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如今三族內,很多玄尊都被召集到了輪迴古城中,但是天族龐大,底蘊深厚,肯定還有不少頂級玄尊的。

雖說如今三族內,很多玄尊都被召集到了輪迴古城中,但是天族龐大,底蘊深厚,肯定還有不少頂級玄尊的。

那麼,以三人之力,去赴宴,這有多兇險,可想而知。

「這就要看囚天了。」李瀟笑道:「去嗎?」

囚天哪能不知道李瀟的意思,不就是想要讓整個妖族出動嗎。

「有幾成把握?」囚天皺眉道:「我身為妖族大族長,需要為妖族考慮,如今妖族剛從幽冥海歸來,正在休整當中。」

「我知道。」李瀟說道:「這次去,若是不出我所料,動手的只有我一人,至於你們,不過是去震懾一下他們罷了。」

「並且,若是我沒猜錯,第七荒的天族,那些玄尊,壓根就沒打算動手。」李瀟笑道。

李瀟很清楚,如今的天族,可不敢和他正面開戰。

只因,還有一個魔族!

天魔兩族,當初是聯手了,但現在呢?可不好說了。

天族一旦和人族徹底開戰,魔族若是置身事外,那最終獲利的,只有魔族。

天族又不傻,如今李瀟剛回歸,沒必要立馬和人族開戰,更何況,天族中的至高者,神尊還沒出關呢。

在這種情況下,天族最好的選擇,便是以同輩之人出手,鎮殺李瀟!

「天族給我發了請帖,說是天族的年青一代,想要見識一下我的風采。」李瀟說道:「我想,這一次過去,頂多是幾個聖者出手,聖者以上的人,不會動手的。」

「你就這麼肯定?」囚天沒好氣的說道:「萬一天族動手了呢?」

「不可能,信我。」李瀟正色道。

看著李瀟如此自信,囚天沉思了一會,隨後沒說話,起身離開了鐵玄峰。

「他去幹嘛?」呈赤問道,不清楚囚天為何突然離開了。

「你是白痴嗎?他肯定是去召集妖族的玄尊了。」夏天翻了一個白眼,道:「如今妖族和人族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人族得到了好處,妖族也會相應的得到好處,囚天又不傻。」

「原來如此。」呈赤釋然,嘀咕道:「若是妖族真的肯誠心誠意的幫人族,到時候人族收復失去的江山後,分幾荒給妖族,這也不是不可以。」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那是自然。」李瀟笑道,自然不可能讓妖族吃虧。

然而,李瀟這話剛說完,他的神色突然變得難看了起來。

只因,心中那一縷十分熟悉的悸動出現了!

「這種時候來天劫!?」李瀟臉色漆黑,抬頭看向天空,一朵五彩的劫雲已經出現!

「哦?五色神雷劫?」呈赤愕然,隨後看向夏天,問道:「你實力又精進了?」

夏天聞言,搖了搖頭,道:「這天劫不是我的。」

說罷,夏天和呈赤的神色頓時古怪了起來。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隨後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李瀟的身上。

「別看了,是我的。」李瀟苦笑道:「真是曹了這老天,玄尊專屬的五色神雷劫……」

要知道,五色神雷劫,變幻莫測,可以說是包含了多種天劫。

這是專門針對玄尊的!

而李瀟,如今不過才剛成聖,這就引來了五色神雷劫,這……李瀟的心是崩碎的。

「這等天劫,我等無法幫你。」呈赤說道:「以我們兩個的實力,一旦被天劫牽連進去,這天劫的威力,瞬間會暴漲……到時候,我和夏天或許能挺過去,但你……肯定是保不住了。」

李瀟自然明白這個道理,畢竟這五色神雷劫,和曾經渡過的天劫不同。

這種天劫,可不能讓其他人被牽連進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以李瀟如今的實力,遇到這五色神雷劫,豈不是送死嗎。

「出身未捷身先死?」李瀟嘀咕,抬頭看著頭頂的五色劫雲,心裡很絕望啊。

人皇廟內的禁忌之力,他已經動用過了,現在已經不能用了。

那麼,這五色神雷劫,該怎麼度過?

「看啥呢?想要我死啊?」

這一刻,李瀟看向夏天和呈赤,哭喪著臉,道:「兩位前輩,若是不想看著我死,就幫我去找找龍脈啊!」

「這等天劫,沒有八星以上的龍脈,怕是度不過吧?」夏天皺眉,隨即看了一眼腳下的地面,道:「要不……就用它吧?」

(本章完) 此刻,夏天和呈赤看著地面,似乎在考慮什麼。

而李瀟,則是急了。

頭頂的劫雲越發濃郁,五色神雷更是在不斷的跳動,用不了多久,便會降下。

在無法動用人皇廟的禁忌之力下,以李瀟如今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渡過。

「用唄,要是不用的話,他會死的。」呈赤輕語,隨即指了指腳下,道:「鐵玄峰下就有一條龍脈,九星的。」

這話一出,李瀟眼中頓時出現了一絲精光。

九星龍脈,只要能運用起來,五色神雷劫自然是能渡過。

但是,李瀟也看到了夏天和呈赤眼中的那一縷擔憂之色。

「這九星龍脈有問題?」李瀟問道。

「嗯,瘋哥以前告訴過我們,鐵玄峰下的九星龍脈,已經通靈,成精了。」夏天嘀咕道:「你的人皇符文,不一定能駕馭它……」

「成精了!?那豈不是成了龍靈之脈!?」李瀟驚呼道。

龍脈分等級,從最低的一星,到最高的九星。

而九星之上,便是龍靈之脈,也被稱為龍靈。

這等龍脈,在漫長的歲月下,吸收天地精華,已經誕生出了靈智。

猶如器靈一般,他有著自己的思想,很難駕馭。

哪怕擁有人皇符文,也不見得能讓龍靈乖乖的聽話。

但是,李瀟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頭頂的天劫越發壓抑,五色神雷,已經匯聚,將要落下。

此刻,李瀟還有能有什麼辦法,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鐵玄峰下的龍靈之上了。

「凝!」

這一刻,李瀟手結人皇符文,隨即按在了地面之上。

嗡!

