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惡趣味!你們騎士團都是這麼對待俘虜的嗎?我要劍因菲利亞。”

“閉嘴!惡趣味!你們騎士團都是這麼對待俘虜的嗎?我要劍因菲利亞。”

“沒用的,騎士團雖然擁有和一個國家相當的規模。但是我們並沒有強制性的體制,你是我的戰利品,即便因菲利亞親自來找我也得看的心情。”

斯提諾斜視弗萊婭,大致打量了她的身體。“的確我的身體還沒有發育好,那是因爲我生前在這個年齡時就已經失去了生命。我是一個人類。那麼身爲魔王的你爲什麼也是這樣的身體?路西法原本是天使,墮落的原因該不會正是因爲身高被他人嘲笑吧?”

斯提諾的話一針見血,弗萊婭生氣了。“閉嘴!再說我就把你身上的泳裝撕爛!!”

聽了這話斯提諾也只能安分了。

弗萊婭將視線轉向了前線。

“戰鬥似乎開始了,果然和我說得一樣。她們不會拋下你的。高興吧,很快能讓你們見面了。夏洛斯那身材果然適合比基尼吧,諾尼卡適合精神的水手服,旗袍也不錯……”

斯提諾的視線也轉向了前線,她身爲魔法師自然擁有優秀的感知能力。即便魔力被封印感知能力並不會受到影響。此外斯提諾非常熟悉夏洛斯和諾尼卡的魔力,即便在戰亂之中她一樣能夠清晰得捕捉到她們。但是她並沒喲感知到兩人的魔力,那麼可能性只有一個。諾尼卡和夏洛斯壓制着自己的魔力,採取別動的可能性很高。

弗萊婭的聲音打斷了斯提諾的思緒。“擔心?也難怪,查看了你們的資料之後我還察覺了一點。你們三人所參與的戰場幾乎都是防守戰,夏洛斯恐怕不擅長攻擊。事實也很明確,你們三人中只有諾尼卡一人適合進攻。爲了配合你們,諾尼卡的行動也受到了限制。主動採取自己不擅長的戰鬥,看來你被捕的事的確起到了不錯的效果。”

弗萊婭再度看向斯提諾,試圖通過她的反應確認自己的判斷。但是此時的斯提諾有變回了鐵板臉,絲毫看不出情感的波動。即便如此弗萊婭還是相信自己的想法下達了指示。

“視線選出的一百人留下,本隊補充到中央部隊中。中央部隊到位後兩翼後退從兩側包夾!”

如果夏洛斯在部隊中,這樣單純的策略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弗萊婭也和斯提諾抱有同樣的想法,諾尼卡和夏洛斯脫離了部隊採取別動。而目的無疑就這斯提諾所在的這個本隊。爲此弗萊婭調走了本隊,只留下少許精英。明知道這是陷阱她們也一定回來。由於赤騎士主力部隊的行動,沒有指揮官的尖塔不斷也陷入了劣勢。 【異世界 遼視萬物的尖塔邊境】

如弗萊婭所推測的,諾尼卡和夏洛斯的身影出現在赤騎士本隊的後方。兩人的魔力立刻引起了留守騎士和弗萊婭等人的注意。絲狀的白色魔力以夏洛斯爲中心緩緩散開,她踏着緩慢的步伐向本隊走去。比起強大的存在感她的身上有更加顯眼的東西存在,魔力的騷動是周圍的空氣開始喂喂震動。她的心情一目瞭然,那身影彷彿一直強調着自己非常生氣。魔力蔓延到五米左右的位置後向空中集中,這些魔力迅速旋繞後升到了十米以上的高度。

此時赤騎士們也開始行動了。按照弗萊婭事先下達的指示,他們迅速行爲了大範圍的包圍圈。參與戰鬥的騎士僅僅其中的十人。弗萊婭採取的是消耗戰,在場的騎士個個都是騎士團的精英。她們想突破包圍是不可能的。想要擊退這十名騎士絕不是但時間內能辦到的,即便成功擊敗了他們也會有下一組人補上。


諾尼卡的戰鬥比較單純。只要不使用魔力,避免她通過魔力吸收而補充自身消耗的魔力,基本問題不大。當然不能使用魔力是非常不利的條件。也正是這個原因,弗萊婭決定了這樣的人數。問題在於夏洛斯和斯提諾。更具資料所述,夏洛斯的能力主要是怪力和自身魔力的結晶化。但光是確定這些還無法完全看清夏洛斯的戰鬥方式。

