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洛天幾人的離去,竹林之中再次恢復平靜,只有江難軒和夢瑤相擁在竹林之中。

隨著洛天幾人的離去,竹林之中再次恢復平靜,只有江難軒和夢瑤相擁在竹林之中。

……

第二天清晨,洛天帶著龍寶寶出現在了竹林中,昨天,三人跟冷宏才稟告了一聲之後便各自回去收拾東西去了。

冷宏才也沒想太多,畢竟冷秋蟬和鄭欣在這昆崙山中那就是兩大宗門的金子招牌,沒人敢得罪,除了上次天屍宗敢劫持三大宗門的核心弟子外,還沒有哪個門派敢如此做。

三人在竹林之中匯合之後,跟江難軒二人告辭一翻之後,便走出了御靈宗。

到不是三人不想找個坐騎,但當三人在挑選坐騎之時,龍寶寶自然也要跟在身邊,御靈宗靠的就是跟凶獸溝通,來驅使凶獸為其做戰。

然而那些個平日里步履飛快的凶獸們,看到龍寶寶的時候,都是匍匐在地上,根本就不敢抬頭,凶獸尚且如此,更別說那些個坐騎了。

三人無奈只能苦逼的步行前往疾風谷,好在三人都是化骨境的修為,速度也是快的飛起,剛出御靈宗洛天三人再加上龍寶寶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御靈山的山角下。

就在洛天三人走出御靈宗不久之後,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幽靈一般,從御靈宗中走了出來,跟在了洛天三人的身後。

「洛天么?」黑影低聲呢喃了一句,便消失在了原地,朝著洛天三人的行走放向追去。 第三百九十九章刺殺

昆崙山,被東域外界的普通人稱為仙地,受到人們的敬仰。

而疾風谷處於崑崙上的東部,又被稱為禁地,方圓千里之內都是被風所填滿,尋常人,根本就不敢進入疾風谷的外圍,而鼎鼎大名的東域第一宗門疾風谷便是建立在疾風谷千里之外。

落陽鎮則是距離疾風谷最近的一座小鎮,雖然離大凶之地疾風谷很遠,但是也是長年被風沙侵襲,土地貧瘠,基本上沒有什麼人居住在這個小鎮之中。

此時此時小鎮外走進了三個青年和一個小孩,臉上露出風餐露宿的痕迹,其中一個女子黑紗遮面,任憑那強烈的風沙吹打,也不能掀起其臉上的面紗。

律政佳人:冷麪四少太腹黑 另外兩人則是兩個青年,一個人臉上帶著微笑,不停的沖著另外一個青年和那個面帶黑紗的女子說著什麼,好像完全不在乎風沙一般,開口閉口的在那裡不停的說著。

一名青年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彷彿在仔細的聆聽這那名青年的話,時而目光看向遠方。

而三人的身下,一個靈動的小男孩兒,靈性的眼睛之中,東瞅瞅,西看看,似乎在尋找著什麼讓其感興趣的東西一般,但隨後,發現除了那大風和沙子以外沒什麼東西的時候,臉上不由得露出失望的神色。

這兩男一女正是從御靈宗出來,要前往疾風谷的洛天和冷秋蟬四人。

「洛天,我跟你說,在走上幾百里,就到了疾風谷了,到了疾風谷,我介紹你給我兩個哥哥認識,省的他們成天說自己多厲害多厲害的……」鄭欣臉上露出笑意,沖著洛天大聲喊道,生怕風太大,幾人聽不清他說話一樣。

洛天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傳說中的大凶之地,疾風谷,看著滿天的風沙,洛天不由得感嘆起來:「這還沒到疾風谷,風沙就如此大,要是到了疾風谷裡面,即使是修為強悍的大能也受不了吧,真是佩服那個將宗門放在谷中的前輩,那得有如何滔天的修為。」

另外一邊,一名黑衣青年,面容冷峻緊緊的跟在了洛天三人的身後,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

「嗯?」洛天眉頭不由的有些皺了起來,強大的神識瞬間朝著方元幾千丈的範圍掃去。

但是,隨後洛天便失望起來,因為神識之中,除了黃沙,他沒有感覺到任何氣息。

「奇怪?」洛天心中微微疑惑,這一路之上,洛天總有一種淡淡的危機感,但是每次自己去用神識探查之時,便什麼都沒有發現過,洛天不相信以自己強大的神識,會找不出那個讓自己生出危機感的東西來。

