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灌:「我說的不是這個,姻緣花蕊能傷多少人?能接觸到姻緣花蕊的還是少數。我說的殺傷力,指的是不論神仙妖魔,或是凡人,都會經歷的一種劫難。」

阿灌:「我說的不是這個,姻緣花蕊能傷多少人?能接觸到姻緣花蕊的還是少數。我說的殺傷力,指的是不論神仙妖魔,或是凡人,都會經歷的一種劫難。」

「情劫!」司命和桃夭同時驚聲道。

「不錯,就是情劫!普通的法器傷的是身體,但這情劫傷的是心,身傷可治,心傷難愈,多少人在飛仙成神時,都折在情劫這一關。」

司命嘖嘖嘖的感嘆,「這麼想來,塗山月這個姻緣神倒是天界最厲害的神了,一個人頂過十萬天兵天將。」

正感嘆著,姻緣府內的兩個小仙侍從三人身旁經過。

阿灌眉頭一皺,對司命說:「我家公子喜歡清靜,這仙侍也太多了點兒,麻煩司命跟天地帝說一聲,把仙侍都撤了吧。」

「把仙侍撤了可以,但這偌大的姻緣府總要有人打理吧。」

阿灌一想,也是,公子雖然喜歡清靜,但這姻緣府也要有人做清掃打理的雜事,於是隨手指了經過身旁的兩個小仙童,「留下他倆就行。」

司命當下做主,「行,這好辦,只需我知會太子殿下一聲便可。」

司命對眾仙侍一聲令下,「你們都退下,只留吉祥和如意。」

眾仙侍領命退下,只留下兩個小仙童。

一個仙童長的唇紅齒白,是個粉雕玉琢的人兒,另一個仙童長得機靈可愛。

「你們哪個叫吉祥?哪個是如意?」阿灌問。

「小仙是吉祥。」那個長得唇紅齒白、粉雕玉琢的仙童脆生生的回答。

聲音是個男童的聲音,這個吉祥竟是個小男仙。

「小仙是如意。」

溫柔的女聲,另一個長得機靈可愛的仙童是一個小仙娥。

這一對仙童仙娥模樣標緻,名字又吉利,阿灌很滿意。

阿灌對吉祥如意吩咐道,「好,你倆以後就留在姻緣府,負責整個府邸的打掃雜事,今天就先退下吧。」

兩個小仙童仙娥,看了一眼阿灌,又看向阿灌身旁的司命。

司命介紹道:「這位是青丘靈鳥阿灌,也是姻緣神身邊的人,以後你倆都聽他的吩咐。」

「是。」吉祥如意應聲退下。

姻緣府一下清靜下來,司命帶著阿灌和桃夭在姻緣府內轉了一圈,最後走向後門,「帶你們去姻緣府後面轉轉,那裡離天河不遠,景色最佳,甚是空曠。」

司命推開姻緣府後門,三人走出,眺望前方。

果然,天河就在不遠處,幾隊天兵在天河邊巡邏。

三人踩著一地綠草,從姻緣府漫步至天河邊,巡邏的士兵看到司命,都俯身行禮。

司命只是微微點頭回禮。

桃夭一路看著風景,又看司命的臉色,感嘆道:「司命仙上仙階很高吧,天兵天將都認得你。」

「哪裡,我只是平時經常在天庭中走動,跟他們熟悉一些罷了,若論起仙階,我可比不上你們家公子姻緣神。」

天河上仙氣繚繞,望不到盡頭。

桃夭伸著脖子望了半天,也看不清對岸,問:「天河的那頭是什麼?」

「順著天河方向,盡頭是人間,至於我們現在的正對岸,是西王母的蟠桃林。」

桃夭早就聽過西王母的蟠桃林,心中甚是嚮往,此時望向天河對岸,雖然看不清,但掩不住眼神中的期望。

司命拍了拍桃夭的肩頭,「別羨慕了,以後若你跟著姻緣神來這裡,姻緣府後面的這片空曠地,便是你的安身之所,你的真身是桃樹,這裡靈氣充沛,不比西王母的蟠桃園差,到時修成桃樹仙,也可以在此種出百里桃林,開出十里桃花。」

