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也不過就是在宋離面前抱怨兩句,可沒有宋離能為自己解憂的念頭。畢竟他一向認為宋離的心思都在賺錢上面,更何可這是他自己的家仇,當然是要由他自己來報才行。

顧寧也不過就是在宋離面前抱怨兩句,可沒有宋離能為自己解憂的念頭。畢竟他一向認為宋離的心思都在賺錢上面,更何可這是他自己的家仇,當然是要由他自己來報才行。

「一個身體不太好的嫡子半夜出現在寡婦的房裡,你說會怎麼樣?」宋離問道。

會怎麼樣?到時候出現的那些流言就足以壓垮這個天才了,只是這麼做到底還是有損陰德了一些。顧寧如果要用這樣的手段,早就用了哪裡還用等到今時今日。

「不滿意?那就說他是個斷袖。」一個斷袖,這個名聲也不怎麼好聽。到時候恐怕為了洗脫自己身上的污水,他就沒有時間來管紀家的事情了。

顧寧的嘴角抽了抽,「阿離,你跟我說的都是認真的嗎?」寡婦,斷袖。為什麼自己聽著就覺得不靠譜呢?再說了自己真的要是這麼做了,只會看不起自己的。

宋離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當然不是,我知道你也是不會同意這麼做的。」

只是即便是這樣顧寧還是覺得之前宋離跟自己說的是認真的。

「那紀三公子總有什麼在意的吧,只要你將他在意的捏在手心裡,到時候他還不是任由你宰割。」宋離正色道。

在意的?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看樣子自己確實要去調查一下這姓紀的有沒有什麼在意的。

「阿離,還好你提醒了我。」顧寧道。

「我就算是不說,你到時候也還是會想起來的。」

「你明日真的不與我一起出去?」宋離問道。

顧寧搖頭,「我明天還有不少的事情要做,就不與你一道出去了。不過明天讓紅玫陪著你一起出去吧!」顧寧擔心宋離身邊沒有伺候的人會不舒服。

宋離一想,紅玫這兩天照顧自己也還算是貼心,就點頭同意了。

「紅玫那丫頭我挺喜歡的。」宋離道。

看著宋離一本正經的樣子,顧寧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紅玫比你還要大上一歲,可是看看你說話的樣子老氣橫秋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比紅玫要大呢?」當然顧寧這話並不是在說宋離的年紀大,而是說宋離說話的口氣實在是老氣。

「左右你是要跟我成親的。」宋離笑眯眯的說道。

顧寧一愣,也笑了。不錯,不管宋離是什麼樣子的,自己這心裡恐怕也只容得下她了。

紅玫的確不是個嘴碎的丫頭,明明已經從顧寧的嘴裡聽見對清荷的安排了。可是愣是憋在心裡沒有對清荷說起,要知道清荷為了跟紅玫打聽宋離的消息,那可是下了重本的。連自己最心愛的手鐲都給了紅玫,雖然被紅玫給拒收了。 妻手遮天 但是這麼看來就知道那清荷對宋離有多麼的在意了。

「紅玫,如今你在那宋姑娘的身邊伺候,日後的身份就是水漲船高了。」如今顧府上下誰不知道公子屬意這位宋姑娘來做她們的當家主母。而紅玫是公子安排在這位宋姑娘身邊伺候的,也就是說只要紅玫伺候的好,等這位宋姑娘坐上當家主母的位置之後,肯定會少不了紅玫的好處。

也有一些人為當初看走眼後悔,要知道那時候她們可是都在心裡猜,公子到底什麼時候抬了清荷做妾室。結果誰知道這清荷的妾室還沒有坐上,正派的當家主母卻入住了。

不過她們不認為清荷會當上當家主母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她們認為公子是絕對不會讓一個伺候人的丫鬟做當家主母的。但是能坐上公子妾室的位置就已經很是讓人羨慕了。

這幾日除了平日里最愛討好清荷的那幾個人之外,倒也沒有什麼人到清荷的面前去討嫌了。畢竟眼看著到手的榮華富貴就這麼飛走了,換了誰這心裡都不舒坦。

「紅玫,那宋姑娘的脾氣如何?好說話嗎?」可惜公子當時沒有選上自己伺候這位未來主母,倒是讓紅玫撿了這麼一個大便宜。 怎麼可能!

居然撞到了什麼東西,反而還彈回來往後倒了一格!

不!摩天的內心是崩潰的。

瞧瞧他看見了什麼,這個羊角居然又正對著他的翻滾路線了!

「啊!氣死老夫了!你個混蛋!」

摩天感覺自己要原地爆炸了,他恨不得馬上衝上去,一下一下的慢慢撕爛這個傢伙的靈魂!