「怎麼了?」冷秋蟬似乎察覺到了洛天的異常,不由得輕聲詢問起來。

「沒事!」

「走吧,今天晚上咱們在這小鎮之中先休息一晚上,明天相信以咱們的速度,就能夠到了。」洛天遞給冷秋蟬一個放心的眼神輕聲開口。

龍寶寶則是小臉疑惑的朝幾人的身後看了看,發現沒什麼奇怪的東西后,便一蹦一跳的跟在了洛天三人的身後。

落陽鎮,雖然不大,但是這是通往疾風谷的必經之地,所有也經常有些探險的修鍊者來此,倒也讓小鎮之上的居民們有了生活的保障。

時至傍晚,幾人找了間客棧住下,一路的奔波勞累,雖然對級人來說沒什麼大礙,但是也讓幾人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不少。

洛天帶著龍寶寶住一間,冷秋蟬和鄭欣各一間房,幾人商量了一下明天幾時出發,便都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

一進入房間,龍寶寶左看看又看看,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便躺在床上倒頭大睡,不一會兒,口水便順著小嘴中流淌了下來。

洛天露出笑容,輕輕的將龍寶寶的嘴角擦拭乾凈,轉過身,心中猛然一驚,一股強大的殺意瞬間席捲到洛天的心神之中。

「不想讓你的朋友有事,就自己出來,小鎮百里之外,否則他們兩個最少要死一個人!」一道冰冷的聲音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讓洛天心神巨震。

「強敵,絕對要比楊寰宇要強!」這個聲音出現的一瞬間,洛天便心念急轉,轉過身看了看熟睡中的龍寶寶,沒有醒來之後,不由的更加震驚。

龍寶寶身為龍族,嗅覺何等的敏銳,此人居然能躲過龍寶寶的嗅覺和我強大的神識,那麼此人或者是隱匿的身法高明,要不就是元靈後期或者是巔峰的老者。

「聽此人的話,是沖著我來的!」洛天略微思考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果斷,推開房門,緩步走到了小鎮的街道之上。

此時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走出小鎮,洛天身形閃動,飛速的朝著遠處奔去。

百里的距離,對於洛天來說,一刻鐘已經足夠,但是百裡外距離疾風谷已經非常接近,風力也越來越大,甚至洛天都能感覺到那風力掛在自己的臉上,產生的輕微的疼痛感。

「不愧是疾風谷,還離的很遠,就如此讓人難受,一般的煉體境武者,根本就連疾風谷的邊緣都進不去。」洛天嘆息間,出現在小鎮百裡外的一處小山丘之上。

說是小山丘,但是經過長年風沙的侵襲,已經變的很一個小土包差不多。

洛天神識瞬間施展而開,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目光不由得看向四周,還是沒有發現有人存在。

「哪位朋友,找我到此?」洛天大聲喊道,聲音在風聲中顯的有些細微。

「呼……」回答洛天的是那漫天的黃沙和那磅礴無比的風聲。

洛天也不著急,盤膝坐在了山丘之上,任憑風沙侵襲著自己,他知道,既然自己已經到了,那麼那個人,就不可能不現身。

殺機,一股強烈的殺機,瞬間讓洛睜開了雙眼,看向四周。

「嗡……」一道輕微的響聲響起,雖然被風沙掩蓋住了許多,但是洛天的靈覺何等的敏銳,下一瞬間,洛飛身躍起,跳到了幾丈之外。

「噗……」幾乎就在洛天消失在原地的一剎那,一道黝黑的匕首,出現在了洛天剛才盤坐的地方,插進了沙土之中。 第四百章修

看到那沒入地面之中的匕首,洛天的臉色徹底變的凝重起來,剛才自己完全是憑藉著感覺躲避的攻擊,並沒有發現匕首的本身。

「誰,能否出來一見?」洛天不由的再次沖著風中喊了起來。

「咻……」又是一道烏光,洛天心神再震,消失在原地。

黑色的匕首再次沒入洛天剛才站過的原地,只不過這次由於精神的高度集中,洛天發現了一道烏光。

「不錯!能夠躲掉我的兩次攻擊,你有資格看見我!」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洛天看著這個人影,臉上不由的露出疑惑的神色,這個人明顯是很年輕,屬於跟自己一樣,放在人群中,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那一類人,但是洛天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威脅。

洛天疑惑的同時,心中也是緩緩的鬆了口氣,因為他的神識從青年的身體上掃過,感覺到青年是化骨巔峰的修為。

「只要是化骨境,我便無懼!」洛天心中低喊了一聲,目光凝重的看向黑衣青年,裂天槍悄然落在了手中。

「閣下是誰?」洛天冷聲開口,沖著青年問道。

「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他們都管我叫修,至於真正的名字,不說也罷!」青年晃了晃手,兩道烏光從地面之中飛起,落在了青年的手中。

洛天心念急轉,似乎在思考著這個青年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是洛天隨後就放棄了,他得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每一個都有殺自己的理由。

「好了,名字也告訴你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要取你性命的時候了,享受這最後的短暫的時光吧!」青年人晃身,再次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爆神丹!」洛天手中多了一枚黑色的藥丸,四品丹藥爆神丹,短時間內能夠讓神識再次上升一個檔次的丹藥。

