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她就往門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喊:「徐管家,我們要出去玩,我爹回來之後記得說一聲哦!」

隨後她就往門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喊:「徐管家,我們要出去玩,我爹回來之後記得說一聲哦!」

看著這個活蹦亂跳的丫頭,紀羽跟慕芊芊他們都不禁苦笑了一下。

四個人很快就走出了曹府,曹韋已經進入龍城面見天子了,也不知道有什麼事,竟然一去就用了這麼長的時間。

京城的街道,喧囂熱鬧,燈火璀璨,看上去就是一副熱鬧的景象。

走到這裡,紀羽都有種回到了天幽城的感覺。

司婉兒跟曹菲菲顯得非常的興奮,滿大街亂竄,紀羽都有些慶幸,還好現在是夜晚,視線不清,如果是早上的話,恐怕會有無數男人因為她們幾個人而瘋狂了。

「怎麼啦,看你一直悶悶不樂的樣子?」這時,走在紀羽身邊的慕芊芊忽然開口問道。

紀羽微微一愣,笑了笑,說:「是么,沒有呀!」

「你這獃子,難道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情緒就喜歡寫在臉上嗎?現在我看到你臉上寫了大大的一個「愁」字了!」慕芊芊翻了翻白眼,非常可愛的說道。

紀羽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是么,還好吧,我只是在想我們應該什麼時候回去。」

看到眼前這一副繁華景象,紀羽就想起了當初紫天大陸的一切,只可惜,繁華的紫天大陸,恐怕不久之後也會面臨一場末日了。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那樣,那該死的天人……毀滅了一切啊!

紀羽心中莫名的就升起了一種怒火,隨著他怒氣的散發,整個大街上的人,忽然都有種巨大的壓迫感。

忽然,手中一陣溫暖傳來,慕芊芊的小手緊緊的將紀羽:「獃子,別急,我們遲早都會殺回去的,一切對會好起來的……」

紀羽的怒氣慢慢的消失了,他的心境,慢慢的恢復了平和:「嗯,會有這麼一天的,而且不會太晚……」

大街上的人壓力頓減,他們都有些奇怪的看向周圍,「奇怪了,剛剛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啊……」

眾人一陣迷糊,唯有慕芊芊跟司婉兒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司婉兒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紀羽,見到紀羽對她笑了笑,她這才放下心來。

紀羽輕鬆的吐了口濁氣,看向這一望無際的星空,眼神變得深邃了許多,連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就在剛剛他怒氣消散的瞬間,有一道紫氣悄然進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太子,我想我應該有辦法對付他了。」他喃喃說道。

慕芊芊有些驚訝的看向紀羽,有些不安的說:「真的?你可千萬不要衝動啊。」

「呵呵,放心吧,在變得比他強大之前,我是不會隨便動手的。」紀羽淡淡一笑。

與此同時,在紀羽怒氣消失的瞬間,在龍城之外不遠的街道上。

一個看上去風流倜儻,手拿摺扇的白衣青年那有些發白的臉色一下子就恢復了正常,剛剛那股恐怖的壓力讓他有些不自在起來,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老者,老者顯然比這白衣青年輕鬆一些。

「郭師,剛剛朕怎麼會感覺到一股很可怕的壓力呢?難道是因為天地之間將要有大劫降下來懲罰朕嗎?」

「陛下,並非如此,想來壓力是陛下終日忙於國事,身心疲憊,才有這種錯覺吧。」被稱為郭師的黑衣老者收斂了一下複雜的表情,笑著說道。

那青年這才默默的diǎn了diǎn頭。

不錯,青年正是當今的天子李龍,而黑衣老者是李龍的老師,郭葯,也被李龍稱為郭師。

郭葯是世外之人,來自長天山上,一身修為已然到達了修神級別,在一百多年前就奉師門之命來到龍城保護天子,李龍已經是他保護的第三位天子了。

郭葯的實力很強,他也有他的使命,就是防止有其他世外之人來擾亂這個人間的秩序,哪怕是長天山上的那幾位,也不是他的對手。

而就在剛剛,郭葯卻感覺到了一種與無論比的巨大威壓,唯有他,才能感受到,剛剛那股是威壓,並不是所謂的內心深處出現在壓力。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沒什麼,但是對於他這種武修來說,卻是震撼的。

