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奇聞言頗驚:「什麼,你不會是開玩笑的吧?」

陸奇聞言頗驚:「什麼,你不會是開玩笑的吧?」

婁凌薇仍是低著頭,用那聲若蚊蠅的嗓音說道:「我沒有開玩笑,自從我和你一起去飛天城拍賣場那次,就已經喜歡上你了,後來你又在秘境救我一次,讓我對你更加的傾心,可我身為一名女子,根本沒有勇氣對你表白,但是這件事一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甚至最近還影響我入靜修鍊,導致我心魔叢生,所以我經過多番思索,哪怕是讓你生氣,我也要對你說出內心的想法,希望你不要因此而介懷。」

說完之後,她輕舒一口氣,嬌軀一閃便向著後方遁去,估計是沒臉再見陸奇,所以才想要果速離開。

「等一下!」陸奇望著此女消失的身影,趕緊喝止道。

話落之後,那婁凌薇的嬌軀停頓了一下,便又向著遠處遁走。

「哎,真是個傻姑娘,」陸奇輕嘆一聲,其身軀迅速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婁凌薇的後背,一把抱住了她。

那婁凌薇被陸奇抱住之後,其身軀如同觸電一樣,猛的打了一個寒顫,繼而陸奇的一雙大手直接把婁凌薇的嬌軀給扳了過來,兩個人正好面對面而立。

此時,陸奇望著此女那粉嫩的臉頰,卻是感覺那麼的親切,讓陸奇忍不住的觀看了許久,而婁凌薇則是一直低著頭,不敢與陸奇對視。

兩人僵持了片刻的時間,陸奇緩緩低頭向著婁凌薇的嫩唇吻了上去,婁凌薇起初還有些抗拒,當她被陸奇的嘴唇碰到之後,便也自然地迎了上去。

一時間,四片嘴唇交疊在一起,那婁凌薇也許是太過激動,竟然伸出玉手抱住了陸奇的腰部。

這一刻,藍天白雲,樹林之內,男女激吻,形成了一副美妙的畫卷!

……………… 良久,婁凌薇從陸奇的懷抱中掙脫開來,羞澀的說道:「咱們回去吧,這裡可是在荒郊野外呢。」

陸奇正在興奮之處,忽然被婁凌薇給中斷,讓他頓覺掃興無比,其嘴角露出一抹壞笑:「先別急,離那一個時辰還早著呢,我帶你去個好地方,那裡保證沒有一個人。」

婁凌薇好奇的問道:「哪裡呀?」

陸奇色眯眯的盯著婁凌薇,說道:「你閉上眼,不可抵抗全身放鬆,只管聽我的安排就行。」

「好吧,」婁凌薇點點頭,緩緩閉上了美眸,那長長的睫毛搭在眼帘頗為好看。

陸奇把神念鎖定婁凌薇,只聽嗖的一聲,他倆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出現在真極秘境之內。

繼而,陸奇帶著婁凌薇尋找了一處隱秘的山洞,隨後他摸出了五塊靈石,麻利的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

大陣啟動之後,如水狀的靈氣向著陣內匯聚,若是往外觀看的話,只能看到白蒙蒙的霧氣,根本看不到任何物體,這一切弄完之後,陸奇在婁凌薇的耳邊低語道:「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婁凌薇聞言,緩緩地睜開美眸,望著眼前的景色,驚道:「這是什麼地方啊,該不會是仙境吧!」

陸奇道:「說是仙境也差不多,反正這裡自成空間,外人根本進不來。」

「太神奇了,」婁凌薇畢竟是女孩子,望著眼前的美景,整個人開始左顧右盼。

陸奇沒有理會此女,而是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一張大床,緩緩地放在地上,而這張大床正是那海族的閔慧送他的『聚星波願床』。

那婁凌薇望見此床,一雙美眸頓時被吸引了過來,問道:「這是什麼床啊,居然如此好看?」

陸奇道:「這是幫助睡眠的聚星波願床,你可以躺下試試,很快就能排除雜念助你入睡。」

聞言,那婁凌薇半信半疑道:「我試試吧。」

說完,她竟然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床沿之上,向下躺去。

只見她平躺在床上,默默地閉上了雙眼,那高聳的胸部,圓潤的身材,在配上那纖腰細腿,整個人猶如渾然天成一般曼妙無比,讓陸奇的目光久久不願離開。

這一刻,陸奇徹底被勾起了心中的邪念,如餓虎撲食一般向著婁凌薇撲去!