洛天也是閑來無事的時候煉製的,本以為自己不會用上,畢竟自己的神識已經超過同齡人太多了。

洛天也是在剛才那一瞬間想到了自己還有這樣的丹藥,想都沒想將爆神丹直接扔進了口中。

「轟……」丹藥入口,彷彿將整個識海都給點燃了一般,金色的識海爆長了三分。

洛天只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中轟鳴四起,金色的海浪不斷的衝擊著自己的心神,金色的識海化成強大的神識,瞬間施展而去。

人間如獄 「百丈……千丈……萬丈……」神識足足擴充到了一萬丈才停止了下來。

感覺到自己神識的強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不過隨後臉色便難看起來。

神識當中洛天依然沒有感覺到個叫修的青年存在,彷彿真的消失了一般。

「嗡……」殺機涌動,一道烏光出現在了洛天的背後,讓洛天心中一驚,封天步瞬間施展,出現在了百丈之外。

「吱啦……」洛天的後背出現一道淺淺的傷口,讓洛天倒吸了口涼氣,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匕首之上的冰冷的感覺,如果自己在晚一步,絕對會刺入自己的后心之中。

「我今天就不信,我找不到你!給我凝!」洛天低吼一聲,神識再次緩緩凝聚。

此次神識不是擴散,而是飛快的壓縮起來,逐漸的壓縮到了自己的百丈範圍之內。

「看到了!」洛天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神識當中洛天終於發現了自己周身百丈之內有一處不同。

一團黑色的波動出現在洛天的神識當中,如果不仔細辨別,洛天根本就發現不到,那團黑夜彷彿融入到了黑夜之中一樣。

「只要找到你,就好辦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五條金色的長蛇,從裂天槍中湧出,匯聚到一起,彷彿將整個黑夜都照亮了一般,朝著神識當中黑影略去。

「嘶……」長蛇金色冰冷的獠牙,狠狠的咬在了黑影之上。

但是隨後,洛天卻是疑惑起來,雖然他並不盼望著,金蛇狂舞能夠將修給傷到,但是讓他意外的是,神識當中金色的長蛇的確是咬在了黑影之上,但是卻是彷彿咬空了一般,修的身影化成了一道黑氣,消失在了長蛇的口中。

「的確有兩下子,沒想到你真的能夠發現我的存在!」修的聲音透過風聲傳遞到了洛天的耳中。

「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已,想要殺我洛天的人多了,你算老幾!」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戰意,這個修是他見過的最強的化骨境的強者,如果不是自己透過爆神丹增加神識,今日自己還真的就很危險了。

五色的流光大印快速的凝聚而成,再次狠狠的砸向神識當中的黑色身影。

轟鳴四起,讓洛天失望的是,人王印彷彿同金蛇狂舞一樣,砸了個空,狠狠的砸進了地面之上。

「星夜鬼殺!」就在洛天詫異之時,冰冷的聲音再次傳出。

洛天眼中露出大驚的神色,神識當中,洛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修的身影緩緩凝聚而出,雙手握著匕首,瞬息之間來到自己的身前,兩把匕首,如同兩條毒蛇一般狠狠的朝著自己刺來。

讓洛天詫異的不是修的速度,而是自己在那一剎那,彷彿時光靜止了一般,想動,也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匕首刺向自己。

「吼……」洛天怒吼一聲,強行移動了一下,堪堪避過了要害,手臂光芒閃動,迎上了匕首。

「砰……砰……」兩把匕首狠狠的刺在了洛天的手臂之上。

「咔嚓……」細密的裂痕自洛天的手臂上形成,讓洛天心中震驚不已。

「太強了,僅僅只是普通的攻擊,便能夠讓自己的元骨有些破損,如果多來幾次的話,那麼我也就真的廢了!」洛天心中暗自嘆息的同時,沒理會受傷的手臂,雙手快速的變化起來。

一條條火龍從洛天的手中飛出,瞬間將方圓五十丈內填滿,一時間火光衝天。

「砰……」一條火龍化成了漫天的火星,讓洛天心中一喜。

「我就不信,什麼攻擊對你都無效!」洛天低吼了一聲,手掌狠狠的拍在了地面之上。

「轟……」焚天離火陣在這一拍之下瞬間展開,火海滔天,彷彿起了連鎖反應一般,一條條火龍不斷的炸開,化成滔天的火海。

「百丈……千丈……」火海瞬間蔓延到了一千丈的距離。 第四百零一章風中激戰

疾風谷外圍,火光衝天,在這黑色的夜空之下,彷彿要將整個天空都燒著一般。

「著火了么?」落陽鎮上的人們紛紛驚醒,臉上露出震撼的神色,看向落陽鎮百里之外的亮光,輕聲感嘆。

「哈……哥哥,天怎麼亮的這麼快啊!」龍寶寶打了個哈欠,沖著空蕩蕩的房間喊道。

「洛天,你在嗎?」冷秋蟬的聲音自門外響起,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迫切的,她心中總是有些不好的預感,尤其是感覺到遠方的火光之時,不由的讓冷秋蟬想到了洛天的焚天離火陣。