被司命這麼一說,桃夭心裡更痒痒了,恨不得立刻跟著公子搬來姻緣府。

看完姻緣府,連周圍的環境也一一看過之後,阿灌覺得可以跟公子交差了,便跟司命辭行,帶著桃夭從天庭返回桃源谷。

——

桃源谷。

阿灌和桃夭從天庭回來之後,先要跟塗山月復命。

兩人先去了木屋,塗山月不在。

兩人又找去了星月丘,塗山月正站在姻緣樹下,身姿清冷孤零。

「公子!」阿灌遠遠地喊道。

塗山月回頭,白色衣襟隨風擺動。

阿灌和桃夭一愣,塗山月臉上竟帶著一絲笑。

自從星兒死去后,阿灌從未見過塗山月臉上露出笑容,桃夭更是。

今天是怎麼了?公子竟然露出了笑意,而且這笑是從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

「公子,姻緣府的事已經安排妥當。」阿灌向塗山月復命,同時眼神飄向塗山月身後。

阿灌看到一株綠色的小草。

小草竟然長在姻緣樹下。

整個星月丘上除了姻緣樹,再無其他植物,這株小草是什麼時候長出來的?

桃夭也看到了姻緣樹下的小草,眼神疑問。

不等阿灌和桃夭發問,塗山月面帶微笑地說道:「星兒魂魄附著的真身已經出現了。」

「就是這株小草?!」阿灌驚訝不解。

怎麼會是一株草呢?

星兒姑娘要從一株草修鍊成人形,要等到何年何月?

桃夭站在塗山月身旁,隔著一段距離,盯著小草,看了又看,「這是一株曇花苗,剛發芽長葉,還沒打出花苞。」

桃夭看得仔細,平時又精通花草,終於看清這株小草是一株曇花幼苗。

「不錯,是曇花苗,今日清晨剛長成的,星兒的魂魄已從姻緣花移到了曇花這裡。」

阿灌已經感覺到曇花幼苗上的魂魄氣息,「公子,星兒姑娘要修鍊成人形還需要多久?」

塗山月低頭看了一眼曇花幼苗,又抬頭看著姻緣花,「要等魂魄聚集,星兒才能重生。」

人都有三魂七魄,而現在曇花幼苗上今有三魂七魄中的半魂。 要聚齊三魂七魄,必須多牽幾段姻緣才行。

塗山月有了希望,心中歡喜,手中拿著更多的紅線,「葉城的月老廟已經建成,清河鎮的月老廟正在籌建中,我過去看看,順便再替有緣人牽一牽紅線。」

塗山月帶著阿灌去了清河鎮,而桃夭留在桃源谷內。

此去天庭,雖然在桃夭看來不過是半日時間,但在人間卻是大半年已過去。

雅顏思念夫君桃夭,等桃夭跟塗山月復命之後,拉著桃夭去了他們住的小屋。

如今的雅顏年齡雖是五六十歲,但因為桃夭平時渡靈力給她,所以看起來也不過二三十歲的模樣。

雅顏問:「相公,此去天庭可還順利?」

「很順利,那姻緣府很是氣派,天界的靈氣也很充沛。」

「之前聽你跟公子的對話,公子有意將你帶去天庭?」雅顏頗有擔心地問。

桃夭攬過雅顏,安慰道:「娘子放心,我若去天庭必將帶你一起,若公子不同意,我也不會去的。」

——

清河鎮的月老廟,已經快建成。

塗山月將帶來的姻緣樹種子種在月老廟的前院,滴上一滴心頭血,姻緣樹生根發芽,很快長成一株大樹。

月老廟中突然長出一棵大樹,附近的居民都說這是神跡,是月老顯靈,來月老廟求姻緣的人越來越多,香火也越來越旺。

塗山月做了一份姻緣簿,上面記載著凡人許的願。

月老廟中的姻緣樹跟塗山月血脈相連,凡人在姻緣樹下祈願,若心意虔誠,塗山月手中的姻緣簿中就出現了他們的名字。

在姻緣樹下求姻緣,非常靈驗,關於月下仙人的傳說,越傳越廣。

凡間的月老廟越來越多,幾乎遍布凡間的每一個角落,塗山月也越來越忙。

塗山月按照姻緣簿,將紅線拴在有情男女的腳踝處。

被姻緣紅線連著腳踝的男女,不論雙方是相隔萬里或者是世代有仇,最終都會走在一起,結成連理。

姻緣簿完成了一本又一本,來月老廟求姻緣的人源源不斷,塗山月竟有些忙不過來。

阿灌跟在塗山月身旁,建議道:「公子,你現在是姻緣神了,凡間所有姻緣都歸你管,這麼忙碌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招個仙童得了,我看桃夭就不錯,讓他來幫忙。」