正在戰鬥正式開始的瞬間,弗萊婭想要的答案明確了。夏洛斯頭頂旋繞的絲狀魔力瞬間膨脹變成了結晶,十餘米長的巨大鈍器瞬間就成形了。夏洛斯毫不猶豫得將鈍器全力揮下。

處於攻擊影響範圍之內的騎士共有三人,他們及時反應並避開了攻擊。鈍器落地的瞬間,數千米內的大地因此而產生了強烈的震動,受到直擊地面深深陷了進去。好在是比較鬆軟的土地,並沒有出現崩裂的現象。

站在遠處的弗萊婭對夏洛斯產生了強烈的興趣。“那就是夏洛斯嗎?有意思,我突然想讓她和摩卡比試扳手腕。”

站在一旁的斯提諾用餘光斜視了她一眼。“恐怕找不到能承受她們腕力的臺子。”

弗萊婭突然轉向斯提諾並將自己的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這行爲令斯提諾的態度產生了強烈的動搖。畢竟弗萊婭之前說過那樣的話,斯提諾認爲自己惹惱了弗萊婭。

“等等。你想幹什麼?不會真打算……”

斯提諾的話因爲弗萊婭的行爲而中斷了,她用食指在斯提諾的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這個動作她之前也做過,那次斯提諾的魔力被封印了。而這次正好相反,斯提諾額頭上那紅色的“封”字消失了。弗萊婭解除了她的封印。

斯提諾的大腦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她完全無法理解弗萊婭的意圖。

“爲什麼?”

“沒什麼。硬要說原因的話,這樣會比較有趣。 他的心上香 ,那麼就只有去幫她們了。果然三笨蛋不湊齊就沒意思了。”

“笨蛋只有諾尼卡一人。”

“這種小事就不要在意了,總之我對你們三個產生了興趣。”

斯提諾將視線轉向了夏洛斯她們的方向。

“你會後悔的。”

說完斯提諾的身影消失了。

斯提諾出現在兩人的背後。他們沒有回頭就明白了,這是兩人熟悉的斯提諾的氣息。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既然斯提諾能夠跑到這裏來,那麼她也有可能帶來有用的情報。身爲指揮官,整理信息也是夏洛斯的工作。

“斯提諾?你怎麼逃出來的?”

“我不是自己逃出來的,只是弗萊婭的一時興起。”

和斯提諾匯合之後,諾尼卡本已漸漸消失的罪惡感又出現了。“抱歉……都是我害的。”

“這種事情到是無所謂啦。只是……因爲諾尼卡的原因被別人稱爲三笨蛋,說實話非常不愉快。”

“誒!?我的錯!?”諾尼卡無奈的嘆了口氣,情緒也變得消沉了許多。“接下來該怎麼辦?面對這數量的敵人突圍實在沒希望。投降嗎?”

夏洛斯低頭稍作思考。“的確,想突破恐怕不可能了。因菲利亞騎士團也是一個龐大的勢力,對待俘虜最基本的禮數應該……”

見情況部隊斯提諾立刻打斷了夏洛斯的話。

“不行,反抗到底。絕對不能投降。”

斯提諾強烈的反對令兩人非常意外。她們同時回頭看去。看見斯提諾的穿着,諾尼卡的臉立刻紅透了。

“校園泳裝!!斯!斯提諾!?你穿這樣的衣服是犯罪啊!會被當成小學生的!”

“諾尼卡給我閉嘴,又不是我自願穿的。”斯提諾將眼光瞄向夏洛斯。“夏洛斯,如果你被抓住的話……弗萊婭打算讓你換上比基尼。”

“比!比基尼!?”

諾尼卡再度插嘴。“夏洛斯穿比基尼!?太……”

“諾尼卡給我閉嘴!!”x2

“嗚~爲什麼都衝我發脾氣……”

隨後斯提諾的視線轉向了諾尼卡。“諾尼卡,你會被換上體操服。”

“連我也不放過!?”

夏洛斯的忍耐到達了極限。“看來沒有選擇的餘地了,諾尼卡!”

“在!”

“斯提諾!”


“下指示吧。”

“全力反抗!使用那個!”

