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偉的潼關如同堅不可摧的鐵山,死死地卡住了去路,剛才還聛睨一切的鐵潮終於低下了它不可一世的頭顱,霸絕無匹的洪流頓時失去了激蕩的本色。

雄偉的潼關如同堅不可摧的鐵山,死死地卡住了去路,剛才還聛睨一切的鐵潮終於低下了它不可一世的頭顱,霸絕無匹的洪流頓時失去了激蕩的本色。

三丈寬的門洞成為洪流宣洩憤怒的唯一決口,可不管洪流如何掙扎,卻始終沒法子掙脫扼頸般的束縛。

沖在最前面的鐵浮屠一穿過門洞就後悔了,眼前的死亡黑洞就像死神的鐮刀讓人不寒而慄,可惜剎車已來不及。

鐵浮屠就像是一股腦兒倒下鍋的餃子,撲通撲通地沉了底,儘管鐵浮屠重鎧厚甲,可坑裡的那些尖刺木矛還是輕易地穿透了他們的身體。

「炸!」呼延通像是甩王炸一樣使勁地喊著。

一枚枚手雷在漫天飛舞,捲起了千堆血!

「讓開,讓開!讓我來發大的!」

陳二孬懷裡抱著兩枚猛火彈擠到了牆垛邊,「快給點上!」

「噗呲呲」冒著煙的猛火彈從城樓上扔了下去,所有人都縮到了牆垛後頭。

「嘭!」

一聲巨響,一股火舌衝天而起,就像魔鬼猩紅的舌頭舔舐著脆弱的生命!

「嘭!」又是一顆!

陷馬坑裡燃起了熊熊大火,眨眼間除了滾滾的熱浪襲來,空氣中已經開始瀰漫起令人聞之作嘔的焦糊味。

「啊!……」

凄厲的慘叫聲蓋過了所有的聲音,扭曲的人影在烈火中「舞蹈」,掙扎著倒下!

門洞外的鐵騎也好不到哪裡去,無數的手雷就像花樓上撒下的無數銅錢,還有有樣學樣搬來了猛火彈和炸彈,像是幸運的繡球一般,瞬間讓人群炸鍋!

炸鍋般的混亂!

「快退!」被無情屠戮的騎兵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所有人掉轉馬頭,瘋狂地逃離這個修羅地獄。

失控的洪流退去的更快!

僅僅幾個呼吸間,門洞外的曠野上就只剩下一具具正在冰冷僵硬的屍體……。

望著東關不斷閃耀的爆炸和狼奔鼠突四散逃命的鐵騎,躲在黑夜裡的金兀朮感覺心在滴血,去年京兆府之戰不也是這樣光景的嗎。

他冷冽如刀的眼睛透著幽光,如同寒冬里的孤狼,緊緊地盯著周定坤,一言不發。

「大王,定然是城門裡的去路被堵死了。」

周定坤被金兀朮盯得有些發毛,急忙解釋道:「如今城門已破,正是一鼓作氣拿下潼關的絕好機會。」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騎兵退,步軍上!」

周定坤也發了狠,花了這麼大的代價炸開城門,絕不能功虧一簣,「集中兵力猛攻東關,只要拿下東關,大軍就能站穩腳跟,那時候騎兵沒有阻攔,便可犁庭掃穴。」

金兀朮點點頭,道:「去吧,不要讓孤王失望。」。 張若芸知道,母親以前一定是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強大的朋友圈,但是為什麼她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那些人稍微幫助她一下自己家一定也很富裕吧。

憶往昔…

因為來的匆忙劉朕東忘帶了上網卡,所以他趕緊去附近的營業廳買了一張電話卡來應急。

不知道上不去網的盈寶急成什麼樣子了,通過這兩天的近距離接觸,劉朕東發現原來崔嘉盈不僅長得血漂亮,而且還很萌,真是一個可咸可甜的女孩,雖然感覺攻克她的心理防線有些困難,但是劉朕東相信,細心一點,認真一點,她一定會對自己精心的愛情攻勢低下她那呆萌的小腦袋的。

劉朕東讓醫護人員打開了病房裡面的景象一下子把劉朕東嚇傻了。

窗戶大敞四開的,怎麼會這樣啊?崔嘉盈!難道你寧可去死也不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我劉朕東不服!我到底哪裡比不上張澤宇?

劉朕東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突然他感覺自己好像坐到什麼東西上了,而且。。。還是活的?