那婁凌薇似乎有所察覺,旋即一個閃身避開了陸奇,嬌嗔道:「你好壞呀,處心積慮的把我騙到這裡,原來是對人家有所企圖。」

陸奇被此女說的面紅耳赤,趕緊解釋道:「我只是剛才有些衝動,一時把持不住而已,希望你不要介意。」

婁凌薇道:「其實我的身子可以給你,但卻不是現在,畢竟我們還沒有成親,若是因此而失了貞潔,你讓我以後如何自持?」

說完,她的面上儘是紅潤之色,緩緩地垂下了頭。

這句話如當頭棒喝,讓陸奇清醒了許多,他立馬想到在這個國度,若是奪去女子貞操的話,就必須對這個女子負責,反之,那女子就會被世人所唾棄,最後淪為蕩婦淫媧,這是及其可怕的事情。

想到這裡,陸奇的面上儘是歉意,說道:「對不起,可能我由於情急忽略了這個問題,以後我不會這麼隨便了。」

「嗯,」婁凌薇也覺得有些過分,趕緊走過來抱住了陸奇,安慰道:「我也許是太過理智了,希望你能理解。」

陸奇輕撫婁凌薇的秀髮,柔聲道:「我理解,以後咱們就把這事放在洞房花燭夜進行。」

這話說的太過露骨,讓婁凌薇的面色更加紅潤,但由於自己太過喜歡陸奇,終是不願掙開陸奇的懷抱。

兩人又依偎了許久,在此期間,陸奇都差點把持不住,但為了對此女負責,終是沒有對她做出過分的舉動。

最後,陸奇把婁凌薇帶出了真極秘境,兩人又回到了小湖旁邊,而此時的小湖已經聚滿了人,那秦和平、南宮興平、宗驊、趙弘光四人皆已回來,他們看到陸奇與婁凌薇的舉止如此親密,立馬明白了許多。

那南宮興平最會察言觀色,抱拳說道:「屬下參見副院長大人,參見院長夫人。」

陸奇聽聞之後,覺得有些好笑,但卻沒有當面斥責南宮興平,那婁凌薇則是羞得面色通紅,責備道:「什麼院長夫人,你休要胡說。」

南宮興平嘿嘿一笑:「屬下不說就是。」

說完,南宮興平退到了一旁。

其餘幾人則是在一旁掩嘴偷笑,那氣氛頓時輕鬆了許多,陸奇看到大家如此開心,便也沒有斥責大家,其實有些時候他也很喜歡與大家打成一片,那樣才顯得有人情味,而不是像司徒郝那樣的的冷酷呆板,不近人情。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陸奇便帶著大家上路了,幾人一起躍向天空,向著下一個地點飛去。

前方出現一排排建築,跟斷岳山莊有些相似,但面積卻小了許多,只聽那南宮興平介紹道:「這裡就是丹霞神教的區域,且建造的時間只有兩年左右。」

陸奇默默地聽完,便道:「這一次你們就留在天空,我一個人下去把此宗給滅了,然後你們只用去收拾殘局即可。」

趙弘光道:「可是,我們想下去戰鬥,這一路上總是讓副院長出手,我們都有些生疏了。」

陸奇擺擺手道:「先不要急,我只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若真有讓你們出手的地方,一定不會讓你們閑著的。」

「好吧,」趙弘光無奈的點點頭。

下一刻,陸奇的身軀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丹霞神教的半空,旋即從周圍放出了大片的火球,向那地面上轟擊而去。

