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所棲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說真的假的?就沒有一點點不開心?」

顏所棲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說真的假的?就沒有一點點不開心?」

沈虞臣發現自己也有演戲的天賦,比如回答顏所棲說:「沒有什麼不開心的,我的心情很平靜。」

這神情這表情,一丁點都看不出來自己是裝的。

顏所棲非常的疑惑。

現在《濃顏》非常的火,爆,加上宣傳力度很強,只要打開網絡,不管進入什麼軟件,都會彈出這部電影的廣告信息。

大街小巷也貼滿海報,隨處可見的宣傳。

只要大總裁手機連過網,手機就會推送。

而自己的老婆的廣告,作為老公,難道不會點進去看一看嗎?

只要點進去看,就會看到大大小小的cp粉正在評論處狂歡。

到處輸出她和簡向緋導到底怎麼般配,影迷怎麼喜歡這劇中的人物?兩人在電影當中cp感到底有多麼的強烈。

而現在大總裁告訴他。一切正常,心情平靜,就像是萬年死水一樣毫無波瀾,啥事都沒有,這什麼鬼?

她害怕老公有情緒,想來安慰人,但是人家沒什麼讓她哄的,感情就白搭了?

顏所棲覺得可能是自己的老公根本就沒有看到這條消息,於是就說:「我留在家裏多陪陪你,你工作,我就坐在你的懷裏。」

美人在懷,沈虞臣當然巴不得。

來到辦公椅前坐下后,就讓老婆坐在他的腿上,他的雙手就像是一個圓圈環住顏所棲,下巴抵在顏所棲的肩上,一手拿過桌前的文件,就開始認認真真的工作了。

顏所棲真的忍不住吐槽,不愧是工作狂,說工作就工作。

鹹魚快點出來挨打!

顏所棲有一點點不甘心,就拿出手機,這大搖大擺的,去逛所向披靡cp超話。

沈虞臣:「!!!」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注視下,陳凌抬起頭,看著老教授,解釋道:「其實,很簡單,後面的分划板,就是保證放大倍率改變的條件,分劃線不會因為放大倍率改變而改變粗細,那麼,轉向鏡也是一樣的道理,把它固定在一個程度,無論是像增強器怎麼變化,它都不會改變……」

陳凌不斷說著。

沒錯,他的原理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432章:讓我們一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回來帝都,臨走的時候,李茉莉就給她爹娘說了,以後準備去帝都,這房子傅大妮要賣了,給倆孩子攢嫁妝。

所以倆人走了以後,對不起,您老兩口還是回去跟著兒子吧!

蔡巧荷傻了眼了,她轉圈的算計了女兒女婿一圈,臨了啥也沒算計到。不過她還是不死心,跟著就問傢具廠的事情。說的實在不行,讓你大哥來給你管著廠子。

傅大安是真心想遷到帝都,自然一切都處理好了。做傢具就是場地,木料還有工人,他自己就是師傅,再說跟著他的幾個小夥計,也都願意去帝都。

場地本來就是租的國營傢具廠,經營不下去了,所以往外出租,他一說要搬走,國營廠子還挺高興。

看著傅大安做傢具賺錢,大家都心裡痒痒,他走了正好自己拉木材,把工人叫回來,也做一下他那套沙發。傅大安混不在意,自己去了帝都,就看不上這東西了。

木料是正好的,剩下了一點,他早找個車拉回來安平村,就在大哥院子里放著。

一切都準備好了,自己和媳婦就一點行李,帝都的小院子,只剩下幾床被子了。至於現在的,全都不要了。

蔡巧荷願意要的話,全拉走也不吭聲。李茉莉早就知道自己娘了,再說爹一直冷眼旁觀,她知道,爹這是由著她,等她後悔了也沒轍。

李順利自己有退休金,到哪裡都有飯吃,只要他自己攥著自己的錢,不管是兒子還是老婆,只有捧著自己的。

他私下裡把自己積蓄的一半,給了李茉莉。李茉莉推辭不要,他才說了明白話。早就知道你娘向著兒子,但要是她不現在把你倆得罪了,到老了還是要作。

不如早早的鬧翻了,以後說不定她還能改好。還是你娘。

老婆子那邊,李順利也有話說,我由著你鬧,由著你向著兒子,我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這下子你得罪死了女兒女婿,兒子那邊也沒落下啥好處,現在你怪我你怪的著嗎?心煩了,就分居,這院子是我的,你跟你兒子出去住。

有退休金的老頭子,人長得也不算是磕磣,又是老師。想再找個老婆子搭伴兒,還是很搶手的。你說什麼?不要臉?