夏洛斯右手拍擊地面,強大的外向氣流向周圍散開。大量的魔力從夏洛斯的體內散開並迅速結晶化。結晶的規模不斷增大,很快就形成。那是一個身高數十米的白色魔像。夏洛斯站在魔像的頭頂,諾尼卡站在左肩,斯提諾站在它的右肩。

結晶魔像,夏洛斯通過魔力所完成的巨人。這個魔像是爲了配合斯提諾和諾尼卡的能力而被設計的。諾尼卡負責吸收魔像收到的一切魔法攻擊,而斯提諾則爲魔像施加各種元素效果。

魔像擡起了右手,斯提諾立刻行動了。她揮動手中的法杖,大量凍氣迅速包圍魔像的右手形成了堅硬的冰層。得到元素效果好,魔像一拳揮向正面衝來騎士。 【獨立空間 枯樹林】

戰場運行開始僅僅二十分鐘,血姬已經與攻略方的主力接觸。除小權以外,六階段的攻略者已經到齊。陷入危機的血姬多少也察覺了異常,貝璐羅茲的行動力比他們中的任何人都要優秀。可是貝璐羅茲到現在還沒能自己匯合,二十分鐘內沒能匯合的情況至今爲止一次都沒有。當血姬想到小權的能力時一切都相通了。但是知道這個事實之後血姬卻笑了。

切!讓小狐狸去牽制貝璐羅茲嗎?不愧是詢,很明白貝璐羅茲的危險性嘛。不過特地用上王牌選擇只能說是失算。我是血族(吸血鬼)的事實你應該也察覺了,沒對不死者的血族,將小狐狸調走真的沒問題嗎?攻略這個戰場所必要的手段之一就是無視我不死特性的特殊能力,而現在這個戰場中只有小狐狸擁有這樣的能力。她的火焰是擊敗我所不可或缺的。哼哼哼,你該不會覺得破壞了心臟就能擊敗我吧?

由於追加條件的緣故,攻略方不能靠近血姬,但是庫洛姆的人形不同。雖然目前位置都沒有靠近,但血姬不得不提防她們。雖然擁有不死的特性,但是痛覺還是有的。更重要的是,這個特性儘可能少讓詢意識到會比較好。他的洞察能力血姬也親眼見過,他一定會在迅速找出應對的手段。

血姬的周圍集中了大量的血液,它們時而形成牆壁時而化爲利刃不斷將四周襲來的各種攻擊排除。魔法攻擊一旦與液態血液接觸後立刻消失,而物質攻擊全部被固態的血液彈開了。即便沒有貝璐羅茲在場,要突破血姬這鐵壁一般的防禦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詢站在遠處觀察着血姬。她對自身血液的掌控能力非常強,面對多方位的攻擊她顯得非常有餘。攻擊的力度精確度都非常驚人。

即便控制了貝璐羅茲,情況也不容樂觀。攻擊手段受到限制的情況下,在40分鐘內擊敗六階段魔女本來就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更何況現在已經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要突破血姬的防禦果然只有加強攻擊的力度這一個手段。

詢看向坐在空中的薩萊德,他坐在自己召喚的護盾上顯得非常悠閒。

——薩萊德,你打算看到什麼時候?你可是今天的主力。

——要我參與?

——是的。

——馬上就會結束哦。

——這種話等擊敗血姬之後再說。

——我的實力姑且也是騎士級別,真的沒問題嗎?一旦開始我可控制不了自己哦。

——擊敗血姬需要你的力量!而且這裏是獨立空間,在這裏你想怎麼鬧都沒事。

薩萊德看了站在身旁的劉依一樣。

劉依閉上眼睛,顯得有些不耐煩。

“拜託了。”

“真是沒辦法,那就開始吧。”

說着天空中出現了大量紅色光點,這些光點緩緩落下。如此龐大的魔力立刻引起了血姬的注意。就在這一瞬間,血姬的側面出現了一個紅色光球。這個光球迅速收縮,眼看就要爆炸時,它被周圍血液吞沒了。雖然成功排除了威脅,但是血姬明顯有所動搖。

這時薩萊德的狀態變化了,他進入了暴走模式。他突然放聲大笑的行爲嚇到了站在她身旁的劉依。

“哈哈哈哈哈!!這才只是一個開始,看你能防多久!!”


“白癡!別再別人耳邊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血姬的周圍不斷出現紅色的球體,這些球體無一例外得被血液吞沒。不久天空中灑落的光點也和血液接觸了。這些光點和剛纔的光球都是危險的爆炸魔法,爲了應對這些光點,血姬只好將防禦的範圍縮小了。乘着這個機會人形們也開始行動了,她們的逼近使血姬更加不安了。終於人形投出的一把匕首擊中了她的肩膀。

但是攻擊的命中似乎起了反效果。傷口中噴濺出大量的血液,血姬的防衛圈也因此迅速擴大。即便受到傷害,她兩眉毛都沒有動一下。痛覺是無法習慣的觸覺,它就好比靠近死亡的警告。能夠習慣痛覺的只有,更何況血姬是不死者。這是她的固執和精神力促使的結果。

隨後血姬沉下了臉。突然她的腳下散開強大的外向氣流。面對如此龐大的魔力,人形們立刻後退。

空氣開始震動,騷動的魔力摻雜在血液之中。強大的存在感使人感覺到強烈的寒意。

“我是血族的起源,被你們人類成爲吸血鬼的存在。我們是夜晚不敗的王者!夜晚的一切只爲我而存在!”