只聽得轟隆隆一陣聲響,那一座座美麗的建築瞬間被燒的稀巴爛,呈現一片狼藉之相,這其中還有著數名修士直接被轟殺致死,大約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整個丹霞神教徹底覆滅。

陸奇在原地等待了許久的時間,卻仍然沒有一位化神期的高手前來,這讓他疑慮頻生,無奈之下,他去找楊睿聰詢問了一番,才知道這丹霞神教原本有一位化神期的修士,但卻被陸奇給殺了,至此以後此宗也和修真院一樣,再也沒有化神期修士坐鎮了。

於是,陸奇再也沒有任何顧慮,便讓楊睿聰

幾人去收拾殘局,順便去撿一些死者身上的儲物戒,因為這曾是陸奇的愛好,如今的他身家豐厚,實在是看不上這些垃圾,便交給學院的這幾人了。

等搜颳了丹霞神教之後,陸奇又清點了一番此宗的礦脈,發現居然有三座之多,於是他便讓楊睿聰選派一些人手來把這些礦脈全都接管了。

百邪總裁的極品萌妻 接下來,陸奇便帶著大家向陀羅軒的據點行去,這一次卻由楊睿聰帶路,幾人緊緊地跟在他的後面,大約飛行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找到了陀羅軒的據點。

當陸奇飛至陀羅軒的上空之時,卻發現那宗門內空無一人,顯得頗為寂靜,這讓他很是好奇,便把神念釋放出去,開始搜尋有沒有活人。

終於,陸奇在一處狹小的房間里發現了一個人影,於是他身軀一閃,便站在了那人的面前。

那人是一名少年,膚色黝黑,身材消瘦,穿的較為單薄,且身上有著鞭撻的痕迹,而陸奇出現之後,把那少年嚇的後退了兩步,差點沒跌倒在地。

陸奇道:「這位小哥別怕,我只想問你一些事情。」

少年搖搖頭,眼中儘是驚恐之色。

見此一幕,陸奇從儲物戒中摸出了幾塊靈石,那少年看到靈石之後,頓時兩眼放光,且泛著貪婪的神色。

陸奇發現這幾顆靈石起了作用,便道:「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這些靈石就是你的了。」

少年沉思片刻,輕輕地點了點頭。

陸奇問道:「這陀羅軒之人都去了哪裡?」

少年答道:「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陸奇聽得一頭霧水,再問:「他們為何要回?」

少年道:「他們聽到了風聲,說是飛天修真院出了一個名叫陸奇的狠人,不但擊殺了飛天城主,而且還把星宿庵斷岳山莊都給滅了,因此他們便連夜逃離了此地。」

重生之盲君 「原來如此,」陸奇默默地聽完,便把手中的靈石一拋,向那少年飛了過去,那少年接過靈石,一臉的歡喜之色。

隨後陸奇出了房間,果速找到了楊睿聰幾人,把此事簡潔地告訴了他們,幾人聽聞之後很是震驚,因為陸奇一路走來不停地滅門,早已聲名遠播,而這些宗門能夠提前知曉也屬正常。

然後,陸奇從儲物戒中拿出了飛行梭,在上面注入靈力之後,那梭子變得巨大無比,眾人依次進入梭內,陸奇便控制著飛行梭帶著楊睿聰等人回到了學院,由於陸奇的修為在化神後期,近乎把飛行梭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至,所以他們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回到了學院。

後來的這幾天,陸奇又帶著學院的高層在飛天城附近掃蕩了一圈,幾乎把近幾年崛起所有勢力都給滅掉,這其中有陰風幫、昭天院、無影寺和銀絲軒等等,由於這些勢力的最高修為才不過元嬰期,所有他們才不太出名,但陸奇仍然沒有放過他們,而是對他們趕盡殺絕,一個活口都沒留下。