焰艱難的抬起頭來:「沒想到吧,本帥可沒那麼容易被擊敗,即使我斷手斷腳,被釘在地上,我也永不放棄!」

摩天嘆了口氣,「小兄弟,怪我一時糊塗,我們還是按照一開始約定的來吧。」

他又開始熱絡起來了。

「滾你的蛋,誰跟你是兄弟」焰梗著脖子,長長的雙角不停地撩動,一劃一劃的,試圖把泥土撩到石板上面把它埋了。

這一動起來,焰的身上就噼里啪啦的作響,烤焦的地方全部裂了開來,鮮紅的血液流出來,匯聚到低洼處,都形成了一個小血泊。

焰划拉了幾下,兩眼一黑,因為失血過多差點暈了過去,只好作罷。

一人一石板就趴在地上,好久才說一句話,兩人都是快暈過去了。

「小兄弟呀,你這樣要失血過多而死啊,你看傷口太大了,根本癒合不了。」摩天揪心的說到。

「不饒您費心了,正好換換血,有利於身體健康,倒是您一把年紀了,我怕你頂不住啊。」焰也是很擔心的樣子。

「說實在的,老夫歷經輪迴,不知道見過了多少英雄豪傑,像小兄弟這樣的,絕對是舉世無雙,如果因為我有所損傷,愚老兒實在是於心不忍,我看我們要不就此收手吧。」摩天可惜的規勸到。

焰一直抬著脖子,累得要命,這會兒也是覺得時機差不多了,「那行,你說說這事怎麼弄。」

兩個人最終還是從信仰暴力的歧途又走向了講道理的正確大路上來。

「我看就按照一開始的我們商量的那個方案來吧,我告訴你各種秘法,到時候你送我去深淵,咱們以後說不定還能再度合作,畢竟世界那麼大,多個朋友多條路嘛。」摩天侃侃而談。

「世界那麼大,多個朋友確實好,但是我更想搞點錢啊!」焰賤賤的一笑。

嘭!

一根箭矢毫無徵兆的從遠處林子裡面射了出來,準確的打在石板上,石板被帶著飛了出去。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有第三者出現了!

一個渾身黑色骷髏鎧甲的鐵罐頭快速的跑了過來,赫然是被戒靈武裝了起來的速烈!

「先靈大人!你沒事吧。」

速烈得益於戒靈的提醒,早早的就避開了血浪的收割,躲在地下室避過了一截。

出來時附近已經生機滅絕,萬物成灰。

長耳族已然族滅,短耳族也全軍覆沒,不過好在短耳族還剩下些婦孺,還有希望!他的父母作為高層,也在祭壇為大家祈禱勝利,從而避過大劫。

「我沒事,小心別接觸那塊石板,用這個把石板網起來,然後把它拖到小島最邊緣的礁石上埋掉,千萬小心,整個世界的命運就在你手裡了。」

焰艱難的從戒指裡面又掏出一張網來。

爽!做完族裡的英雄,馬上就可以做世界級的英雄!

速烈長期受到魔戒的影響,對於焰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

焰見到速烈拖著石板快速的躍近了草叢,便嘿嘿一笑,從戒指裡面拿出一些止血的藥物。

憑他的恢復了,很快肩膀處肌肉就開始長了出來,但也就到此為止了,這個該死的世界就連他的恢復力都被壓制了。

焰疼的嘴裡面嘶嘶作響,很艱難的才站了起來。

媽的,還得在這待幾天。

邊上的聖火失去了控制,懸浮在那裡,一動不動。

焰走了過去,但是又不敢觸碰這團火焰。

這玩意到底是什麼?

它居然輕易就能發出高級高階惡魔程度的攻擊,甚至攻擊方式居然和聖域有些相似。

這還是在控制者摩天極度衰落的情況之下。

「要是自己能使用的話…豈不是要逆天了?」

焰試著用刀片碰了碰這個聖火,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這個聖火居然像是投影一般,懸在空中,刀片從其中穿過,對火焰毫無影響。

摸摸刀片,溫度沒有任何改變,那裡就像是不存在一團火焰一樣。

焰正思考著怎麼弄這個玩意呢,沒想到聖火卻是開始緩慢的下降。

該死!是因為石板遠離的緣故么?!

聖火又要陷入神山之下了!

焰頓時大急,好寶貝啊,決不能讓它跑了!

萬一等下石板裡面的摩天死了怎麼辦,這個聖火他就再也搞不出來了,況且讓石板召喚聖火,他也不放心啊。

焰咬咬牙,乾脆用爪子碰了一下聖火,也是什麼也碰不到。

信了你的邪了!焰直接用手抓了過去,手在空中一撈,焰感覺到手掌裡面一暖,抓到了!

根本就不像預想當中的那麼熱,反而是溫暖的,抓在手裡面,渾身都暖洋洋的,感覺很舒服。

焰頓時大喜過望,好了!這寶貝現在是自己的了。

焰一激動,條件反射的試著把聖火收進空間戒指裡面,生怕聖火飛走了。

使用空間戒指,精神力就不可避免的覆蓋到了聖火上,聖火一接觸到精神力,就蹦發出一股信息,直衝焰的大腦。

不好!焰大驚,還沒來得急拋開聖火,便陷入了一片虛幻之中,他的意識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只見蒙蒙的大霧瀰漫在四周,看不清楚,這是哪裡?幻像?還是某種傳送?

