一項娛樂活動,竟然是喬裝打扮去酒吧里勾搭漂亮妹子!

而且,為了不讓某些人刻意安排偶遇,破壞了他的興緻,他的這項愛好始終處於保密狀態。

而王亦旋,就成了那天晚上被「寵幸」的幸運兒。

一番雲雨過後,被服侍得非常舒服的李航決定要給王亦旋一點小小的獎勵。

早已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的王亦旋卻並沒有為自己的未來考慮,而是連忙喜出望外的請求李航去給穆璃一個狠狠的教訓,最好弄得她半身不遂!

李航雖然對於王亦旋的心思狹隘以及目光短淺略有些不滿和鄙夷,但是想到自己跟王亦旋不過是露水情緣,而且考慮到她確實伺候得自己很爽,李航隨手就讓自己的兩個保鏢跟著王亦旋走一趟,在天亮之前辦完事,他第二天還有行程呢!

別看李航只給了王亦旋兩個人,這兩個人可不是之前黑披風那樣的小混混所能比的。

他們倆都曾是特種部隊里的尖兵,只是因為種種原因而被李航的家族給弄了出來成為了李航的保鏢。

以李航的身份和地位,遭遇到各種勢力的報復甚至是暗殺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他之所以到現在還活的好好的,都是因為他的五個保鏢。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而其中,這兩個保鏢當然也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由此可見,這兩個保鏢的厲害之處。

本來這個任務應該是萬無一失的,畢竟不論是在李航眼中,還是在王亦旋眼中,穆璃一介女流,碰上特種兵,哪有僥倖逃脫的道理?

可惜的是,穆璃修鍊了小白貓給的初級煉體術,還成功修成了第一幅圖的動作!穆璃現在的身體跟原來的任紫銅比起來,已經算是脫胎換骨了!

其實這初級煉體術遠沒有穆璃想象中那麼簡單,現在,就算是這兩個特種兵一起上,也不一定打的過穆璃,只不過穆璃她自己並不知道自己已經這麼厲害了罷了。

話說穆璃正聽著客廳里兩個人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對面的「西伯利亞狼」動了。

他趁著穆璃把注意力放在外面兩人身上的那一瞬間,再次向著穆璃發出了攻擊。

穆璃馬上反應了過來,剛剛想要躲開,卻心裡一動。

既然王亦旋她想要收拾自己,那麼自己為什麼不將計就計,然後再在她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一舉反敗為勝?

要知道,穆璃現在已經成功的讓符陽受到了教訓,又保住了原主任紫銅自己創作的小說,只要再驅逐王亦旋重生那部分的靈魂,消除引起時空不穩定的因素,她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去找小白貓了。

而要驅逐王亦旋的靈魂,需要讓王亦旋精神崩潰。

無奈王亦旋的內心對於報復任紫銅這件事情太過執著,兩次經歷了打擊,竟然還硬生生地維持住了靈魂的穩定,讓穆璃無從下手,完成不了任務。

這樣子耗下去,還不知道王亦旋要整出來什麼幺蛾子來噁心穆璃呢!倒還不如趁這次機會摧毀她的精神防線,完成任務拍拍屁股走人。

穆璃擁有已經修鍊得小有成就的煉體術,足以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再加上似乎剛剛已經成形了的精神力,對這次的計劃還是十拿九穩的。

穆璃可是記得,在初級神鍛術中,可是有利用剛成形的精神力進行簡單的精神攻擊的法門的!

就在「西伯利亞狼」的手抓過來的一瞬間,穆璃的腦中閃過無數的念頭,瞬間下定了決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