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玲兒點點頭,與那焚炎豹不能正面戰鬥,正欲離開。

顏玲兒點點頭,與那焚炎豹不能正面戰鬥,正欲離開。

「恐怕是來不及逃跑了。」

鹿羽輕輕的皺眉,緩緩開口說道,他的目光,望向了森林之中。

在那森林之內,有著一個通體赤紅之色的豹子,身上的毛髮宛如火焰一般,正在急速的賓士而來。

這豹子身軀巨大,足足兩丈,在森林之中,一路疾奔,所過之處,無數蒼天巨樹倒塌。

「不好,是焚炎豹追出來了!」

眾人目光望去,頓時大吃一驚,臉色大變。

「只能硬戰了!」

顏玲兒黛眉緊蹙,臉色凝重,手掌一揮,便是將自己的武器給祭了出來。

她的武器是一柄劍。

此劍的劍身之上,有著淡藍色光芒,緩緩流轉著,只看模樣,也知道並非凡鐵。

「你們先退,通知他人,我在此阻攔一下這焚炎豹,希望能來得及。」

目光凝重的望著那疾馳而來的焚炎豹,顏玲兒輕輕吸了一口氣,凝重的說道。

這地方距離眾人居住之地不算遠,若是及時的話,小半個時辰便可以趕到。

「玲兒小姐小心啊。」

有人擔憂的說了一聲,旋即揮了揮手,便立刻有著一批人向著後方跑去,去通知其他人了。

而還有著一些人,則是沒有離開。

他們站在原地,也是目光凝重的望著焚炎豹,道:「這傢伙是我們引出來的,我們與玲兒小姐一同抵抗焚炎豹!」

「你們要找死不成?」

顏玲兒俏臉一寒,呵斥道:「二元化形境的天獸,我一人的話,還能阻攔片刻,你們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大作用,反而會徒添傷亡,聽我號令,都給我離開!」

「這!」

其餘眾人臉色一變,卻找不到反駁的話。

這些人都沒有進入化形境,對上二元化形境的天獸,一招便會覆滅。

顏玲兒的話並沒有錯。

「你也走!」

顏玲兒餘光望了一眼鹿羽,沉聲說道。

鹿羽也沒有進入化形境,若是留在這裡,也只是一個累贅。

「那焚炎豹來都來了,正好,將之誅殺在這裡。」

鹿羽目光微微眯起,望著那焚炎豹,輕聲道:「聽說天獸體內也獸核,價值不菲,若是能取出來,也是一大筆晶石啊。」

獸核,乃是天獸體內的能量所在,力量,全部由獸核提供。

但獸核內的能量,難以讓人直接吸收,一般人會將其換做晶石,或者是換做其餘物品。

獸核在仙界之中,也是頗為受歡迎的一種材料,因為一些煉丹師,在煉製丹藥的時候,會用到獸核。

當然,一些修鍊特殊心法的人,也能直接吸收獸核的能量。

除此之外,在武器或者陣法之上,獸核也能提供一些能量補給。

可以說,獸核的作用頗大。

不過,一般的天獸體內,並不會有獸核。

天獸體內的能量,很多都是分散均勻的流淌在其體內,唯有發生一些異變,或者是得到一些奇遇,才能形成獸核。

獸核的存在,百里乃至千里挑一。

鹿羽目光灼灼的望著那焚炎豹,心裡已經閃過了諸多對付其的辦法。

「你趕快離開!」

顏玲兒再度的沉喝了一聲,眼看那焚炎豹愈發的接近,心裡焦急。

鹿羽在這裡,未入化形境,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作用。

「小子,玲兒小姐讓你離開,別在這裡當累贅!」

「我們的實力,誰不比你強?面對焚炎豹也只能退避,你卻還要在這裡說什麼並肩作戰,最後玲兒小姐還要關照到你,只能是拖累了玲兒小姐!」

「別以為與玲兒小姐走得近,就不分輕重,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

在場眾人,也都是焦急起來,一些脾氣較為暴躁的,更是對鹿羽怒目而向,雙眸之中,滿是憤怒,對著鹿羽呵斥道。

對於鹿羽,在場眾人,還都是知道一些的,一個流民罷了,好運的被玲兒小姐看上,帶入了自己這裡,成為了一名武士。

這樣的一個傢伙,也只是有著一些好運,除此之外,就是一個廢物一般。

鹿羽目光漠然,掃了眾人一眼,「一群膽小如鼠的傢伙,面對危險,讓一個女子擋在自己面前,也虧你們還能說的理所當然。」

「你!」

眾人都是一怒,想不到鹿羽竟然如此牙尖嘴利,但卻找不到反駁的話。

他們實力不足,根本無法與二元化形境的焚炎豹交手啊。

「鹿羽,聽我的,走!」

這時候,那焚炎豹已然來到眾人面前,渾身上下,能量波動開來,一股灼熱的氣息,滾滾的席捲而至,顏玲兒沒空在說什麼,臉色一變,直接喝了一聲。

「轟!」

焚炎豹,一身能量,全部都是火屬性,很是強橫,在能量爆發開來后,森林之中,頓時有著一大片的火焰,燃燒起來,熊熊烈火,席捲而來。

還沒有靠近,眾人便是感覺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溫度。

顏玲兒最是靠近那焚炎豹,在熊熊烈火下,衣衫飄動,頭髮都微微曲捲起來。

「嗡!」

沒有太多的思考,顏玲兒手掌一揮,手腕微微抖動,那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寶劍之上,頓時光芒大放,發出一道嗡鳴,卻是顏玲兒將靈力注入其中。