此時,郭葯正不斷的在四周圍觀察,每一個路人他都仔細的觀察了一遍,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又出現了不得的強者。

自從上次他聽聞那所謂的聖人劫之後,他就有種感覺,這天地間恐怕出現了非常強大的存在,強大到……連他都感覺棘手了。

找了好半天,郭葯都沒有找到任何的壓力源頭……

「郭師,你在做什麼?難道附近有什麼危險嗎?」這時,李龍注意到了郭葯的神情,不由小聲的問道。

郭葯一愣,搖了搖頭:「陛下,我的職責是保證您的安全,不管走到哪裡,我都必須要小心防範。」

他不打算將這種事情跟李龍說,他知道,這個陛下的膽子非常小,除了色膽很大之外……平時隨便發生diǎn事情,他都會讓禁衛軍將他的宮殿圍上了好幾層才罷休。

這一回李龍也只是出來做所謂的『巡視』而已,如果他知道有危險的話,第二天,整個京城恐怕就會每天都有一堆的將士巡邏了。

郭葯也只有想著下一回抽時間出來了,今晚,還是儘快結束的好。

就在此時,一個嬉笑的聲音忽然傳來,讓李龍的眼睛一亮。

「婉兒姐,糖葫蘆要嗎,很好吃的哦!」此時,曹菲菲拉著司婉兒,走到了路邊一個賣糖葫蘆的小攤,直接拿起了一串糖葫蘆,朝著身後的司婉兒喊。

司婉兒笑著跑了過來,一臉新鮮的看著糖葫蘆,有些興奮的說:「好丫!我也沒有吃過呢!芊芊,你要嗎!」

「來一串吧!」

「好,老闆,要三串糖葫蘆!」曹菲菲嬉笑著將錢拿了出來,遞給小販。

此時,李龍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他整個人都如同觸電了一樣,傻傻的站在原地。

他的眼神停留在司婉兒跟曹菲菲的身上,一動沒有。

一邊的郭葯見狀,不由無語,知道這廝的色心又犯了,不過眼前這女子,就算是他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都被狠狠的驚艷了一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叫婉兒的女子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種古怪的壓迫力。

「世間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女子?」李龍喃喃說道……

他自認為自己閱女無數,天下美人全都收入後宮了,但今天,他卻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孤陋寡聞,如此美人,他竟然從未見過!

就在他準備上前搭訕的時候,卻見到有幾個不長眼的小混混竟然快他一步,朝著那幾個女子走去。

「大哥,我沒有眼花吧?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女人啊!」

「嘿嘿,沒眼花,咱們兄弟今個兒有福了!嘿嘿……」

幾個混混朝著曹菲菲跟司婉兒的方向走去。

「嘿嘿,小妞,逛街嗎?要人陪嗎?」

曹菲菲一聽,小臉微微一變,不過想到有紀羽在,她的心又放了下來,她大膽的看了一眼那兩個混混,質問道:「你們是誰啊!為什麼擋著我們逛街?」

兩個混混一聽,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我們?嘿嘿,我們可是龍城霸主!我叫龍一,這是我小弟龍二!小姑娘,怎麼樣,跟咱們玩玩吧,以後再京城,絕對沒有人敢欺負你們!」

「喲,那邊還有一個!更美啊……哈哈,今晚咱哥倆可算是有福了啊!」兩個混混還看到了紀羽身邊的慕芊芊,臉上那火熱就越來越明顯了。

李龍也聽到了這兩個混混的說話,頓時就氣得七竅生煙了!

尼瑪啊,你們是龍城霸主,那朕算什麼?還敢在京城稱霸?你們把朕放在什麼位置上了!

李龍火冒三丈,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這尼瑪竟然敢調戲朕看中的女人?不行,一定要拖出去斬了!