焰警惕的注意著四周。

忽然一片黑影竄出,焰嚇得大驚,卻是無力控制自我,這是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身體!

而且奇怪的是,他的靈魂也不存在,就像是一個空蕩蕩的視角一樣,僅僅只是能夠看到周圍而已。

焰的視角情不自禁的向那個黑影靠了上去,或者說飛了過去。

這時焰才看清,那黑影是一個老鷹,焰的視角也不由自主的依附在了老鷹的身上。

焰就像是黏在老鷹的上方一樣,老鷹在霧氣中快速的穿梭,羽毛被吹得劇烈的抖動,颳起的大風在焰的耳邊呼呼作響。

老鷹一直往下飛行,過了一會兒突然眼前一亮,荒涼的大地映入焰的眼帘。

原來剛才是在雲層裡面穿梭!現在已經飛到了雲層之下。

不過這裡也是極高處,往下面望去,是無邊無際的大地,無數的動物在那裡生活,波光嶙峋的湖泊上躍起的飛魚,奔流不息的長河中穿梭船隻,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是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

隨著老鷹掠過平原,遠處一座巨大的城市開始顯現出它的輪廓,那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大城市。

城市非常的巨大,甚至超過黑暗之城的規模,而且更加的陡峻,兩根碩大的石劍聳立在城門口,下面是無數的人群。

老鷹往下降落在了巨石劍柄上,低頭望去,到處都是綾羅衣衫,一片繁華,但是所有的人都面朝大山,虔誠的跪拜在地上,整個城市看起來一片莊嚴肅穆。

城市上方還不時有御劍而行的人,這些人都在往後面的大山之上而去。

老鷹發出一聲嘹亮的名叫,猛地一躍,煽動巨大的翅膀,也向著山巔而去。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老鷹落在山巔的一塊巨石上。

看著高聳的三座山峰,焰這才反應了過來,卧槽,這不就是神山嗎!

那剛才下面的不就是消失了的王朝?

這時候的神山還是青色的大石頭構成的,上面沒有雪,也沒有黑亮的黑曜石。

一位老者站在神山之巔,下面是無數的仙人御劍而立,整個山頂都布滿了法陣,無數的圖騰被束縛在法陣裡面。

老者長發飄飄,無風自動。

焰的注意力不受控制的被這個老者吸引了過去,好像他就是世界的焦點一般。

轟!

老者睜開雙眼,焰感覺一陣劍光閃過,虛空之中竟是響起雷鳴之聲。

「電光一掣劍氣磅礴,劍來!劍來!」

「大風泱泱,大潮滂滂。」

轟!無數的雷鳴聲在虛空之中響起,老者身邊竟是憑空生出一口光劍來,一條蛟龍的虛影環繞在劍身上。

「洪水圖騰蛟龍,烈火涅槃鳳凰。文明聖火,千古未絕者,唯我無雙;和天地並存,與日月同光。」

老者嘴巴沒有動,但是虛空中開始響起一陣莫名的話語。

焰居然能夠感覺得出其中的意思!

焰眯起了眼睛,這似乎是某種類似於神文的語言。

轟!一陣大風憑空而起,所有御劍而立的人都盤膝坐在劍上,雙手捏出印記。

「聖火起!」

老者猛地捏碎光劍,光劍碎片四散沒入在場的圖騰們腦中,圖騰們一個個哀嚎起來,似乎在要大難臨頭了一般。

「燃!」

轟!所有的圖騰都在瞬息之間化作了灰燼,只留下星星點點的火焰,以及還未來得及消散的哀嚎聲。

「聚!」

所有人齊聲大喊,「聚!」

老者高舉雙手,「聖火,成!」。

只見他的面前開始緩慢的匯聚起一團橘紅色的火焰,火焰很小,但是在焰的心中卻是掀起驚濤駭浪。 紅玫想了想,「宋姑娘的脾氣很好。」至少她跟在宋姑娘身邊的這段時間,宋姑娘從來就沒有對自己發過脾氣。不過宋姑娘雖然對自己沒有發脾氣,但是卻會常常對公子發脾氣。

一聽宋離連脾氣都不會對紅玫發,小丫鬟就更是羨慕了。那時候管事的婆子問有誰願意去伺候宋離的時候,她們可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前往的。可如今卻又很是羨慕紅玫的好運氣。

「哎,紅玫你今後可好了,以後發達了可不要忘了我們這些小姐妹。」雖然後悔,但是誰讓自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呢。

紅玫心不在焉的應付敷衍了兩句,剛才她從清荷那屋路過的時候,聽見清荷說要給宋姑娘的一個教訓。自己這兩天一定要小心一點,不過如果自己能查出來清荷想要對宋姑娘做什麼就更好了。紅玫是直覺的認為自己要抓住這次機會,可能這就是自己為在顧家站穩腳跟的機會了。

「清荷姐姐,你可以一定要記得我,我這可是將自己的身家都放在你身上了。」一個矮胖的小丫鬟湊到清荷的面前討好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