一時間,整個飛天城人心惶惶,只要是提起陸奇的大名,無不為之心驚膽寒,因為陸奇是個名副其實的殺神,只要是得罪陸奇的,不管是男女老少,陸奇都會毫不留情的將其擊殺! 一個月之後,陸奇運用狠辣的手段,徹底把飛天城所有的勢力給蕩平,至此以後,整個飛天城只剩下修真院一家獨大,至於那些被滅的殘餘勢力為了活命,只好選擇加入了修真院,再加上修真院如今威名赫赫,很多外界的修士也加入了修真院,導致修真院的人員極速增加,隨著人員一多,修真院也是人滿為患,原有的房屋洞府已經不夠住了。

於是華元德沒有辦法,只好去外邊請了數名工匠,開始在修真院的外圍建造宮殿樓閣,甚至把那個小湖也給圍了起來,由於工匠的數目眾多,只用了七日的時間便建造完工。

這一日,在那武鬥台的廣場上,陸奇把整個修真院的弟子們全都召集了起來,足足有著上千人之多,把整個廣場給擠得滿滿的。

在廣場的正前方有一個巨大的平台,檯子上坐滿了修真院的高層,陸奇端坐正中,其餘的華元德、楊睿聰等長老們則是坐在左右兩旁,大家的面上皆是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陸奇用那雙銳利的眸子掃視了一下全場,高聲道:「諸位都是我學院的弟子,從今往後大家要齊心協力眾志成城,一起為我們修真院構築美好的明天,在這裡我要給諸位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從今日起我便是飛天修真院的院長!」

由於司徒郝遲遲不歸,而修真院又不可一日無主,所以陸奇就自作主張,從從副院長直接升級為院長。

話落之後,台下傳來一陣高呼聲,且一個個用那崇拜的眼神望著陸奇。

繼而,陸奇再次說道:「至於副院長的人選,我決定由兩個人共同擔任,那就是華元德和楊睿聰二人,若是我不在的話,大家見到此二人就像見到我一樣,必須聽從他們的指揮!」

聞言,那華元德和楊睿聰一同起身抱拳:「多謝院長的信任,我等定會全力以赴。」

「很好,」陸奇滿意的點點頭。

「院長大人英明!」那南宮興平起身歡呼道。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跟著歡呼起來,那聲音幾乎響徹了整個飛天城!

陸奇望著這一幕,心中無比澎湃,當初他立誓要讓修真院崛起,想不到這麼快就如願了,這其中雖然有著運氣的存在,但究其原因是跟他的修為分不開的,倘若他沒有化身後期的修為,則根本不可能掃蕩那些勢力,所以說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有自身強大才能成為王者,否則一起都是枉然!

接下來,陸奇又跟弟子們講述了一番勵志的言語,讓那些弟子們皆是激動無比,竟然有人想要當面拜陸奇為師,但卻被陸奇給婉言拒絕了,並且說讓他們參加修真院的選拔,若是成績和戰力優秀的,陸奇會考慮收徒一事,這份承諾說出之後,那些弟子們便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這次大會一直持續到傍晚才結束,陸奇為了犒勞眾弟子,便親自出錢安排了晚宴,由於人數太多,光八仙桌就擺滿了整個廣場,但還是地方不夠,為此陸奇便施展了土術,在那原地搭設了一個雙層土屋,這才讓眾弟子們不那麼擁擠了,雖然這土屋的樣子不太好看,但這舉手投足的神通,足以讓在場的

所有人為之欽佩!

與此同時,還傳來了一陣讚揚之聲。

「院長大人真乃神人也!」一名年長的弟子嘆道。

「院長大人的修為已至化境,我若能達到他老人家的一半就好!」一名長相清秀的綠衣女子望著台上的陸奇,悠悠的道。

「你呀就別想了,就你這資質還是先結丹再說吧!」一旁的肥碩女子說道。

「哼!憑我這地脈體質,凝結金丹那是早晚的事,」綠衣女子冷哼一聲,把頭扭過一旁。

「院長大人太厲害了,真是我心中的偶像,我若是能夠拜他為師的話,定能成為佼佼者!」一名青年弟子喃喃道。

「想拜師啊,那就先去參加考核吧,聽說是核心弟子前十名才有機會拜院長為師呢,」一名高瘦弟子嘿嘿笑道。

青年弟子聞言,一下子鬥志全無:「核心弟子前十,那真是太難了,如今我連核心弟子院都還進不去呢,更別說前十名了,那簡直是痴心妄想。」

高瘦弟子安慰道:「其實你也不必灰心,聽說院長大人最初也是外門弟子,並且還是雜脈體質,後來通過努力修鍊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倆的體質都比院長還要優秀,說不定還真能一飛衝天呢!」