看到這裡,李龍就準備上前阻止他們了,但卻一下子被他身後的郭葯拉住了。

「郭師為何阻我?京城之內,龍城之下,竟然還有如此膽大之人,當街調戲娘家婦女,朕一定要將他收押大牢!」李龍有些急了。

郭葯卻是搖了搖頭:「陛下不用著急,暫且看看。」

李龍聽了郭葯的話,也不好違背,心中焦急,卻也沒有再衝動。

而此時,兩個混混已經纏上了慕芊芊他們,當然,他們也注意到了紀羽的存在。

對於這個一個人帶著三個絕世美人逛街的男人,他們表示羨慕嫉妒恨,當然,更多的是嫉妒。

他們打量了一下紀羽,龍一表示,這還只是一個少年人吧?高又沒有自己高,壯又沒有自己壯,憑什麼就能跟三個美人一同逛街了?他非常的不爽。

龍二更加直接,來到紀羽的面前,直接開口說道:「小子,這裡沒你什麼事了,自己滾吧,別讓爺動手!」

紀羽瞥了一眼龍二,非常乾脆的說:「三秒鐘,消失在我面前。」

龍二一聽,卧槽,好拽的傢伙……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說這樣的話,這不是找死嗎?

李龍聽了也覺得很無語,這小子在裝比嗎?簡直就囂張到沒有邊了啊!他很期待紀羽被打了,當然,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紀羽竟然一個人就跟三個美人逛街,他雖然是天子,但是嫉妒之心也是很重的!

龍二怒了,冷笑著看著紀羽:「小子,很好,既然你不滾,就別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去死吧!」

說完,龍二掄起拳頭就朝著紀羽的門面砸去。

「滾!」

紀羽隨口一聲輕喝,正當他準備出手的時候,卻又見到似乎有人在關注他,於是他打算用普通的攻擊方式。

一拳打出……

「唉喲!」

龍二慘叫一聲,直接飛出,摔倒地上,許多路人見狀都紛紛讓開,心中有些慌張。

「臭小子,敢打我兄弟,我看你是活膩了!」龍一見狀,眉頭一挑,二話不說又朝著紀羽衝去。

當然,他的下場跟龍二是一樣的,紀羽就算不動用戰氣,光是肉身的強度,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

李龍在一邊見到,心中更是大驚,好能打的傢伙……

不過想到自己的身份,九五之尊,身邊還有一個世外之人的郭師,他對紀羽並沒有什麼擔心。

龍一跟龍二好不容易在地上爬了起來,一臉猙獰的朝著紀羽看去:「臭小子,你有種!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不放過什麼!你們兩個竟然在京城重地調戲女子,將國法置之何地,將當今天子又置之何地?還不快滾!」這時,李龍馬上跑了上去,大聲呵斥。

龍一他們一聽,正準備發怒,但見到郭葯那陰森的表情的時候,脖子又縮了回去,連忙跑路。

李龍非常滿意,紀羽再厲害又怎麼樣?還不是要動手?自己呢,隨便動動嘴就能把人嚇跑了!

「你們沒事吧?」此時,李龍做出了一個非常瀟洒的笑容,朝著紀羽他們問道,當然,他的目光,主要還是集中在三個女人的身上……(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一眼停在李龍的身上,馬上就感受到從他身上傳出來的那種特殊的氣息。

他臉色微變,有些意外。

因為這李龍身上的紫氣特別的濃郁,彷彿整個京城的紫氣都是圍繞著李龍而出現的那樣,這是他從未在其他人身上見到過的。

那個沈大人,又或者是曹韋,身上雖然也有紫氣繚繞著,但卻絕對沒有眼前這個青年身上的這麼濃郁,按照他的推測,應該是官位越大的人,身上紫氣繚繞就越多,這就像是一種命中注定的氣息那樣。

同時,紀羽也看到了李龍旁邊的這位老者,郭葯。

「武修?而且修為還不弱啊!」紀羽有些意外,京城又見到了一個武修。

不是說好了世外之人不能干預塵世之中的事情的嗎?他曾經聽曹韋說過這些,不過當今天子身邊……應該也是有武修守護著的,而且還是實力強大的武修。

想到這裡,紀羽就想明白了,他雙眼微眯的看向李龍……

曹菲菲她們可不知道這些,紫氣,只有紀羽一個人才能看到,連慕芊芊都看不到。

曹菲菲見到李龍的出現,倒也沒有升起什麼排斥感,這個長相頗為英俊的青年,看上去不像是什麼壞人。

「嘻嘻,沒事!」她笑著朝李龍說道。

不過司婉兒跟慕芊芊就沒有說話了,他們一眼就看出了李龍看向她們的時候,那眼中散發出來的熾熱,於是也不想搭理。

李龍見狀,雖然有些鬱悶,但是也沒有多想什麼,起碼有一個美人理會自己了。

他嘿嘿一笑,扇了扇摺扇,說道:「幾位姑娘是準備逛街嗎?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一同遊覽這美好的夜景呢?」