人活著就是為了自己,誰嫌錢咬手啊?再說了,是你自己作的。就這樣,沒幾下子,蔡巧荷也安穩了,不說別的。家裡還得是老頭子撐著……

傅大安是看透了,也服了老丈人。他這是把所有人都看透了,才這樣做的。

他知道自己老婆的性子,向來是向著兒子的。雖然也疼閨女,也是有個排序的。

他給李茉莉的錢,就是給了自己,不管到了啥時候,自己都不能不認。若是以後跟著兒子過不下去了,自己還有閨女和女婿。

雖然老婆子作的時候,自己沒有阻攔,事後也說了,這是為了你們好!好一招的可進可退!

不得不說,丈母娘的心眼子都寫在臉上,老爺子的心眼才是深不可測。

不管是怎麼樣,李茉莉的心裡是冷了,自己要走,倆人愣是沒問一句,自己閨女的工作怎麼辦?

傅大安早就安排好了,給她安置到了帝都的一個小學。這事兒還是傅大壯給辦的,那小學是跟軍區合作的。

外地的軍人,孩子都在這裡上學。所以也算是有門路的。

田麗跟王淑梅說話,眼睛卻看著傅焱。心裡把她從頭髮絲打量到腳後跟,心裡羨慕不已,傅焱長的就是好看,不管穿啥都好看。

傅焱注意到了她的眼神,看了看她。

「麗麗姐,你看啥呢?我臉上有東西啊?」

「沒有,我就是看你好看,一時看住了。你這頭髮怎麼弄的?一會兒也教教我行不行?」田麗說道。

「那有啥不行的,一會兒吃完了我教你。」傅焱發現她沒有惡意,也許單純是為了欣賞?

王淑梅冷眼看著,這閨女分明是喜歡傅森那小子!不過她也樂見其成,老田家兩口子,都是帝都本地人。

雖說老田在廢品站工作,田嫂子在街道打掃衛生。只看他家那不次於自家的大院子。就知道這是有家底的。

家裡一個兒子倆閨女,都是有本事的人。最小的這個還沒嫁人,田嫂子也話里話外的打聽傅森。王淑梅作為一個老婆婆預備役,怎麼能不明白。

現在就看倆孩子的了,主要還是田麗的,小二是個傻的,還不開竅。就怕人家閨女半路堅持不住了,再變卦了那就完了。

王淑梅嘬了嘬牙花子,這事兒還得看老婆婆的。於是她對著田麗更熱情了。擺明了很滿意這閨女,起碼很正,不會挑唆著小二跟家裡離心,不像老大找的那個。

想起傅鑫的婚事,王淑梅是一肚子火。偏偏他跟著了迷一樣,非她不娶了。她也不是個棒打鴛鴦的性子,只能不管。也不催促。

兩年前,鄺雲辦的那事兒,傅焱勸了幾句之後,傅大勇和王淑梅就放下了。

本來傅鑫回來的時候,大家都說開了。誰知道沒過幾天,她又說傅鑫住著妹妹的房子不好,攛掇著他搬出來。

這話猛然一聽沒啥毛病,細細琢磨,還是怕他跟弟弟妹妹走的太近。

這可就壞了,氣的傅大勇和王淑梅,嘴上沒說啥,心裡卻是大大的不滿。幸虧傅鑫是個拎的清的,他也知道,大家結婚了自然是分家的時候。

現在不是他賴著不走,實在是父母在這邊,自己本來就是住在軍營的。一個月也回來不了兩天,搬家怪麻煩的。

傅森和傅淼,自然也對她沒啥好印象了。她這樣說大哥,那意思是不是倆人也要分出去?

傅焱更是皺眉頭,當初見面的時候,鄺雲一副明白了的樣子,難道這是又換人了?她也沒機會再見她。

因為傅鑫他們,開始輪崗了。好幾個月連家裡都不能回,就連談戀愛的倆人,也要通信來保持聯繫。

不過大哥提婚事之前,自己一定要再看看的。傅焱心裡知道鄺雲的情況,就怕這是原來的鄺雲回來了。 「好了,只是一些小事情,看把你們幾個愁的。」

「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現在不建立起城牆,那吐蕃士兵要是繼續攻擊我們的話,最後遭央的還是他們自己,和我們什麼關係。」

李恪直言不諱,直接把自己內心的想法給解釋了一番,說話的時候臉上的喜悅沒有減少半分。

注視着李恪臉上的神情,林大夫臉上原本焦灼的神情,此刻變得更加焦灼,五官都快擠到一起了。

「這樣不行啊!要是吐蕃士兵之後攻擊過來,我們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我覺得還是要解決這個事情。」

「想辦法把城牆快速搭建起來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林大夫把自己擔心的事情也說了出來,但是並沒有直接說進李恪的心裏。

李恪沒有搭理林大夫,只是朝着李白和韓凌兩個人招了招手,之後轉身便朝着遠處的位置走去。

看着李恪的背影,林大夫整個人矗立在原來的位置有些不知所措,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王爺,不能放棄這些百姓啊!他們可是大唐的百姓啊!」