「桃夭要守著桃源谷。」

「要不雅顏姑娘也可以啊,這麼多年,桃夭教雅顏姑娘修鍊之道,雅顏姑娘也算是個半仙兒了,處理這些雜事,完全可以。」

塗山月合上姻緣簿,微一思索,點頭道:「也可,雅顏是星兒的朋友,若帶她去天庭,想必星兒也會歡喜。」

阿灌心想,公子還是處處想著星兒姑娘,連找個做雜事的,也要星兒高興。

「回桃源谷后你就跟雅顏商量這件事。」

阿灌:「公子不親自跟雅顏姑娘說嗎?」

雅顏是星兒的好友,自從星兒去世后,塗山月每次看到雅顏就會想起娘子,雅顏從桃夭那裡知道了一點塗山月和星兒的事,自己又東拼西湊的想象了個大概,總覺得好友星兒的死,跟塗山月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平時對塗山月是又敬又怕。

「雅顏姑娘好像很怕我,你平時跟他們夫婦二人比較熟,還是由你去說。」

塗山月交代的差事,阿灌樂呵呵地準備回去就辦。

——

桃源谷。

塗山月和阿灌從遠處的月老廟回來,降下雲頭,穿過桃源谷外的結界。

按照以往的慣例,塗山月每次回桃源谷,都會先去星月丘上望一眼姻緣樹,這次又多了星兒魂魄寄託的曇花幼苗,塗山月自然更要先去星月丘上看一看。

桃源谷內,塗山月和阿灌都不使用法術,漫步在桃花林里,沿著林中的蜿蜒小路走向星月丘方向。

離星月丘還有一段距離,兩人就看到一身火紅衣衫的桃夭急沖沖地跑來。

「公子,出事了。」桃夭面色慌張,聲音驚恐。

「何事?可是姻緣樹出了問題?」

「不……不是姻緣樹,是曇花幼苗,曇花幼苗不見了。」

桃夭略帶結巴的說完,塗山月臉色頓時青了。

用法術瞬間奔到星月丘下,遠遠看到姻緣樹立在星月丘山頭,但姻緣樹下的那株曇花幼苗,不見了蹤影。

原來曇花幼苗的位置,土地鬆動凹陷。

不知是誰連根帶泥把曇花幼苗挖走了。

塗山月盯著姻緣樹下空空的土地,不言語,但周身的氣氛冷到極點。

阿灌也是一臉震驚,但還沒有到塗山月那種驚呆的地步,轉身問桃夭,「姻緣樹周圍有結界,何人能悄無聲息潛入桃源谷,打開姻緣樹周圍的結界將曇花幼苗挖走?」

桃夭:「肯定不是桃源谷方圓百里的生靈,他們沒有那個本事。」

「那會是誰?來了桃源谷,挖走曇花幼苗,這麼大的動靜竟然不被你察覺?」

桃夭汗顏,心中更是忐忑,覺得自己沒有完成公子交代的任務,竟然將曇花幼苗給弄丟了。

阿灌追問:「你何時發現曇花幼苗不見的?」

「就在剛才,我每日都會早中晚三次來巡查星月丘的情況,早晨來的時候,曇花幼苗還好好的,中午來巡查,便沒了蹤影。」

阿灌:「也就是說來人是從早晨到中午這兩個多時辰里偷走了曇花幼苗。」

桃夭想著彌補的辦法,「我去附近查看一下,來人應該會留下什麼蹤跡。」

阿灌:「來人能悄無聲息的穿過結界,還不引起你的注意,定是法力高強,若不是他有意留下線索,要查出他的蹤跡很難,不過現在也沒別的辦法,只能先從周圍查起。」

桃夭正想去周圍查看,去聽塗山月突然「噗」的一聲。

塗山月竟急火攻心,吐出一口鮮血。

血落入地面,滲入泥土下。

姻緣樹的樹根吸收了塗山月的血,樹上的姻緣花開得更加紅艷。

塗山月卻感覺不到娘子星兒魂魄的氣息。

阿灌忙上前扶著塗山月,面色著急擔心。

塗山月一擺手,推開阿灌,「無礙,你們快去附近找,不論找到什麼線索都立刻報我。」

阿灌和桃夭立刻去四下查看。

兩人在桃源谷都住了許久,對桃源谷的情形甚是熟悉,尤其是桃夭生來便是桃源谷的桃樹精,對桃源谷的情況更是了如指掌。

阿灌查了桃源谷外的結界,並無損壞之處。

桃夭更是不放過桃源谷內的一草一木,就連新生的草種子都被他翻了一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