「啊!!!!!」

劉朕東趕緊蹲起來一看腦子都要氣炸了。

「崔嘉盈!你跑床底下幹什麼去啦?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啊?」

只見氣憤的劉朕東一把將床下的崔嘉盈拉了出來,想要問個究竟,誰知道她馬上自己又爬回去了。

「崔嘉盈!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別碰我!本來信號就弱,一會wifi連不上了我吃了你!!!」

劉朕東獃獃的看著床下的崔嘉盈盡興的打著遊戲一點脾氣沒有了。

好吧!網癮少女,你贏了!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把今天的疲勞值刷完了,崔嘉盈剛想爬出來,可是她發現自己的腰酸得不行了,於是她只得向劉朕東求救。

「哎呀呀!!!頭好暈啊!!!」

劉朕東瞬間一機靈一把將崔嘉盈拽了出來抱到了病床上。

「看把你急的,一刻都等不得,給,先拿這個電話卡湊合一下吧。」

崔嘉盈接過電話卡一看無奈的說到。

「大哥!你是在暗示我用手機開熱點嗎?我是單卡的好不好?」

服了你了,真難伺候。

劉朕東只好把他的angel7plus給崔嘉盈留下了,沒辦法,盈寶需要,命都得給。

「拿我的吧,這是新出的支持雙卡雙待LOS18操作系統,你慢慢適應下吧。」

言罷,劉朕東霸道的沒收了崔嘉盈的菲亞6600。

沒想到崔嘉盈居然反應強烈試圖奪回她的愛機。

「哎呀!放心,不扔啊,明天我買一台新的7p這個就還你。」

劉朕東無奈的把自己的手機卡放入了崔嘉盈的菲亞6600中,一開機劉朕東瞬間懵逼了。

什麼鬼?這破玩意兒還支持4G?

就這樣,崔嘉盈過起了被軟禁的生活,每天待在病房不是睡覺就是打遊戲無聊到炸,這幫塑料姐妹花沒一個說來看我的,虧我還帶過他們主線任務呢,無恥!下流!噁心!缺了大德了都!

不行,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姐是你想鎖就能鎖住的人?開完喜呢嗎這不是。

這房間里一定有出去的路,細心點,一定可以找到。

窗戶?X

27樓,下去了直接去見我爸了。

通風口?X

雖然能進去,但是自己感覺裡面會經歷一場未知的旅行。

只剩下大門了,還是個電子門,哎!電子門。。。電子。。。

門?V

崔嘉盈記得,這個門好像是用房卡進出的,那樣就一定需要一套完整的程序來控制。

只要找到這家醫院的後台管理程序就可以隨意的開啟任意一間房間。

這時候,王姨來給崔嘉盈送粥來了,崔嘉盈一下子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王姨,您來啦?」

「嘉盈,身體恢復的不錯啊,加油哦,早點好起來,多好的孩子,呵呵。」

「王姨,你們家小孩應該也不小了吧?怎麼沒見你提起過呀?」

王姨的臉上瞬間沒了笑容,她遲疑了一會嘆了口氣說到。

「嗯。。應該也和你差不多大吧。」

崔嘉盈覺得怪怪的,不過似乎這個孩子的話題不能再提了。

「王姨,我媽她想來看我,你看我也不知道這兒的具體地址,你告訴我下唄。」

王姨知道,崔嘉盈在使小手段,她媽媽若真想來看她劉朕東一定會去安排人去接的,這顯然是有問題的,所以不能告訴她。

「嘉盈啊,地址已經給你媽媽發過去了,放心,朕東這孩子心細,這種小事他都考慮過了。」

可惡!嚴防死守就是不給我搬救兵的機會,好,我自己找。

崔嘉盈吃飽了之後王姨拿了幾套女孩子的換洗衣物給她就離開了。

老奸巨猾啊,這都被她看破了,高手!實在是高手!

今天我要是出不了這個門,以後我就不叫崔嘉盈!你們給我等著!!!

拉了個小板凳,崔嘉盈坐在門口的探視窗旁望著過往的行人。

一個小護士從走廊走過,崔嘉盈死死的盯著護士的胸前,突然這個小護士被什麼人給叫住了,只見她一邊走一邊回頭去看,剛好擋住了自己的胸卡。

該死!早不回頭晚不回頭,這時候回,回你妹啊回!

崔嘉盈只好繼續等待下一個醫護人員,這時候一個男醫生急匆匆的跑了過去。

只見崔嘉盈又開始抱怨了起來。

跑跑跑!趕著投胎啊?這麼大一個美女校花就不能駐足觀望一下下,光棍去吧你!!!

這地方也夠偏的了,半個小時就過去倆人,屁股都坐扁了,起來活動活動吧。

這時,一個年輕護士走了過來,崔嘉盈含情脈脈的看著她向自己靠近過來。

「小妹妹,你在看什麼呢?」

只見崔嘉盈無奈的說到。

「小姐姐,你長得好漂亮,還有下次記得帶胸牌。」

護士隔著窗戶對著崔嘉盈笑了笑離開了,崔嘉盈目送她沒走兩步只見小護士從口袋裡掏出了胸牌佩戴了上去。

你們玩我????太過分啦!!!!

這時候,一個高大帥氣的男醫生向崔嘉盈的病房走了過來。

咔嚓!門被打開了,男醫生看著站在門口的崔嘉盈笑了笑說到。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醫師王澤坤,可以了解一下一些你的情況嗎?」

崔嘉盈有些害羞的說到。

「你。。你。。你想。了解人家什麼呀?」

我去,自己這是什麼語氣?太太太那個了吧,崔嘉盈,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啊?難道你想要送宇少一頂原諒帽不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