然而,顏玲兒還沒有發起自己的進攻,便是愕然的發現,在自己身邊,響起了一道破風之聲。 「嗖!」

一道身影,速度極快,直接與顏玲兒擦肩而過,風聲呼嘯。

顏玲兒轉頭一看。

原先站在自己身邊的鹿羽,已經沒有了身影,在轉頭望去,卻見鹿羽已然來到了那焚炎豹的身前。

鹿羽的身影,與高達兩丈的焚炎豹相比,實在是太過渺小。

他站在地面上,也不過只是焚炎豹半條腿的長度罷了。

此時的鹿羽,正抬起頭,凝重的望著那焚炎豹,身體之上,有著淡淡的靈力,在緩緩的波動著。

「你在找死么!」

望見此幕,顏玲兒大吃一驚,怒道一聲:「快給我回來!」

然而,鹿羽不聞不問,只是死死的盯著那焚炎豹,手掌之中,有著一枚乳白色的果子,其上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寒意。

寒靈果!

鹿羽掌心之中,握著那寒靈果,儘管靈力包裹著,但其上的寒意,仍然讓他身軀微微顫抖,半條手臂之上,都是覆蓋了一層冰霜。

只不過,現在情勢緊急,沒有發現這一些細微的異樣。

在場眾人,都是臉色微微一變,旋即便是幸災樂禍起來。

「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玲兒小姐讓他離開,他還偏要逞強。」

「嘿嘿,說我們只會讓女子在前,他倒是沖了出去,不過,卻也會直接丟掉自己的性命。」

「為了所謂的男人面子,將自己的性命丟掉,簡直是白痴。」

一群人望著鹿羽,嘴角都帶著淡淡的譏諷之意,言語之中的嘲諷,更是不留餘地。

而就在眾人議論,顏玲兒擔憂的時候,鹿羽忽然動了。

體內的靈力,以一種特定的路線,急速的運轉開來,在其體內瞬息之間,遊走到了雙腿之中。

《踏星步》!

「砰!」

腳掌在地面之上猛地一踏,地面之上,都出現了一個腳印,鹿羽的身影瞬息而動,剎那間宛如分散出來了數道身影,不斷的圍繞著那焚炎豹遊走和騰挪著。

奔雲、勾月、踏星!

三種形態,在短短時間之內,鹿羽便盡數的用了一個遍。

「吼!」

焚炎豹怒吼一聲,四肢、尾巴都化作武器,不斷的拍打向鹿羽。

在施展身法武學之後,鹿羽的身影閃動之間,靈敏的躲避著一道道攻擊。

但焚炎豹畢竟比鹿羽強橫太多,即便鹿羽有身法武學加持,也險象環生。

「轟!」

一顆顆參天巨樹,轟然之間倒塌,掀起漫天塵土。

焚炎豹的巨爪,狠狠的拍下,鹿羽身影一閃,體內消耗巨大,但索性,堪堪閃躲過去。

「嗖!」

鹿羽的身影宛如殘影一般,直接縱身飛掠而起,而當時站立的地方,已然被焚炎豹拍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吼!」

多次攻擊未中,焚炎豹暴怒不堪,仰天發出一道怒吼,大嘴張開,其內更是有著火焰在醞釀著,隨時會噴發出來。

「不好!」

望見此幕,顏玲兒臉色一變,大叫道:「鹿羽快撤!」

焚炎豹天生擁有火屬性能量,釋放火焰極其強橫,這嘴巴裡面醞釀出來的火焰,更是兇猛。

若是被這火焰噴射,鹿羽瞬息之間,就會灰飛煙滅。

雖然鹿羽有著身法武學傍身,但若是不及時的話,也根本躲避不掉。

「嗖!」

同一時間,顏玲兒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宛如驚鴻一般,飄然而去,手掌寶劍劃過一道絢爛的光芒,卻是打算阻攔一下焚炎豹的動作,為鹿羽爭取離開的機會。

「嗤!」

光芒閃動而過。

「你快走……」

顏玲兒正欲說話,只是話到嘴邊,還沒有徹底的吐出來,便是雙眸一瞪,望見鹿羽竟然不退反進!

「就是現在!」

鹿羽眼眸之中,閃過一抹堅毅,《踏星步》運轉到極致,整個人都化作一抹殘影,沖著那焚炎豹大張的嘴巴暴沖而去。

而在衝去的過程之中,他伸出了自己一直緊握拳頭的手臂。

此時的這條手臂,已經完全是一片冰霜。

「進!」

鹿羽沉喝一聲,手臂已然送入了焚炎豹的嘴巴之中。

「轟!」

與此同時,焚炎豹的嘴巴之內,猛地噴發出來一道火焰。

而鹿羽,也鬆開了自己的手掌。

熊熊烈火,從焚炎豹的嘴巴裡面噴發而出,只不過,剛剛出現到嘴邊,便是在剎那之間湮滅。

「嗤嗤……」

火焰在焚炎豹嘴巴裡面醞釀著,但卻是無論如何也噴不出來,剛剛有一絲火苗出現,便會直接被一股巨大的寒意給湮滅。

「嗖!」

鹿羽的身影,直接倒退開來,穩穩的站立在地面之上,目光盯著焚炎豹,冷聲道:「玲兒,趁現在,要它的命!」

「吼!」

焚炎豹只覺得自己體內的火屬性能量,被一股神秘的寒意給針對了,完全調動不開,而且,自己的血液流淌的速度,也逐漸的緩慢了下來,不由得又驚又怕,發出一道怒吼,身軀動作都緩慢了起來。

焚炎豹的能量是火屬性,而寒靈果,則是寒冰屬性,且寒意巨大,正好能剋制。

「明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