青年弟子聞言,那剛才被澆滅的鬥志又重新燃燒起來,眼中儘是嚮往之色……

隨著眾弟子的議論聲漸漸消逝,那宴會也如火如荼的開始起來,那一張張八仙桌上,擺的有妖獸之肉、靈果靈糕、和瓊漿靈酒,看得人口水直流,這都是陸奇花了大價錢從飛天城的坊市購買而來,為此還花費了不少的靈石。

陸奇與幾位長老們單獨坐了一桌,核心弟子、內門弟子及外門弟子分開而坐,整個修真院是等級分明。

在此期間,那趙弘光、秦鈺、閻英韶等人依次走過來與陸奇敬酒,且面上儘是恭維之色,陸奇也與他們推杯換盞,聊的是不亦樂乎。

這場晚宴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眾弟子們一一散去,陸奇雖是修為高深,也喝得有些醉意,但他通過運轉大周天功之後,那醉意瞬間消逝,此時的廣場上只剩下陸奇、趙弘光、楊睿聰、婁凌薇等寥寥幾人。

趙弘光和楊睿聰等人與陸奇告別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整個廣場只剩下陸奇和婁凌薇二人,也許是大家都為了給他倆騰出空間,竟然默契的全都走開了。

那婁凌薇面色緋紅,邁著輕巧的步伐走了過來,對著陸奇笑道:「院長大人,你怎麼不走啊?」

陸奇反問道:「你又為何不走?」

也許是喝酒壯膽的緣故,婁凌薇小嘴一崛,竟然直接說道:「我還不是為了等你,與你多呆一會。」

陸奇嬉笑道:「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是為了在此單獨與你相處。」

婁凌薇聞言,其內心頗為竊喜,便問:「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我幹嘛要騙你。」陸奇正色道。

「你倆在這卿卿我我的,羞不羞啊,」一聲甜美的嬌喝在後

方響起。

陸奇聞聲望去,發現是那劉雪,只見她穿一身的淡藍色長裙,面上布滿了寒霜,看起來一副幽怨的神色。

陸奇即便是再笨,也猜出了大概,那就是劉雪在吃醋,但他對劉雪只有兄妹之情,所以仍然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開口問道:「妹妹,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啊。」

劉雪朱唇輕啟:「我其實一直呆在這裡,跟本就沒走。」

「好吧,」陸奇無奈的點點頭,同時暗自心道:『以我如今的修為,為何發現不了劉雪的存在呢?難道是我太過專註婁凌薇,把劉雪給忽略了?』

想到這裡,陸奇便不再懷疑,而是關切道:「好妹妹,外面風大,你先回去吧。」

劉雪搖搖頭:「我不回去,哥哥你說過回來之後陪我的,卻這麼久仍是不理人家,莫非你愛上這個女人了?」

說完,她伸出玉手指了指婁凌薇。

此話一出,陸奇登時不知如何作答,那婁凌薇更是羞得滿面通紅。

於是,陸奇只好安慰道:「好妹妹,這都是大人的事,你就不要摻和了,知道嗎?」

「難道我在你眼裡一直是小孩嗎?」劉雪說著,那美眸之內溢出了淚水,讓陸奇立馬心軟了下來。

陸奇無奈的搖搖頭,緩步走到劉雪的面前,伸手拭去了劉雪眼角的淚水,柔聲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說完,陸奇拉住劉雪的小手,向著後方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