林大夫連忙跟上李恪的步伐,滿臉焦灼的說道。

「是不能放棄啊!但是他們已經把自己放棄了,這個是不是就不能怪我了。」

「既然他們想要這樣做,那就讓他們任由自己的性子這樣做唄,我們只管我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李恪停下腳步,緩緩的側過臉,看着旁邊的林大夫言說着。

「他們現在也許只是因為有一些小誤會沒有解開,所以才會一直持有這種態度。」

「要不王爺你就去給他們道個歉,就說還是當時自己魯莽了,我知道王爺宰相肚裏能撐船,肯定不會在乎這些小事情的。」

林大夫異常的糾結,經過自己的深思熟慮,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林大夫說的這些話,也是那些百姓內心想要表達的意思,他們只是想要一個說法,一個合理的解釋。

現在就是缺少一個解釋的人,這個人就是李恪,他們其實就是想要李恪知道,守護城池他們的功勞肯定就是最大的。

但是李恪偏偏就是不吃這一套,既然他們選擇這樣想,那李恪就讓他們這樣去思索這個事情。

反正最後李恪只要是能守護住自己的生命,那其餘的事情就是風捲殘雲一般不值得一提。

「你覺得你說的這個要求,我會滿足你嗎?」

李恪臉上喜悅的神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林大夫詢問道。

「這……」

林大夫無語。

「林大夫,不可能的,王爺做出的所有事情,最後的目的都是為了大唐,為了救助現在的百姓。」

「現在所有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倒是開始炫耀起自己的作用了,這合情合理嗎?」

在林大夫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李白直接順着李恪的話,朝着下面的位置說着,言語之間都是憤怒的意味。

「不合情也不合理,這分明就是想要趁機奪得一些功名利祿,畢竟現在的任務是守護大唐,最後能獲得的東西肯定不會少。」

「這些百姓肯定也是看中了這一次已經勝利了,就是想要更多的錢財唄。」

韓凌面對眼前的事情,直接一語說穿了眼前的所有情況。

聽見韓凌的話,林大夫左右思索了一下,似乎好像就是這個道理。

什麼借口,完全就是扯淡,如果要是現在給他們豐厚的錢財,那他們指定能安安心心的建造城牆。

「好了,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成為了一種定局,我們就不用想這麼多了,現在就好好的準備一下,看看能不能消滅那些吐蕃士兵的逃兵。」

「只要把眼前的吐蕃士兵全部消滅掉,之後在攻擊過來的士兵,那就不關我們的事情了。」

李恪留下最後一句話,轉身提步便繼續朝着遠處的位置走着。

李白和韓凌兩個人就緊緊的跟在李恪的身後,絲毫沒有在意林大夫的說辭和神情。

林大夫現在也算是想明白了,要是沒有錢財的話,就算是李恪給他們道歉,最後得到的結果,其實還是一樣的。

這些百姓在沒有獲得錢財的情況下,最後一樣還是會找到別的借口,然後不去建造城牆。

所以李恪其實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只不過並沒有說出口而已。

林大夫想到這裏,也瞬間想明白了這些問題,覺得李恪的做法確實是對的。

「王爺,你們要去哪裏,帶我一個,這些百姓我也不去伺候他們了,讓他們就在這裏自生自滅吧。」

「他們實在是不可理喻,我也受夠了。」

林大夫想明白之後,朝着李恪的背影高聲的呼喊道。

「我們現在就直接去吐蕃士兵的糧倉位置,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或者看看能不能找到之前那個受傷的將軍。」

「只需要找到那個將軍,之後的事情就會很好解決了,這是我能為那些百姓做出的最後一件事情。」

李恪走在最前面的位置,言語之間都是無奈的氣息。

林大夫聽見李恪的話之後,輕微的嘆了一口氣,便沒有繼續說什麼,只是跟在李恪的身後,朝着遠處的位置走着。

李恪步伐堅定,每一步都異常的肯定,在眼前的地面上,全部都是吐蕃士兵的屍體,越過戰場的位置,很快就到達吐蕃士兵後背糧倉的位置。

李恪看着眼前已經快被燒成灰燼的糧倉,之後又朝着裏面那些灰頭土臉的吐蕃士兵掃視了一眼。

其中一個吐蕃士兵看到李恪等人的身影之後,快速的站起身子,朝着四周的位置高聲的呼喊著。

不一會的時間,很多吐蕃士兵就在中間的位置集合,每一個士兵身上都已經被燒的漆黑一片。

李恪面對現在的吐蕃士兵,並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提步直接朝着這些吐蕃士兵走了過去。

茜茜公主想要去阻攔李恪的腳步,但是之後又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還有口中的話。 這一夜翻來覆去無法入眠,李耀為楊鐵和周文傑帶去了開闊的眼界,他們回以顛覆世界的成果,這是一件改變世界的創新,喜悅和振奮讓他難以靜下心來。

看着天有些亮了,沒有睡意的他早早地等在大廳中,等著有人來叫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