就在冷秋蟬敲洛天和龍寶寶的房門之時,鄭欣的身影也隨之出現在了門外,看到冷秋蟬,鄭欣明顯愣了一下。

「你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我總感覺那火光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鄭欣臉上露出凝重輕聲開口。

「嘎吱……」在兩人交談之時,房門開了,龍寶寶嬌小的身軀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當中。

「龍寶寶,洛天呢?」冷秋蟬沒有看到洛天的身影,心中不由的一沉。

「我,我也不知道啊!」龍寶寶臉上露出無辜,顯然也是不知道洛天到底在哪裡。

「遭了,那火光一定是洛天的焚天離火陣,洛天有危險!」鄭欣冷秋蟬心中暗驚了一下,他們知道焚天離火陣是洛天所有武技之中,威力靠前的武技,能動用此武技,足以說明洛天碰到的對手,一定不簡單。

冷秋蟬和鄭欣都不是愚笨之人,洛天如此自己獨自去應對,不帶上他們三個,很明顯就是沒什麼太大的把握。

「走!」兩人想都沒想,拉起還在迷糊著的龍寶寶消失在了客棧之中。

此時洛天額頭之上也是露出了細汗,不過洛天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喜色,自己的焚天離火陣,本就是威力巨大,在加上這疾風谷邊緣大風,火借風勢,讓自己的武技的威力又添加了一成,隱約間,能夠堪比地級中階的武技。

漫天的火海,沒有絲毫湮滅的跡象,反而借著風勢愈演愈烈。

洛天不知道修在火海當中是否還能夠生存,但是他能肯定的是,如果修要是在火海之中,即使不死也會脫層皮,因為自己想用神識,去探索,卻發現神識也無法進入那滔天的火海當中。

「呼……」十幾個呼吸間,洛天身體中的火屬性元氣便被抽空,洛天大口的喘息了一下,神識施展,感覺到四周的一片焦黑,和地面之上傳來的溫熱之感。

「這就是屬性相生的好處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拼盡全力比較好!」洛天低聲輕嘆了一聲,他知道這個恐怖的年輕人,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好對付,雙手再次伸了出來。

皇極印,隨著洛天的多次施展,融合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起來,在加上洛天的修為如今已經是化骨巔峰,而神識更是恐怖,單單一個攝魂印,威力便是恐怖無比,更何況是兩種武技融合在一起。

皇者的氣息出現在空曠的天空之上,皇字大印在洛天的融合之下,緩緩形成,鎮壓一切的氣息從皇字大印之上傳了出來。

「化骨境,絕對是化骨境的前輩,而且還是化骨後期,甚至是巔峰!」遠處的落陽鎮中,人們目光驚嘆的看著天空之上的皇字大印,心中暗自顫抖,不知道是哪個化骨境的前輩在施展。

落陽鎮外三道身影頂著狂風,飛速的向前飛奔著。

「洛天!」鄭欣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輕聲喊道,如果此時鄭欣和冷秋蟬還認不出來這是洛天的話,那麼就真的白活了。

「誰能逼洛天使出這皇極印來,絕對是很難纏的對手!」冷秋蟬心中著急,眼中露出一絲慌亂的神色,不知道為什麼,冷秋蟬的心中有著一絲不好的預感。

「呼……你很強,真的很強,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讓我如此狼狽,甚至是受傷之人!」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果然沒死!」洛天嘴角微微翹起,神識控制中皇極印漂浮在空中,等待著給修致命一擊。

「為了表達對你的敬意,如果你能接下我接下來的攻擊,我今天便不殺你!」沒等洛天說話,修的話音再次落下。

「你不殺?呵呵,今天我要殺你!」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狠色,神識控制著皇極印,狠狠的朝著神識中的黑色身影狠狠的砸去。

「嗯?」感覺到皇極印朝著自己壓來,黑暗中的修臉上剛要發起的攻勢,瞬間停止了下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居然動不了!」修那一直淡然的臉上終於發生了變化,一絲驚恐的情緒在修的心中產生,他怎麼也沒想到,這看似恐怖的皇極印,居然帶著如此恐怖的皇者威壓,居然讓自己不能動彈絲毫。

「砰……」在修那震驚的目光之下,皇極印再次落在了修的身影之上。

黃沙四起,皇極印伴隨著強大的風聲,消散在天地之間,發出衝天的轟鳴之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