血姬從肩膀上拔出了匕首,傷口瞬間就癒合了。隨後血姬的腳下出現了黑暗,該如何解釋呢……那是絕對的黑暗,被它吞噬的空間中不存在絲毫光芒。從外部看去就好像漆黑的物質一般,但實際上那是空間。黑暗迅速吞沒了數十米內的空間,在不清楚那是什麼之前不能輕易和它接觸,攻略方只好選擇後退。下一瞬間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不……也許是一切都不再正常吧。沉重的空中、天空中懸掛的巨大赤色滿月、除了這輪滿月外天空中連一顆星星都沒有、最重要的是血姬周圍出現了成羣的人影。

尖銳的利爪赤色的瞳孔以及尖銳的牙齒。那個身影……毫無疑問是狼人。

狼人,他們是血族忠實的僕人。和吸血鬼一樣擁有驚人的力量和速度,在滿月的夜晚他們的能力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最重要的一點,只要在主人的魔力所有觸及到的地方,他們可以無限再生。

狼人多數灰色的頭髮,外形和人類區別不大。人體的強度卻完全不同。他們之中有一名白色頭髮的少女,通過魔力便可以判斷。她正是狼人的首領,瞳孔的顏色也比其他狼人要鮮豔。而此刻血姬終於展現了她真正的姿態。金色的瞳孔,那是血族最強的象徵,同時也是恐懼的象徵。


成羣的狼人守護者血姬,這樣的場景詢只在電影或者畫作中看到過。現在站在他眼前的是真正的吸血鬼。

“將他們全部排除!”

“是!一切只爲血姬大人而存在!”xN 【獨立空間 枯樹林】

在成羣的狼人之中血姬的存在異常龐大。那身影被稱爲夜晚的王者的理由多少也能力理解。在喚月能力所召喚的滿月之下,她魔力的量和濃度都是平日的數倍,壓倒性的存在感使周圍的空氣變得異常寒冷。但是當血姬將視線轉向詢的時候,她那自信的笑容稍稍僵硬了。

詢在笑。這個笑容血姬也非常熟悉,那是詢找到自己想到的答案或者想到某些事情的應對手段時纔會露出的表情。在大型騎士戰場中這個笑容也曾給她帶來過強烈的安心感,但是眼下……她從詢笑容中感受到的只有不安。被異界人稱爲幼靈的魔女來到這個世界前,都對自己的實力有着絕對的自信。魔女是一個時代最強大的存在,即便這麼說也完全不算過分。一度死亡之後以這種形式重生的她們接觸到了自己未曾見過的強者——其他時代的魔女或騎士等。

另外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存在,那就是契約者。雖說契約者多數是有魔女親自挑選的,但是他們有時會做出一些令魔女非常驚訝的事情。甚至讓他們產生了這種想法。他不是我的敵人真好。契約者多數沒有優秀的戰鬥能力,他們往往都是一些偏離了正常人類軌跡的存在。這樣的存在也許在我們的身邊也存在。

此時詢正利用魔力試圖和兩個魔女取得聯繫。

——差不多到了吧,到你們出場了。

她們沒有做出任何回覆,畢竟這兩個人非常討厭詢。小權無法行動的現在,她們便成了這場戰鬥的關鍵。

抱着不安的心態血姬重新確定確認自己的處境。詢只是一個人類?這種天真的想法她早已經拋棄了,無論是作爲戰鬥人員還是作爲一名契約者,詢的能力都非常優秀。這一點她也是親眼目睹過,更何況眼下危機的局面正是詢造成的。理解了詢這個人她纔會產生這種危機感,不盡快找出線索的話,血姬必定會敗北。

攻略方還殘留了不少三四階段的魔女,加上庫洛姆的人形舞會和兩名六階段。即便沒有任何策略,眼下的局勢也不容樂觀。即便狼人能夠無限再生,也很難擊敗身經百戰的魔女。

不久攻略出現了動靜。庫洛姆正是行動了,大量泰迪熊出現在天空。成羣的人形也開始了突擊的準備。她們迅速布好了陣型,處於最強放的持盾的人形,持劍的人形緊貼着她們。遠程的人形在其他方位架好了重弩,普通人形也集中在持盾人形的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