剎那間,一道震鳴暴動,皇道之氣瀰漫,沒入了地面之下。

瞬息之間,李瀟便感覺到了自己與龍靈之間產生了一絲聯繫。

但是,這龍靈擁有靈智,很快就將這一絲聯繫給切斷了。

「……」李瀟眨巴了一下眼睛,隨即臉色難看了起來。

「怎麼樣?」夏天問道。

「你覺得呢?」李瀟黑著臉,道:「估計是看我境界太低了,不想幫我……」

「那……我們也幫不了你。」呈赤說道,隨即正色道:「放心,你若是死在了五色神雷劫下,我和夏天一定會幫你找個風水寶地,將你好好的埋葬的。」

李瀟聞言,臉色更加難看了。

呈赤這話,不是在戳他心窩嘛。

轟!

……

就在此刻,劫雲中傳來一道爆響,隨即五色神雷凝聚,宛若一把利劍,朝著李瀟所在的地方斬下。

「走你!」

夏天此刻很果斷,一腳把李瀟給踢出了鐵玄峰,免得他和呈赤被天劫牽連進去。

而李瀟,則是黑著臉,宛若斷線的風箏一般,被夏天一腳踢出了萬里之遠。

五色神雷緊追而下,其化作的五色利劍,斬開了虛空,更是連法則都被磨滅。

「真是造孽!」李瀟長嘆,做夢都沒想到,聖人境的他,竟然能引來五色神雷劫!

此刻,李瀟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五色利劍斬來。

他不是不想抵抗,而是明白,這等天劫,以他如今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抵抗。

咚!

……

但是,就在李瀟感覺自己必死無疑時,那五色神雷化作的利劍,卻被一隻潔白如玉的手掌給轟飛了出去。

那手掌,瑩瑩燦燦,白皙無暇,上面更是有神曦在閃爍。

李瀟瞪大了眼睛,看著那白皙的手掌,心中儘是驚駭之意。

一掌震飛五色神雷,這實力……起碼也是頂尖玄尊了吧?

「不對!頂尖玄尊,也辦不到!」李瀟皺眉,心裡更是驚駭。

按照他的猜測,這手掌的主人,實力豈不是超越了玄尊?

「小弟弟,回來了也不和姐姐說聲,姐姐可是一直在擔心你呦。」

就在此刻,李瀟的身邊,一個女子突然出現。

其身段婀娜,容貌如皎月,更是帶著一縷嫵媚之意。

此人,正是器宗創始人,姜神虛!

「姐姐……」李瀟神色頓時古怪了起來,只因他看到了姜神虛的眼中,出現了一絲戲虐之意。

「這傢伙,該不會恢復記憶了吧?」李瀟暗道。

然而,不等李瀟繼續開口,姜神虛沖著他一笑。

那笑容,如春風,如美陽,李瀟的心神都為之一動,差點就心神失守。

「真是魅惑天成,能惑亂世間啊。」李瀟急忙閉上了眼睛,哪還敢去看姜神虛一眼。

「小弟弟,要不要姐姐幫你呀?」將神曦笑嘻嘻的問道,但眼中那戲虐之意,越發濃郁。

這一刻,李瀟當即斷定,姜神虛的記憶,已經是回歸了!

一想到當初李瀟將姜神虛「拐」到李家堡,隨後又被人誤會他和姜神虛生下了孩子……

這些事情,現在想起來,李瀟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

「前輩……」李瀟尷尬,想要解釋一下。

然而,姜神虛卻是笑著,美目如彎月,再次問道:「要不要姐姐幫你渡劫啊?」

「要!」李瀟這次沒含糊,畢竟如今能幫他渡劫的,看起來也只有姜神虛了。

「可是,姐姐之前的清白,可是毀在你手裡了哦。」姜神虛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郁了。

李瀟聞言,神色瞬間古怪了起來。

「難不成……她想讓我負責?」李瀟暗道,隨即猛然搖頭,心裡想著,自己和姜神虛也沒發生什麼關係啊……

轟!

……

就在此刻,五色神雷再次落下。

這一次,宛若是一片五色的海洋,將四周的法則都淹沒了下去。

這一方天地,日月失色,只剩下五色神雷。

「散。」

面對這等天劫,姜神虛都沒去正眼看一下。

只見她輕語了一聲,隨即碧藕抬起,如白玉般的手掌橫掃而出。

掌印如一方玉璽,逆沖而上,所過之處,五色神雷紛紛崩碎,湮滅。

最終,在李瀟驚駭的目光下,姜神虛這一掌,竟然將劫雲給震散了!

「絕對是至尊!」李瀟篤定,能一掌震碎五色神雷劫,這實力若不是至尊,還能是什麼?

不過,一想到姜神虛擁有至尊的實力,李瀟頓時感覺很無力了。

現在,李瀟有種感覺,自己怕是要被姜神虛欺負了。

「小弟弟,天劫幫你渡了,那現在你該說說了,我的清白,你準備怎麼辦?」姜神虛面帶笑意,道:「人家好歹也是器宗宗主,一生清白,守身如玉呢。」

(本章完) 姜神虛笑容迷人,天生的嫵媚,更是能勾動每個男人的心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