李龍笑著來到曹菲菲她們的一方,也沒有等她們有什麼反應,就主動說道:「在下知道京城有一個極美的地方,想邀請幾位姑娘一同前往!」

一聽到有好玩的地方,曹菲菲眼睛就是一亮,至於安危,她倒是沒有想過,因為有紀羽在身邊,她對於紀羽的實力可是絕對的信任的,她回頭看向慕芊芊跟司婉兒他們,喊道:「芊芊姐,婉兒姐,我們要去嗎!」

慕芊芊跟司婉兒還有些猶豫,一來,她們知道這青年對她們有所企圖,她們不大願意跟這青年跟他們一同前行,但二來,曹菲菲現在還很興奮,她們也不想讓曹菲菲不高興。

「去吧,看看這京城夜景也不錯。」這時,紀羽忽然開口說道。

慕芊芊跟司婉兒都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羽,沒想到紀羽會答應得這麼爽快,難道看不出這青年有企圖?應該不是,想來紀羽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於是她們也diǎn了diǎn頭:「好哇!那就去玩玩吧!」

以她們的實力,當然是不怕任何陰謀的,但是她們並不像惹麻煩罷了。

李龍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個少年才是三個女子的主心骨!

他微微一笑,朝著紀羽的方向走去,開口說道:「你在,在下李季,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呼?」

見李龍朝著自己走來,紀羽眉頭一挑,開口說道:「紀羽。」

「哈哈!原來是紀兄啊,今天難得有幸結識紀兄,就讓咱們好好的玩個痛快吧!」李龍聞言,哈哈大笑,旋即他又看向另外三女,開口道:「不知道幾位姑娘如何稱呼?」

「慕芊芊。」

「司婉兒。」

慕芊芊跟司婉兒都冷淡的說道,這讓李龍微微一愣,心中有些不悅,怎麼這兩個姑娘看自己的眼神有種警惕呢?

「我叫曹菲菲!李季你好!」曹菲菲倒是笑嘻嘻的對李龍打招呼。

見到起碼還有一個美人是理會自己的,李龍的心這才平衡了一些,不過一聽到曹菲菲的名字,他又是微微一怔……

曹菲菲?今天下午的時候,他接見了曹韋,那曹韋似乎也有一個女兒,叫曹菲菲的啊!

「敢問姑娘,曹韋曹大人是你的什麼人呢?」李龍問道。

曹菲菲有些驚訝的看著李龍,開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爹的名字!」

果然!這曹菲菲就是曹韋的女兒,看來收入後宮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了,只要他親自下旨,諒曹韋也不敢不把他女兒送入龍城!

想到這裡,李龍嘴角就是微微一翹,開口說道:「曹大人為官清廉,愛民如子,早已經在民間傳開了,在下也不是孤陋寡聞之人,自然聽說過曹大人的名諱,還聽說曹大人有一掌上明珠,美艷絕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要討得曹菲菲的喜歡,就必須要從曹韋身上下手,曹韋中年喪妻,跟曹菲菲相依為命,感情很深,只要誇一誇曹韋,曹菲菲絕對會非常高興。

事實也證明,李龍的想法是正確的,曹菲菲一聽到有人誇自己的父親,馬上就眉開眼笑了起來:「嘻嘻,其實也沒大家說的這麼好啦……我爹他,也是有diǎn小倔的!」

「哈哈哈哈,菲菲姑娘,那可不是倔,那是有原則,現在天下官員,有原則的已經是很少了,他們都是國家之棟樑,怎麼能說是倔呢?」李龍哈哈大笑。

曹菲菲也興高采烈,一下子就跟李龍聊到了一起。

紀羽他們看著,都對這個李龍感覺到有些佩服了,這廝絕對是花中高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